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錯撩王爺後我帶球跑了裴知律 > 第9章

第9章

還是說……你愛上我了,不捨得我?”我怕他不走,故意挑釁嘲諷他。裴知聿一向傲氣,我這樣說,他定咽不下這口氣。“好,好。你一個女子,既然能夠豁得出去名聲,玩弄身心,我又有什麼不能的!”裴知聿深深看了我一眼,腳步踉蹌著出門。聽著他越來越遠的腳步聲,我背對著門口強忍淚水。今日若裴知聿說娶我,我尚可讚他一句真心,對他心懷愧疚。誰知他竟從一開始,就想讓我做妾。還覺得是對我的恩賜。誰稀罕做妾?他走了最好,原本我...-“怎麼,嫁了人之後連笑都不會了?”

“看來你後麵的夫君對你也不怎麼樣。”

“看來你後麵的夫君,對你也不怎麼樣。”

聽著裴知聿的陰陽怪氣,我乾巴巴笑著。

之前他問我,夫君知不知道,帶著他的孩子,心裡還裝著他嫁人。

在謊言和借種之間,我下意識撒了謊。

‘我夫君深愛我,並不在意我的過去。”

我話剛說完,裴知聿臉色瞬間黑了。

把我扔進客棧後,就一副生人勿進的煞氣臉色。

“孩子有訊息了嗎?”

我不理會他那一連串的質問,焦急的打聽孩子的情況。

裴知聿瞥了我一眼,一旁的官員笑眯眯回覆我。

“這位娘子請放心,肅王一聲令下,就連宮裡麵的太後孃娘都驚動了,想必很快就會找到

一刻見不到雲暮,我的心一刻都放不下來。

“他們會不會狗急跳牆.....撕票?”

我憂心忡忡追問。

這種事,在後世的電視裡可不少。

裴知聿皺眉看著我:“狗急跳牆?”

“你當本王的暗衛都是死的?”

“咳,不僅王爺的暗衛,宮裡麵皇上的影衛也派了人。”那位官員補充:“還有太後孃孃的鳳衛...."

我不知道的是,裴知聿從小不近女色,脾氣陰陽不定,都快三十了身邊也冇個伺候的人。

太後和皇帝什麼方法都用了,甚至都以為他好龍陽,整天喉聲歎氣,唯恐肅王一脈斷嗣。

我今天在街上石破天驚的一句:“裴知聿,你兒子要被賣去做孌童了!”

訊息傳進宮裡,太後孃娘驚得差點暈過去。

皇帝勃然大怒。

天子一怒,伏屍百萬。

更何況肅王自己還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出了名的狠戾。

如今整個京城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哪個不長眼的敢狗急跳牆?

我畢竟不是個純古人,對這個時代皇室的威懾還不夠深入瞭解。

見無人給我解釋,隻能壓下心中的焦慮,絞著手指站在一邊。

“特殊部隊"出動,效果立竿見影。

夜已深,大堂裡燃滿了燭台,照的燈火通明。

我心神恍惚的看著搖曳的燈火,突然聽到了夢裡麵的呼喚:“孃親!”

頓時覺得渾身發軟,霍然轉身!

熟悉的糰子像小炮彈一樣衝進了我的懷裡。

“雲暮....."

這些日子以來的擔憂辛苦全部化作眼淚。

我哭著上下摩挲著兒子小小的身軀,直到有人將孩子一把抱了起來。

雲暮被裴知聿抱到了大堂的桌子上,仔細端詳著他冇見過麵的兒子。

堂中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雲暮的臉上。

冇有人懷疑我的話。

雲暮的眉眼和輪廓,十足十像極了裴知聿。

雲暮驚訝的看著有些眼熟的"叔叔"。

“叔叔,你長得真好看。”他笑嘻嘻的說:“你一定跟我爹一樣好看!”

我頓感不妙,默默退後一步。

“你這話說的奇怪......什麼叫我一定跟你爹一樣好看?”

-衛,領著一幫家丁,轟轟烈烈鬨上門,幫姐姐辦了和離。經過孃親和姐姐的事,我更加篤定了心中的想法。男人冇個好東西。不論是從苦寒時就互相依偎的夫妻,還是濃情蜜意戀愛的“真愛”,都抵不過誘惑。見利忘義、始亂終棄、虛情假意,都是男人的本色。在這古代,女子嫁人就好比賭命。與其這樣,不如一輩子不嫁。不過在這個古代,冇有完善的養老機製。不嫁人可以,但是我需要一個孩子。瞧著人來人往的行人,我漸漸升起了一個想法。找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