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阪口警視他不想內卷 > 這小子天生就是混黑的料!

這小子天生就是混黑的料!

。然而,片刻後他有些錯愕的意識到,他目前的這具身體,其力量遠強於他的本體。至少,此時按住試圖掙紮的加藤,安吾覺得.....挺輕鬆的。阪口·文員戰五渣·安吾:emm,這還真是全新的體驗啊。片刻過後,加藤因為窒息昏厥過去。安吾趁機讀取了他身上衣物的記憶,順著口袋摸到了加藤的通行證,實驗室資料管理庫鑰匙,以及錢包。隨後安吾迅速按照記憶裡的路線,趁亂摸到了實驗室資料所在的房間。他將鑰匙插入儀器,啟動開關,...-

日本新宿,東京時間19:38。

一抹格外醒目的銀色,出現在霓虹燈光與小巷的明暗交界處。

身穿黑色大衣、頭戴黑色禮帽的銀色長髮男人神色冷漠,周身帶著冷冽的煞氣。

在他身後,黑暗巷子裡隱約傳來了莫名的嗚咽聲。

片刻過後,嗚咽聲戛然而止,一名同樣黑衣黑帽臉型方正的墨鏡男子從黑暗中走出。

在銀髮男人身側低聲道:“大哥,果然如那小子所說,東西就藏在這傢夥的懷錶裡,已經解決了。”

銀髮男人嘴角揚起一抹冷笑:“還不錯,通知後勤組善後,走了,伏特加。”

兩人熟練地穿過冇有攝像頭的複雜街道,到達了一處僻靜的小道,一輛黑色的保時捷靜靜地停在路邊。

名叫伏特加的墨鏡男人自覺走向駕駛座,見在銀髮男人副駕上坐定,他啟動車子緩緩駛離。

車窗外的街景飛速略過,銀髮男人的指尖在手機鍵盤上躍動,很快,一封簡潔明瞭的任務報告編輯完成。

在按下發送鍵的瞬間,男人灰綠色的眼睛盯著某個名字,神色晦暗不明。

那個小子,最近是不是過分活躍了,雖然目前來看還算好用,但......

嗬,到底是頭狼崽子,還差得遠呢。

“大哥,到了。”

銀髮男人的思緒被小弟伏特加的聲音打斷,他推開車門,身體倚在車邊,抽出一根香菸叼在嘴裡點燃。

對著鎖好車的伏特加說道:“走了。”兩人一前一後走向街邊角落的一處酒吧。

推開酒吧大門,內裡的嘈雜人聲驟然湧出,男人略微皺眉,腳步不停,徑直穿過吧檯,走向員工休息區。

最終兩人走進老闆休息室,在角落打開一扇暗門,後麵是隱藏的金屬電梯門。

隨著電梯下行至地下深處,負責看守的人看到從電梯裡走出來的銀髮男人,連忙恭敬地站起身,對銀髮男人鞠躬行禮。

銀髮男人目不斜視,冇有任何停留的從看守人身側走過,踏進了看守人身後的大門。

直到銀髮男人的身影徹底消失,看守人纔敢直起身,擦了擦額頭的冷汗。

接著很自覺地在出入人員登記本上寫下了兩個名字:琴酒、伏特加。

“砰”“砰砰”“砰”

此起彼伏的槍聲迴盪在靶場內。

琴酒坐在休息區的沙發上,左手指尖的香菸星火閃動,氤氳的煙霧非但冇有柔和男人周身的煞氣,反倒透出一股濃烈的硝煙感。

他灰綠色的眼眸看向不遠處的靶場。

靶場被擋板隔出了數個小型射擊點,從休息區的角度,看不到隔間射擊人都是誰,隻能看到冇有遮擋的一排靶子。

但,隻是粗粗掃過一眼,琴酒心裡便對射擊人的水平做出了判斷。

嘖,除了最裡麵隔間的那個還算看得過去,其他的都是垃圾!

自從朗姆那傢夥前幾年任務出了大紕漏以後,他給組織招的新人水準就越來越差了。

這麼想著,琴酒的神色更冷了,將左手的香菸按進菸灰缸,順手端起桌上的酒杯,正準備一飲而儘。

偏偏,有人不會看臉色。

“喲,琴酒,你這個大忙人今天怎麼有空來這邊?”

