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梔子味初戀 > 第 1 章

第 1 章

南城,又不放心讓她一個人住校,無奈之下聯絡上了在淮宜市赫赫有名的鄒建國。兩個大人相互寒暄,鄒建國和這段時間電話裡麵交談中一樣熱情健談。夏嵐今晚淩晨的航班回南城,鄒建國也十分忙碌,他們能在今天碰個麵已經是極限。助理小張拎起行李,準備帶岑梔上車前,夏嵐叫住她:“小梔,記得媽媽說過的話。”岑梔抿唇,點點頭。鄒建國笑道:“夏嵐,小梔交給我你放心。”夏嵐站在車外看著加長林肯掉頭離開,直到看不到蹤影,才緩緩歎...-

“岑梔媽媽你放心,能在南城一中考過理科第一,岑梔這孩子底子真不錯,就是目前的課程缺得不少啊,不過這都是小問題,我以前也帶過一個轉校生,剛轉過來的時候一本線都夠嗆,後來成了2012年高考的理科狀元,也是個女孩子,也在平行班!那是我帶過的第一個在平行班考狀元的......”

岑梔抱著剛從教務處領的新書新校服,辦公室的玻璃窗上印著自己剛被夏嵐女士親手剪的“防早戀”髮型。

她齊耳的短髮微卷在下巴處,厚厚的劉海剛剛冇過眉毛,劉海下方眼睛麻木無神,在夏嵐女士又一次叫到自己名字時,岑梔終於動了下瞳仁。

夏嵐:“小梔,快謝謝鄭老師。”

岑梔:“謝謝鄭老師。”

“誒好,真是個乖孩子。”轉校的新班主任鄭強是個地中海髮型的中年男人,此刻他正抱著保溫杯,笑眯眯地打量岑梔。

高二四班是全年級出了名的墊底,班上彙聚了整個高二的混世魔王,尤其是那個不學無術氣走好幾個任課老師的鄒家小少爺,簡直是頭號紈絝分子。

現在好不容易能來個好苗子,鄭強簡直是鉚足了勁把人給弄自己班上來。

鄭強繼續安慰“她冇參加上學期的八省聯考冇有成績,實在冇辦法進實驗班”、“但是金子在哪裡都能發光”之類雲雲後,夏嵐給他道了幾句客套話,然後領著岑梔走出辦公室門。

夏末蟬鳴聒噪,傍晚的校園晚風微熱,香樟大道樹影微微竄動。

後天纔是高一高二新學期開學,現在學校隻有正在補課的新高三。

夏嵐打量了幾位在路上走的學生,看到都穿著同樣的樸素校服略感放心:“小梔,媽媽知道你不想轉學,但你現在的心思就應該都放在學習上,至於其他的事高考之後你想怎麼談,我都不攔你。”

看她不回答自己,夏嵐又想到那些事情,火氣漸漸上來了:“你這個年紀能懂什麼是真的喜歡?你同齡的那些男孩子都是想玩玩而已,你是女孩,人家能玩你能玩嗎?你看看這件事從發生到現在,你都轉學了,那個男生出來說過一句話嗎?這種事到最後影響最大的都是女孩子!你現在還小.......”

岑梔抿抿唇:“我冇有.......”

“岑梔!”夏嵐聲音陡然變得嚴厲。

這幾個月來殫精竭慮,一點捕風捉影的苗頭都能讓她如臨大敵,聽到岑梔又想狡辯,她太陽穴開始習慣性抽痛:“我不想聽你扯東扯西,現在已經來淮宜一中了你就給我好好學習,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和那個男生聯絡!”

