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極惡老大地獄客棧】在IMP打工的日子 > 地獄?

地獄?

噬著教堂內一切可燃物,當然,包括人這種碳基生物。我還特地把亨利往椅子旁拉近了一些,順手灑了油確保這傢夥會被燒死。耶穌受難的雕像被火花簇擁,熱氣把十字架扭曲成蛇形。看著不算小的火勢,我知道該走了。“順便來一句,那個金髮女表子就在花園的薔薇底下陪著你,現在她終於學會閉嘴了,恭喜!一起去見上帝吧~”撂下這句話,我推開小門離開了,順手把蠟燭扔進了門口的灌木叢裡。天已經黑了,火勢漸旺,已經有鄰居發現尖叫著報...-

已經接近黃昏了,夕陽打在玫瑰窗上,色彩繽紛的教堂像是虛幻的夢境,飛翔的小天使們的倒影被拉得細長,彩色光影中,一個五花大綁著的男人正在地板上奮力掙紮。

但顯然,他無力改變自己的局麵。

“我早就看出你是個惡魔!你會下地獄的!”他從牙縫裡擠出這些話。

聽著身後男人粗壯的喘息聲,我扭頭看向這個無比狼狽的人。

“多難得一見啊,我會把這一幕永遠記在我的心裡。亨利神父,你認為你這樣的人就能去天堂了嗎?如果真的那我倒是寧願去地獄。”

“你這個野獸!”

“無所謂什麼了,和你的教堂一起燒成灰吧。”

拿起一根不知道哪位信徒祈福用的白色蠟燭,我開始在教堂各處易燃物上點火,背景音是亨利神父的謾罵和祈求。

一排排的木質座椅上淋了油,火焰貪婪地吞噬著教堂內一切可燃物,當然,包括人這種碳基生物。

我還特地把亨利往椅子旁拉近了一些,順手灑了油確保這傢夥會被燒死。

耶穌受難的雕像被火花簇擁,熱氣把十字架扭曲成蛇形。

看著不算小的火勢,我知道該走了。

“順便來一句,那個金髮女表子就在花園的薔薇底下陪著你,現在她終於學會閉嘴了,恭喜!一起去見上帝吧~”

撂下這句話,我推開小門離開了,順手把蠟燭扔進了門口的灌木叢裡。

天已經黑了,火勢漸旺,已經有鄰居發現尖叫著報了警。

站在花園裡,看著沖天的火光,我慢慢坐在了小長凳上。

消防車的警笛聲漸漸接近,我掏出了一把銀白色的手槍,拉開保險栓,上膛。

“操蛋的世界,**

you!”

我狠狠叩下扳機。

說實話,冇有多少疼痛,我死的很迅速。

但是我屬實冇有想到,我竟然還能睜開眼。

噢——

我正站在一處巷子裡,抬眼看著巷子口的一小塊廢墟和暗紅色的天空,我感覺腦袋有些懵。

被救活了?不會吧,那一槍可是衝著太陽穴去的。

突然一陣大力從身後襲來,我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嘿!”

額,我看到是一個紅白色皮膚的矮小長角生物拖著一個又像魚又像人的東西從我身後冒出來。

那個矮個子看了看我,又動了動鼻子,發出了嫌惡的聲音。

“嘔——撲鼻的活人味!真幸運啊新人,躲開了地獄大清洗。”

我忍不住回嘴:“我聽出了你的陰陽怪氣哈?”

“不管怎麼樣,我現在冇空教訓你,菜鳥。”

他現在懶得理我了,試圖那個類魚生物扛在肩上。

看著他艱難的動作,我伸手幫他托了一下。

“噢,你力氣還挺大。”他瞟了我一眼,“總之,歡迎來到地獄!罪人,你會在傲慢環找到家的,或者墳墓,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矮個笑著走出了巷子。

地獄……不會吧?可是那個傢夥確實不像人。

啊哈!那個該死的神父還說對了?

我忍不住扶額,突然發現額頭上的觸感不對。

定睛一看,我的指甲變得漆黑尖銳,皮膚成了粉紫色。

“oh

my!”

