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執掌乾坤守人間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抉擇

第三百六十三章 抉擇

,偶爾還能見到一隻路過的野獸。也不知道是外麵的樹乾、樹葉起到了遮蔽的效果,還是野獸對他一個發育不全的人族小子冇有興趣。徐飛揚在把自己嚇的冷汗直流之後,還算安穩的看到了第二天的日出。看到陽光照射下來,他有些疲倦和頹廢的癱坐在洞府裡麵,狠狠的呼吸幾口早晨清鮮的空氣,平複了心情,然後才默唸在乾坤塔裡麵得到的煉體功法《乾坤九變》。“功法上麵說第一變築元體修煉至小成,僅憑肉身之力可抵煉凡三層頂峰戰力,修煉至...-

[]

執掌乾坤守人間第三卷幽冥秘境第二二二章抉擇卻說徐英傑三人見那魔刀劈砍而來,臉上現出一絲驚懼之色,齊齊拿出那有些破損的防禦靈器,瘋狂灌注靈力。

“刺啦”

魔刀與那三件有些破損的圓盾靈器一接觸,一聲破碎斯裂的脆響傳來,然後徐英傑與喬洪生兵刃急切的向上一頂,腳步一動,堪堪劈開那正麵的一擊。

但那蕭明華卻隻有煉凡九層的實力,哪裡能格擋那驚天一刀。隻見他絕望的看著那降臨的刀影,艱難的舉起手中長劍,卻眼睜睜的看著長劍一抖,中間不堪重負的斷裂而開,那刀影更是直接劈砍在了頭頂,刀影隱冇眉心消失不見。

“噗!”蕭明華隻得噴吐一口鮮血,然後眼神逐漸迷茫,轟然倒下,眼中竟露出絲絲解脫。

“蕭師弟!”兩道驚呼同時出口,眼中充滿著不捨與憤怒。

“魔崽子,老子與你們拚了!”喬洪生大叫一聲,單手緊握長槍,右腳一蹬,整個人如旋渦一般飛旋而起,朝著那使大刀的魔族襲殺而去。

“嘿嘿,想做困獸之鬥麼?爾等還不夠資格!”魔族青年輕蔑一笑,刀尖觸地,右手緊握刀柄,雙腳交叉,迎著喬洪生奔襲而去,刀尖在地上摩擦起點點火花。

徐英傑見喬洪生奔襲而去,正要上前支援,卻是一根碩大的魔杵沖天而降,狠狠的朝著頭頂砸來。

“嘿嘿,你的對手是我,不要打擾魔狼狩獵。”一個手握魔杵的青年跳將而出,冷笑著說道。

“魔崽子,那就讓徐某來會會爾等究竟有幾分斤兩。”徐英傑長劍一橫,人如影,身如風,朝著那魔族青年奔襲而去。

“來的好!”那魔族手中魔杵在地上一頓,右腳輕輕在魔杵頂端一踢,那八尺巨杵騰空而起。然後那魔族青年緊握杵柄,雙腳在地上一轉,整個人如箭矢一般激射而出。

“跌浪劍!”徐英傑手中長劍往前一揮,一道劍影剛剛成型,第二道劍影又彙聚,接著第三道、第四道劍影疊加一起,如波濤一般洶湧而上。

“魔遁!”魔族青年魔杵往前猛然一擲,巨大的魔杵與那如實般的劍影相接,“嘙”的一聲,兩廂竟是相抵不動。但那劍影卻有如蓄力一般,“嘙、嘙”的推移著魔杵後移。

這卻是跌浪劍的特性,一劍疊加,猶如數劍齊發,威勢連綿不絕。

那魔族青年見狀,並未驚慌,而是衝上前來,左手握杵柄,右手變掌,在胸前手腕旋轉一週,然後手心猛然拍打魔杵尾端。

“砰!”

一聲爆破的聲響傳來,在大力支撐之下,那魔杵發出一道魔光,猛然衝將而去,將那劍光虛影擊得粉碎。

此時徐英傑人已至,手中長劍向前斜斜一劈,然後雙腿微彎下壓,整個人卻是以半蹲的姿勢向前滑出,長劍直刺魔族青年腋下。

魔族青年微微錯愕,但臉色忽然露出詭異的神色。忽然他腳底一根黑絲飛射而出,直刺徐英傑的胸口。

徐英傑大驚,這突如其來的襲擊讓他有些猝不及防,隻得身形微側,避開那一襲。隻是剛剛側身,魔族青年已然緊握魔杵,狠狠的砸將而來。

徐英傑來不及躲閃,隻得單手撐地,長劍光芒大放,向著斜上方格擋。

“嘭!”的一道巨響,長劍被魔杵擊打發出“嗡嗡”的抖動聲,徐英傑整個身子被巨力衝擊,擦地翻滾數十米,胸口一悶,一口氣血噴出,手臂更是痠麻顫抖不已,好似握長劍的力氣也無一般。

他臉色蒼白,半跪在地上,充血的雙眼緊盯著對方的魔族。

另一個戰場卻是一邊倒的殘害,隻見那魔族青年大刀狠狠劈來,喬洪生橫豎長槍,“當!”的一聲,喬洪生雙腿不由後退數步。

魔族青年得勢不饒人,然後腳步交錯,如形幻影,身如鬼魅般錯身移步喬洪生身後,然後大刀輕輕一劃,劈砍在喬洪生的背心。

“刺啦!”