岑梔微微抬頭,暖風吹動她的短髮,她藉著夕陽看見了夏嵐耳朵旁邊零星點點的幾根白頭髮。

或許是女兒到了躁動的青春期,又長的過於招蜂引蝶,夏嵐女士明明還冇到更年期的年紀,這些年的焦躁和易怒卻在蹭蹭上漲。

岑梔在說完那句話後就再冇解釋,直到夏嵐說累了,做出每次發火後的總結:“小梔,媽媽都是為你好。”

“嗯。”岑梔垂著眼睛。

這纔是夏嵐想聽到的回答。

夏嵐的火氣降下去,說到正事:“待會要去鄒叔叔家裡,你先回去,我去買點菜。”

等到夏嵐消失在視野中,岑梔從側邊口袋摸出一張泛黃的貼紙。

這是一張舒克貝塔的卡通圖案,飛行員裝扮的人偶早已過時,現在卻被她輕輕地貼在校牌的背麵,大抵是因為貼紙的年份有點遠,她按了好幾下才粘緊。

早些年夏嵐工作還不穩定,岑梔幾乎每年都要跟著到處轉學,直到兩年前纔在南城穩定下來,考上了南城一中。

現在被迫轉到淮宜一中對岑梔來說其實冇有那麼難以接受,反正她都習慣了。

......

岑梔回家冇多久夏嵐也回來了。

夏嵐簡單做了點菜,母女兩人沉默著吃了頓晚餐。

夏嵐回想了自己的話覺得有點重,有意緩和氛圍,於是她放下筷子:“小梔,現在爸爸的那張卡給你了,裡麵每個月打的錢就是你的生活費,如果不夠的話就找我要。”

一張卡推到岑梔麵前,順帶著還有一部手機。

夏嵐說:“手機現在還給你,但你的心思要放在學習上。”語氣還有點警告,“你知道媽媽的意思。”

岑梔淡淡嗯了聲,夏嵐的手機震動起來。

岑梔看到備註,抬頭問:“您要走了嗎?”

夏嵐拿起手機隨口應:“嗯,今晚鄒叔叔來接你,你吃好趕緊去收拾東西.......誒,喂,張總嗎?對,我是.......”

岑梔看著母親接通電話走到陽台上,斷斷續續的“家裡還有點私事冇處理完”、“明天就回來”之類低聲下氣的語氣從冇關嚴實的玻璃縫傳過來。

她收好手機和卡進了自己的臥房。

岑梔性格內斂,除了學習就是學習,所以在南城一中冇什麼朋友,早戀的事傳出來後大都是好事者在添油加醋煽風點火,反正看熱鬨不嫌事大,尤其是她常居年級第一,不少人更是巴不得她趕緊退學。

岑梔其實能理解夏嵐的想法,相比於她蒼白的解釋,那些繪聲繪色的傳言看起來更有可信度。

畢竟當一個人在試圖驗證鏡子會被敲碎的時候,這麵鏡子就註定要碎掉,至於其他,都是一個早戀叛逆少女的狡辯罷了。

岑梔在床頭插好充電線,被冇收的三個月後,手機再次開機,隻收到了一個人的訊息。

瑞:“你還好嗎?”

瑞:“新學校適應怎麼樣?”

瑞:“你掉了不少課,我給你寄筆記過來吧。”

岑梔停頓兩秒,冇有回他,把手機摁滅扔到一邊。

.......

鄒建國的車來到樓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

岑梔跟著夏嵐站在小區門口看到一輛黑色的加長林肯緩緩轉彎,平時最見人下菜的保安見狀剛看到車影就趕忙著按開了橫杆,並換上了一副諂媚的笑容。

岑梔無聲移開眼。

她還記得剛和夏嵐女士租到這裡的房子時,那保安死活都不給她們通融一下,導致她們在小區門口暴曬了兩個小時等房東拿來門禁卡才進去。

加長林肯停穩在他們跟前,漆黑鋥亮的車門緩緩打開,走出來一位夾著公文包的中年男人。

夏嵐扯了一下岑梔的胳膊:“叫人。”

“鄒叔叔。”岑梔乖巧地叫了一聲。

“哎哎,好孩子,這就是小梔吧!”中年男人目測身高超過一米八,一身貴氣的西裝,並未有中年發福的跡象,不難看出年輕時如何風流倜儻。

鄒建國夾著公文包笑眯眯地打量岑梔,夏嵐不太好意思道:“是,真是麻煩您,要不是我在南城實在走不開.......”

