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ABO臨時標記契約 > 你知道二次分化麼

你知道二次分化麼

喻安凡鐵青的臉色,說:“其實目前還是不建議你再打了,資訊素抑製劑先不說,我不知道你用的是哪一種,效果不同損傷程度也不同,但情熱期抑製劑對身體的損傷是最大的,你的胃也不好,再這麼下去,估計就得進重症監護室了,所以我們這邊還是想勸一句,至少一年內,不要再打抑製劑了,如果可以的話,每個月來做一次心臟檢測是比較穩妥的做法。”主治醫生說完,喻安凡擠出一句:“你都聽見了?”沈嘉焉搖搖頭:“聽見了,不想聽。”喻...-

門被合上,喻安凡的身影早已經消失,從始至終,喻安凡都冇有轉過臉來,她冇有看見沈嘉焉,沈嘉焉也絕對不會去喊她。

但沈嘉焉卻覺得越來越難受,麵前的Alpha還在滔滔不絕地誇讚自己對Omega的吸引力,並且提出如果沈嘉焉願意被標記,那麼從今以後無論沈嘉焉想要拍什麼電影,他都會傾儘全力支援。

沈嘉焉忍不住笑了出來,那位Alpha很疑惑,問她有什麼不滿意,可以提。

但沈嘉焉什麼也不要,隻是抄起桌麵上的酒瓶,照著對方的腦袋砸了下去,對方抱著頭呼痛,驚恐又憤怒地指著沈嘉焉罵,表示絕不會讓她好過。

可是沈嘉焉隻聽進去了一兩個字,她的額上已經滲出了汗,眼前的景物也漸漸開始變得模糊。

她明白過來,原來不是心臟的問題,而是她的胃在痛。

沈嘉焉捂著腹部,跌跌撞撞,甩開每一個上來要扶住她的服務生,像是瘋子一樣推開一扇又一扇竹門,屋內人似乎被嚇到,沈嘉焉隻停留了一兩秒,在冇有找到熟悉身影後,頭也不回地繼續去下一間包廂。

終於,在推開第十間竹門後,沈嘉焉看見了那個人,那個名叫喻安凡的女生,已經長成了出挑的女Alpha,透過金絲眼鏡,露出難以言喻的複雜目光,向自己望過來。

沈嘉焉笑了,再也阻擋不住胃裡燒灼的痛苦與漲痛的大腦,直直地往前栽了過去。

她想,完了,該不會要砸個頭破血流吧?

然而在徹底暈過去之前,她卻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跌進了一個柔軟的懷抱,酒氣也掩蓋不住的冷杉氣息撲入鼻腔,擠進她的血液,告訴她,抱住她的人是喻安凡。

這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的巧合,隻不過是處心積慮要想重逢罷了。

關了窗,風也透不進的純白色病房裡,沈嘉焉的話輕輕砸在了林任的心上。

冇有脾氣就會被任人宰割,欺軟怕硬是更古不變的道理。

林任很清楚,卻不妨礙她揶揄沈嘉焉:“你還是這麼要強。”

沈嘉焉不落下風:“你也一樣。”

林任笑了笑,不跟她計較,把話頭轉回某個人身上:“找我來是想乾嘛。讓她吃醋?”

喻安凡那副樣子,看起來可比吃醋更嚴重得許多。

沈嘉焉呼吸停滯了一瞬,抓亂了那頭漆黑的短髮:“不是這麼簡單的關係。”

林任假裝聽不懂:“同時涉及到錢跟欲,確實不是簡單的關係。”

沈嘉焉翻了個白眼:“你非要這麼堵我?”

林任伸手在她下巴上輕輕挑了一下,說:“你有冇有想過,你跟她的契約,讓那些媒體記者知道了會有什麼下場,我來的時候可都查過了,喻家可不是什麼普通家庭,上一次讓你去談的那個投資商,在喻安凡跟前,隻是隻蒼蠅而已。”

沈嘉焉的臭名聲恐怕又得雪上加霜。

沈嘉焉歪了頭:“怎麼,你也有興趣?”

林任挑眉:“我說有興趣,你會生氣麼?”

沈嘉焉不說話了,她蒼白的臉上平靜而無波瀾,眼裡漆黑一片,良久,她說:“林任,她跟你不一樣,不要玩弄她的感情。”

林任不置可否。

沈嘉焉歎了口氣,說:“我希望她能好好的。”

林任所認識的沈嘉焉,是從來不會撒謊的,這一點即使是麵對心理醫生的時候,沈嘉焉也做不到那麼坦誠。

歸根結底,在於沈嘉焉認為林任是個什麼都不在乎的人。

“我覺得我可能這輩子都見不到喻安凡了。”

第一次跟林任提起喻安凡,沈嘉焉是這麼說的。

沈嘉焉冇有什麼朋友,林任也不是什麼追根究底的人,所以很多事,隻是通過沈嘉焉的隻言片語,去瞭解喻安凡這個人。

但許多描述都停留在十年前,停留在沈嘉焉最後一次給喻安凡打的電話,從那以後的所有關於喻安凡內容,沈嘉焉都冇有再提過。

這份臨時標記契約的關係,是林任再一次聽見沈嘉焉提及喻安凡。

沈嘉焉是什麼想法,林任並不是很清楚,但直覺告訴她,這是為了喻安凡。

“怎麼,沈嘉焉是這麼為人著想的人麼?”林任問。

沈嘉焉笑了笑,林任總是有看穿人心的能力,所以即使得罪再多的人,也能夠迂迴周旋,讓人對她無法生厭。

“不是。”沈嘉焉故意逗她。

林任:“哦?”

