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執掌乾坤守人間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煉血

第三百三十五章 煉血

將劍光盾阻停在原地。陳俊生見劍光盾停下,正要有所動作,忽然那一道道劍光卻開始劇烈閃動,好似有著強大能量爆發一般。隻聽遠處的蒙方手指一點,青元劍與劍光一般直衝劍光盾中心而去。“劍花綻放,破!”忽然蒙方口中大喝一聲,隨著“破”字出口,青元劍剛好接觸到劍光盾的中心圓點,然後一道強烈的光幕四散而開,原本就有些搖晃的劍光盾發出“嘭”的一聲,頓時消散不見。劍光盾雖然消散不見,但那青元劍攜帶的劍光卻並未消失,仍...-

[]

徐飛揚凝神看著手中的玉簡,這《葵煉真經》雖然篇幅不長,不過寥寥數千言,但其價值恐怕難以估算。

據他估計,就算是與現下自己修煉的乾坤九變相比也不遑多讓的。尚若是被一些妖族得此真經,其價值隻怕會更高。

沉吟片刻,將《葵煉真經》小心翼翼的放好,又取過幾枚玉簡檢視起來。

不過有了遊記記載的上古秘聞,又得到了堪稱無價之寶的《葵煉真經》,之後那些玉簡卻並未有更多的驚喜。

不是那些玉簡太過普通,而是對於他現下而言幫助不大。

但尚若將這些玉簡拿到修真界,隻怕也會引起一陣腥風血雨。

比如說,那本有些泛黃的功法,名為《天水訣》,乃是上古中州一個古老宗門霧隱門的傳承功法,可以一直修煉至合道境。

還有一本劍訣,名為《蕩天劍》,劍招分為九層三十六式,每一層四式劍法,最後一招名為“斬天訣”。

一招斬天,蕩平諸界。

霸氣側漏,讓人不禁熱血湧動。

“看來這位前輩在遠古時代也必然驚才豔豔,絕非庸碌之輩也。”徐飛揚看著這些不凡的功法寶訣,心中不禁感慨。

縱使天賦異稟,修為通天,卻也抵擋不過被歲月磨平痕跡。

徐飛揚心中歎息一陣,放下手中的玉簡,重拾《葵煉真經》,細細研讀起來。

當下他身具真龍精血,雖粗粗煉化強悍肉身,但卻不得驅使之法,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現在偶得《葵煉真經》,正好可以重新煉血。若真如真經描述一般,可掌握真龍的一絲天賦神通,那自身實力勢必會突飛猛進。

“以魂引血,以神煉血,以身融血,葵陽之煉,識海生陰陽,幽冥見乾坤。”

細細品讀,徐飛揚頓感真經之奧妙,雖有些晦澀難懂,但他向來聰慧,觸類旁通之下,還是很快掌握奧義。

再次放下玉簡,他緩緩凝神,細細揣摩,當將真經爛背於心後,才掐訣運功。

隨著功法運轉,原本被融入肉身的真龍精血,慢慢的開始在丹田凝聚,一點一滴的從**中剖離開來,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差點讓他當場放棄了真血凝練。

不過,在想到師尊慘死、師兄弟被害,宗門被奪,那一抹疼痛變為了堅韌與狠絕。

他咬牙堅持,隻希望以真血強化己身,有朝一日能迴轉故地,手刃仇敵,以告慰師尊的在天之靈。

當將最後一絲真龍精血引入丹田,徐飛揚又放開識海,以魂識將精血包裹侵入。

當魂識入血,識海頓時猶如被刀劍切割,這一刻,他終於忍不住嗷嗷叫響。

強忍著將魂識全部侵入精血,又開始以將精血一絲絲的導入識海。

如此反覆,徐飛揚差點幾經暈厥,頭皮汗珠如雨,眼中血絲遍佈。

也不知過去了多久,當徐飛揚滿臉疲憊的再次睜眼之時,他隻感覺彷彿經曆了幾世輪迴的折磨,臉色蒼白,全身都忍不住顫抖不停,就連起身都差點當場摔倒。

“這《葵煉真經》如煉獄拘魂,真不是人修煉的,如此折磨,非大毅力者不可為。”

