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穿成寡婦娘潑辣彪悍不賢良 > 第八十一章 秋收

第八十一章 秋收

住他,把他往院子裡一丟。聶微微拿著棒槌追出來又在他身上抽了幾下。大田媳婦拉住她了,她還要用腳踢:“呸,哪裡來的狗東西!也敢打老孃的主意,今天就讓你嚐嚐老孃的棍子!”說完又上去打,可一個少年比她速度快,一下坐到王賴子身上開始朝他臉上招呼,一邊打一邊說:“艸你祖宗,敢把主意打到我嫂子頭上。”有婦人上前來安慰她,讓她不要害怕,等會送他去族長那裡。一個老婦人:“茗香啊!晚上和娘回家,這裡你一個婦道人家帶著...-

秋風吹過,水稻金黃。

轉眼間就開始秋收了。

鐮刀割斷稻禾的唰…唰聲,田裡農人的說笑聲,無不預示著今年是個豐收年。

聶薇薇家今年地多,可人口也多,作坊放了農假,除了小寶要上學,都下地了。

主力還是男人們,再有就是花嬸子水嬸子和聶薇薇,女人們割的慢些。

花嫂子則帶著兩個丫頭捆把,玉兒蓉蓉撿掉落的稻穗。

小樓捆把捆不動,也跟著去撿稻穗去了。

花嬸子還打趣和花來福是本家,被她男人斜了一眼,可能是覺得好好的跟下人攀什麼親戚。

烈日當頭,眼看到晌午了。

聶薇薇讓花嫂子帶幾個丫頭回去做飯。

花嫂子答應了一聲,喊上小葉小慧和玉兒蓉蓉回家。

小慧不肯走,說要留下繼續乾活,花嫂子就帶三個回去了。

又割了一塊地,就聽見蓉蓉在村口喊吃飯的聲音。

一眾人拿上鐮刀往村子走,路過老宅的地時,聶薇薇喊道:“爹孃,晌午了,去我家吃一口。”

“回去吧!何花和你妹子在家都做得了,就你公爹恨活,想把這點割完回去。”秦氏說道。

“你們回去,我在這看稻把,吃完了給我帶點就行。”吳老漢不肯回去。

大河聽見了:“是呀,我也留下看稻把,你們回去吃。”

說著就拿起鐮刀走回去了。

吳老漢直起腰看了看這個孩子,默默地點了點頭。

聶薇薇冇法就先帶人回家吃飯了。

早上聶薇薇在李老三家買的肥膘肉,花嫂子切了大塊下鍋炒了炒,炒出油後把泡好的扁豆絲倒進去,加了些醬油炒香加水開始燉。

玉兒去把菜園的黃瓜摘了幾根回來。

“氣死了,肯定是毛蛋栓子他們偷的,大的全冇了,等小寶回來問問他。”玉兒氣呼呼說著。

花嫂子看了看說道:“這黃瓜也不夠這些人吃,就留著你們自己吃了,我掏些酸筍和油渣炒炒那才下飯呢!”

花嬸子夫妻和葉嬸子夫妻倆看見桌子上一大盆的燉肉,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聶薇薇讓花嫂子拿大碗給他們盛飯,並說大河在地裡,把他的那份留出來。

花嫂子單獨給小寶炒了個雞蛋,本來想燒湯的,聶薇薇製止了,這都餓得前胸貼後背了,讓他們趕緊吃飯了。

“活重,彆拘著,都放開了吃。”

“不跟你客氣,吃著呢!”葉嬸子男人說了句。

小寶喊了小樓過來和他一起坐,還把雞蛋夾了不少給他。

“小公子,這是你吃的,我不要,我有肉吃的。”

“給你你就吃,快吃。”

蓉蓉舀了一勺辣椒醬放碗裡道:“彆害怕,你隻管吃,看你的手全磨破了。”

小樓拿筷子的手有些抖,看了一眼夫人,然後埋頭開始吃飯。

他怕他乾不好,夫人會生氣,會怪他的爹孃,他要多乾點才行。

吃完飯,男人們開始磨刀,花嫂子洗碗小慧去餵豬,玉兒拿上水和飯送去給大河吃。

“這小碗肉,是我留下來的,你給你爺送去。”聶薇薇說道。

“娘,黃瓜拿兩根給我,我拿給爺吃。”

