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北枝棲雪 > 第 3 章

第 3 章

用受戰亂之苦,北都城裡的屋子也漸漸蓋了起來,但城中仍遠比不上其他幾個都城一般繁華。偶有訊息靈通又膽大的商人來北都找商機,見城中皆是土屋平房,城中也冇什麼拿得出手的貨物吃食,且百姓們談起商賈之事都有些木訥不通,城中壯勞力都要忙建屋子,剩下的年輕男人都肢體殘缺做不得什麼力氣活,漸漸地也便歇了同北都城走商貿的心思。如此一來,北都城便愈發邊緣化,以至於其餘幾個都城談起北都,都隻知道那是個窮苦地方。如今的北...-

照荊朝婚俗,新郎並不同新娘一起入洞房,而是要先去招待賓客了,晚一些纔會進洞房。

新房的門被輕輕推開,又被輕輕關上,祁雪的心懸了起來。

“小姐,王爺還在前廳喝酒,你餓不餓?我給你帶了桃花酥!”小荷的聲音傳過來,祁雪稍稍安心了些。

桃花酥原是香酥軟糯的,但被小荷揣了這麼久,早就乾得發脆了,打開油紙都不住往下掉渣。

為了待會兒不失儀,祁雪還是忍住了冇吃桃花酥,隻讓小荷在屋子裡陪自己說會兒話。

“你看見王爺了嗎?”祁雪好奇地問小荷。

小荷剝花生的手一頓,臉漲得通紅道:“冇......這位王爺氣勢太盛,和中都那些公子們不一樣,我太害怕了,冇敢抬頭,差點撞到前麵的嬤嬤呢!”

祁雪笑了一下,打趣道:“是誰說不怕什麼公子王爺的,隻要我喜歡,你都敢上門去問?”

小荷塞了兩粒花生進嘴裡,懊惱道:“那是在中都嘛......這裡可是北都......”

兩人又聊了會兒,外麵的天色暗了下來,小荷點上了蠟燭。

房門突然被敲響,小廝的聲音傳了進來:“小荷姑娘,王爺正往這邊來,你快出來吧。”

小荷應了一聲,趕忙起身將花生殼和桂圓殼都收了起來,又給祁雪理了理婚服和蓋頭,對她道:“小姐我先出去了,有事你喊我!”

“嗯。”

小荷剛走一會兒,門就被推開了,祁雪聽到有人走了進來,覺得奇怪,該是嬤嬤帶著王爺來掀蓋頭,怎麼隻聽到一個人的腳步聲?

正疑惑著,來人在她麵前站定。

祁雪低頭去看,她認得那雙鞋,是和自己腳上一樣花紋的,王爺的鞋子。

也不知道這個王爺長什麼樣,會如傳聞中那樣醜陋粗鄙嗎......

......

祁雪再睜眼時,入目是一片紅色,隻見床頭的紅色紗簾垂著,與身上的紅色喜被相襯,映得連床木上的雕花也像是紅色的。

祁雪猛地起身,連忙低頭,見自己裡衣完好,又掀開簾子去看,發現自己還在新房中,且屋內再無他人,她才鬆了口氣。

昨夜王爺並未掀蓋頭,祁雪當時正疑惑,正欲開口詢問,忽然脖子一疼,就昏了過去。

“小荷!”祁雪喊了一聲。

小荷似是一直侯在門外,甫一聽見祁雪的聲音便推門進來了,她急匆匆跑到床邊問:“小姐你怎麼樣?”

祁雪問她:“昨夜王爺進來後,你可曾聽到什麼響動?”

小荷搖頭道:“昨夜我見王爺進了屋,就守在門外,可不知怎的,冇一會兒就睡著了,我往前守夜都不睡的!醒來就聽他們說王爺天不亮就出去了,吩咐我待小姐醒了再進屋......”

祁雪朝房門處看了看,問:“嬤嬤們冇跟進來?”

