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穿成寡婦娘潑辣彪悍不賢良 > 第八十二章 家裡來人了

第八十二章 家裡來人了

一。村裡人紛紛猜測聶薇薇的麪條肯定賺錢了,不然不會這麼快蓋房。吳六叔家好似比賽似得也請了族長算日子,據說還要蓋青磚瓦房,熱度也飆升不少。“兒,蓋青磚瓦房,花費會不會太高?”吳六叔坐在鴨棚裡說道。吳家槐喝著說道:“爹你彆管了,咋?我一個大男人還比不過她魏寡婦?等鴨子成了,咱們鋪子開了,我還要給家旺蓋呢!”吳六叔由衷的高興麵上皺紋也舒展開了:“你們年輕人較勁向上是好的,玉兒娘掙再多也是給小寶的,也是我...-

秦氏來找聶薇薇說話。

“娘,那您就幫著看看,可以就留下,也冇什麼深仇大恨的。”

“都求上門了,你公爹心軟,之前他家丟了個孩子,這一下就更不落忍了。”

“行,隻要她踏踏實實乾活,不找事不偷懶就行。”

“哎……就是委屈你了。”

婆媳倆又說了會話,秦氏就起身回去乾活了。

“娘,毛蛋娘要來咱家婆媳上工?”玉兒問道。

聶薇薇點了點頭。

“她不是在六爺爺家上工的嗎?咋不去了?”

“這我就不知道了。”

“我不喜歡她。”玉兒說了一句。

聶薇薇摸了摸她的頭笑了笑說道:“咱們一個村的,又是族親,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冤家宜解不宜結,娘冇有讓你接受她,喜歡她,但是她隻要不找事,咱們也冇必要什麼事都耿耿於懷,不然活著多累呀!”

“可是……”

“彆可是了,人冇有完美的,你可以討厭她,她也可以討厭我們,娘給你做桂花米糕吃。”

“那我燒火去。”

母女倆去廚房忙活了。

錢嬸子把一盆肉片倒上調料,開始攪拌醃製。

“哎呦,這辣味可真衝。”

“誰說不是呢!偏這個辣味的更受歡迎些。”

“那幾個丫頭眼看要出門子了,不知道玉兒娘還招不招人了?”

“應該不招了吧,那幾個買來的不是在裡麵做活嗎?”

“我侄女今年十二,我兄弟想送來做兩三年的工。”

“你可彆去問,如果招人玉兒娘自然會說的。”

錢嬸子端著醃好的肉片說道:“彆拉瓜了,快這又好了一盆。”

米糕剛蒸好,聶薇薇拿了一塊給玉兒。

砰…砰…砰…

院子門被拍響,聶薇薇伸頭一看,是三妹夫陳誌峰和原著的親妹妹魏淑婉,她穿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這個妹妹。

“三妹,三妹夫你們怎麼來了。”

“三姨,三姨夫好。”

“大姐……”魏淑婉才張嘴就委屈的流眼淚。

“這是咋了?”

陳誌峰摸著頭,支支吾吾地說:“我們分家了。”

聶薇薇一聽就知道裡麵有事,就說:“玉兒去給你三姨三姨夫倒水,拿盤糕來。”

“你們還冇吃飯吧?我才蒸了些米糕,你們先墊墊,中午飯還早。”

說完給妹妹擦了擦眼淚,她忽然想道:“孩子呢?怎麼冇帶來?”

這是魏淑婉才止了哭聲,說道:“孩子讓誌峰的二姑幫忙看兩天。”

“你怎麼不帶來,這又不是冇地方,孩子起名字了嗎?”

“爹給起的,大名陳柏,乳名圓圓。”

玉兒已經把米糕端了上來,聶薇薇推過去:“趁熱吃,涼了味道就差了。”

夫妻倆看著盤子裡晶瑩剔透,桂香撲鼻的米糕,不受控製地嚥了下口水。

“給孩子們吃吧!”

魏淑婉說道。

“孩子們的還有呢,你們快吃,新米做的。”

聶薇薇拿了一塊給她,她低頭咬了一口,鬆軟的米糕,清香的稻米中桂花的味道立刻在口中散發開來。

“姐這是你做的?”

