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不言不閱 > 大婚

大婚

了牽引靡樂的手,先前的笑容陡然消失,眼中的深紫染上憤怒。接著,他轉身吩咐侍女:“既然她不願意上花轎,那就你們領著她走去莫府。”緊接著,他憤然上馬,不顧身後的隊伍是否能跟上,策馬返回。一路上,莫如思考著今天的婚禮,越想越覺得不該讓這件事辦下來。這有很多的原因,其中最讓他感到不爽的,是靡樂想要嫁的人並不是他,而是他的哥哥——莫弈。這倒不是說他有多喜歡靡樂,而是他足夠討厭莫弈。莫弈是莫府的嫡長子,是莫如...-

今日的矅洛城下著綿綿細雨,它們滲入了一塊塊拚湊的地磚,也浸濕了掛在高牆上的鮮紅喜簾。浩浩蕩蕩的迎親隊伍簇擁著鮮衣怒馬的少年,敲鑼打鼓地走過一條條街道——這是莫府的二少爺莫如將要迎娶丞相府的千金。

這樁婚事辦得倉促,從雙方定親到如今完婚前前後後籌備的時間不足半月。雖說是不合禮數,但對於有心辦成此事的人卻是拖遝不得。

今日的駙馬,莫如,又或者說,太傅莫疆的次子,眾所周知的浪蕩子,還未及冠便已是妻妾成群;而他要迎娶的那位,靡樂,丞相的千金,雖說是白洛不可多得的美人,但自她三歲時便失了神智,不再與人交流,是個隻會吃喝的木頭。

如此二人,今日便要草草成婚。

鑼鼓喧天的街道上,那騎於馬背、被儀仗隊簇擁著的,就是今天的新郎官——莫如。他身著一襲紅色的婚服,嵌著金絲的烏帽下,是一張有些圓潤,但看起來依舊是英俊的臉龐。他一手撐傘,一手馭馬,深紫色的眸子時不時四下打量,表情漠然。

沿著掛滿喜簾的街道,在淅淅瀝瀝的雨中,他們走到了靡府門前。

莫如翻身下馬,進門,迎麵看見靡風身側挽著的靡樂。

這位被視為是整個白洛不可多得的尤物的少女此時正靜靜地立在那裡。她頭上的鳳冠將紅色的蓋頭頂了起來,露出白皙水嫩的皮膚和殷紅小巧的嘴唇。她優雅地將雙手放於腹前,在靡風的帶領下,一步步向著莫如走去。

滴滴滴滴的水聲和著靡樂身上金屬飾品搖動的脆響讓莫如暫時放下了心中的浮躁,他的嘴角勾起笑容,上前牽起靡樂的手,將她送去上花轎。

但突然不知是怎的,靡樂在花轎前停了下來,呆呆地站在雨中,任憑莫如怎樣牽引都不願意坐上去。

莫如早就聽聞靡樂失去神誌,卻未想過這會給他們成婚帶來不便。如今看來,這婚恐怕不會那麼好結。

他猛地甩開了牽引靡樂的手,先前的笑容陡然消失,眼中的深紫染上憤怒。接著,他轉身吩咐侍女:“既然她不願意上花轎,那就你們領著她走去莫府。”

緊接著,他憤然上馬,不顧身後的隊伍是否能跟上,策馬返回。

一路上,莫如思考著今天的婚禮,越想越覺得不該讓這件事辦下來。

這有很多的原因,其中最讓他感到不爽的,是靡樂想要嫁的人並不是他,而是他的哥哥——莫弈。

這倒不是說他有多喜歡靡樂,而是他足夠討厭莫弈。

莫弈是莫府的嫡長子,是莫如這個庶出一直嫉妒的對象。雖然莫弈向來表現得對政事冇什麼興趣,整天遊山玩水,流連在歌舞美人之中,但他的詩詞天賦又讓他甚得聖上的喜愛,不會讓他在與莫如的種種鬥爭中真正失去競爭力。

而且最開始,丞相有心將靡樂許給莫府,或許就是想拉攏太傅,與現在勢力日漸強盛的崔將軍,崔歲相互製衡。

本來按照靡樂的意思,與她成婚的該是莫弈。這說來倒也神奇,莫弈是除了靡樂的母親之外,唯一能讓靡樂擺脫往日的木然、做出反應的人。

但是莫弈卻分外牴觸與靡樂成婚。在聽到靡風要送人到莫府來的風聲之後,他竟然直接寫了篇文章給皇帝,明裡暗裡都說著對婚姻的恐懼、對自由的嚮往,看得聖上忍俊不禁,直接安排了莫如來替莫弈去娶靡樂。

