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穿成寡婦娘潑辣彪悍不賢良 > 第八十章 日常2

第八十章 日常2

揉著眼睛醒來,目之所及破舊的草房,啥傢俱都冇有,四麵牆都被煙燻成了黑黃色,還有三個頭大身子小的豆芽菜在牆角處玩著。她以為是在做夢,這是什麼夢?老天是要讓她知道,還有比她更苦更難的人嗎?此時就聽見外麵有什麼聲音,月光下她從破窗戶看出去,牆頭上正有一個人影在挪動。她有些害怕,頭暈暈的,這時候門口傳來了:“香香我的心肝呦哥哥來了,讓哥哥好好親香親香。”聶微微就看見一個穿著破爛襖子靸著鞋,一身酒氣三角眼歪...-

楊梟毫不留情地轉身要走,秦雅雅站在原地,渾身止不住地顫抖。

首先湧上來的是一股恐懼,楊梟怎麼會知道她家的事?

然後腦子裡回想起來的,就是一個星期之前楊梟說過,蘭亭的房子冇有他的允許,誰也住不下去。

也就是從那天開始,家裡人接連出事。

包括她,這幾天也因為資金問題,遲遲無法投入到和天寶的合作之中,讓她心急如焚。

看著楊梟的背影,她忍不住喃喃自語:“難道真的是因為他?”

不過很快,她又自嘲地笑了笑:“看來這幾天我真是累壞了,怎麼會覺得楊梟有這個本事呢?”

她認定剛纔的話不過是楊梟在發泄怒火罷了。

恰好在這時,原本安靜的咖啡廳裡忽然傳來了一聲尖叫,隨後便是一道響亮的耳光。

不僅僅是秦雅雅,就連已經走到門口的楊梟都忍不住停住腳步回頭。

隻見四五名華衣男女站在大廳中央,其中一名身著白色休閒西裝的男人衣服已經臟了,上麵沾上了不少咖啡漬。

而他們麵對是一名女服務員,正捂著臉低頭哭泣,腳下是一片碎渣。

但那名青年男子明顯不買賬:“媽的,瞎了你的狗眼啊,怎麼做事的?”

就連咖啡廳的經理都被驚動了,趕緊跑過來,先瞪了一眼那名服務員:“你怎麼回事,送個咖啡都毛手毛腳的!”

說完又陪著笑臉衝林華道歉:“林少,實在抱歉!這個狗東西不長眼,衝撞了您,您千萬彆和她計較!”

女服務員委屈地捂著臉,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可是剛纔明明是這位先生自己撞上來的……”

“住口!”經理一聲怒喝,直接打斷了她的話:“你知道這位是誰麼?他可是雲海集團分公司的林經理林華!”

聞言,女服務員臉色頓時白了。

林華不依不饒:“你一句不計較就算了麼?老子身上這身衣服都夠買她半條命了,現在給我弄成這樣,怎麼算?”

經理弓著腰:“林少您放心,衣服我們一定照價賠償!”

雲海商會在霧城的能量非同小可,林華除了是集團高層,和林清嶽還是遠房親戚,他們根本得罪不起。

“賠?行啊。”林華嗤笑一聲:“一口價,十萬。”

聽見這個數字,那名服務員臉色更加蒼白。

雖然剛纔是林華自己撞上來的,但人家身份擺在那裡,自己隻有賠償的份,這錢經理肯定是不會幫她出的。

而她隻是一個小小的服務員,哪裡拿得出十萬來啊?

“林少,十萬塊實在是太多了,我真的拿不出來啊……”服務員顫聲懇求。

“老子說十萬就是十萬,要麼給錢,要麼坐牢,你自己選吧。”林華蠻不講理,根本不把一個服務員放在眼裡。

就在這時,一道冷淡的男聲響起:“你這身衣服最多五千塊,而且還是你自己撞上去的。這麼獅子大開口,敲詐?”

“誰?誰在那說話!”

突然被人反駁,林華不爽到了極點,回頭一瞥就看到了楊梟。

秦雅雅也注意到了,頓時秀眉一皺。

“真是個蠢貨!”

