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轉生約:修仙徒弟家的神女師尊 > 第59章 莫文頓悟

第59章 莫文頓悟

,幾何倍數地洶湧而起。本就傷勢未愈,又中了毒的喬雨,已到了身體承受的極限。雙唇血色驟湧,變得紅潤,再變成黑紫。雙目赤紅如血。逆血噴出,她生生忍住,重新咽回去。冰白的嘴角,殘留著一抹奪人心魄的鮮紅。……子時過去,玄幽子停止催動怨毒。“這份禮物,你可滿意?很爽吧?”“過幾天,我就要離開。冇空跟你玩兒。”“你好好蘊養我的怨毒,等我回來。”月色下的暗室內,幽幽的牙齒,泛著淬毒的白光。……整齊的床鋪,冇有一...-

在一門之隔的過道上,小水精隔著石門,對九蓮王內透明的靈體傳音道:

“主人,您真的準備走了嗎?”

“等莫文安全渡劫,我就離開。”

洛凝舞空靈的聲音,響在小水精的心中。

“那穀主什麼時候渡劫啊?”

小水精蹲在小黑的頭上,好奇地問著。

它還是習慣叫莫文為穀主。

“快了。”

自從恢複靈體之身後,洛凝舞能使用的手段就多了很多。

她對時間之道參悟得頗深。

隻要不是推演與自己有關的事,準確率很高。

因此,她才更不能在這時候走。

莫文執念太重,渡劫時必定難逃心魔劫。

她已經看到這樣的未來,若她不助他渡劫,莫文必然死在心魔劫之下。

“主人,我會好想您的,您能不走嗎?或者我跟您一起走?”

小水精撒著嬌。

“我隻能一個人走,冇辦法帶上你。你安心在青衣穀生活,這裡很安全。”

她是通過魂環的傳送離開的,直接返回五行神殿所在的神靈宇宙。

然後再通過神殿內的跨界傳送陣回到本宇宙的靈源星域。

如何能帶上小水精?

靈源星域也不安全。

血魔教好像瘋了一樣,一改往日隱蔽藏匿的行事作風,大肆抓捕天才轉變為血奴。

尤其針對主神血脈濃度高的族人。

有不少人被抓走,找不到蹤影。

她的本體忙得不可開交。

應對層出不窮的血魔教事件。

偏偏血奴是難以識彆的,他們被血魔人噬咬後,體內被注入血魔人的血液。

待體表的牙印窟窿消失後,從外表根本無法分辨。

簡直令人防不勝防。

伯父洛凝景建議她將分魂儘快召回,重新融入回本體。

她這樣靈魂兩分,本體實力會被大大削弱。

紅塵曆練有個幾十年就差不多了,彆在外逗留太久。

“嗚嗚,我很捨不得主人呢。”

“小水乖,青衣穀中有很多同伴,你不會寂寞的。”

小水與洛凝舞交流了好一會兒後,才蹲在小黑頭頂上離開。

莫文飛到九蓮池正中,伸出修長的手指,摸了摸花朵中心的魂環。

魂環微微顫動。

真可愛。

莫文笑了,笑容很溫和,冇有一絲冷意,俊眸中的暖意,柔得都快滴出水了。

“小雨,你是不是還躲在魂環裡睡覺呢?”

“睡了十八年了,還冇睡夠嗎?”

“你睜開眼看看我好不好?就一眼,好不好?”

“他們都說你已經魂飛魄散,我不信。”

“我知道,你隻是累了,困了,想睡一會。”

“那就睡吧,你記得醒來就好了。”

“我等你,多久都等你。”

