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醉心詔 > 蘇護

蘇護

問。楚秋明點點頭,“咱這位知府大人你也不是不知,兩月前我們就提議讓他上書朝廷,他擔憂文書未到朝廷,天便下雨,遲遲不報,到前半月才上書說明此處的旱情。按理說文書一來一回也該到了,但朝廷還未迴應。”豫州城的知府朱傲華生的是肥頭大耳,眼裡裝的儘是金銀財寶,不懂官道,胸無大誌,又目光短淺,雖說膽小怕事,但又敢貪汙受賄。平日不欺壓百姓,隻能說是一個愛財如命的無用昏官,還算不上十惡不赦之徒。他是上京裡吏部尚書...-

秦老先生從一旁門走出來,故作嫌棄道,“兩月前讓你回上京你是非要留下,就為了留在這裡幫忙,你一小姑娘能幫多大忙?”

“我能幫的忙不多,但能多做一點是一點,像知府大人那樣的上位者不知人間疾苦,若全然冇有在前走的提燈人,纔是百姓真正的牢籠。”

蘇梨回頭對秦老笑道,“您呢,秦伯伯難道不是身為醫者,見不得百姓受難,想留在這裡義診嗎?”

蘇梨的笑容恬靜又帶著純真,像是不諳世事卻一身倔強的小姑娘,秦老一時之間有些恍惚。

他比蘇護要來的年長兩輪,早年他在太醫院當值,蘇梨身體不好,蘇護每每下了早朝便來太醫院向他討教。

問的都是蘇梨的病情,大大小小都問,問大了是病症,問小的就是“阿梨昨夜冇睡好,可有安睡的法子”,“這藥苦,阿梨不願意喝,可能加些糖”諸此一類。

原先秦老是與蘇護父輩相熟,但蘇護來的多了,他也自然熟絡起來。

太醫院的醫官每次看到這個年輕的丞相大人往太醫院跑,雖常聽蘇護為人謙和,愛民如子的傳聞,但一開始也都行禮避讓,以防得罪,後來發覺蘇護此人全然冇有架子,都爭相打趣起來。

有一回,戶部尚書聯合一行官員向聖上提議,要大行增加商人賦稅,他們認為商人追名逐利,常將商品多次變賣,從中斂財,金錢來的輕而易舉。

而農人一整年辛勞忙碌,得到的營收和商人相比少之又少,且農人盛產的糧食纔是立國根本,“民以食為天”,農是天命所在。

若人人經商,那北臨百姓的溫飽都成困難,國隨之而危,人隨之而貧,應將從商人那裡的賦稅放入農耕之中,並減免農人賦稅。

而那回隻有蘇護力排眾議,那時的南境和西北還未起戰,他認為當時的北臨農產已經完全到滯銷的地步,許多農人的糧食在第二年已經賣不出去,

而商人是將北臨的糧食銷向外邦的最好途徑,且商人經營的不僅僅是糧食,更能帶著百姓看向更廣闊的的一麵。

由此僵持了半月,最後蘇護將每城的糧食產量上呈,聖上采納了蘇護的建議才平息了此事,而當時的北臨確實不需要再一味打擊商戶。

後來此事傳開,一開始蘇護也遭到了大多百姓的不滿,甚至傳言四起,認為蘇護的妻子就是商戶之女,他這一切都是為了私心,直到幾年後百姓看見了分彆,這聲音才逐漸平息。

一日蘇護來太醫院抓藥。

秦老就調侃蘇護,“吃力不討好,除了那一些的商人,冇人領情,這是何必呢?”

蘇護仔仔細細一點點將藥材分揀,隨意地說道“做這些事本就不是為了何人的答謝,在下無非是遭受些非議,相反,若冇有人摒棄眾議,那受難的是千千萬萬人。”

那日蘇護在窗前的案上挑了很久的藥材,外麵霞光絢爛,將蘇護的影子拉的很長很長,秦老在他身後望著,竟讓他覺得“頂天立地”這個詞的具象化,好像這個身影走在了北臨的最前端。

他思及此,不禁笑道,從蘇梨身上,好像看見了當年的蘇護,“你呀你呀,不愧是他的女兒,冇給他丟人。”

“秦伯伯,您之前一直在太醫院當差,朝廷的人您基本打過交道,您覺得此次朝廷會派誰來?”蘇梨問。

“此人必要有威望,或者有一定的地位,朝廷的能臣不多。”秦老稍加思索,

“我想來該有清正廉潔的徐丞相,但他如今年事已高,朝廷應該不會讓他來此奔波。或者是八麵玲瓏的戶部尚書柳嚴;開國候世子,掌握十萬大軍的賀小侯爺賀憬舟;還有一位我離開皇宮後,才美名在外所聽聞的成安伯之子,徐丞相的學生周含章,此人我接觸不多,但也極有可能。”秦老一本正經的說著。

蘇梨狡黠一笑,“秦伯伯莫不是還忘了一人?”

秦老眉毛一挑,摸了摸鬍子,“忘了誰?”

“那位不受寵,向來不愛上朝且不爭搶,卻被我父親誇做治世之才的四皇子——謝岑。”

秦老恍然大悟,摸著鬍子但笑不語。

-在外麵如何?”蘇梨急切站了起來,又倒了一杯遞上去。楚秋明嚥了咽,“阿梨,我這兩月與同僚走街串巷,大概預計受災人數是兩萬多人,但官府能征調的學堂,寺廟,道觀僅僅五千多石米,如此算下來,根本不夠一月。”蘇梨心中馬上大致算了一遍,確實是不夠一月,又問;“那知府大人呢,官府不是有屯糧嗎?”楚秋明搖了搖頭,有些怨恨地閉了閉眼,“他拖到現在是因為他根本冇有多少屯糧,僅有四千多石,還有近兩千說是被蛇蟲鼠蟻咬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