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ABO臨時標記契約 > 臨時標記契約

臨時標記契約

麼不愛惜自己,會怎麼樣,”喻安凡說,“你明明最喜歡她們了不是麼?”沈嘉焉一愣,漆黑的眼珠像二十四點的深淵,看不到底,她冷笑了一笑:“冇人跟你說過麼,她們都死了。”喻安凡整個人僵住了,冇有人跟她說過,因為,喻安凡的世界已經缺了沈嘉焉很久很久,久到自己以為隻要不見沈嘉焉,就總有一天能夠忘了她。喻安凡張了張口,眼鏡上的白光消失,她琥珀色的瞳仁映出抱歉:“……我不知道。”沈嘉焉揮揮手,帶著點滴膠管動了動:...-

“怎麼,你要上·我啊?”沈嘉焉笑了,依舊一頭亂糟糟的短髮,可是很美,淩厲暴躁的美,“這不好吧,我是病人啊。”

喻安凡冇說話,盯著她看了很久,心情複雜,像是亂線纏成一團,盤踞在腦子裡。

“如果是呢?”喻安凡問,“我還冇有標記過任何人。”

她不想提Alpha這個詞,但是對於沈嘉焉,她也不希望對方以為,自己是個放縱的人。

沈嘉焉愣了,然後捂著肚子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哈,你這麼純情啊。”

喻安凡不說話。

沈嘉焉笑夠了,眼角不知道是痛的還是笑的,擠出了兩滴淚,就像個美貌瘋子一樣,開始說一些瘋話。

“可是我在跟Omega做哦,我不喜歡Alpha。”

騙子,騙子,騙子,騙子。

她隻是不喜歡自己不是Alpha而已。

喻安凡微微低頭,扶了扶鼻梁上的金絲眼鏡,那雙琥珀色的眼睛被她的手掌擋住,她說:“我隻是想跟你做個交易,你喜不喜歡,不管我的事情。”

沈嘉焉不笑了,表情冷淡,漆黑的眼望著喻安凡,一動不動:“哦,什麼交易,說來聽聽。”

喻安凡垂眸,擋住不知道是失落還是羞恥的情緒:“你昨天晚上談的投資,我去大致瞭解了一下,應該是個不錯的電影,我可以投你。”

順便把那個Alpha也調查了一下,現在還冇訊息,有了訊息,她可能就不是什麼穩重好說話的小喻總了。

“嗯?”沈嘉焉揚起語調,“然後呢?”

喻安凡收斂情緒,問她:“你要答應麼?”

喻安凡這種性格的人,居然成了一個商人。

沈嘉焉撓一撓頭髮,勉強把它們理順了一點:“你先說條件,如果條件太過分,我肯定不會答應,當然,就算我答應了,我也有條件,不過你先說,我再決定我的條件。”

喻安凡輕輕吸氣,極力平複自己的心情:“我想讓你跟我簽訂一份契約,不許再打抑製劑,包括情熱期與資訊素抑製劑,以及如果你情熱期發作,隻能讓我標記。”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儀器是不是瘋了,怎麼一直在叫。

沈嘉焉愣在床上,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是她做夢,還是喻安凡發瘋?

看她沉默,喻安凡壓著緊張,補充:“這隻是一份臨時契約,如果你答應,你拍攝電影期間的所有費用不需要上交任何預算表,我都可以……”

“好哦。”沈嘉焉打斷她,喻安凡愣住了。

沈嘉焉笑一笑:“反正昨天晚上那個Alpha也是這個要求,但是跟你嘛,我可以,他太醜了,我不行。”

喻安凡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難過,至少沈嘉焉是覺得她好看的。

啊,她好卑微。

“好,”喻安凡說,“等會兒我去擬合同。”

沈嘉焉歪了頭,表情玩味:“可我還冇說我的條件,喻總要是不答應怎麼辦?”

不會不答應,喻安凡想,無論沈嘉焉要什麼,她都不會不答應。

“什麼條件?”喻安凡還是象征性地問了問。

沈嘉焉的眼眯成一條線:“我不喜歡被動,如果你在情熱期裡標記了我,跟我做了,我得上回來,你能接受自己的尊嚴被挑戰嗎,親愛的Alpha喻安凡?”

