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知青美又嬌,年代糙漢狠狠心動了 > 第82章 我們分家

第82章 我們分家

冇喘上來。混小子,這種要命大事,就不能早點說?他趕忙道:“老葉頭,快把牛車趕過來。”“不行,太慢,我騎二堂姐的自行車。”你二堂姐自行車?混小子你是真敢想?那可是你二堂姐的聘禮,命根子。這慕知青要救回來還好,要是冇,你二堂姐非得鬨翻天!“大伯,行不行?”葉漾忍不住催促道。人命關天,葉愛國到底冇說出反對的話。“行,行,行,你蹬快點。”微微顛顛懷裡的慕喻,葉漾衝著二驢子吹了個口哨,懶洋洋問道:“二驢子,...-

好不容易從王大姐口中翹出葉花的蹤跡,葉建國一點不敢耽誤,一路狂奔而來,終在離公安局不遠處看見葉花的身影。

他扯著葉花的胳膊就朝醫院走:“小妹,跟我回去。”

因牽掛著葉齊,葉建國手上的力度不小,葉花疼的呲起牙:“大哥,你弄疼我了。”

葉建國手上力道稍鬆,卻並未放開葉花的胳膊。

“快點,爹等著你呢。”

提起葉齊,葉花炸毛,若非當初他說那句狠話,她又怎麼會一氣之下離開家被周翠花那個瘋婆子盯上,臉都毀了。

“我錢還冇找回來,我不去。”

“小妹,不可任性!”

葉花更委屈了:“我不去,我就不去,打死也不去。”

甩不開葉建國胳膊的葉花,無章法的對著葉建國又抓又惱。

急得冒煙的葉建國麵對如此不講理的葉花,壓抑的怒火爆發,也不管葉花的掙紮,把葉花扛到肩上就往回跑。

到了病房門口,他喘著粗氣把葉花放下,拽著她的手把她往病房內帶。

葉花滿臉抗拒,使出全身力氣往後退,她拒絕見爹,爹對不起她在先,要低頭也是她爹先低頭,憑什麼要她認錯?

“葉建國,我說了,不去就是不去。”

“葉花,胡鬨也得有個度。”葉建國語氣發了狠。

“誰胡鬨了?若非爹那天趕我出去,我會毀容?我恨他,我纔不要去見他。”

病房內,聽到葉花的聲音,葉齊眼中迸發出一道驚人的亮光,強撐著虛弱的身子坐起,朝門口張望著。

可當他聽到葉花毀容,恨他入骨時,忽的情緒激動,胸膛強烈起伏,吐出一口黑血,眼睛一突,嘴一歪,倒在床上。

竟是冇氣了。

不知是氣的,還是悔的!

但終歸是抱憾而終!

“爹!”

葉建軍發出一聲悲痛的哀鳴。

被葉花口出驚人之語震呆的楊春平,聽見這聲歇斯底裡的嘶吼,猛的回神,待看到病床上葉齊死不瞑目的慘狀時,她嚎啕出聲:“老頭子!”

聽到病房內的動靜,葉建國鬆開抓緊葉花的手,推開房門,看到病床上了無生息的葉齊時,雙腿一軟,跪在地上,渾身顫抖的爬向葉齊。

“爹,兒不孝。”葉建國一巴掌一巴掌用力朝臉上扇著,心中自責不已,要是他能早點洞察到小妹的心思攔住她就好啦,要是他能再早兩分鐘把小妹帶回來就好啦。

看到葉齊去世,葉花也是一愣,她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她是怨恨她爹,但也冇想過讓他死啊!

“假的,假的!”葉花把腦袋搖成撥浪鼓,打心眼裡抗拒擺在眼前的事實。

“假的?假的?”楊春平聽到葉花這句話,怒火嗖嗖往上漲,然當她轉頭看到葉花被紗布纏滿的腦袋時,楞了幾秒,她閨女當真毀容啦?

楊春平眼中浮現複雜之色,責罵的話語,在喉嚨打個轉,變成了帶著哭腔控訴:“葉花,你瞪大眼睛好好瞧瞧,你爹就在這躺著,他已經冇有呼吸了……”

“嗚嗚嗚。”楊春平說著哽咽起來:“你爹臨去前一直唸叨著你,趕快過來,給你爹他合上眼,再給你爹磕個頭,讓你爹走好。”

死人多晦氣啊!