然後基本冇給莫如和靡樂什麼反應的時間,婚禮就急匆匆地辦了下來,像是生怕二人發生什麼變故。

其實對莫如而言,後院多一個女人並不是什麼大事:他有太多的女眷,對類似的事情並不牴觸。隻是靡樂的狀態一直都非常模糊,但又明確地答應了結婚,這讓他總有些不太好的預感。

可不管怎麼說,這婚還真不是他不想結就可以不結的:要是因此得罪了丞相府,那可就不是他能承擔起的了。

思緒紛呈之間,莫如已經抵達了自家門口。而此時距離靡樂一行人抵達至少還有一兩柱香的時間。

這讓莫如心中的煩悶更盛。他當即決定轉身,去周邊的酒巷尋一時的麻痹。

矅洛城的雨依舊下著,絲毫不見有停止的意思。靡樂在侍女的引導下,不疾不徐地向著莫府前進。因為這陰雨,地上已經有了不少積水,而她的鳳履、紅袍底端都不可避免地粘上了泥濘,還有漸漸的雨水沁入了紅袍,讓顏色暗紅得像是他人的鮮血。

不久後,靡樂也抵達了莫府門口。儀仗隊中熟悉莫如的侍仆也於附近的酒館中找到了已經喝得不太清醒的莫如。

此時的莫如靠著侍從的攙扶勉強在靡樂麵前站穩,他一看見這個看似乖巧,卻讓他感到莫名不安的女人,自嘲地低笑了一聲。

很快,他恢複了狀態,找回了最開始的漠然,然後拉起靡樂的手,快速向大堂走去。

因為靡樂精神狀態的不穩定,而從曆來的觀察看來,多人的嘈雜環境確實會讓她感到不安,莫府並冇有大肆宴請雙方的家人前來。所以現在偌大的喜堂空蕩蕩,隻有莫如的父母坐在高堂之上來見證他們的結合,看起來很是荒謬。

還冇等一旁的司儀念出婚禮的祝詞,莫如就藉著酒勁先開口了:

“既然在場的都是自家人,那我看這繁瑣的儀式就免了罷!”

這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覺得以靡樂最開始在花轎前的反應,她多半也冇那個理解能力同他拜堂。

而這話傳到莫疆耳朵裡,就以為是自己這好色小兒子已經迫不及待了——他在之前納妾時就有過類似的事,就更彆說被矅洛城認可的美人靡樂了。

但轉念一想,靡樂再怎麼說也是大家閨秀,比不得莫如不知在哪招惹的野流。本來他們未宴請雙方親戚一事就已經有些對不住丞相府了,若是今天的婚禮儀式再省,怕是不好對靡府交代。

莫疆正色搖了搖頭,示意主持繼續。

莫如哪怕喝了酒,也因為莫疆突來的嚴肅頓時一激靈,不敢多言。

聽著司儀的祝詞,莫如漸漸開始緊張了起來。他不知自己危險的預感來源於何處,隻是看著現在安靜立於身側的少女,就無名覺得她會忽然發生異變,將本就不喜慶的婚禮變成一樁慘劇。

“……一拜天地。”

恍惚間,莫如像是聽到審判一般聽到了這句祝詞。他艱難地轉動身體,一邊僵硬地牽引起靡樂和他做一樣的事。

出乎莫如的意料,靡樂現在似乎配合了不少:她先是在原地愣了一下,但很快跟上了莫如的動作,和他一起對著門外的細雨磕頭。

“二拜高堂。”

剛剛靡樂的配合讓莫如一下放鬆了不少,或許他隻是自己嚇自己呢?

接著,他牽引靡樂的動作也柔和了些許。在還有一點的心驚中,莫如拉著靡樂的手讓她轉身,跪了下來,向著莫疆坐著的高堂又是一磕。

“夫妻對拜!”

莫如長舒一口氣,圓潤的臉上五官舒展,他慢慢引著靡樂麵相自己,深深鞠躬。

完成了!莫如和莫疆都冇想到會這樣順利,要知道,先前的靡樂可是無論乾什麼都冇有任何反應的!他們也都畏懼著靡樂在這場婚禮裡突然受什麼刺激而更不正常。

看著眼前安靜乖巧的靡樂,發現剛剛所有的擔心都是多餘的莫如突然大膽了起來,他那顆對美人冇什麼抵抗力的心也漸漸騷動。

他迫不及待地揭開了靡樂頭上的紅蓋頭,想看看這被冠以傾國傾城頭銜的少女究竟是何模樣。

隨著那紅綢蓋頭落地,一張極致精美可人的小臉映入他的眼簾,那裡有宛若星河的銀色眼眸、淡淡柳眉、小巧水嫩的紅唇,像是一舀清澈的甘泉,寧靜幽美。

不知不覺間,莫如盯著麵前的佳人不願移開,像是要把她的模樣刻進眼裡。他出手撫上靡樂的臉頰,嘴上是化不開的笑意。

“嗬嗬,莫弈這次可是虧大了。”他喃喃著,邊向靡樂的臉龐靠近。

靡樂卻突然掙開了莫如的撫摸,連連後退,和他拉開了部分距離,開始小幅度地四處張望。

莫如見狀,不可見地嘖了一聲。

莫疆也察覺出了他們倆的彆扭,趕緊哈哈笑起來:“如兒,不必如此心急。日後還長,不怕與她建立不了感情。”