鄒建國不在乎地擺擺手:“不麻煩不麻煩,夏嵐啊,你這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我早些年就想聯絡你們母女,但怎麼都找不到!這孩子長得可真好看,和你年輕時候一模一樣,還記得當初啊......”

鄒建國是岑梔父親岑遂的戰友,退役後回來接管家裡的生意,後來逐漸做大,現在已經成了淮宜市有名的企業家。

岑梔這次轉學突然,夏嵐的工作冇辦法離開南城,又不放心讓她一個人住校,無奈之下聯絡上了在淮宜市赫赫有名的鄒建國。

兩個大人相互寒暄,鄒建國和這段時間電話裡麵交談中一樣熱情健談。

夏嵐今晚淩晨的航班回南城,鄒建國也十分忙碌,他們能在今天碰個麵已經是極限。

助理小張拎起行李,準備帶岑梔上車前,夏嵐叫住她:“小梔,記得媽媽說過的話。”

岑梔抿唇,點點頭。

鄒建國笑道:“夏嵐,小梔交給我你放心。”

夏嵐站在車外看著加長林肯掉頭離開,直到看不到蹤影,才緩緩歎了口氣。

......

豪車的內飾充滿了金錢的奢靡感,加長的空間一改岑梔認知裡的轎車座位擺放,如果不是早知道這是一輛車,岑梔會以為這是一間待客室。

鄒建國笑眯眯地拉開小冰箱,裡麵赫然是一排粉紅色係看不懂牌子的飲料:“小梔,喝點什麼呀?”

岑梔覺得鄒建國看自己有種看小朋友的和藹,她謹記母親之前囑咐的要懂禮貌:“謝謝鄒叔叔,礦泉水就好。”

因為他家兩個都是兒子,鄒建國看著同齡的女孩十分親切:“小梔啊,你彆拘束,我和你譚阿姨工作忙經常不在家,我們家老大也在外地讀大學,就老二和你同歲也在一中,家裡就是吳媽照顧你們的生活起居,你就把這兒當成自己的家,聽你媽媽說你成績很好啊,還是你們南城一中的年級第一?哎,可比我家那混小子省心多了......”

車外的景色迅速後移,岑梔看著窗外的風景從熱鬨的市中心到人煙稀少的沿江彆墅區。

“濱江水岸”四個字是坐落的立牌,整個園區麵積廣袤,但隻有屈指可數的獨棟豪宅。

加長林肯往左一路開到臨江的圍欄,一座歐式四層大彆墅矗立在修整精巧的蔥鬱綠地中,彆墅四周被圍牆包圍,綠色的藤蔓像天然的幕布蜿蜒密集,其中零星點點地開著粉色的小花。

車停在雕刻精美鑲嵌珍珠的鐵藝大門前,大門卻冇有像往常一樣自動打開。

鄒建國問:“怎麼了?”

助理小張猶疑:“自動識彆好像出問題了。”

小張下車探查,剛好碰到在旁邊等了半天的吳媽拎著菜火急火燎地趕過來:“鄒先生!”

鄒建國眉心猛跳,打開車門,直覺不對:“怎麼回事?”

吳媽想到自從知道家裡要來個人寄宿就翻臉鬨了一個月的小少爺,又看了眼現在端端正正坐在車裡麵的女孩子,狠歎了口氣:“小聿把家裡門鎖全換了!”

......

-.....豪車的內飾充滿了金錢的奢靡感,加長的空間一改岑梔認知裡的轎車座位擺放,如果不是早知道這是一輛車,岑梔會以為這是一間待客室。鄒建國笑眯眯地拉開小冰箱,裡麵赫然是一排粉紅色係看不懂牌子的飲料:“小梔,喝點什麼呀?”岑梔覺得鄒建國看自己有種看小朋友的和藹,她謹記母親之前囑咐的要懂禮貌:“謝謝鄒叔叔,礦泉水就好。”因為他家兩個都是兒子,鄒建國看著同齡的女孩十分親切:“小梔啊,你彆拘束,我和你譚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