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炎炎消防隊】莫比烏斯 > 故事的開始

故事的開始

,不介意的話、我們一起過去吧。”似乎是為了印證對方這句話,森羅也同步聽見了電車即將離站時候的汽笛聲。“這、這樣啊…不介意的話那就一起走好了。”可能是第一次和女生並肩走路,即使是一個連長相非常普通的女生,森羅還是感覺自己臉上的表情僵硬得要命,緊接著他就不自覺的露出自己招牌的惡魔微笑。“啊…”對方側過頭看向他,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下意識捂住了嘴。“啊對不起!我一緊張就會這樣!!”森羅手舞足蹈的解釋,臉上...-

人的死因有很多種、

老死……

自殺……

病死……

唔——嗯……

而如今在這世界上,最令人感到恐怖的死因……

也算是一種病死吧……

那就是……

燒死……

▲▼▲▼▲▼

太陽紀198年、東京。

“呼———呼!!”森羅日下部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趕往地鐵站。

要遲到了嗎?他想,這可是他第一天正式加入消防隊,會不會因為遲到給前輩們留下不好的印象。

就這樣想著,他的腳上不自覺的冒出絲絲火焰。

“遭了,一不注意就…”

【就在他走神的一瞬間,他撞上了前麪人的後背。】

那個人手中懷抱著的檔案猶如櫻花一般漫天飄散,散落的滿地都是。

“對不起!!你有冇有受傷?!”森羅趕緊爬起來道歉。

被撞的那個人完全冇有注意森羅在說什麼,隻是慌慌張張地蹲在地上,將散落的檔案歸攏整理起來。

“真的非常抱歉!請讓我也來幫忙吧。”森羅朝著被他撞到的人深深地鞠了90度一個躬,然後也蹲下來,幫著把檔案歸攏。

不經意間他注意到,很多檔案的標題上,都標註著淺草的圖案。

“啊,謝謝您,給您添麻煩了…”對方似乎也被他這個行為嚇了一跳,但還是囁嚅的道了謝。

很快,散落一地的檔案就被兩個人整理好了,森羅這纔看清對麪人的長相。

那是非常普通的,普通人的長相。在人群裡麵,輕而易舉就可以找出許多和她類似相貌的人。

隻有那一雙眼眸。

明亮的,璀璨的,宛如天空一般澄澈的天藍色眼眸。

像是有未知的魔力一般,深深地吸引住了森羅的視線,彷彿眼眸中伸出了一雙手,緊緊地掐住他的臉,讓他無法閉上眼睛,也無法轉移視線。

“真的很感謝您。”對方眯起眼睛,看著他微笑。

她的聲音好似唱歌,帶著彆樣的韻味,言語和聲音達成了和諧,像是歌劇一樣娓娓動聽。

那雙手霎時消失不見,森羅也反應過來。他下意識的跳起來,往後退了一大步。

“不用不用,畢竟是我先撞的你,真的是非常抱歉。”森羅揮了揮手,突然想起來了什麼。

“不好,電車馬上就要到了!抱歉啦小姐我先走了!”

“已經來不及了,我正好也要去電車站,不介意的話、我們一起過去吧。”

似乎是為了印證對方這句話,森羅也同步聽見了電車即將離站時候的汽笛聲。

“這、這樣啊…不介意的話那就一起走好了。”

可能是第一次和女生並肩走路,即使是一個連長相非常普通的女生,森羅還是感覺自己臉上的表情僵硬得要命,緊接著他就不自覺的露出自己招牌的惡魔微笑。

“啊…”對方側過頭看向他,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下意識捂住了嘴。

“啊對不起!我一緊張就會這樣!!”森羅手舞足蹈的解釋,臉上的肌肉卻不聽使喚,笑得越來越恐怖。

“噗呲。”對方似乎是被他奇怪的手舞足蹈笑到,手握成拳抵在嘴邊笑出來,“沒關係的,這是很可愛的笑容。”

這句話奇蹟般地緩和了森羅緊張不已的情緒,他冷靜下來,笑容也逐漸消失。

“這位…先生。”對方邊走邊思索著可以用來稱呼他的措辭。

“我叫森羅日下部,叫我森羅就可以了!”

“日下部先生,是消防官嗎?”許是因為兩個人的關係還太過陌生,對方還是喊了森羅的姓氏日下部。

“啊是的!不過你怎麼知道?”

“你腳上冒火了。”對方看著他的腳跟冒起的微弱火苗說到,“不滅火可以嗎?感覺鞋子都要融化掉了。”

“哦哦哦抱歉!”森羅趕忙控製住自己身上不由自主散發的火焰。

“日下部先生是今日即將赴任的消防官嗎?隸屬於哪個隊伍?”

“是的,是第八隊。”

“這樣啊…”

話題一時間陷入了沉默,尷尬的氣氛瀰漫在森羅的四周。

找到話題,必須得找到一點可以繼續聊下去的話題什麼的。森羅大腦在高速運轉。

就在這時。

“嗚———————————————!!!!!!!”電車站裡麵傳來了劇烈的警報聲。

“乘客們請注意!”

“一輛從駒込站駛向田端站的電車發生火災!!”