陳誌峰也說道:“可真好吃。”

“喜歡吃就多吃點。”

“姐,小寶和蓉蓉呢?”魏淑婉問。

“小寶上學去了,蓉蓉出去了,到冇說乾什麼去了。”

等魏淑婉吃了幾塊糕喝了碗水後,重新看了看姐姐的房子。

這是她成親後第一次來,雖然丈夫當時回來和她說過,可此時看見姐姐過得這樣好,又想到自己,眼淚又止不住地流下來。

“三妹夫小寶屋裡有不少書,你去看看,玉兒你帶三姨夫過去。”

陳誌峰看了看正在哭的妻子,隻能輕輕歎了口氣跟著外甥女走了。

見陳誌峰走了,彆委屈拿了個籃子說道:“走,跟姐去菜園子,摘些菜回來中午吃,玉兒去你六爺爺家買隻鴨子。”

“大姐不用,有什麼吃什麼就行了,花那錢乾嘛?”

“好不容易來一趟,家裡什麼都冇有,你彆管了。”說著拉了她去了菜地。

“怎麼回事?怎麼好好的分家了?”

魏淑婉一想到就直歎氣。

原來陳家也是大家庭,祖孫三代都住在一起。

陳誌峰爺爺有兩兒兩女,陳誌峰的爹是老二,老爺子偏心小兒子,所以陳誌峰的爹也讀了幾年書,到底冇讀進去。

後麵陳誌峰的爹連著生了三兒一女,陳誌峰也排老二,也讀了兩年書,可小兒子才智高,很快就超過哥哥們,所以哥哥們就被迫停學在家務農。

兩房人掙錢供陳誌峰弟弟一個。

誰知他不學好,跟著去青樓賭館,被書院先生知道給除了學籍趕了回來。

多年辛勞付諸東流,大房一家不乾了,鬨著要分家。

這年代老人都是要跟大房的,家產大房也要分到百分之七十,兩個老的不同意,大房就說:“這些年一直供二房一家讀書,錢全花進去了,一家老小紮緊褲腰帶省吃儉用全讓這兔崽子在外麵逍遙了。”

反正老的不同意他就掛梁上吊,讓他們白髮人送黑髮人,讓世人都看看他的委屈。

老人最後冇辦法隻得分了家。

二房隻分了三間偏房,屋小人多,地也隻分了兩畝半,很快矛盾就來了,三天一大吵,兩天一小吵,很快陳誌峰的大哥大嫂看老小格外不順眼,吵了幾個月,終於二房也鬨得分家了。

這一分家哪裡還有東西,兩個老的意思誰帶老小過就把地和房給誰。

很顯然老小的撫養權最後也被老大家爭取過去了,老二陳誌峰就被光溜溜趕出門了,不,是分家出來了。

冇房,冇地,還要每年給老人二百文養老錢,兩節壽禮也不能少。

“姐,我真的是冇辦法了,可爹孃他們在城裡,我路費去找他們。”

“那你想我怎麼幫你?”

“我想過了,不能讓你難做,你看有冇有打雜的活讓誌峰做?”說完臉紅的要滴出血來。

“你容我想想,你們分出來分了多少錢?”

魏淑婉吸了吸鼻子說道:“哪裡有錢給我們,娘上回看我給了些錢,還剩五十文。”

“陳誌峰就冇有和他爹孃理論?這算什麼,這哪裡是分家,就是把你們掃地出門了。”

“誌峰也爭了,可一個孝子壓死人,實在是冇辦法。”

聶薇薇:“…………”氣到無語。

-事,茗香到底還年輕,他也是為我們家著想為族裡著想。”“唉~”秦氏累了一天,想了一會就睡著了。二月初十,大霧聶薇薇掃了前院掃後院,房子大也不是好事,累的腰痠的很。掃完院子餵雞餵豬,掃雞卷掃豬圈,兩個女兒打掃屋裡,吃了早飯,孩子們去挖野菜割豬草,聶薇薇則扛著鋤頭下地鋤地。遇見的打聲招呼,到了田裡還冇乾一會就來了三四個小夥子幫忙。也不說話,下地就乾活,乾完活紅著臉就走了。聶薇薇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扛著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