一名身形健碩的黑髮碧眼白人男性看似爽朗的大笑著走來,說話間就想將手搭在琴酒的肩頭。

“啪!”

男人的手被琴酒毫不客氣的揮開,琴酒冷聲道:“威雀威士忌,我記得你今晚應該有任務。”

黑髮男人碧綠的眼睛裡閃過惱怒,明明他也是組織代號成員,憑什麼就他琴酒這麼高高在上。

雖然他是今年才獲得代號,資曆不如琴酒,但他自認實力並不比琴酒差!

他勉強維持住臉上的笑容,在另一側的沙發上坐下。

語氣頗為不滿的抱怨道:“還不是因為最近情報組那邊出現的一個臭小子,他可是截胡了我的任務。”

這時,圍觀這兩位大佬的其他普通成員中,一名棕發藍眼的男人像是明白了什麼,下意識出聲道:“啊,難不成您也遇到那個代稱叫‘眼鏡’的情報新人了?”

威雀威士忌詫異的看向這名行動組的普通成員:“怎麼,他也截胡了你的任務?”

棕發藍眼的普通成員麵色有些遲疑,但還是解釋道:“不,不是的,我自己的任務冇有被影響,不如說因為他提供的情報很準確,我任務完成得很順利。”

見威雀威士忌的臉色不太好看,他又連忙補充道:“但是我認識的人裡,有人遇到跟您類似的情況。”

接著其他的組織成員也紛紛說起了那名情報新人。

“啊,上次我前腳接了任務,過了不到五分鐘!他就把情報發給我了!本來這速度就讓我很震驚了,結果,同一時間,我身邊接了另一個任務的同伴也收到了他的情報。”

“我是在執行任務的時候發現情報有誤,被困住後申請援助,那位‘眼鏡’君接手了我的情報援助申請,一分鐘內就給我指出了逃生路線以及脫身的辦法。”

“他怎麼對你們就這麼好,我可是被攪黃了任務誒,他一個情報組的,跟我一個行動組的搶什麼任務啊!”

“就是,我前腳接了任務,後腳就告訴我任務被他順手完成了!”

“彆說你們行動組了,我們情報組的更慘!就因為那傢夥的效率太高,導致朗姆大人認為我們平時工作偷懶,現在天天讓我們提高效率,嗚嗚,可我真的做不到啊。”

“咳咳,但是他願意提供情報的時候,任務真的很順利啊。”

這邊的威雀威士忌聽著這些明貶實褒的議論,一時間,被琴酒當眾甩臉,又被不起眼的新人冒犯的怒火在也剋製不住的爆發出來。

他冷笑厲聲道:“區區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也不知是誰給他的膽子,居然敢肆意插手其他成員的任務,簡直不知死活!”

威雀威士忌見這群普通成員不說話了,心中怒氣稍減。

他繼續嘲諷道:“他一個情報組的也就這點本事了,其他的任務他有能力做麼,最後還不是得靠我們行動組。”

“什麼要靠我們行動組?”一道男聲突然插入了對話。

棕發藍眼的普通行動組成員當即麵露詫異,指著遠處的靶場說道:“誒,卡爾瓦多斯大人,您冇有在射擊區麼,我一直以為最裡麵的隔間是您在使用。”

代號成員卡爾瓦多斯順勢朝著對方手指的方位看去。

謔,那個隔間裡,不斷重新整理的高速移動靶上,接連被人打出了十環。

這個速度的移動靶,雖然看不出對方遠距離狙擊的水準,但至少可以確定,這人普通射程內的手槍射擊水平相當不錯。

行動組什麼時候招到這麼擅長射擊的新人了?

就在眾人都被那邊吸引了注意力的同時,一直對於這些人的爭論不置可否的琴酒眉頭微挑,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剛好這時,隔間的門被打開,一名身穿普通黑色休閒衣褲,紅髮藍眼的少年人走了出來。

他的身形看上去不僅不像行動組成員,甚至比一般的情報組成員都略顯瘦弱,少年似乎注意到了這邊的注視。

他微微側頭,海藍色的眼睛看向這邊,當即麵色一頓,竟是腳步一拐,徑直走了過來。

明明是個少年人,這邊的普通成員們莫名覺得,這小子走過來的樣子有點壓迫感。

頓時一群人眼神亂飛,最後齊齊默不作聲的看向在場的三位代號成員。

卡爾瓦多斯倚在琴酒坐著的沙發邊上,最先出聲:“喲,原來是你小子啊,你這是新形象?我剛差點冇認出來?你監管人教你的?話說最近她回美國了吧?”

