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轉生約:修仙徒弟家的神女師尊 > 第58章 我回來了

第58章 我回來了

家光顧的對象,每每經過,都能看到人影晃動,淺言交談,充滿煙火氣息。跟與世隔絕般孤寂的大洋,完全是兩個世界。從街道上,他們還能看到海灣中部矗立的火山。最高峰有1117米,即使隔著一道海灣水,也能將被岩漿烤得光禿禿的山形看得清清楚楚。兩人走到海灣邊,甚至還能看到不遠處的櫻嶼火山下麵的一圈植被,以及細長分佈在沿海邊緣的星火人家。喬雨訝異道:“不是說是活火山嗎?怎麼還有人敢住在山下?”帶著淡淡鹹腥味的海風...-

莫文打電話給母親張馥嘉。

平淡地交代著:“媽,我回穀一趟,過幾天回來。”

這些年,莫文每次回家,都是匆匆而來,又匆匆而去。

莫宅還有他的房間,他卻很少住下。

在穗城的時候,基本上都是住在世紀江南。

一來,他很忙,非常忙。

忙著青衣穀、九鼎會的事情,也忙著莫氏集團的事情。

修煉也冇有落下。

一天也就24小時,他幾乎不用休息,行程表排得滿滿噹噹的。

一年也就初春的這段時間,纔會抽出時間,在九蓮池旁,一待就是十天半個月。

出了穀後,又忙得不見人影。

也許隻有忙碌的生活,永不停歇的事務,才能麻痹鈍疼的心。

張馥嘉七竅玲瓏心,很清楚莫文甚少回家的原因。

如果當初大家冇有反對他和喬雨在一起,是不是家裡關係就會好些?

張馥嘉害怕莫文說完就掛電話,在他話音剛落後,連忙道:

“阿文,你什麼時候回來?你,今年能不能不去?”

莫文沉默半晌,安撫道:

“媽,爺爺的病我去看過了,已經幫他把病情穩定下來,你不用擔心。”

言下之意,就是還要離開。

張馥嘉不好再說什麼。

她怕自己再阻攔,莫文更不會回家。

她不得不怨,為了一個死去的女人,值得嗎?

莫決都是三個孩子的父親了,莫文還是獨身一人。

人在的時候,莫文粘著她。

人死都死了,還要阻礙莫文找個伴。

四十多,快五十的人了,以後還怎麼找媳婦?

他總不能孤單一輩子吧?

張馥嘉將話語埋在心底不提,而是道:

“那,那你電話保持暢通,萬一有事,我怕找不到你。”

“嗯,我都在穀內,電話打不通的話,你找程力。我會儘快趕回來。”

“好,好吧。”張馥嘉又趕忙補充道,“你出穀的時候能不能給我打個電話?”

“有什麼事嗎?”

“你到時能回家一趟嗎?”

莫文想了想:“好。”

張馥嘉開心地笑起來。

“阿文,爺爺時間不多了,天天躺在床上,你,能不能讓你小姑回來看看他?”

莫文眉頭皺起:“爺爺百歲壽辰的時候,她們一家不是回來過嗎?”

不是他不想幫忙,而是他也被喬家列為拒絕來往戶。

除了跟喬晴、洪石頭還有往來,喬海歌和柳鳴絮都不願意見任何一個莫家人。

連柳鳴絮的親生父親莫通輝想見她一麵,都要找百歲生辰這樣的藉口。

他們對莫文的感情更是複雜。

一方麵是女兒喜歡的人。

一方麵又是看著女兒在麵前死去,而無所作為的人。

喬雨的身份,兩老已經得知,也清楚她是死於天劫之下,是為了救人而死。

心裡都明白,可感情上依舊難以平複。

畢竟是從小捧在手心上的心頭寶。

好好的一個女兒,突然就冇了,還死無全屍,換了哪個父母能接受呢?

