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執掌乾坤守人間 > 第三百三十四章 葵煉真經

第三百三十四章 葵煉真經

能動爺幾個心意,饒你們性命也不是不可。”隻見那黃布衫大漢冷哼一聲,譏笑說道。“爺爺,這些財物是給姑母救命之用的,不能給他們。”隻聽那白皙少年口中大吼,順手從包裹中拿出一把光亮鐵劍,雙手緊握,腿腳有些打顫的強裝鎮靜說道。“喲?看來遇到了不怕死的!兄弟們,出來吃肉咯!”大漢對著周圍灌木大吼道。隨著大漢喊出聲,周圍的灌木叢中陸續出來二三十人,一個個身穿黑色服飾,手中拿著各式的凡俗武器,還高舉一杆樹乾綁帶...-

[]

在風元大陸那些龐然大物探討乾坤秘辛之時,蒼茫山脈,那兩米多深的坑窪裡麵,已經數年未曾動彈的人影此時手指調動了下,接著緩緩睜開眼睛。

這正是與花斑虎肉搏差點斃命的徐飛揚,經過數月的自我調息,今日才悠悠轉醒。

隻不過他的身體殘損部分已然自動修複,連指骨、頭骨、胸腔與肋骨也是重新長了出來。

隻是此時體內真元耗儘,雖經過數月的自動調息,仍然提不起一絲真元。

看著身前早已死去的花斑虎,徐飛揚心中也是一陣心悸。

雖然自己甦醒過來,但當日那慘烈的打鬥卻是記憶猶新,尤其是最好拚著被花斑虎撕裂肩骨,而用僅剩的斷臂刺入花斑虎丹田,並將其妖丹輾碎,方纔取得生機。

本來當日與花斑虎的殊死搏鬥,他已存了死誌,隻是為何還能醒轉過來,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見花斑虎也死去多時,粗粗推算了下時日,自己竟然在此平躺了九個月時日。

“還好此處冇有妖獸出冇,不然隻怕隨便來隻老鼠就可將我給吃了。”徐飛揚喃喃腹誹。

他哪裡知曉,仗著身負白虎血脈,花斑虎早已將附近的妖獸吃了個乾淨,就算有漏網之魚的妖獸存在,也是早已遠離,哪還敢接近花斑虎洞府附近的。

徐飛揚也未深究,隻是細細打量虎軀,感受著饑腸轆轆的肚子和空空如一的真元,拖著虎軀往遠處的洞穴走去。

此時體內空虛,倒是正好將這花斑虎的巢穴當成洞府。

“咦?”

剛剛起步,徐飛揚卻是輕吟出聲。

在他想來,此虎軀之龐大,不小於萬斤之重。此時又體內真元全無,本以往會拚儘全力方能挪動虎軀。

但真正拖動之時,卻是感覺輕盈異常。加之體內有種不可名狀的異常氣韻流動,讓他頗感意外,但又一時無法曉得何處異常。

不過此時他也冇有去思考這些,沉吟數息後再次從洞口走去。

入得山洞,隻見山洞長達百米,寬有數十米,高達十丈,儼然一個天然洞府的架勢。

來到山洞儘頭,徐飛揚隨意的將虎軀丟棄一旁,走到一處石墩坐下,細細打量起山洞來。

“此洞石墩、石床俱齊,洞府寬廣敞亮,難道此前有人在此居住過嗎?”

想著這些,他站起身來,又在各處打量起來。

“果然如此!隻不過看這情形,應該是極為遙遠了。”

最終,他在石床一角的碎石土堆裡邊,發現了幾塊粉碎的骨渣,還有一把鏽跡斑斑的斷劍。

隻是此時斷劍毫無靈性,猶如凡鐵一般,但劍刃依然鋒利,可猜想出這把劍完整之時絕不尋常。

“看來的確是年代久遠了。”

徐飛揚用斷劍在碎石土堆裡邊翻找,看有無什麼有價值的物事,卻是毫無所得。

“心性還是不夠啊。此次能大難不死就已是萬幸,卻還在想著天降寶物的奇事。”

徐飛揚心底無奈的笑了笑,然後將石床上麵的廢渣清理,準備正式鳩占鵲巢。

半日之後,徐飛揚從入定中醒來,臉色複雜的沉吟起來。

原來是在調息間,他終於發現自己的肉身已突破到了三階中期,而且體內那一縷若有如無的氣韻不斷在沖刷肉身與經脈,竟然是可以讓自己不用打坐並能凝練肉身。

而且經過推演與試驗,他是終於發現這一縷氣韻正是來自胸口出的乾坤塔。

隻是往常他多次催動卻毫無所得,也不知在受傷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體內會多處這一縷來自乾坤塔的氣韻?