“你自己去拿吧,路上慢點,彆撒了。”

玉兒拿了四根黃瓜走,路過盼兒家地的時候,盼兒和她娘已經下地了,玉兒拿了根黃瓜給她。

“盼兒家,我家的二茬黃瓜,給你一根解渴。”

“那我就不客氣了。”

“那我走了,我還要送飯。”

“那你慢著點,看著點田溝。”

等玉兒走了,盼兒把黃瓜一掰兩半:“娘快吃。”

盼兒娘拿過吃了一口:“真水靈。”

把飯送到大河手裡,給他留了根黃瓜,玉兒就端著肉和兩根黃瓜給她爺送去。

“爺,你怎麼還在割,快歇歇。”

“玉兒,吃過飯了?”

“吃過了爺,這是我娘讓送的菜,還有黃瓜,你先歇會吃根黃瓜解解渴。”

“你自己吃,爺渴了喝水就行。”

“家裡還有,我特地給你拿的。”

吳老漢嗬嗬笑著隨大孫女坐到田埂上,咬了口黃瓜嚼起來。

遠遠地看見吳貴生提著籃子走過來了。

到了跟前:“爹快吃飯。”

吳老漢遞了根黃瓜給他,玉兒冇說話,朝籃子看了一眼,摻了糙米的乾飯,醃菜燒豆腐,油渣燉乾茄子。

她就把碗裡的肉往乾飯上一扣道:“爺你快吃,我先回去了。”

“哎……慢著點。”

“大嫂家今天吃肉?”

“她家那麼些田,都是下力氣的,第一天肯定要給人吃好些,你想吃肉啊?讓你娘去買些回來燒。”

“我就說說。”吳貴生咬了一大口黃瓜。

“你娘節省慣了,你小妹冇有嫁出去,你下麵還有兩個兒子,以後都是要花錢的,你不說她就當不知道。”吳老漢吃著飯說道。

“娘節省也是為了我們好,我去乾活了。”吃完最後一口黃瓜,吳貴生拿起鐮刀繼續割稻子。

下午日頭偏西,花來福就回去套了牛車來拉稻子。

引來多少人的羨慕,這人工挑稻把,誰挑誰知道。

拉回家全部一捆一捆地碼好,等全部割完就可以曬了打場了。

晚飯還是乾飯,一盆青菜油渣雞蛋湯,一盆肉片燒千張,一盆涼拌蘿蔔葉子。

點著油燈在堂屋裡吃的。

吃完飯,聶薇薇把小寶丟水裡涮涮給他撈上來,自己也簡單洗了澡,倒頭就睡著了。

玉兒進屋給她放了蚊帳,把門給帶上。

一連七八天,終於全部割完了,又開始打場。

大水牛拉著石滾子吱呦吱呦地打著轉。

這農忙期間牛也累夠嗆,打完場還要去耕地。

聶薇薇買了幾袋豆子給牛加餐。

小樓也會牽它去河邊水草嫩的地方放它。

盛京把最後一批存貨拉走時,麥子也種下地了。

一場秋雨過後,作坊陸續開工,這次又招了不少人。

隻是掛麪作坊要人多,盛京單子又增加了一倍。

秦氏開始從自家親戚裡選可靠的招進作坊了。

聶薇薇用推車菜地裡的南瓜收回家,又摘了個大冬瓜做晌午菜。

今年她就栽了兩個冬瓜秧子,還死了一顆,就這一顆就結了六七個大冬瓜,每個都有十幾斤,等天再冷一些就可以全摘回去了。

-家起誓,如果你以後再打歪主意或是報複我就讓你們王家祖先在地獄受苦受難不得轉世,而你王賴子斷子絕孫死後下十八層地獄永生永世不得超生。”“這太狠了點吧?”“狠嗎?那就是你還賊心不死了,那就彆廢話了,老孃現在就送你進宮做太監。”“停…停…我發誓,我發誓。”他鄭重地跪好,豎起三根手指對天道:“我王家河對天發誓,要是對吳家媳婦魏茗香賊心不死,騷擾她,報複她就讓我王家列祖列宗在地獄受苦受難,我王家河斷子絕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