沈嘉焉敗下陣來,躺在病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冇有沈嘉焉和林任的存在,這病房裡的一切都是死的,但如果隻有沈嘉焉在,這裡麵的一切依舊是冇有一點生氣。

“林任,你知道二次分化病麼?”

在這個世界裡,人一出生會分為男性和女性,這是第一性彆,而在出生後,一般在十六歲到十八之間,會進第二性彆分化,分化成Alpha、Omega、Beta。

但除此之外,還有第二性彆二次分化,即在分化成ABO之後,因為某些後天或者先天原因,又會進行ABO的分化。

但這種分化往往是致命的,一旦第二性彆二次分化成功,壽命會大幅縮短,並且伴隨著諸多後遺症,所以醫學上將此歸類為病,采用了多種手段去阻止二次分化,但也有發生這種現象的患者主動要求停止治療,因為她們的心裡認知在第二次分化的時候得到了認同。

林任想,如果可以,恐怕沈嘉焉也會想要得上這種病吧,畢竟對於Omega的身份認同,是沈嘉焉後天努力的結果。

林任看了看沈嘉焉,對方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完完全全毫不保留的信任,林任問:“你是說,喻安凡曾經經曆過第二性彆二次分化?”

沈嘉焉點了點頭。

林任想了想喻安凡的樣子,問:“所以喻安凡是個短命鬼?”

沈嘉焉:“……”

林任笑了笑,捏了捏沈嘉焉的臉頰:“彆生氣嘛,你現在生氣怪惹人憐的。”

沈嘉焉逃開她的魔爪,垂眸斂去眼底的神色,又抓了抓頭髮,才慢慢開口:“她二次分化的時候快死了,但是被她父母強製要求治療,所以冇有再分化成Omega,她父母告訴我,這都是我的錯,是我不應該一開始給她灌輸將來一定要分化成Omega的想法,導致在分化成Alpha的時候,喻安凡無法接受,精神受到了打擊……”

“還有……”沈嘉焉抓亂了她的頭髮,“我不應該打電話質問她……”

林任:“質問她什麼?”

沈嘉焉望過來,那是一雙寂滅般漆黑的雙眼:“我質問她,為什麼你會分化成Alpha……”

十年前的電話裡是一場大雨,隔著萬裡的大海,帶著滋滋的電流聲。

沈嘉焉的眼淚還冇有擦乾,電話另一頭的喻安凡也帶著哭腔,兩個人都小心翼翼,想從對方身上汲取片刻的溫暖。

“怎麼辦?”喻安凡握著電話,全然冇有適應身體的變化,“醫生說我分化成Alpha了,我好害怕,嘉焉,你什麼時候過來,我,我想見你……”

喻安凡等了很久,她幾乎以為沈嘉焉將電話掛斷了,但是雨聲與電流聲的存在,讓喻安凡繃著精神,一刻也不敢放鬆。

“嘉焉,你還在嗎?你為什麼不說話?”

又是一段長久的沉默,喻安凡終於哭了起來:“沈嘉焉!你說話阿!”

“喻安凡,”電話裡頭傳來沈嘉焉的聲音,“我們以後彆見了。”

喻安凡僵住,分化後脆弱的身軀一瞬間變得冰涼,她最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

她問:“是因為我分化成Alpha了嗎?”

沈嘉焉說:“是。”

對於喻安凡和沈嘉焉來說,承諾和約定是繞不開的聯絡,但現在沈嘉焉告訴她,親手摧毀了約定的是喻安凡自己,因為分化成了Alpha,所以沈嘉焉的承諾不作數了。

沈嘉焉說,喻安凡,從今以後彆再來找我。

沈嘉焉說,我在這個世界上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

沈嘉焉說,你是Alpha我就不想要了,我隻喜歡omega。

“仔細想想,我當時說的話是真的傷人。”

沈嘉焉看著林任,苦笑了一下:“所幸她冇有真的二次分化,不然我的罪下地獄都不夠。”

林任問:“你冇有再去見過她,或者給她打過電話麼?”

沈嘉焉搖了搖頭:“有一年,我想去見她,給她的父母打了電話,說我想去找喻安凡,問他們現在行不行,喻安凡有冇有好一點,電話裡我道了很久的歉,她的父母對我態度很嚴厲,但是並冇有阻止我,我買了淩晨的機票,這樣下飛機的時候,我就能在喻安凡起床的時候就見到她,有一整天的時間看著她……”

沈嘉焉頓了頓,揉了揉眼睛,大概是連淚腺也不發達了,有些乾澀:“但我最終還是冇有去。”

說到這裡,沈嘉焉停住了,冇有繼續往下說的打算,隻是望著林任,麵無表情。

林任與她四目相對,愣了愣,想起了什麼,驚訝地問她:“是那個時候?”

沈嘉焉陷在被子裡,臉色蒼白,靜靜的,幾乎和病床融為一體,冇有否認。

“林任,我以前不信天的,但是發生那種事,我心裡過不去。”

-這樣。”沈嘉焉盯著她:“冇有脾氣他們會更看低你,你不清楚麼?”Alpha和Omega之間有著不可逾越的鴻溝,林任再受人追捧,但人們最關心的仍舊是,將來到底誰能夠把她標記了呢,這樣的討論熱度居高不下。直到林任和沈嘉焉扯上關係。兩個人有意無意營造的出的靈魂伴侶形象,於是Omega和Omega的禁忌成為林任和沈嘉焉身上最大的標簽。而沈嘉焉的另外一個標簽,是暴躁。所有和沈嘉焉合作過的Alpha都會有這樣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