徐飛揚喃喃低語,回想著那撕裂般的疼痛感,也是心悸不已。

再次冥思調息,待氣息平穩之後,徐飛揚才下榻起身,朝著洞外走去。

“現來驗證一下這《葵煉真經》是否傳言不虛吧。”

雖然按照真經描述,他已經將真龍精血融魂入身,但並未感應到與眾不同之處,這讓不不禁對真經的神話有些懷疑起來。

來到洞外的一處空地,徐飛揚按照《葵煉真經》所述那般,以己身運轉血脈湧動,忽然沖天而起。

猶如蛟龍升騰,盤旋狂舞,攪得砂石紛飛。

然後蛟龍虛影猛然撞向一座山崖,頓時石碎崖斷,地動山搖。

數息之後,蛟龍虛影在虛空盤旋,口吐雷火,震顫虛空。

這正是真龍的天賦神通真龍霸體與真龍息火,可惜的是真龍的神龍擺尾與飛龍在天,這兩項聞名遐邇的天賦神通未曾領悟。

雖有些許遺憾,但徐飛揚還是頗為滿意的。

畢竟真龍霸體乃真龍一族的本體所化,是集防禦與霸力於一體的強悍神通。

傳說中成年的真龍霸體僅憑肉身亦可抗大乘上尊,雖然現下也不過掌握皮毛,遠不如真龍一族所施展的霸體威能。

但日後血脈逐步融合,修為提升之後,也不是不可能將真龍霸體實體化。

真龍息火則是一種法術神通,真龍吞吐息火,傳說中息火可焚山煮海、熔鍊虛空。

可惜徐飛揚所化真龍虛影的息火雖因乾坤九變之故,火中生雷,本該威力更甚,但奈何這僅是虛影所化之息火,並非真龍形態的實體吞吐的息火,雖威力亦不可小視,但卻與焚山煮海、熔鍊虛空相差甚遠。

真龍虛影在虛空盤旋半刻,幻化人形。

“冇想到煉化真龍之血後,竟然可以打破磁力桎梏,騰空而起。”徐飛揚在半空停頓數息,飄然落地。

“接下來是將那花斑虎體力的神獸白虎血脈熔鍊出來,再加以煉化。尚若能掌握白虎神獸那移形換影與撕裂虛空神通,哪怕就是一點皮毛,跨階擊殺對手也易如反掌。”

徐飛揚沉吟著,來到山洞,以真元之氣催動天殺劍,輕易的將花斑虎那堅硬的皮革切割開來。

自成體內流轉乾坤塔那一縷氣韻之後,以真元之氣催動天殺劍威力大增,彷彿又回到了昔年舉劍無堅不摧的情景。

徐飛揚用真元將花斑虎的皮肉包裹,一點點的凝練精血。

花斑虎並非神獸,體內雖有一絲白虎血脈,但在熔鍊過程中卻異常困難。

將整個皮肉煉化完畢,也不過堪堪得到半滴精血,這還是小心翼翼之下未曾遺漏分毫所得。

不過神獸血脈本就可遇不可求,能機緣得到真龍精血就已是氣運滔天。

在蒼茫山脈還能遇到蘊含神獸血脈的花斑虎,更是意外之喜,徐飛揚也不敢奢望太多,耐心的開始引魂煉血。

雖然有了煉化真龍精血的經驗,對於凝練神獸精血的疼痛也有所防備,但當真正凝練之時,徐飛揚也還是不由自主的痛苦呻吟。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苦其心誌,痛觸靈魂。

徐飛揚雖自詡不是擔大任之大能之士,但那苦其心誌與痛觸靈魂卻是深有了同感。

隻見他臉色慘白,汗珠如雨,肌肉扭曲,一副痛苦到了極點的樣子,讓人看了也是寒氣大冒。

-四周。“既然到了,為何不現身說法?難道要徐某逐一請你們出來嗎?”徐飛揚淡淡一笑,朝著遠處的幾處樹叢說道。“果然有點見識,難怪蟒靈會失手。廢話也不多說,把化形草交出來吧,本少答應饒你們一條性命。”一名藍膚少年輕輕抖動著雙翼,淡淡的說道。“羽少,他們擊殺了本族之人,不可饒恕啊。還請...”那人臉蛇身的妖族急切的說著,卻還未說完就被那綠鳩少年打斷了。“住嘴!此地由本少做主,休得亂言。”那綠鳩少年眼現厲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