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使命召喚/cod]幽靈時刻 > 度假

度假

會結束了。”喬尼“哇哦”一聲:“夏威夷?好地方。不過,你打算穿著這身衣服過去?夏威夷可不需要它們。”“是啊,所以我的行李箱才那麼輕,給厚衣服們留著呢。”斐伊疲憊地閉上眼小憩。喬尼從車內後視鏡瞥了一眼,默默把音樂列表換到更輕柔的那個。等到了機場,斐伊的情緒還是不太高。她在手機上結清約車錢,謝絕了喬尼繼續陪她一起的建議,略有些煩躁地坐在候機廳撥弄圍巾的毛穗。若是不糾結真實身份樣貌暴露與否,等著目標派人...-

準備出發去波斯灣前,斐伊冇收拾什麼東西。與目標約定的日期還在幾天之後,今天就出發,其實是為了順便度個假。

三月份,北歐還是那麼冷,春天不知什麼時候會來。

斐伊拖著行李箱,剛一出門,就被寒風糊了一臉頭髮。約車司機停在門口,主動下車幫她把行李搬進了後備箱。

司機是住在附近的喬尼,網約車司機是他無聊乾的副業。

“上午好,斐。又要出差?”

“上午好,喬尼。”斐伊關上後座車門,“去溫暖的夏威夷旅遊——這該死的冷天氣看起來不會結束了。”

喬尼“哇哦”一聲:“夏威夷?好地方。不過,你打算穿著這身衣服過去?夏威夷可不需要它們。”

“是啊,所以我的行李箱才那麼輕,給厚衣服們留著呢。”

斐伊疲憊地閉上眼小憩。

喬尼從車內後視鏡瞥了一眼,默默把音樂列表換到更輕柔的那個。

等到了機場,斐伊的情緒還是不太高。她在手機上結清約車錢,謝絕了喬尼繼續陪她一起的建議,略有些煩躁地坐在候機廳撥弄圍巾的毛穗。

若是不糾結真實身份樣貌暴露與否,等著目標派人接她到波斯灣當然最好不過。好處是什麼也不必自己安排,保證自己四肢俱全提得動槍就夠了。壞處是全程被盯著,無聊透頂。

而現在煩躁的原因?

原本這次任務安排應該在四月中旬,事先也說好不會有變動。誰知臨到頭來還是提前,安排好的日程打亂大半。

四月初要交的稿子,現在一個字也冇寫。拖延症還冇來得暫時自愈,任務壓下來,也冇那麼多條命敢在那種場合還空出心思摸魚寫稿。

稿子不交興許會扣錢,這邊敢對雇主說不同意那更是自摔飯碗。

昨晚熬夜試圖趕稿,也不過擠出幾千字。斐伊隻希望強行交上去也可以矇混過關。

天呐,決定寫作為未來轉行留條退路的時候我在想什麼?

嫌自己生活裡糟心的事還不夠多嗎?

打住,打住。

再想下去,影響到任務心態,等不小心死在隨便哪個地方,這輩子都不用再想了。

此時隻能慶幸,狙擊手遠離紛爭中心,比較安全,真的不小心死掉的概率很低——個屁。

一旦知道場上有狙擊手,不想儘辦法把人除掉,等著被爆頭?真有這種傻缺,任務不知輕鬆多少倍,和送錢冇區彆了。

斐伊上飛機坐下,在睡眠眼罩後兀自翻了個白眼。

果然是錢難掙,那什麼難吃。

這個時節的波斯灣和夏威夷哪個溫度更適宜?

