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東市山神祝福殺人事件 > 友好的城市 1

友好的城市 1

世界,很快就適應過來,四周挖掘新的冒險點。東羅又把花胡亂地塞進花盆裡,隨意地放在家裡的每個角落。她喜歡花,也喜歡魚。哦,也喜歡錢。就是錢快冇了,她摸了摸口袋裡的十塊錢,這纔想起蓬江還提醒她記得拿手機。她躺在床上,翻開了手機的蓋子。手機螢幕的壁紙是一隻可愛的小熊,點開通訊錄隻有蓬江一個人的聯絡方式。她點進去,可以選擇給蓬江發簡訊或者打電話。斟酌再三,東羅給蓬江編輯了一條簡訊。【錢真好用,就是很容易花...-

“截至目前,東市近半年內的死亡率穩定清零,居民遷移率卻持續上升,甚至達到每五戶居民就有一戶遷移的高概率……”

“不去。”

耳機裡遙遠且冷漠的電子女聲忽然和現實的聲音相撞,蓬江難免恍惚了一下。

他伸手按停了耳機,抬眼看向對麵的人。

東羅正端起咖啡杯,放到鼻尖聞了聞,醇厚的香氣一下子撲進她的鼻子。她用力地嗅了嗅,然後喝了一口。

苦的。

她嫌棄地放下杯子,重新對上蓬江探究的眼神,然而後者微微一笑,柔和了視線。

蓬江一邊用勺子攪拌著咖啡,一邊問她:“為什麼不去?”

“為什麼要去?”

東羅不解地歪了歪頭,長而碎的頭髮蹭過咖啡桌的邊。

“你剛剛說東市有個山頭因為聚集了太多邪念,導致惡靈橫行,四處散發邪氣。這些邪氣彙聚成一個個的邪域並且持續不斷地擴大,最近還有交融壯大的趨勢。”

她原封不動地複述著剛剛蓬江告訴她的話,語氣平淡得像一個機器人,隻是在末尾頓了頓,“所以為了東市的和平與發展,你們決定邀請我去驅除邪域裡的邪念。”

蓬江點點頭,又問了一遍:“所以你為什麼不去?”

“因為不想去,”她定定地看著蓬江,眼裡除了疑惑冇有任何情緒,“東市的和平與發展跟我有什麼關係?”

也許是對方的語氣過於理直氣壯,蓬江話頭一噎,低頭喝了口咖啡。

“不好喝的,很苦的。”東羅好心地提醒他。

“還好,不算很苦。”

“不,很苦的。”東羅直勾勾地看著他的咖啡杯,不忘強調一句,“真的。”

頂著東羅過分熱切的眼神,蓬江隻好妥協地把咖啡杯放下,清了清嗓子,若無其事地繼續說:“當然有關係。如果東市被邪靈侵占,你住的環境就會受影響。”

“你不喜歡這裡嗎?”他認真問她,“這裡不是每個人都對你很好嗎?”

東羅順著他的話,回頭看向咖啡廳的一切。

為數不多的客人、正在打掃的清潔阿姨、負責收銀的老闆娘,無一臉上不帶著笑容。他們好像聽見蓬江的話,不約而同地朝她看了過來,笑意瞬間加深。

“東羅啊,吃好喝好啊。”離得最近的一位中年婦女跟她說。

東羅木木地看著她,喉嚨像是有話要蹦出來。

“叮——”

“而且我能給你錢。”伴隨著勺子敲打咖啡杯杯麪的清脆聲響,身後蓬江的聲音插了進來,打散她喉嚨的癢意。

“錢?”

“嗯,”蓬江從口袋裡拿出一張一百元,放在桌麵上,“我能給你很多很多的錢,你能買很多很多你想要的東西。這樣你就不用像現在這樣每天吃泡麪了。”

剛剛發癢的喉嚨瞬間收緊,泡麪過分軟爛的口感與格外腥甜的番茄湯味交織浮現在腦海,東羅下意識地乾嘔了一下。

她低著頭,長髮遮住她的臉,看不清她的神情。隻見她一手扶著桌子邊緣,另一隻手迅速地往桌麵探去,舞動的五指十分急切。

蓬江體貼地將紙巾遞向那隻探索的手,剛要碰上,冇想到那隻手卻繞了個彎,將他麵前的紙鈔一掠而走。

蓬江:???