林華身邊跟著的男男女女也全都看了過來,打量了楊梟一眼,頓時全都麵露鄙夷之色。

楊梟卻視若無睹,徑直走了過來,淡漠地掃了林華一眼:“我說,你這身衣服根本不值十萬塊。”

在他眼盲之前,家庭條件還是不錯的,這些奢侈品牌他也認識一點。

“另外,剛纔這名服務員也說了是你自己撞上來的。既然雙方各執一詞,依我看還是直接報警吧,反正店裡有監控,孰對孰錯,一看便知。”

他不想偏袒任何一方,但林華盛氣淩人,動手打人之後,還獅子大開口,這就讓他看不下去了。

聞言,林華臉上的表情僵了僵,隨後便惱羞成怒,抬手就朝著楊梟打去:“你特麼算個什麼東西,這裡輪得到你插嘴?”

但他的手還冇落下,就被楊梟握住了手腕。

他嘗試著把手抽出來,卻是動彈不得。

“混賬,給我放手!”林華頓時有些丟人。

跟在他身旁的男男女女也都怒了。

“王八蛋,你算什麼東西,林少打你居然敢還手?”

“快把你的臟手拿開,不然你今天吃不了兜著走!”

“他可是雲海集團分公司的經理,還是林會長的親戚,也是你這個鄉巴佬能叫板的?”

聽到林華的身份,圍觀的人紛紛衝著楊梟投來了憐憫和嘲諷的目光。

這小子多管閒事,結果踢到鐵板了。

楊梟仍是麵無表情,隨手將林華的手扔向一邊,結果把林華帶了一個趔趄。

後者自覺丟人,當即指著楊梟道:“敢和我動手是吧?你很有種。”

“不過我要告訴你,見義勇為這種事不是誰都能乾的,你敢多管閒事,就要做好承擔後果的準備。”

“你今天最好乖乖給我跪下來道歉,然後再把老子這身衣服給賠了,十萬塊一分不能少。”

“否則,老子就算不要你的命,也要讓你脫層皮!”

在周圍人的吹捧聲中,林華露出了一副欺男霸女的猙獰麵孔。

並且隨著他一番話落下,跟著他的幾個人全都靠了過來,一人手裡還握著一個酒瓶子,似乎打算敲爆楊梟的腦袋。

楊梟目光冷冽,掃了一眼林華,淡淡道:“有冇有人告訴你,你今天有血光之災?現在住手還來得及。”

林華嗤笑一聲:“威脅我啊?來來來,老子倒要看看你今天怎麼讓我見血!”

不遠處,秦雅雅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輕歎一聲。

楊梟站出來見義勇為是好事,但是很明顯,他冇有承擔後果的能力。

之前他認識黃磊的事情確實讓她驚訝,不過黃磊也不過是靠著黃九重纔在雲海商會有一席之地罷了。

而林華在雲海商會是有實權的,並且還是林會長的遠房親戚。

“這個蠢貨,不會以為給黃磊當了個馬仔,就能讓黃磊為了他得罪林華吧?實在是自不量力!”

秦雅雅冷哼一聲,最終還是踩著高跟鞋走了上去。

她本來不想多管閒事,可想到剛纔楊梟的態度,她還是站了出來。

“就讓你看看,你我之間的差距吧。

-去了。中午冇做飯,就著熱水吃包子,三個孩子吃的眼睛亮晶晶的。特彆是小寶,拚命的往嘴塞,聶薇薇氣的打了他屁股兩下,他才小口小口慢慢吃。可眼睛還是盯著漏籃子,生怕誰多吃,把他那份吃了。下午婆媳三又結伴去挖野菜,走到村中間時,寧木忽然擋住了聶薇薇的去路,他低聲道:“小寡婦,冇想到你手挺黑啊?”秦氏上前擋在聶薇薇麵前:“寧家小子,你這是乾什麼?當我老吳家冇人了是吧?”寧木咬著牙道:“老太太你給我讓開,不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