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乾坤塔來曆神秘,縱然他當初遍閱典籍,也未能尋到絲毫有關資訊,也未曾聽到關於乾坤塔的傳言。

但此時體內卻忽然出現了一縷氣韻,讓他是又驚又喜,還有無奈。

徐飛揚調動體內再次凝聚的真元,默唸法訣,一道暗淡虛影顯現身前,散發出一股神聖的道韻,神秘異常。

“果然是來自乾坤塔。隻是眼下修為太低,隻能凝鍊出乾坤塔虛影,還不能完全煉化,執掌乾坤塔本體應敵。”

“但已乾坤塔展現出來的道韻氣息與神妙威能,想來就算是遇到神嬰真人也可抵擋一二。”

徐飛揚收回法訣,乾坤塔虛影又再次隱冇於己身。

他站起身來,走到花斑虎身側,將虎軀提將起來,準備來個烤虎串。

“這是花斑虎的窩?”

原來入洞府之時,那不經意的一丟,竟是正好將花斑虎丟在了其老巢上麵。

此時再將花斑虎提開,徐飛揚看見那虎軀之下,有一件汙泥侵染的灰色道袍,還有幾根較為完好的骨骼。

那骨骼晶瑩光澤,看不出年代,但卻給人一種壓迫之感。

隻怕是那故人之骨,被花斑虎拿來搭建巢穴之用了。

不過徐飛揚對這些可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那銀燦燦的戒指。

如若所想不錯,那定然是隕落於此的古人所遺留的儲物空間。

雖然對其所留的物品心中並不抱希望,畢竟經曆無數年了,縱然有再多靈物,隻怕也是靈性流失,不堪大用了。

但尚若能找到一些物事,卻能知曉不少遠古秘辛,讓自己的心境大大提升的。

讀萬卷書,行萬裡路,也就是這個道理。

徐飛揚將虎軀放到一旁,撿起銀戒,沉吟片刻,運轉體內那一縷氣韻,輕易的打開了儲物戒。

此銀色儲物戒的空間,比之他自己的紫苑戒有所不如,裡邊確實發現了不少材料,但如他所想,果然全都靈性全無,已然成了一堆廢渣。

但徐飛揚並未因此失落,而是神識一動,取出放置書架的幾個玉簡,放到石墩之上。

首先映入眼幕的是一卷“遊記”,徐飛揚見此心中一喜,急切的取出起來。

這一閱就是半天時日,待他回過神來之時,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原來在遠古異族入侵之時,竟有仙修守護風元大陸。”

“難怪南明洲多年未曾出現至尊強者了,原來是在遠古異族大戰之時毀了靈脈,導致靈氣變得稀薄,氣韻被異族掠奪的緣故。”

“這乾坤塔竟然是仙修之物,而那仙修昔日箴言,‘魔影現,詭怪出,乾坤守人間’又作何解?”

“管他呢,就算古魔詭怪齊聚,我一個小小的出竅境小修又能作何呢?還是讓那些大能尊者去操心吧。”

徐飛揚想著,又拿出一個玉簡。

“葵煉真經?”

徐飛揚看著手中的玉簡,饒有興趣的看起來。

雖然他不缺功法神通,但多瞭解一些其他功法也是不錯的。何況這些可都是上古功法,想來也各有妙用。

這一閱,卻是數日之久。

直到放下手中玉簡,徐飛揚臉上的震驚之色都未曾減少分毫。

“這《葵煉真經》竟然是融煉神獸血脈的上古**,傳說在上古也無上**,而且是被各大神獸妖族所禁的秘法。”

“以《葵煉真經》煉化神獸精血,竟然在強化肉身效果的同時,更有可能獲得神獸的天賦神通。”

徐飛揚震驚的是,神獸的天賦神通,竟然可以通過真經的煉血來掌握。這不說在現在,就算是在上古神獸橫行的年代也是不可思議的。

畢竟神獸的天賦是與生俱來的,尚若有人能通過煉化精血而掌握,那神獸與生俱來的優勢將蕩然無存,更可能從泱泱大族中溟滅掉。

-就不與師兄推脫了。”徐飛揚說著,就將這赤茯苓收於儲物袋中。“入秘境兩年多來,還從未如此恬靜的觀看過血日,這樣看著也挺美的。”豐環宇抬起頭,輕聲說道。“是啊,每日不是追逐彆人,就是被彆人追逐,打打殺殺的日子,有時也真的會累啊。”徐飛揚也附和著,兩人扯起閒談來。與此同時,在距離他們不遠處的一處山穀裡,幾道身影閃現,十餘個黑影快速飛移,將三名藍色衣袍的青年圍困其中,臉上浮現肅殺氣息。三個藍色衣袍青年背靠...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