我雙手抱頭,卻摸到了一對彎曲的角。

餘光撇到了磚牆上的一處窗子,我整個人撲過去,扶著窗簷死死盯著我的倒影。

正如我所猜想,我的皮膚很平均的都成了粉紫色,還掛著一些不知所謂的黑色紋路。

再加上那對不小的綿羊角,我感覺自己成了一隻被染毛了的綿羊。

回手一摸,還真摸到了尾椎骨上短短的毛茸茸的尾巴。

所以……我現在是惡魔了嗎……

不得不說,這個樣子還挺辣……

邁過巷子裡零落的垃圾和磚頭碎石,我看到了全部的街景。

除了一些遍地燃燒的小火苗和淩亂的彷彿被零元購了無數遍的大街,這裡和人類世界冇什麼兩樣。

作為一個初來咋到的傢夥,我心裡湧上來的不是害怕與無助,而是——

這裡這麼正經,不會還要找工作吧!

可我才十九歲,隻乾過超市售貨員。

該死!

我狠狠踢飛了腳下的不知道什麼東西。

“嘿!當心點!那是我的胳膊!”一個高高瘦瘦的嘴角物理咧到耳朵底下的惡魔衝我喊。

“如果它丟了,我就得等著長個新的了!很浪費時間。”

他念唸叨叨地走過,順便撞了我的肩膀。

“額,抱歉?”

他冇理會我。

“迷途的羔羊,你們好啊!你喜歡鮮血暴力和墮落的□□嗎?你當然喜歡了,所以你才下了地獄!”

摻雜著電流的微弱聲音響起,我看過去,發現是一家店鋪擺著的一台電視機。

鋪麵的玻璃被砸碎了,電視機也歪歪扭扭地卡在石頭縫裡。

是廣告嗎?

我蹲下身,看著是不是閃著雪花的螢幕。

“歡迎來到地獄客棧!一條讓你誤入救贖之路的歧途——”

果然是廣告,看起來還是一家酒店。

可惜了,我現在身無分文,我兼職的錢都用來換這把漂亮的手槍了。

想到這兒,我試探著向腰帶處摸去。

天呐!它還在!

感謝上帝……額,我現在是不是應該說感謝撒旦?

“噢——這家酒店!”一個身材妖嬈的惡魔站在我身後。

“哪怕是路西法的女兒我也得說一句,真是愚蠢的主意!”

我有些疑惑:“為什麼?因為經營不好嗎?”

她裹了裹肩上的毛領,嗤笑了一聲。

“她竟然妄圖讓罪人得到去天堂。真傻,要是能去早去了不是?這個該死的酒店隻能招來一些白吃白喝的魔!”

她看向我,看起來似乎想得到我的讚同。

但是我捕捉到了關鍵字:白吃白喝。

小羊耳朵瞬間豎了起來!

我問道:“為什麼?白吃白喝,住酒店不用花錢嗎?”

漂亮惡魔皺了皺眉頭:“你怎麼那麼多問題?煩死了。”

說罷,轉頭就扭著屁股走開了。

我的內心好歹多了一點希望,我好像知道自己應該去哪了。

看著這家建在懸崖上像是危房一樣的建築,我咬咬牙,打算問問路去看一眼。

如果能白住最好,如果不能……那就看看能不能賒賬。

路西法的女兒欸——看起來蠻善良的。

到時候落了腳再去找工作,就能把房錢抵上了

-居發現尖叫著報了警。站在花園裡,看著沖天的火光,我慢慢坐在了小長凳上。消防車的警笛聲漸漸接近,我掏出了一把銀白色的手槍,拉開保險栓,上膛。“操蛋的世界,**you!”我狠狠叩下扳機。說實話,冇有多少疼痛,我死的很迅速。但是我屬實冇有想到,我竟然還能睜開眼。噢——我正站在一處巷子裡,抬眼看著巷子口的一小塊廢墟和暗紅色的天空,我感覺腦袋有些懵。被救活了?不會吧,那一槍可是衝著太陽穴去的。突然一陣大力從...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