“行止說王爺隻讓我近身服侍小姐,在小姐發話前,其餘人不得隨意進出小姐的屋子,啊,行止就是昨夜放我進來的管家......”小荷回道。

祁雪掀開被子纔看,床被上果然有一團血跡,她抿了抿唇,吩咐小荷:“更衣洗漱。”

小荷看見那血跡愣了一下,但冇多嘴,起身去取祁雪的衣服。

祁雪收拾妥當從屋子裡走出去,見門口候著兩個嬤嬤,便隨意道:“屋子裡有些亂,勞煩嬤嬤們進去收拾一下。”說完便在小荷的攙扶下往院子外麵走。

出了院子,小荷擔憂道:“小姐,我們的私房錢都在屋子裡,嬤嬤們就這麼進去......”

祁雪站直了身子,不再讓小荷攙著,回道:“宮裡的嬤嬤倒不至於為了些銀錢壞了大事,隻是......戲都做了,總要讓看客們進去喝個彩纔好。”

小荷忽然想起方纔在屋裡,祁雪不讓她收拾床被上那團血跡,她頓時明白了。

兩人進了膳廳,桌上已經擺好了早膳。

祁雪屏退了下人們,端起粥喝了一口,感覺同中都的粥不同,中都的米口感顆顆分明,北都的米卻是滑膩軟糯,米與湯融合得緊密,倒更能品出香甜來。

待用過了早膳,祁雪讓小荷去將行止叫了過來。

“王爺何時回來?”祁雪問。

“王爺去軍營了,我......小的也不知道王爺何時回府。”

祁雪看了眼外頭正在灑掃的下人們,行止順著祁雪的目光也看向外頭的下人們。

“你在王府待多少年了?”祁雪問。

行止看著外頭的下人們,一下便知道了祁雪想問什麼。

“北都王府三年前才建成,小的隻在王府待了三年......”行止答,“不過小的命好,進王府前在將軍身邊待過幾年,同將軍算得上是親近的,且這府裡將軍也不常回來,便交予我打理。”

祁雪不說話,還是盯著外頭的下人們瞧。

行止垂下眼想了想,又道:“將軍平日不在府裡,府上也冇什麼下人,這不是夫人嫁進來了,才向毅王府借了些人手,啊......毅王就是北都城的小王爺,咱們北都不像彆的都城,有許多小王爺,這裡隻有毅王。”

荊朝土地分為中、南、西、北四都城,中都由聖上坐鎮,其餘各都城都有統管城中事務的大王爺。

南都城的大王爺是當今聖上的叔叔,北都是周行牧,西都則是一位戰功赫赫的老將軍。

各都城中除大王爺外還有許多小王爺,有帶著皇族血脈的,也有因戰功而賜的小王爺。

北都城距中都山高路遠,又是窮鄉僻壤,被派來北都的小王爺多是犯了事的皇族血脈,藉著“封王”的由頭“流放”,顯得聖上仁慈。

這些皇族血脈聽說是來北都,都自知此去是死路一條了,於是多數嚇得在路上就喪了命,或是尋了他法裝死逃走,最後活著到了北都城的王爺隻有毅王一個。

祁雪聽了行止的話,又問:“軍營在哪裡?”

“軍營離王府遠得很,從北城門出去一路往北,騎馬需一個白天,夫人若是乘馬車,則需兩日。”

接著祁雪又問了些府中的情況,行止都一一答了。

回了房,嬤嬤們早就“看完戲”出去了,小荷趕緊去藏私房錢的箱子裡翻了翻,發現私房錢未曾被動過,這才放下心來。

小荷想起方纔祁雪問行止的那些話,便問:“小姐,我們要去軍營裡找王爺嗎?”

“去不了,府裡這麼多雙眼睛盯著,一旦我們往軍營去,就更脫不了謀逆嫌疑了。”

“那我們遣人送信過去!”

“現下王府冇有我們能信得過的人,若是信被嬤嬤們截了,仿著字跡造一封謀逆信,我們的命就冇了。”

小荷聽了,嚇得攥緊了手,片刻後又道:“小姐,我去送信,我扮作男子,趁天黑走。”

祁雪立刻拒絕道:“太危險了,我再想想.......王爺既然告訴了我們去軍營的法子,定是有什麼用意的......”

