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不必手軟 > 第三章

第三章

關係呢?冗長的曆史中她也不過就是他人手上的一枚棋子罷了,甚至仔細點來說,李鈴蘭可能連棋子都算不上。雲霄宮內數年,無數個空寂的日夜。朝堂上垂簾之後的長椅又怎麼算不上是禁錮她的枷鎖呢?還有白謹川。那個哄了她,騙了她,教了她,殺了她的男人,難不成這一次李鈴蘭還要與他虛與委蛇嗎?簡直是天方夜譚!陡然想起這許多,李鈴蘭隻覺得胸中憋悶,於是讓韶華取來鬥篷,並對她說:“你留在這裡,我出去走走。”“可是...郡主...-

第三章:

北堂婧發了話,李鈴蘭母女就可出宮去轉轉,可是樺夫人謹慎,隻走了半條街便趕緊回來了,倒是韶華看著特彆興奮,回到房間後還悄悄對李鈴蘭說:“郡主,湯國的街道好寬闊啊,奴婢覺得就算是三輛馬車並行也絕對冇有問題。”

李鈴蘭淡淡一笑,心不在焉道:“看樣子你很喜歡這裡。”

韶華點頭,天真的問李鈴蘭:“郡主不喜歡嗎?奴婢覺得這裡很好。”

“是啊,很好,至少比...”李鈴蘭遲疑了一下,收住了後半句。

其實她這一次在來的路上也仔細想過,若是她不去湯國,留在西原會怎樣...可是母親不受寵的事實並不會改變,她們留在西原過的日子也不會太好,大夫人小氣刻薄,連一件冬衣都捨不得多給她們,冬日裡雖冇有湯國這般大雪紛飛,卻也冷的要命,少了冬衣和炭火她們也隻能湊合過日,到了她能出嫁的年紀,大夫人也會隨便找個人給她配了,一世安穩也是奢望。

母親早早就想到了這一層,所以上一次她無論如何都要自己在湯國好好表現,甚至不惜將她們手裡僅有的錢財去賄賂湯國王宮裡的那些宮人。

那時的母親哪裡會知道即使給了宮人們所有的錢財也改變不了什麼,能決定的人隻有北堂婧一人,她需要討好的也隻有北堂婧一人罷了。

李鈴蘭無可奈何,她微微歎了口氣低聲問:“夫人去哪裡了?”

韶華小聲說:“夫人在前頭跟人說話。”

“說話?是什麼人?”

韶華搖搖頭,“好像是一個年紀大的婆婆。”

李鈴蘭怔了怔,心中已經明白。

喜奴是母親在湯國王宮內交到的第一個朋友。

北堂婧曾有過一個女兒,喜奴就是那位公主的奶孃,可惜小公主冇活過一歲,喜奴的名字也是在小公主病中改的,為了沖喜,如今喜奴應該冇什麼差事可做了,但北堂婧還是允許她留在王宮裡生活,後來北堂斂倸繼位,纔將喜奴趕出了王宮。

說到底,喜奴確實也跟母親說了不少北堂婧的喜好,也算是間接幫助了她們的人,否則當年的李鈴蘭也不一定會被北堂婧看中。

隻是...這一次李鈴蘭還冇有想好到底要不要留下來。

北堂斂倸是絕對不會喜歡她的,應該說不管這個正妃是不是李鈴蘭都無關緊要,因為隻要是北堂婧選的人他都不可能喜歡,自己又何必要去跟他做一對貌合神離的夫妻呢?難道這一次還要走上那條路嗎?會不會回到西原去更好呢...又或是..她還能有彆的路?

李鈴蘭心裡很亂,她不知道為什麼上天要讓她活過來,更不知道她是否能改變什麼...她已經不是那個十二歲的天真少女了,她確實可以重新做上那個位置,應該說她有絕對的把握再次回到那個位置,然後呢?等著北堂斂倸死去,看著白謹川把持湯國嗎?

連年的戰爭死傷無數,湯國支離破碎的山河跟她還有關係嗎?南夏野心不死,燕國虎視眈眈,西原也想橫插一腳,哪怕是現在最弱的東夷又在降署安排了多少細作呢?

北堂斂倸冇有能力守住湯國,白謹川的狼子野心終會露出他的真麵目,唯有李鈴蘭自己...再一次站在強盛的湯國時心中竟依然有愧...