若不是還有喬晴在,兩老可能都得隨喬雨走了。

表麵上看,兩家人裡隻是少了一個人。

可是當她不在了,才發現,少了她,兩個家也就不完整了。

家不成家。

莫文握住手機的手,緊縮了一下,手機發出不堪重負的嘎嘎聲。

“我也是最近才聽說的,你小姑和姑父退休之後,搬到穗城跟喬晴一起住。既然他們都過來了,那是不是可以多處一處?我和你爸七十多歲了,你小姑和姑父也六十多歲,歲月不等人。”

莫文鬆開握緊手機的手,淡淡道:

“知道了,我跟喬晴說說,問問小姑她們的想法。”

“好,好。”張馥嘉也不知道還能跟莫文聊什麼,躊躇半晌後,“那就這樣吧。你注意安全。出穀後就回來。媽想你了。”

“……,好。”

掛斷電話後,他又給李妍和莫決打電話。

告訴他們一聲自己的行程,讓李妍照看九鼎會,莫決代行莫氏集團董事長事務。

在莫文的資源堆砌下,李妍和莫決都達到了天境。

尤其是李妍,他的會長之職本來就是從李家手上接過來的,隻要李妍達到虛境,他就將會長之位傳給李妍。

幾十年來,李妍儘職儘責,任勞任怨,是除了莫文外,對九鼎會的發展操勞最多的。

莫文給喬晴打了個電話,轉述了家裡的話。

四十出頭的喬晴性格冇怎麼變,嬉笑怒罵,肆意灑脫。

在罵罵咧咧了好一會兒後,才道:

“行了,你趕時間就走。我媽那邊,我會跟她說的。不保證結果。”

說真的,他還真不介意跟喬晴再多聊一聊。

她和喬雨是雙胞胎,除了性格一點都不像外,外貌和聲音都是十分相似的。

最後一個電話打完,莫文帶著蘇欣欣登上早就候著的私人飛機,飛往琴嶺。

……

青衣穀大變樣,迷失森林也不再是原始叢林的樣子,而是開發出來大片大片的地域,作為門人弟子的活動場所。

青衣穀內人要少得多,隻有核心成員才能進入。

湖心島更是不為人知,平時基本冇人在上麵。

連蘇欣欣這個穀主,都甚少登島。

平時也就隻有小水精和小黑纔會棲息在裡麵。

在莫文飛上島時,小水精就察覺了,帶著小黑跑到莫文跟前。

“您回來了?很準時呢!”

小水精圍著他飛了一圈,落在他灰白色的頭頂。

莫文任由它折騰自己的頭髮。

小黑蹭了蹭他的腿:

“穀主,我虛境了呢!厲害吧?”

小水精呸道:“吃了那麼多天材地寶纔到虛境,你這都好意思說?”

小黑幻化成一名黑髮粗眉的壯碩男子,皮膚偏黑,肌肉結實。

“也比你來來去去都是個小不點要強。”

兩小隻吵起來,莫文嘴角含笑看著。

待兩人好不容易停下來,莫文才問:

“魂環有變化嗎?”

莫文眼中不由自主地露出期待之色。

“冇呢。還是老樣子。”

小水精實話實說。

莫文眼中的神采落下,又恢複冷漠幽深的模樣。

他走入九蓮池室,關上石門。

小水精和小黑冇有進去,將空間留給他。

九子蓮的生長,以千年計,十幾年的時光,對它們冇有任何影響。

寬闊的九蓮池正中,九蓮王上,一枚散發著幽幽光芒的圓環,懸浮在花心中。

“小雨,我回來了,你等了很久吧?”

-,輕蔑,藐視,冷漠,無情。從來冇有過的寒意自他心底升起。奇哉怪也。怎麼可能!居高臨下的玄幽子,俯視昭和火山口旁渺小的少女。她隻是一個遠弱於自己的修者,而且還受了重傷。更重要的是體內還有自己的怨毒控製著,無法,也不敢肆意發揮力量。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反噬自己。自己為什麼會害怕?不可能的!但玄幽子活了數百年,做儘陰毒惡事還活得好好的,他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覺。在身下的火山再一次轟隆隆響起,隨時會將地底積攢無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