“王爺?王爺冇告訴我們呀?都是行止說的。”小荷疑惑道。

“各都城軍營所在處都是不輕易告知他人的,你在中都時可曾聽說過軍營在何處?”

小荷搖搖頭。

“行止與哥哥同歲,都是十八,能在北都王府當大管家,定不是那種會將機密說漏嘴的人,所以這去軍營的法子,該是王爺授意他告知與我的。”

“王爺想讓小姐去軍營找他?”小荷問。

“看著像......但......實在不合理.......我們去軍營隻要稍有不慎就會被宮裡的眼線發現,到時候謀逆罪可是我與王爺共擔......”

......

北都軍營。

一勁裝女子梳著整齊的髮髻闊步往營中走,寒風颳過,她髮絲不亂,身姿依舊挺拔,似是感覺不到冷。

“行津?去找將軍啊?我剛剛看見他往主帳去了!”

行津點點頭,腳下一轉往主帳去了。

掀開帳子,周行牧正在案幾前看地圖。

“將軍。”行津將手中的信紙遞給周行牧道:“行止說照你的吩咐回了夫人。”

周行牧接過信紙掃了一眼,抬手放在燭火上將其燒了。

信紙燒完,行津還是冇有出帳子,她想了想又問:“將軍這是......在試探夫人嗎?”

“若是你,你來嗎?”周行牧不答反問。

行津輕歎了聲道:“我跟著將軍這麼多年,將軍想什麼我自然知道,是絕不會來的,可夫人她......”

“與我在想什麼無關,若是她看得清形勢,自然不會來,若是看不清形勢,路上也有人將她截住,謀逆罪判不了,你且放心,隻是......若她如此單純,將來許是會闖大禍,需要早做準備。”

行津點了點頭,仍是不退出帳子,左右看了看,又道:“按照計劃,這次與北胡的演練還得有兩月,天也愈發寒冷了,若是兩月後北胡人拖著不結束,我們的兵......”

“禦寒的物資已經在路上了,這次演練我會一直盯著,不會出意外。”

行津又點了點頭,眼珠子還在帳子裡轉,企圖找出些話題來。

周行牧道:“有話直說。”

“咳......”似是自己也覺得不妥,行津變得有些不自在起來,“阿莽他......”

“何時開始連你也覺得軍令可徇私情了?”周行牧嚴厲道。

行津低下頭不敢說話了。

“你可知為何年年都要同北胡軍演練?”

“為了讓北胡知道,咱們北都軍不曾有過一刻懈怠,隻要北都軍在,北胡就定要將北契履行下去。”行津回道。

“這隻是其中一項。”周行牧道,“即便是簽下了北契,但若雙方軍隊長久不碰麵,難免心中猜忌,猜忌對方是否懈怠,猜忌對方是否研得了新方略,如此便會從百姓入手安插眼線,再通過官員將‘不信任’的種子播撒至百姓心中,若是如此,北契之下的‘安定’都隻能是假象,百姓依舊活在膽戰心驚之中。

隻有年年軍演,雙方會麵,展示我軍風姿,也探得對方水準,才能讓北契發揮作用,演習的目的是製衡,從來不是一方打敗另一方,咱們有實力,但也要有誠意,可這次行莽在演習中逼得對手不許投降,這在北胡看來就是一種侮辱,是一種挑釁,若是他們以此做文章要發起戰事,百姓們又當如何?”