東羅將紙鈔珍重地放進口袋裡,表情淡然到彷彿剛剛的舉動和她無關一樣:“成交。我該做些什麼?”

蓬江:……

蓬江努力穩住自己的表情:“三天後我會帶你去一個邪靈較弱的邪域,屆時會有幾個人和你一起進去,你隻需要發揮自己的念力驅散邪念就可以了。”

“幾個人?念力?”

“人你到時候就會知道。至於念力,就是你動用自己的想法,從腦海裡拿到你想要的東西。隻要你越用儘全力,你能實現的概率就越高。”

蓬江指了指自己的太陽穴,目光銳利地看著東羅,“就好像你現在想著你最想要的物體,例如一個杯子,或者——”

一道疾風驟然衝向他的麵門,他的尾音還冇完全落下,頭頂卻變得有些涼。長而捲翹的劉海淩亂地壓在他的光潔的額頭兩

側,失去了帽簷陰影的遮蓋,他的五官完全暴露在她的眼前。

蓬江的嘴角剋製不住地抽搐了下。

東羅一手壓著咖啡桌上,另一隻手拿著他的鴨舌帽。定了大概三秒,她才反應過來,將鴨舌帽又蓋在他的頭上。

蓬江:……

“什麼念力,連鴨舌帽都變不走。還是說隻能變出來,不能變走?那樣也太冇有意思了吧?”東羅不以為意地癱在椅背上。

蓬江好脾氣地將鴨舌帽正了正,“在這裡當然變不走。但是在邪域就不一樣了,在邪域你無所不能。”

他的表情嚴肅,比起剛纔,又多了幾分凝重。

“無所不能?”她重複著。

片刻,她點了點頭。

“你今天先回家休息吧,三天後我會聯絡你的。彆忘了把你的手機帶上。”

看著東羅把桌麵上的手機穩妥地放進口袋裡,往門外大街上走去後,蓬江不著痕跡地鬆了口氣。

“希望這真的有用。”他看著咖啡杯裡的倒影喃喃道。

“什麼有用?”

憑空出現的聲音把蓬江嚇了一跳,他驚訝地看著靠得極近、去而複返的東羅,一下子不知所措。

“嚇死……咳,你怎麼又回來了?”他往後挪了挪,試圖拉開和她的距離。

東羅又靠近了一點,伸手再次把他的帽子摘了下來。

“冇什麼,我就是覺得你不戴帽子比較好看,所以回來告訴你一下。”

蓬江無奈地看著她,隻感覺胸口有股氣憋著。

“……謝謝你。”

偏偏這個時候正在打掃的阿姨、談笑風生的客人都圍了過來,附和著東羅。

“是啊,不戴帽子好看多了。”

“我們東羅的審美就是好!”

“東羅真是善良啊。”

“東羅真是世界上最好的孩子。”

東羅被哄得十分開心,連走的時候嘴邊都在哼著歌。她手裡攥著蓬江的帽子,大搖大擺地往街道走去,渾然冇有察覺身後蓬江晦澀的眼神。

蓬江抬起臉,平和的五官落在光影裡沾了幾分銳氣。

“東羅。”

-啊。”金髮男人不屑地想再說什麼,卻被方天河打斷:“夠了,金曠,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方天河,你還管不住我金家的人。”金曠嗤之以鼻地說了一句,但又挑了挑眉,彎起了嘴角,“你也隻不過是……”“你叫金礦?你很有錢嗎?”金曠說話屢屢被打斷,他皺起眉,表情極其不耐。他狠狠地瞪向東羅,卻意外地看到對方眼裡的懵懂與憧憬。金曠:?“當然。”“那你應該不會天天吃泡——”古老的小洋房裡忽然響起了巨大的鐘聲,撕開了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