一聲**切割的細銳聲響傳入喬洪生腦海,伴隨的還有撕心的疼痛。喬洪生忍著巨疼,身子一閃旋轉過來,長槍直刺魔族青年的頭顱。

魔族青年眼中攜帶輕蔑的笑意,手腕一翻,大刀在手上一頓旋轉,正好抵住槍頭。然後魔族青年左手緊抓槍頭,用力向後一拉,那本已疲極的喬洪生像頑石般被拽著撲向魔族青年。

魔族青年大刀卻是繞著長槍旋轉,“刺啦!”一聲,喬洪生的右手順勢掉落。不等喬洪生慘叫出聲,那魔族青年腳下用力,一腳竟是踢向喬洪生的腹部,將他踢出數十米遠,匍匐在地。

魔族青年臉上露出殘忍的笑意,竟是一腳封堵了喬洪生的靈脈,打算慢慢折磨致死。

“喬師弟!”卻說另一邊徐英傑剛剛半跪起身,顫顫巍巍的站立,就見到喬洪生右臂被削,一副生死不知的匍匐在地。

“嘿嘿,你還是關心一下自己吧。你放心,魔狼有一個習慣,就是一般逮捕獵物之後,會用小刀一刀刀將獵物的血肉切割下來,生吞活剝,然後折磨個三天三夜之後才一刀斃命的。你那同伴不會死的,不過卻比死亡更可怕!哈哈哈...”

魔族男子殘忍的說著,一副貓捉老鼠一般盯著徐英傑,引得圍觀的魔族子弟一個個摩拳擦掌,哈哈大笑起來,笑聲充滿了不屑與殘忍。

徐英傑此時已到了油儘燈枯的地步,不說去營救同門師兄弟,卻是自身都難保,隻得有著流出兩行不甘的血淚,然後露出一絲決然,卻是準備自爆而亡。

此時在不遠處的一茬灌木後麵,兩道身影剛好落地,看著眼前的一抹,徐飛揚一愣,冇想到竟是遇到了徐家之人。

“徐師弟,是南離院的弟子,要不要出手?這幫人對本宗弟子可不算友好的。”豐環宇看著徐英傑,眼中既有一絲不忍,有飽含著一絲仇怨。

徐飛揚冇有說話,而是沉默起來。若是在秘境之外讓他單獨遇見徐英傑,他定然會好好折磨一番,但這時麵對魔族欺辱襲殺,若是讓他再落井下石的對方人族子弟,那他是萬萬做不到的。

雖然他對現下的徐氏族人的確不曾有絲毫好感,而且以往還發誓定要回去報複,奪回屬於自己的名分。但那是自己與徐家人的恩怨,與此相比,魔族與人族卻就是世仇死怨。

徐家的恩怨就是兄弟之間吵架,有打、有鬨,但在遭到異族侵襲之時必須一致對外。

安內,必須肅清外敵!否則就會讓外敵有機可乘,得不償失。

這是徐飛揚內心一直告誡自己的處事哲理,分輕重,明主次,曉原則。

“豐師兄,與南離院的恩怨暫且擱置一邊,魔族卻是不得不除的。”說完,徐飛揚不等豐環宇說話,手中匹練一飛,身形隨著匹練飛射而出。

豐環宇看著徐飛揚衝上前去,心裡暗自搖頭,不過他內心對於魔族的仇怨始終還是比私人恩怨要大的多,也不再遲疑,緊隨徐飛揚飛奔而出。

徐英傑看著那魔杵落下,雙手緊握,眼中露出一絲不甘,最後竟是不閃不避,甘願赴死。

那魔族青年見徐英傑未想法自爆儲物空間,臉上也露出一絲滿意之色,打算一杵了結了事。他可不是魔狼,他的處事原則就是能快一分斬殺的,絕不多耽誤一秒。

眼看魔杵就要砸在徐英傑頭頂,那圍觀的魔族這時候已經在幻想腦漿迸裂的美景,臉上帶著一絲希冀神色。

忽然,一段暗紅匹練憑空出現,在徐英傑頭頂一繞,竟是軟綿綿的將那狠狠砸下的魔杵巨力給卸掉。

然後眾魔族就見一個有著白皙麵容,堅毅臉龐,少年模樣的青衣男子隨著那數丈長的匹練飄然而下,臉上還帶著淡淡的笑意。

-。“怎麼樣?賢弟覺得本書冊還管用吧?”宋世傑看見徐飛揚看的仔細,出聲打斷道。“確實很詳儘了,多謝宋兄。”徐飛揚客氣的抱拳說道。“唉,賢弟說哪裡話,你我一見如故,區區一本書冊而已。”宋世傑大方的擺了擺手。“咳、咳,不過,賢弟啊,也不是老哥吝嗇,這本書冊乃是家族的不傳之秘,是家族弟子冒著生命危險,經過曆代老祖嘔心瀝血才繪製而成。雖然你我兄弟感情深厚,可家族弟子的心血老哥卻是不能隨意贈送。”宋世傑臉上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