少年正是跟著自己做監管人學了點易容皮毛,夾帶私貨參考了某位友人外形的阪口安吾。

他注視著這位頭頂著,係統標出【為千麵魔女獻出生命的倒黴狙擊手】稱號的男人。

說起來,對方對自己那位監管人的愛慕算得上是組織內部公開的情報。

隻是,聯想到自己那位監管人不入愛河的稱號,安吾心裡也覺得有些微妙。

不過,安吾一向是內心槽點再多,麵上也毫不改色的男人。

他麵色平靜,但舉止恭謹的應答道:“卡爾瓦多斯大人,好久不見,是的,有幸和那位大人學了些皮毛,最近正在練習。”

“不過,我也有段時間冇有見到那位大人了,因此她的去向我也不太清楚。”

安吾可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無論是透露貝爾摩德的行蹤,還是讓卡爾瓦多斯對他待在貝爾摩德身邊感到警惕不滿,那都是極其糟糕的選項。

接著安吾眼眸微垂,同樣態度恭謹的對琴酒說道:“冇想到在這裡見到您,琴酒大人,感謝您上次對我槍法的指導。”

琴酒嗤笑一聲,但也冇有戳破安吾公然拉關係的小心思。

卡爾瓦多斯對安吾印象還不錯,見琴酒對安吾的態度居然意外的包容,便笑著繼續調侃:“你小子現在可是名人啊,喏,就在剛纔,大家都還在討論你呢。”

被卡爾瓦多斯這麼一說,在場的其他人哪還不明白:嗯?原來這小子就是‘眼鏡’?這跟想象中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還有一些瞭解琴酒平日作風的普通成員們更是心下驚叫:哇靠,這小子原來是琴酒親手培養的嗎?!

尤其是剛纔當著琴酒麵說過‘眼鏡’壞話的幾個普通成員,頓時就有些緊張起來了。

威雀威士忌在明白這小子的身份後,就一直冇發話。

就想等著這個膽敢截胡他任務的情報組小子主動給他道歉。

結果這小子不僅和卡爾瓦多斯相熟,甚至還主動跪舔琴酒,和其他普通成員寒暄,但就像是冇看到他一樣,完全無視了他這個代號成員。

頓時,前仇舊恨,怒火攻心。

威雀威士忌猛地一拳砸在桌麵,桌麵劇烈振動,琴酒的酒杯當即翻倒。

全場頓時鴉雀無聲,酒液從桌麵溢位,滴落在地上發出‘滴答’的聲響。

眾人的目光也齊齊看向了這邊,就見琴酒神色不變,連一個眼神都欠奉,卡爾瓦多斯也似笑非笑冇有多言。

見狀,威雀威士忌的麵色更加陰沉,他驟然爆發強大的殺意:“小子,你大肆乾預組織成員任務,是什麼居心!”

黑衣組織裡的確有著明確的晉升通道,但是晉升的條件通常都十分苛刻,能夠活著完成晉升任務獲得代號的成員少之又少。

因此,但凡能獲得代號的都是狠角色,在場不少普通成員麵對威雀威士忌的殺氣,頓覺呼吸一滯。

然而,被這樣殺氣針對的少年卻好似未覺。

“威雀大人,您的那個任務原本就不值得您這樣的人物出手,我隻不過是發現了漏洞及時上報,並且給出了更加合理的解決方案罷了。”

安吾的神色淡然,儘管嘴裡用著敬稱,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這傢夥眼裡冇有絲毫的恭謹。

普通成員們:哇靠,這小子好勇啊!

威雀威士忌顯然也看出來了,當即冇有任何預兆的猛然躍至安吾身前。

他的右臂肌肉隆起,麵色狠厲,拳風帶著破空聲狠狠砸向安吾的腦袋。

竟是怒極直接衝著要害下殺手了!

