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八角星空 > 楔子

楔子

天的蟬鳴和雷雨,還有那些曾圍坐在她身邊,一同躺在操場上睡覺,一起在避難的夜晚看到的八角星空,全都撲向了她。“拍下這張照片時,也就是在八角中學災區拉奏小提琴時,您在想什麼呢?”是啊。她接過那把破爛的小提琴,站在瓦片上拉奏時,在想什麼呢?裴羽昂不記得自己是如何回答的這個問題,隻記得展廳明亮,井然有序,一切都與記憶截然不同。一切都欣欣向榮。她的心終於稍稍落回原處,卻在此刻聽見一個熟悉到刻進骨子裡、又陌生...-

“今天,是江沂大地震的十週年紀念日。十年前的今天,山河破碎,滿目瘡痍,一場地震幾乎毀滅了江沂這個城市。而如今,江沂早已迎來了屬於它的新生……”

江沂大地震紀念館的正廳,燈光明亮,安靜肅穆,記者舉著手持話筒,向鏡頭展示身後的照片牆。

印刻在正廳牆壁上的一整麵紀念照,皆是黑白,密密麻麻,都是江沂地震留給世人的記憶。

其中一角,是一張少女的照片,淺笑著的少女站在一片由廢墟瓦片組成的舞台之上,閉眼拉著小提琴,周圍坐了一圈身著校服的少年少女,儘管樓台傾塌,衣著破爛,也掩不住照片中那一刻盪漾的歡聲笑語。

“……縱使天災在前,江沂人民也從不屈服,這張傳遍全國的照片攝於十年前的八角中學,前線記者拍下了這溫馨又富有力量的一幕。”

“而照片中拉小提琴的女生,今天作為一名優秀的記者,也來到了我們的現場。”

“當年就讀八角中學高二年級的——裴羽昂女士,你好。”

耳邊記者的呼喚,伴隨著冗長的耳鳴,傳入她的耳中。

裴羽昂失神的眼從那張照片上移開,望向等待她的記者和攝像機。

已經接近十年,冇有看過這張照片了。

十年間她經曆了人生無數,多到她幾乎想不起往事。

但驀然看到這張熟悉的照片時,那個夏天的蟬鳴和雷雨,還有那些曾圍坐在她身邊,一同躺在操場上睡覺,一起在避難的夜晚看到的八角星空,全都撲向了她。

“拍下這張照片時,也就是在八角中學災區拉奏小提琴時,您在想什麼呢?”

是啊。

她接過那把破爛的小提琴,站在瓦片上拉奏時,在想什麼呢?

裴羽昂不記得自己是如何回答的這個問題,隻記得展廳明亮,井然有序,一切都與記憶截然不同。

一切都欣欣向榮。

她的心終於稍稍落回原處,卻在此刻聽見一個熟悉到刻進骨子裡、又陌生得如同初聞的名字。

“……留守於紀念館的義工……秦子鈞……等人……”

那個封存於記憶深處的少年身影,驀然被吹開沉積的沙。

那個在山搖地動中,一把將她掩在身下的少年。

那個在一片斷壁殘垣中,躺在操場上,為她比劃出一塊八角星空的少年。

那個從廢墟裡掏出一把破爛的小提琴,笑著捧給她,又坐在瓦石旁仰望著她的少年。

記憶像雨,如那年震中時暴雨般傾瀉而下。

-幫我一個忙?”“我冇有……看到她。”秦子鈞幾乎跑遍了操場,也冇有看到池懷璧的身影,他抬頭捂了一會眼睛,才忍著痛苦告訴了裴羽昂這個訊息。裴羽昂低頭沉默了許久,繼續不死心地追問,“真的,冇有看見她嗎?”秦子鈞頓了一會,才帶著鼻音低低地嗯了一聲。地震發生時的眩暈感再次襲來,裴羽昂彷彿又看到了那個徘徊在走廊上的迷茫身影,她喃喃的自言自語:“如果我早一點叫住她……”如果她自己剛剛冇有經曆那命懸一線的一幕,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