也是,她都陪著到了這一步,應該冇那麼排斥……莫如剛想這樣安慰自己,但他突然發現離他不遠的靡樂正怔怔地看著他,眼裡充滿不解。

他心裡陡然一緊,想快步上前安撫住她。怎料他才邁出步伐,靡樂便連連後退,眼裡的不解瞬間化成了驚懼。連著她眼中映出的這喜堂的鮮紅,彷彿流動的鮮血。

“莫弈……不是……”她含糊不清地說出了這兩個詞,然後不等莫如再靠近,她腳步飄蕩,捂著腦袋大叫了起來。

“這是……不是……”

她抱著自己,五官扭曲,神情很是痛苦。

“不……我……”

莫府的人們哪見過靡樂這般模樣,一時都不知該作何反應。

於是乎,所有人在喜堂上呆滯地地看見靡樂用極快的速度撞向了大堂四周的一根柱子!

一瞬間,最先注意到異常的莫如本能地要衝上去阻止靡樂,但很顯然已經來不及,他隻是剛剛邁步、伸展自己的手掌,就聽見混亂中傳來一聲悶響。

在這次激烈的撞擊下,繁重而華麗的鳳冠成了危害靡樂的最佳武器:隻見鳳冠上垂下的金屬碎片在靡樂撞向柱體時當在了她的額頭之前,在那不小的撞擊力道之下直直嵌入了她的腦袋,沁出鮮血。

“快!快去找大夫!”莫疆被此景嚇得瞪大了眼睛,他趕緊吩咐道:“還有你!快去找丞相的人來!”

“啊!……不……”靡樂卻接著發出慘叫,身體似乎有些發軟。

而就算是這樣,她也冇有停止。她踉蹌著轉身,迅速向緊挨著的另一根柱子撞去。

又是一聲悶響,不堪這份力道的鳳冠從靡樂的頭上脫離,拉出她頭上駭人的傷口,散下一頭濃密的青絲。

莫如雖然也恐懼著靡樂此時的狀態,但他的理智告訴他不能任由事態接著惡化。他緊緊地盯著靡樂接下來的動作,看準她奔向一旁的牆麵的軌跡,奮力追趕,終於在靡樂撞向那裡前及時將她摟入懷中控製住。

可靡樂就像是變了個人,身上爆發出了無窮的力量。她猛地發力,想要掙開莫如。

“啊——!……不、是、我!”靡樂又突然痛苦□□起來,銀色的眼睛此時漆黑如深夜般,汩汩淌出淚水。

莫如冇能招架住靡樂突如其來的吼叫,險些鬆手。但這也給了靡樂掙脫的機會,她猛地發力,卻不料二人重心不穩,跌倒在了地上。

咚!咚!咚!

靠近地麵的靡樂毫不猶豫地用額頭錘擊著地麵,發出悶響。她精緻的麵容因為次次劇烈的撞擊出現了猙獰的鮮紅,和著她的淚水和髮絲,讓她不複原先的可人模樣。

“……出去!”

靡樂還在吼叫著、撞擊著、掙紮著……而莫如此時已經放棄了思考,他雙眼空洞,卻還是摟著靡樂,想讓她的動作輕柔些。

不知這樣無效的束縛過了多久,莫如感覺靡樂的力道似乎漸漸小了下去,他將靡樂扶了起來,驚恐地發現靡樂那絕美的臉上交織著鮮紅和淚水。

他顫抖著手臂,探向靡樂的鼻息,隨後瞳孔猛地收縮。

靡樂已然停止了呼吸。

-一下在她的麵前熄滅,出現在了門口的位置。“小姐快跟上,一會兒要是找不到路可就不好啦!對了,它們都叫我落地燈,小姐待會可不要認不出我哦。”靡樂先是一愣,看見門口的火苗又消失不見,這才慌忙下床,跟著它走了出去。剛一開門,就有許許多多不同形狀、不同大小的青色燭火圍了上來,在靡樂的身旁跳動著。“落地燈你不仗義!怎麼現在才領著她出來!”“早些時候、楚離和嵩墨在的時候你怎麼不來?還怪我?”“哇!銀白的瞳孔!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