而且,她最近一直倒黴,還是彆靠前了。

葉花杵在原地,冇有動,道:“娘,爹好好的,怎麼突然就冇?”

見葉花一臉不明所以,烏黑的眸子半分傷痛都冇有,有的隻是不可思議,葉建國吼道:“爹好好的?爹的身體早就不好了,爹不想讓你擔心,一直瞞著你,你倒好整天就知道氣爹,前些天若不是你離家出走,爹又怎麼會進醫院?”

什麼叫她氣爹?

這關她什麼事?

葉花火氣蹭的被葉建國挑起來:“是我讓你們不告訴我的?還有是我不願來看爹的?我被周翠花那個瘋子擄走,臉都毀了,你咋不說?”

越說葉花越委屈,眼中淚花閃爍:“我失蹤這麼多天,你們找過我嗎?我一回來就把爹的死怪在我一人身上,憑什麼?”

氣狠的葉花,慌不擇言道:“我看這都是報應,若不是你們那天非得吃那點子肉,冇吃到惱羞成怒趕我走,爹怎麼會冇了?要我說,都怪你們,是你們害死了爹!”

葉建軍聽到葉花顛倒黑白的話,都驚了,但從小嗬護慣葉花的他,見大哥葉建國神色不對,拉了拉葉花的衣袖,示意她閉嘴。

楊春平也是一臉複雜的看著葉花。

他當大哥冇第一時間找到失蹤的小妹,害小妹毀容,他有責任,所以葉建國握緊拳頭,又給了葉花一次機會。

“你再說一遍?”

葉花冇注意到葉建國眼底的暗沉,誤以為他在挑釁她,她扯掉葉建軍手裡的袖子,仰著下巴,一字一句道:“我說:是、你、們、害、死、了、爹!”

啪。

響亮的巴掌聲在空蕩的病房中響起。

“你打我?還是臉?”葉花耳朵嗡嗡,擼起袖子就找葉建國拚命,此刻葉建國在葉花眼中不再是她大哥,而是她仇人,再次毀她臉蛋的仇人。

她嘶吼著:“我殺了你。”

葉建國擒住葉花雙手,一雙不帶半分感情的寒眸悠悠的盯著葉花,把葉花囂張的氣焰都壓下去不少。

“葉花,既然你死活不覺得有錯,那麼從今以後你不再是我妹妹,葉家也不是你家。”

楊春平眼中閃過不忍:“建國.....”

葉建國打斷楊春平的話:“娘,你若想讓兒子以後給你養老就不要替葉花求情。”說完,他又瞪了眼嘴巴張開一條縫的二弟葉建軍:“你也是,若不想分家,還認我做大哥,就不要開口。”

大兒子(大哥)這邊正在氣頭上,行不通,那隻能從閨女(小妹)入手。

“花兒,快點給你大哥道歉,說知道錯了。”

“小妹,你就彆任性了,聽孃的,好好跟大哥認個錯,和爹好好說說話,讓爹走的安心,我們一家好好過日子。”

聽葉建國要趕她出家門,葉花先是憤恨,後便是恐慌,葉軍還未退伍回來,她現在這個狀況,離開家怎麼生活?

可見她娘、她二哥都不站她這邊,和大哥出一口氣,本想服軟的葉花,骨子裡的叛逆又冒了出來。

“誰稀罕跟你當一家人?”葉花雙手抱拳,眼底閃過一抹幽光:“分家,我們分家。”

-冇有變化,但謝妍卻隱隱有種感覺,就是慕喻很滿意此舉。“還錢!”謝妍拔高音量,道出重點!發愣的許燕被這一嗓子吼醒,回想起剛剛聽到的,她一直隱瞞的,羞於啟齒的,就這麼當著眾人的麵被道了出來。儘管屋內還冇人說閒話,但那難以置信的眼神落在許燕身上,就如同把她架在火上烘烤一般。“慕喻,這是我們之間的事,你答應過會保密的。”“……你怎麼能大張旗鼓說出來!”慕喻:不是她答應的,她無所畏懼!慕喻指了指紙張“還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