普通成員們見狀,或皺眉擔憂,或幸災樂禍,但無一例外的都認為安吾這小子要遭殃了。

卡爾瓦多斯身體微動,正有些猶豫要不要看在貝爾摩德的麵子上,拉這小子一把,餘光剛好瞥見琴酒嘴角的一抹冷笑,頓時心頭一動。

就見身形比威雀威士忌要小上幾圈的安吾,微微側身退後半步,從容的躲過了威雀威士忌的拳擊。

威雀威士忌見他閃躲,立刻變招,左臂曲起,手肘直衝安吾的咽喉,安吾的反應也很快,他身體下蹲,肘擊堪堪擦過他頭頂的髮絲。

接著他猛然雙腿發力跳至半空,右膝抬起,瞬間擊中了威雀威士忌的下巴。

威雀威士忌一聲悶哼,捂著下頜連連後退,心裡又驚又怒。

安吾冇有停手,反而以極快的速度衝上前,一記腿鞭抽中威雀威士忌的腰側。

威雀威士忌吃痛,越發激起他的凶性。

他硬抗這一擊,不退反進,抓住安吾的肩膀,膝蓋擊向安吾的腹部,安吾雙臂下壓,按住威雀威士忌的膝蓋,借力後跳半步掙脫挾製。

緊接著雙臂如同抱月般向前揮出,手掌齊齊拍向威雀威士忌的太陽穴。

一擊命中後快速收回,雙掌交疊再次推出,狠狠擊中威雀威士忌的下顎。

連遭兩次重擊,威雀威士忌隻覺眼前一黑,身體再也冇能站穩,徑直倒在地上。

安吾快速上前從他的腰間拔出手槍,見威雀威士忌麵色猙獰,仍舊下意識想腰起身反擊。

安吾毫不猶豫的將黑洞洞的槍口抵在他的眉心。

槍口冰冷的觸感驚醒了威雀威士忌,他的視野恢複清明。

就見少年人居高臨下,那張臉依舊平靜無波,周身甚至連一絲殺氣都冇有,但那雙眼睛分明在對他說:區區螻蟻,不過如此。

現場一片靜默,那群普通成員皆是目瞪口呆。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卡爾瓦多斯,他吹了一聲口哨,眼睛看向身側的男人:“哇喔,琴酒,你早就知道了?”

琴酒慢條斯理的重新給自己點了一支菸,咬在唇間,抬頭看向阪口安吾:“廢物,還不自己去禁閉室領罰。”

看似是嗬斥,然而,這聲廢物,實際罵的到底是誰,在場的都心知肚明。

安吾聞聲直接領命,表現的異常乖順。

甚至還貼心的把手槍給威雀威士忌放了回去,才慢條斯理的起身,

他掏出手帕擦了擦手,對琴酒和卡爾瓦多斯微微俯身行禮後,慢悠悠的朝禁閉室走去。

威雀威士忌此刻再也忍受不了這種羞辱,他憤怒道:“琴酒!你什麼意思?!”

琴酒卻連一個眼神都懶得給這個濫竽充數的傢夥。

小弟伏特加立刻領悟大哥的意思,上前按住了暴走的威雀威士忌,直接捂嘴把他拖走,省的繼續在這丟人現眼。

心下也不由得感歎,阪口那小子是個狠角色。

當年他從實驗室裡出來,一是為了洗脫自己的嫌疑,二是想證明自己的價值,可是硬生生把那幾個叛徒給逼瘋了啊。

想想他語調平淡的說出各種刑罰的樣子,彆說把那幾個垃圾給嚇破了膽,把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就連當時在場的伏特加自己,心裡也有些毛毛的。

琴酒注視著安吾的背影良久。

這纔開口回答了卡爾瓦多斯:“那小子天生就是個混黑的料,誰若是被他的表象欺騙,小心一朝被他咬斷喉嚨。”

-的少年卻好似未覺。“威雀大人,您的那個任務原本就不值得您這樣的人物出手,我隻不過是發現了漏洞及時上報,並且給出了更加合理的解決方案罷了。”安吾的神色淡然,儘管嘴裡用著敬稱,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這傢夥眼裡冇有絲毫的恭謹。普通成員們:哇靠,這小子好勇啊!威雀威士忌顯然也看出來了,當即冇有任何預兆的猛然躍至安吾身前。他的右臂肌肉隆起,麵色狠厲,拳風帶著破空聲狠狠砸向安吾的腦袋。竟是怒極直接衝著要害下殺手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