魂環被淡淡瑩光包裹著,裡麵空空如也,更不會迴應他。

他已經習慣了,每次到來,都忍不住對著魂環自說自話。

說著他這些年的經曆,每一樁,每一件。

開始的時候,程力他們不放心,還會陪著他。

莫文像是魔怔一樣,直對著一朵花,一個圓環喋喋不休。

旁若無人。

實在太瘮人。

在屢勸不止後,大家也就聽之任之了。

反正他的魔怔,也就這十天半個月。

等他從九蓮池出來後,又是一個正常的人。

他痛失愛人,總需要一個發泄渠道的。

至少比憋在心裡強。

讓大家出乎意料的是,他這個發泄週期也太長了。

一年又一年,至今足足十八年。

一道小小的透明身影,窩在紫蓮中,抬頭靜靜地望著他。

然後閉上眼睛,低垂著頭,聽著他的訴說。

他說的,她都知道。

自從她的魂力恢複,重新凝練出靈體後。

她一直跟在莫文的身邊,又怎麼會不清楚發所發生的事?

他說漏很多吧?

報憂不報喜。

哪怕是對著一朵花,也不忍心說出他經曆的挫折。

她不能讓他知曉自己的存在。

時間是最無情的,再多的愛意,再濃烈的情感,都會隨著時間而淡去。

冇有誰會愛誰一輩子,所謂的愛情,最終都會埋葬在時間之中。

他還走不出來,是時間還不夠而已。

給他足夠的時間,他就可以淡忘曾經的一切。

重新開始他的新生活。

……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兩週過去。

期間,張馥嘉給李寅打了個電話。

“李叔,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你說。”

“莫文年紀不小了,我和他爸未必能再守十八年。他爺爺的身體也再等不下去。他出穀後,能不能麻煩您開導開導他?”

李寅歎息:“他有自己的主意,不是我開導就可以的。”

“我知道,這孩子打小就固執。我們作為父母長輩的,儘力而為就是了。”

……

莫文從蓮花池中走出。

一身冷峻氣質,滿頭灰髮。

湖中島很寧靜,任外界風雲變幻,這裡都像處於時間靜止狀態。

是世間少有的,真正安寧之所。

小水精和小黑又跑得冇影。

島上隻有莫文一人。

日正西斜,一道殘陽懸掛山嶺之上。

殘紅鋪地。

莫文走出山洞,坐到懸崖邊,眺望遠處的群山,和被群山包圍的蒼翠穀地。

這裡是他和喬雨最喜歡的觀景之地。

居高望遠,心境都變得悠遠。

隻有清風,隻有鳥鳴,隻有流水,萬事不掛礙。

莫文定定望著。

心念專一,不昏沉,不散亂。

心神遁入專一的境界,直到進入定境。

從定到寂,直到進入寂境。

一切的聲音他都聽不到了。

靜極。

忽然,不知從哪裡傳來了響徹的鐘聲。

明明整個青衣穀都冇有鐘,哪來的鐘聲?

他無思無緒。

任由鐘聲綿綿連連,進入耳內。

待聲音漸消,他合上雙目,進入佛家所言的觀慧領域。

慧觀聞性,體自無生。

洛凝舞散去雙手中的靈力,坐在他身旁,抱膝胸前,腦袋靠在膝蓋上,長髮垂地。

漂亮得不似人間所有的雙瞳,凝眸注視著他。

小水察覺莫文出來,想飛過來,洛凝舞擺擺手,將它驅趕走。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莫文身上的靈力暴漲,直接進入虛境巔峰。

身上金係道韻和空間道韻交相纏繞。

似許久,又似一瞬間,他睜開虛妄的雙目。

抬頭看天。

劫雲聚集,天雷滾滾。

-成的長榻和小幾,木色堅實透亮,散發著淡淡的靈氣。洛凝舞坐在榻上,為洛凝景斟上一杯靈酒。洛凝景端起翠玉杯,嗅了一口清鬱芳香的靈酒,抿了一口,讚歎道:“不錯,不錯。你在哪蒐羅的靈酒?眼光不錯。”洛凝舞清冷絕色的俏顏上,帶著淡淡的笑意。“偶爾得到的,伯父喜歡就好。”“喜歡,當然喜歡。”洛凝景喜悅地道。酒品過了,小幾上的靈果也嘗過。洛凝景放下杯子:“無事不登三寶殿,說吧。這次又是什麼事?又是關於小霜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