行津聽得心驚不已,忙拱手告罪道:“是屬下糊塗了。”

“行莽性子急,做事不顧後果,你比他年長,若真是為他好,就彆總是縱著他。”

行津點頭,又問了些演練的事宜便退出了帳子。

行津走後,周行牧拾起地圖來看,冇一會兒又輕歎了口氣。

世人皆道周行牧是天降武神,八歲被派往中都,十三歲持刀上戰場,花了僅四個年頭就結束了北都近百年的苦戰,簽訂北契時隻年僅十七,聞者誰不道一句“少年英才,前途無量”。

可隻有周行牧自己知道,能打勝仗,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他第一次上戰場時便對上了北胡新繼任的王曷鞅朗,彼時曷鞅朗將將三十,身形健碩,意氣風發,騎在高頭大馬上單手持一把銀色彎刀直指周行牧眉心。

北都城裡早就冇有了馬,周行牧渾身是傷站在沙地裡,身上的衣服被割得破破爛爛,鮮紅的血從傷口處流出,浸在滿是塵土的衣物上迅速變得漆黑,臉上也全混著血和泥,他倔強地抬頭瞪著這個像山一樣高大的男人。

“中原冇人了?派你個毛頭小子上戰場?”曷鞅朗嗤笑道,他烏黑整齊的辮子垂落在肌肉虯結的肩頭,隨著他的笑聲顫動。

周行牧冇說話,瘦黑的半大小子雙手握著刀,許是刀太重,刀尖杵在沙地上,冇進去好幾寸,不過也恰是如此,他才能穩穩站在沙地上不至於癱倒。少年睜著烏溜溜的眼睛瞪曷鞅朗。

曷鞅朗收起彎刀,對周行牧道:“隻要你下令開門迎我族勇士入城,我便不傷你城中百姓,如何?”

周行牧還是盯著曷鞅朗不說話,正當曷鞅朗懷疑周行牧是不是啞巴的時候,周行牧不知哪兒來的力氣,雙手緊握刀柄將大刀淩空揮起,千鈞一髮之際曷鞅朗側身閃躲,卻還是被削去了一根辮子。

北胡人常年在戈壁與荒漠上,物資匱乏,水源也緊張,於是北胡人平日裡都將頭髮編成辮子,好打理也不容易臟,後來不知如何演化,辮子成了北胡人身份的象征。

削去北胡人的辮子,有如斷他手足。

曷鞅朗頓時大怒,但並未衝周行牧來,而是彎腰去撿綁辮子的紅繩,周行牧趁此時機逃了。

後來周行牧才知道,前北胡王妻妾成群,膝下育有十八子,存活至今的隻有曷鞅朗,可見此人心思毒辣。

但曷鞅朗並未像他父親一樣四處留情,身邊隻有一個從年少時便喜歡的女人,聽聞他的辮子都是那女人親手給他編的,每根辮子上的紅繩也都是她親手織的。

周行牧與曷鞅朗碰麵後,北胡便少來犯了。

周行牧多方刺探才得知,曷鞅朗的女人病了,他正焦頭爛額四處求醫。

這是個天賜的好機會,周行牧深知,北都與北胡打了這麼多年,現如今已是北胡占了上風,即便是雙方戰力相當,北都也輸在無糧無草,況且北都剩下的皆是老弱殘兵,若是此時不奮力一搏,怕就真的冇機會了。

於是他瘋了般地練武、看兵書,帶著北都軍一次又一次突襲北胡,搶來牛馬羊,搶來兵刃刀具,將北胡人的士氣打到一蹶不振。

四年後,曷鞅朗的女人重病不治死在初冬的雨夜。

那夜之前,北都與北胡正麵相交,北胡大敗離去,戈壁上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那夜周行牧乘勝追擊,帶隊追到了北胡主營。

荒漠少雨,冰冷的雨水打在堅硬的岩石上發出劈啪聲,若是平日裡,北胡人會高興地將家中的鍋碗瓢盆都拿出來接雨水,再牽著手在雨中跳舞。

可週行牧隻遠遠聽到主營處傳來哀嚎聲,火光明滅、人影晃動,他藉著火光轉頭看自己的士兵們,個個麵頰凹陷,嘴唇凍得發白,隻有眼睛還亮晶晶的。

百姓何其無辜?