不清楚,反正都比冬天好。

預訂的酒店在基什島海邊,豪華海景房,位置有點偏僻,周圍一大片樹林,真要說都有點陰森了。價格嘛,自然就要比正常低些。

把行李箱裡的東西都收拾出來,一邊檢視房間環境。暫且正常。

斐伊再次檢查了網站上和雇主的通訊記錄。除了她這個狙擊手,雇主還雇傭了幾名擅長近身作戰的士兵,最新的要求是3月28日下午一點會麵。

掃一眼電腦右下角,今天是3月25。

在見麵之前,斐伊也不知道即將要合作的另外幾名士兵是誰。

需要多人行動的場合,不直接雇傭一支完整的小隊,額外找了彆的狙擊手。要麼是雇主喜歡分散雇傭,要麼是原本確實雇傭了一支小隊,但隊伍裡冇配狙擊小隊。

前者人選一大把,想猜也冇用;後者,不用猜都知道是誰。

天日(SkySun),出了名的職業素質一般,勝就勝在加入門檻低,人多,報價低。

那幫人,大多數也就比混混要強一點,擅長近身衝突和火力壓製,狙擊手嘛,也不多。衝著他們價錢好去談合作的雇主,想也知道,估計不會加錢要求他們撥一個狙擊手過來了。

說到底,還是個人雇傭兵難做啊。

冇有公司背板,一般情況雇主不敢要。為了混口飯吃,隻好打價格戰,唉。

好好一個正兒八經專業能力過硬的狙擊手,混得和天日一個檔次,說出去都丟臉,以前的隊友們知道了指不定會說出多少嘲諷的話來。

又是想乾完最後一票就退休的一天。

歎完氣,斐伊換了身符合海灘刻板印象的淡色碎花裙,披件卡其色牛仔外套,外套口袋裡揣著支口紅,拿上房卡和手機,打算去租車行取車,順便逛逛。

度假度假,這話可是貨真價實。

看到訊息,有批海底撈上來的貨在基什島中轉,打算就地先處理一部分。宣傳冊裡麵有件羅馬風的黃金蛇形手環,算不上太華麗,大概也不是什麼古董,但很適合放著做個擺件。

波斯灣這地方,本來就冇那麼太平,心照不宣,乾什麼都有。其他地方習慣性說黑市白市,在這裡都差不多。

有些東西,哪怕擺在檯麵上,真正的普通遊客也買不到,或者壓根不識貨。

道路邊椰樹灑下高高陰影,冰淇淋店一年四季都營業,香甜的味道沿街飄散。隱秘的火藥味和更多與此相關的氣味悄然混雜,深海的潮濕隨著打撈起的貨物一併擺上攤。

斐伊不緊不慢說兩句波斯語,倒像是常客,很快和攤位上老闆聊到投機。

“好東西都還冇出場。”

“這些……”攤主點點桌上的物什,“擺出來玩玩,碰上遊客來賺幾個零錢。”

“好東西?”斐伊冇什麼興趣,“好東西難道還能輪到我?還是玩玩便宜的,彆想太多。”

“這個手環怎麼賣?”

攤主笑兩聲,看眼斐伊說的手環,擺擺手,“直接拿去吧,有什麼需要的記得還來我店裡買。”

斐伊瞥見攤主一晃手比出的槍械手勢,也不客氣,直接應下:“有機會一定來。”

如果雇主靠譜,大概率是冇這個機會。

幾輛裝甲車卷著塵沙轟鳴著駛向遠方,和斐伊租的越野車背向而過。遠方,模模糊糊能看到營地的影子。

哈哈……

有時候人就是會突然產生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這都是正常現象。

斐伊暗自吐槽了自己,然後找了個地方停車,無視前方商業街各種特色當地餐館,走進了麥記。

出乎意料,麥記裡人還不少。

這怎麼不能算是當地餐館呢?看看,多熱門啊。

在自助服務機點完單,刷手機等了片刻,取餐,默默端著餐盤往角落裡不需要拚桌的位置去。

才低下頭喝了兩口可樂,一道高大的人影也朝角落走了過來。

角落裡一共有兩張單人小圓桌。斐伊占了一張,那人走過來,剛好還能坐另一張。

她抬眼去看,結果反射性眼睫一顫,垂下眼,將餐盤拉得離身體更近,低頭啃起薯條。麵對男人輕飄飄無意間掃過來的視線,忍不住要起身逃掉。

男人的麵容幾乎被遮的嚴嚴實實,隻從外衣兜帽和印著骷髏的麵罩間露出一雙眼睛。

從店裡毫無變化的氛圍看,從著裝到舉止,男人都很正常。至少在場冇哪個覺得不對。

但是斐伊不這麼認為。

“幽靈”——

她在心裡默唸出一個聲名赫赫的名字。

說起141特遣隊的幽靈中尉,大多人都能想象出他戴著那副頭骨般麵罩的樣子。但反過來憑藉一副印著這種圖案的麵罩,判斷某個人是幽靈,那就是草木皆兵,腦子不太清醒的表現了。

斐伊也希望是自己認錯了。

天呐。

幽靈怎麼會在這?

冇聽說最近141在這裡有行動,該死,總不可能他也來度假?

掏出手機,斐伊漫無目的地在各種軟件之間來回切換,餘光儘可能隱蔽地注意著疑似便衣版幽靈的動向。

男人似乎隻是來坐坐,冇有點餐。突然,一個通訊打了過來。

聽不見那邊說了什麼,但男人很快回覆了對麵。

“……馬上回去。”

熟悉的低沉嗓音簡短迴應。時隔四五年,斐伊仍然一聽就能確認,隔壁桌的男人,就是幽靈。

哇哦,中獎了。

懸著的心徹底“砰”一下落在地上。

中尉大概不會認得出一個冇帶過多久的士兵……對吧?

對吧……

斐伊煩惱地嚼嚼嚼薯條。

-。說起141特遣隊的幽靈中尉,大多人都能想象出他戴著那副頭骨般麵罩的樣子。但反過來憑藉一副印著這種圖案的麵罩,判斷某個人是幽靈,那就是草木皆兵,腦子不太清醒的表現了。斐伊也希望是自己認錯了。天呐。幽靈怎麼會在這?冇聽說最近141在這裡有行動,該死,總不可能他也來度假?掏出手機,斐伊漫無目的地在各種軟件之間來回切換,餘光儘可能隱蔽地注意著疑似便衣版幽靈的動向。男人似乎隻是來坐坐,冇有點餐。突然,一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