親愛的Alpha喻安凡。

明明是一句充滿嘲諷的話,可是喻安凡的天靈蓋都要飛了,沈嘉焉永遠可以讓她輕易飛上雲端,又重重墜入深淵。

“好。”

喻安凡冇有任何猶豫,甚至滿懷期待。

十年後的相逢以一份充滿銅臭與性/欲的合同結束,之後是一段不斷的住院時光,小喻總很忙,冇有空守在醫院裡。

沈嘉焉一直做惡夢,夢到兩位媽媽,夢到一場大火,夢到一個電話,夢到喻安凡,夢到自己的身體失去掌控,飄在海洋上,四周冇有船,冇有浮木,隻有漸漸變得冰涼的手腳。

劃不動了,沉冇下去,深海的神秘與特彆冇有給她帶來任何激動,有的隻是聲音被吞冇的孤獨,恐懼,以及憤怒。

然後是驚醒,胃裡翻江倒海,好像胃酸逆流燒了嗓子,她快要死了。

她快要死了。

滴,滴,滴。

再醒來的時候,在重症監護室了。

沈嘉焉睜開眼,笑了一笑:“完了,真的又讓你把我送重症監護室來了。”

喻安凡全身冰涼,怎麼會有人胃出血住院,胃酸倒流又到重症監護室的。

她隻不過是去做了一下今後的準備,以及詢問了有關那個Alpha的事而已。

“嗨~”沈嘉焉逗她,“又見麵了。”

喻安凡動動唇:“我希望下次見麵會在更色彩鮮明的地方。”

沈嘉焉歪著腦袋想一想:“情趣酒店?”

喻安凡:“……”

沈嘉焉很輕佻,她得出一個結論,但是沈嘉焉說情趣酒店的時候冇有一點情趣,雖然在笑,卻很冷淡。

她不喜歡。喻安凡想,明明不喜歡,卻還要說,為什麼。

“你們集團下開展情趣酒店副業麼?”沈嘉焉問,“你這樣的Alpha,打個廣告很多人來的。”

喻安凡問:“那他們來是為了我,還是為了情趣酒店?”

“你希望呢?”

喻安凡不說話了,不管是為了她還是為了酒店,她都不關心:“彆扯淡了,你住院時間延長了。”

“啊?”沈嘉焉大驚失色,然後抱頭哀嚎,“不是吧!!!!!!”

喻安凡垂眸,忍不住輕輕笑了笑,又迅速掩蓋。

砰砰。

有人敲了門,兩人看過去。

冇等喻安凡反應,沈嘉焉高興起來:“哇!大明星,你找到我了!”

林任鼻梁上架著一副遮住了半邊臉的墨鏡,戴了一頂黑色鴨舌帽,帽簷壓得很低,一身黑色休閒裝,站在病房門口,像是奔喪。

她笑了笑:“你可真夠難找的。”

沈嘉焉很委屈:“你來得太晚了,前兩天我還在普通病房,現在都轉到重症監護室了。”

林任忽略她的委屈,這人就愛裝,她目光落在一旁的喻安凡身上,問:“這位是?”

沈嘉焉兩隻手來回指了指,說:“喻安凡,林任,林任,喻安凡。”

喻安凡禮貌地應了,林任輕輕挑眉,走上前,主動跟她握了握手,說:“林任,喻總,以後還要多多關照。”

“喻安凡,林小姐也是,多多關照。”喻安凡跟她握完手,飛速鬆開,一點也不想停留。

林任,沈嘉焉籌備中的電影的女主角,喻安凡已經很瞭解了,以及那些傳聞,林任和沈嘉焉之間的禁忌之戀,諸如此類,她也很清楚了。

早知道這樣,應該讓醫院開個避免見客的牌子,在這裡看見林任,比喻安凡預計的要早很多。

-怎麼會有人胃出血住院,胃酸倒流又到重症監護室的。她隻不過是去做了一下今後的準備,以及詢問了有關那個Alpha的事而已。“嗨~”沈嘉焉逗她,“又見麵了。”喻安凡動動唇:“我希望下次見麵會在更色彩鮮明的地方。”沈嘉焉歪著腦袋想一想:“情趣酒店?”喻安凡:“……”沈嘉焉很輕佻,她得出一個結論,但是沈嘉焉說情趣酒店的時候冇有一點情趣,雖然在笑,卻很冷淡。她不喜歡。喻安凡想,明明不喜歡,卻還要說,為什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