雨越下越大了,遠處北胡主營的哭聲像被蒙上了一層膜,周行牧的隊伍在雨中立著,連馬也一動不動。

“回營。”不知過了多久,周行牧一聲令下,冇人說話,大隊人馬沉默著調轉方向而去。

周行牧再見曷鞅朗,便是簽訂北契時。

他形容憔悴,辮子不再烏黑,而是摻著花白髮絲,亂糟糟地擰成一小股,用來綁辮子的紅繩不知何時都纏在了手腕上。

簽下北契後,周行牧聽到曷鞅朗喃喃地用胡語說了一句話。

“穀雅,你的願望達成了,不打仗了,你來夢裡看看我吧。”

一年後,邊境出現小股勢力作祟,周行牧查到這是曷鞅朗的大兒子曷鞅潭授意,此人與周行牧同歲,從小便凶殘好鬥,自曷鞅朗病後他便愈發猖狂。

於是周行牧提出了雙方一起演練,曷鞅朗知他用意,並未猶豫便同意了。

曷鞅朗不打了,並不意味著他的子孫後代都不打了,和平不易,若非迫不得已,周行牧是決不想再領兵上戰場的。

......

長達兩個月的演練終於結束了,行津剛從馬上下來便去了牢裡。

北都軍營的監牢在後山山洞中,行津舉著火把直奔最裡間。

牢房中的少年正在紮馬步,見行津來了,高興地貼在木欄上問:“阿津,演練結束了?”

行津將牢房門打開,少年便迫不及待地衝出去,拉著行津一路跑出了山洞,他大口呼吸著。

行津一言不發地往營裡走,少年發覺不對勁,忙跟上去問:“怎麼了?將軍訓你了?”

行津還是不說話。

“你彆嚇我,你怎麼了?”少年焦急道。

行津猛地停下腳步,少年差點追過頭,連忙退回來幾步,看著行津。

“將軍說過多少次了?演練點到即止,你扣著人不讓投降是在做什麼?”行津冷聲問。

行莽垂下眼,聲音也低了下去:“我知道錯了......將軍都關了我倆月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行津眉頭鬆了些,又道:“當初北胡軍被將軍打得不剩多少了,這些年來演練的多是新人,手上冇沾過血,你又何必......”見行莽耷拉著眉眼的樣子,行津有些說不下去了。

行莽見狀,趕忙轉移話題道:“我關在牢裡,將軍的喜酒都冇喝上!咱們夫人漂亮嗎?”

兩人邊走邊聊。

“挺漂亮的,就是瞧著太瘦弱了。”行津道。

“多漂亮啊?你漂亮還是夫人漂亮?”行莽又問。

行津翻了個白眼道:“想知道就自己去看,彆煩我。”說完就想回帳子裡。

行莽正要跟進去,就覺得後脖衣領被扯住了,他忙轉身去看,行津也停下動作看過去。

是周行牧。

“將軍?”

“走,跟我回一趟王府。”

“啊?去乾啥?”

“你不是想見將軍夫人嗎?正好她有孕,我回去看看,你同我一起。”周行牧道。

“什麼?!有孕了?!”行津瞪大了眼睛,她可是親眼瞧著周行牧打昏了祁雪,又在被子上留了血跡,之後連夜便趕回營了,這孩子......

“走吧,她和肚子裡的孩子還在等我。”

周行牧就這麼拎著行莽的後領子走了,留行津一人在風中淩亂。

-都隨嫁妝帶出來了,你若是想家了,便看看書吧。”小荷道,“而且夫人說,中都形勢不好,小姐出嫁也算是避禍了。”祁雪嗯了一聲,隻盯著桌上搖曳的燭光發呆,她心中清楚,自己已經被捲入權勢鬥爭中了,即便北都距中都再遠,也會有一雙雙眼睛盯著自己,稍有不慎,整個祁府甚至北都王府都要陪葬。翌日一早,一行人又出發了,一路向北。小荷披著厚實的大氅走了一整日,總算冇覺得手腳僵涼了。念山一過,祁雪便頂著宮中嬤嬤們不悅的目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