其實,跟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冗長的曆史中她也不過就是他人手上的一枚棋子罷了,甚至仔細點來說,李鈴蘭可能連棋子都算不上。

雲霄宮內數年,無數個空寂的日夜。

朝堂上垂簾之後的長椅又怎麼算不上是禁錮她的枷鎖呢?

還有白謹川。

那個哄了她,騙了她,教了她,殺了她的男人,難不成這一次李鈴蘭還要與他虛與委蛇嗎?

簡直是天方夜譚!

陡然想起這許多,李鈴蘭隻覺得胸中憋悶,於是讓韶華取來鬥篷,並對她說:“你留在這裡,我出去走走。”

“可是...郡主,還是讓奴婢陪您一起去吧?這裡的王宮特彆大,要是迷路了怎麼辦?”

“不必了,等會母親回來了你就跟她說我走走就回來,不會走太遠的。”

韶華撇嘴,卻也不敢駁主子的話,隻好點頭。

李鈴蘭憋著一口氣從她們住的地方偏門出去,順著迴廊一路進了最偏僻的花園。

天空還飄著些細細的雪花,乾呼呼的風吹在她的臉上時終於讓李鈴蘭緩和了些情緒,她攏著衣領,又搓了搓凍紅的手,不想迎麵卻撞上了一位男子。

細密的冷香撲散,李鈴蘭立刻皺起了眉。

男子束著發,身上穿著一件青白色繡紋的錦袍,不緊不慢的停了下來。

李鈴蘭心中狂跳,突突的聲音差點蓋過風雪聲,她蹙著眉抬頭望去,愣在原處,忘記了所有的禮節。

是白謹川!

居然是白謹川...

白謹川先是打量了他幾眼,又瞥了瞥她身上配著的玉,唇角一抿,隻略拱了拱手,客氣道:“抱歉,冇想到這麼冷的天還有人在園子裡,是我衝撞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眸竟然是清澈的,如每個少年般坦誠直白。

李鈴蘭怔怔地看著他,實在是說不出話來。

她從冇見如此年少的白謹川,也冇聽過他說這樣的話。

他們相識時她已是王後,而他是湯國的大相,亦是她過繼兒子的老師,他聰明,成熟,善於猜度人心,說話的時候總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不常笑,但笑起來很好看。

那時的李鈴蘭隻是一個被常年困在王宮的女人,驟然被推向前朝後她束手無策,從前雖聽說過大相之子白謹川的名字,也不過就是讀過他的文章罷了。當時戰亂不斷,每日的奏表堆成山一般的往她宮裡送,李鈴蘭根本看不懂,她隻能叫來剛剛坐上大相之位的白謹川,他們一起徹夜討論奏表上的事,一起商量接下來的對策,他們不可避免的越來越親密。

那日,過繼的孩子跟他們同桌用飯的時候李鈴蘭居然產生了他們纔是一家子的錯覺。

懵懂的情愫,遲來的愛意,終於在這一刻爆發。

白謹川教了她許多東西,他分析各國局勢時的模樣讓李鈴蘭心生仰慕,他握著她的手含情脈脈時又讓她心動不已,這是一種從未有過的情感,李鈴蘭深陷其中,到最後竟甘願赴死。

真是太可怕了!

恐懼席捲而來,李鈴蘭瞬間感到頭皮發麻,雙手下意識的顫抖了起來,她隻能向後退去,默不作聲的讓開了路,然後她垂下眼,避開了他的眼睛。

“天很冷,早些回去罷。”白謹川隨口丟下一句,然後大步走過了李鈴蘭,冇幾步,他又被不知名的念頭所擾,忍不住停下來扭頭看了一眼還低著頭站在原地的她。

總覺得有些熟悉...好奇怪的感覺...

-指著那篇賦對北堂斂倸說道:“你仔細看,禾妙郡主比你足足小了四歲,卻已有這份才氣!難得,實在是難得..”北堂婧毫不吝嗇的誇獎,讓早已緊張到後背冒汗的樺夫人漸漸放下心來。李鈴蘭原本應該和其他幾位郡主一樣展示才藝,可她偏偏選擇寫了文章獻上,這簡直就是在賭,若寫的不好豈非馬上就要被送回西原?更何況她一個養在閨閣的女孩兒能寫出什麼?!樺夫人聽見她要將文章獻上的時候差點都站起來了,好在看北堂婧的那個意思似乎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