似乎是為了印證工作人員的話,森羅看見人群擁擠著湧出車站口的身影。

旁邊的人「唔」了一下,自言自語地說到。

“又是焰人啊,真可憐。”

她看向還在愣住的森羅日下部。

“日下部先生是消防官吧,不儘快趕去現場沒關係嗎?”

對方似乎也反應過來,連告彆都冇有就飛快地跑進電車站。

她有些痛苦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惡魔。”

目視著對方在人海中逆流行而上,逐漸消失不見的身影。她臉上一片冰冷。

“惡魔啊。”

她拍了拍衣角不存在的灰塵,從口袋裡掏出手機。

“誌保姐——趕過來應該要好久,直接打出租車過去好了。”

她招了招手,攔住一輛正在緩慢行駛的出租車。

“Gimmick工作室。”

“哦——,那個最近超級爆火藝人的工作室嗎,我女兒是她的粉絲,家裡都擺滿她的周邊呢。小姐是那裡的staff嗎?”

司機似乎是一個很健談的人,她在心裡嘖了一下舌,但麵上不顯。

“勉強算是吧。”

“那就是實習staff吧,那個工作室最近正在招人,我女兒也應聘了,很可惜麵試的時候。就被篩下來了——”

司機在前麵喋喋不休,她也時不時地迴應一聲。

就在等待紅綠燈的期間,司機從副駕駛座前麵的手套箱中掏出來一本雜誌遞給了她。

“雖然知道小姐是工作室的實習staff,但不介意的話還是請收下這本吧。”

是一本《ViVi》的最新刊。

“我女兒最近在給她喜歡的那個明星打榜,買了好多這個雜誌,家裡實在放不下了,哪怕想要送給彆人,但彆人家也有一堆這個雜誌。”

“真厲害啊,那個叫RINN什麼來著的明星。”

“RINNE。”她說。

“對對對,就是她。我記得是在雜誌的第——”

在司機回憶雜誌頁數的時候,她已經無比嫻熟地翻到了對應頁數。

是一張彩色跨頁,陽光下,灰髮藍眼的少女昂著頭,眼睛笑的眯了起來,她手上抱著一束向日葵,明明隻是非常簡單的紅色禮服,穿在她身上也能感受到一個非比尋常的美感。

陽光灑落在她身上,星星點點的光芒落在她眼中,閃爍著璀璨的光點。

那是映出雜誌頁麵,映照到觀看者眼中,宛如紅色火焰一般的禮服。

在那張跨頁的左側空白,黑色的印刷字體充斥著對她的讚譽。

——墜入人間的天使,RINNE。

簡單的詞語無法形容她的美麗,複雜的辭藻又略顯累贅。

想必編輯的人一定想了很久纔想出來這樣的詞彙。

“你覺得怎麼樣小姐,真的很漂亮吧。”

“嗯。”

“衣服也很漂亮,怎麼說呢。”

“真的很想看看她變成焰人之後會不會那麼漂亮啊★”

突然拔高的音調讓她驚詫的抬起了頭。

坐在司機位置上的,是一個紅色頭髮,瞳孔中是星星形狀的男人。他的脖子像是蛇一樣不斷拉長,繞過椅背,直勾勾地盯著她。

“你也是那麼想的吧★”

“R、I、N、N、E、小、姐。”

對方就這樣一字一頓地喊出了她的名字。

要、要逃。雖然內心是那麼想的,手腳卻因為恐懼動彈不得。

就在對方用舌頭纏住她的手腕的時候,另一個聲音由遠及近傳了過來。

“小姐,小姐,到地方了小姐。”

她猛然睜開眼睛,外麵的風景是非常熟悉的Gimmck工作室外景,腿上冇有時尚雜誌,司機看上去也並不健談。

“好、好的。”她抹了一把頭上的冷汗,意識到自己可能是做了一個噩夢。

她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緩解自己恐懼的情緒。

交錢下車,她走進工作室。經紀人麻生誌保正在工作室焦急地走來走去。

“鈴音,你終於來了鈴音。”看見她,麻生誌保才長出一口氣,一臉擔驚受怕的表情朝她走來。

“不是說好叫藝名嗎。”鈴音說到。

“先不管那個了,我看見電車站有人變成焰人的新聞了,你冇受傷就太好了。”

對方小心翼翼地摘下她臉上的人皮麵具,拉著她的手左看右看,怎麼也看不夠。

“彆看了,我還冇到電車站呢焰人的警報就響起來了。”

“那就好那就好。”對方拍了拍胸口,緊接著說到,“馬上就到下午的商務洽談時間了,RINNE也跟著來吧。”

“你知道的,就是我們給你製作應援周邊找的新廠家。”

“川口五金製品店。”

-k工作室。”“哦——,那個最近超級爆火藝人的工作室嗎,我女兒是她的粉絲,家裡都擺滿她的周邊呢。小姐是那裡的staff嗎?”司機似乎是一個很健談的人,她在心裡嘖了一下舌,但麵上不顯。“勉強算是吧。”“那就是實習staff吧,那個工作室最近正在招人,我女兒也應聘了,很可惜麵試的時候。就被篩下來了——”司機在前麵喋喋不休,她也時不時地迴應一聲。就在等待紅綠燈的期間,司機從副駕駛座前麵的手套箱中掏出來一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