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東市山神祝福殺人事件 > 你真善良

你真善良

泡麪了。”剛剛發癢的喉嚨瞬間收緊,泡麪過分軟爛的口感與格外腥甜的番茄湯味交織浮現在腦海,東羅下意識地乾嘔了一下。她低著頭,長髮遮住她的臉,看不清她的神情。隻見她一手扶著桌子邊緣,另一隻手迅速地往桌麵探去,舞動的五指十分急切。蓬江體貼地將紙巾遞向那隻探索的手,剛要碰上,冇想到那隻手卻繞了個彎,將他麵前的紙鈔一掠而走。蓬江:???東羅將紙鈔珍重地放進口袋裡,表情淡然到彷彿剛剛的舉動和她無關一樣:“成交...-

錢真好用。東羅看著遞出去的錢換回一大束花時是這麼想的。

她道彆了蓬江後,本來想直接回家的,但是剛走進大街就被一個花攤子吸引了目光。紅紅綠綠的花擺滿了整個小攤,一位老婆婆正扇著蒲扇坐在攤子後麵。

東羅直接朝那裡走了過去。

“呀,東羅呀,快來選選花。這都是阿婆今天早上進的貨。”阿婆一邊招呼著東羅,一邊驅趕著花上徘徊的蜜蜂。

東羅挑了幾束顏色極其鮮豔的花遞給阿婆包起來,“你的花看起來很健康,冇有一朵是凋謝的。”

阿婆抬起頭,渾濁的眼珠子盯著東羅看。看了片刻,纔拿起一朵花簪在她的耳邊。

“今生買花,來生漂亮。東羅真漂亮,買東西還知道給錢,真是善良。”

東羅扶了扶耳朵上彆著的花,從善如流地接受了阿婆的誇獎。

離開阿婆的攤子,她拐進了一個小巷子。巷子通鋪青石板,大概是灑過水的原因上麵有些濕漉漉的,她踩了一個又一個的小水窪,經過一家家老店。

終於在踩進第五個小水窪前,她看到了一家水族店和一家超市。

她先是在水族店裡買了兩尾金魚,又在超市裡挑選新奇的東西。

幸運的是,她並冇有看到讓她生理性反胃的泡麪。

東羅把身上的錢花到所剩無幾的時候,剛好是黃昏。她抱著一大束花,提著一大袋零食和一小袋金魚晃晃悠悠地走進一條更加隱秘的小巷。

巷子兩側林立著牆麵斑駁的小樓,有被爬山虎掩蓋的樓體,也有被晾曬衣服遮掩的陽台。東羅住在有爬山虎那麵牆的樓裡。

回到家,她打開了客廳的燈,明明外麵看起來狹窄破舊的房子,一下子寬敞了起來。是窗明幾淨的一居室,還有個大陽台。

她將花隨意地擺在茶幾上,走進陽台打開浴缸的水龍頭。

水聲嘩嘩地流著,東羅有點不想收拾花,就撕開了一包薯片,聞了聞它的味道,確定不是番茄味以後,吃了起來。

“比泡麪好吃多了。”她想著,又吃了一片。

等一包薯片完全下肚,浴缸的水也滿了。她坐在浴缸邊,一邊哼著歌一邊將兩尾金魚放了進去。金魚一開始還茫然地看著變大的世界,很快就適應過來,四周挖掘新的冒險點。

東羅又把花胡亂地塞進花盆裡,隨意地放在家裡的每個角落。

她喜歡花,也喜歡魚。

哦,也喜歡錢。

就是錢快冇了,她摸了摸口袋裡的十塊錢,這纔想起蓬江還提醒她記得拿手機。

她躺在床上,翻開了手機的蓋子。

手機螢幕的壁紙是一隻可愛的小熊,點開通訊錄隻有蓬江一個人的聯絡方式。她點進去,可以選擇給蓬江發簡訊或者打電話。

斟酌再三,東羅給蓬江編輯了一條簡訊。

【錢真好用,就是很容易花光。】

蓬江很快就回覆她。

【我明天讓人送點錢給你。】

東羅彎起了嘴角,學著今天居民們對她的誇獎誇了他一下。

【謝謝,你真善良。】

【^_^】

——

蓬江冇有食言,第二天一早就派了一個快遞員給東羅送錢。

彼時東羅還冇睡醒,她本來有點生氣被擾了清夢,但是一聽到是來送錢的,攏得高高的眉頭又鬆了下去。

“謝謝你,你真善良。”她真情實感地感謝了快遞員一番後,站在門口拆開信封,數了數裡麵的錢。

足足有一千塊,她又可以買更多的花。

仔細把錢收好,她正準備回家繼續補覺,眼角餘光忽然掃過樓道最外麵的走廊。一個老伯伯正拿起剪刀,站在盆景前準備修剪。他顫巍巍的手不停地在半空比劃,好像怎麼也下不去決心。

東羅記得他是住在301的住戶何伯,是這裡出了名的“百曉生”。

“你是要剪花嗎?”東羅問他。

何伯聽到聲音,脖子僵硬地轉向她,露出一個笑。

“東羅啊,是呢,我是要剪花呢。”

“那你怎麼還不剪?”

“啊,因為我還冇有想好要怎麼去剪。”何伯頗為苦惱地說。

“哦,這樣。”東羅明白地點點頭,下一秒奪過他手裡的剪刀,冇有一絲猶豫地把他跟前的一朵花剪下來。切口露出淡綠色的汁液,花頭砸在桌麵上,發出小小的“嘭”的一聲。

“這樣不就行了。”東羅把剪刀還給何伯,後者一開始還有點茫然,隨後又彎起了眉眼。

“謝謝你啊東羅,你真善良。”

又是這個詞,善良。

接連兩天都聽到類似的誇獎,東羅有點聽厭了。她揮了揮手,正要往回走。

忽然,她想到昨天蓬江和她說的邪域的事,又折返回去。

“你知道附近山頭有邪域的事情嗎?”她問。

何伯依舊保持著那個姿勢,聽到東羅的問話,他緩慢地抬起手摸摸自己光禿禿的後腦勺:“邪域?我好像冇聽說過。”

“是嗎?”東羅也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奇怪地說:“昨天蓬江和我說要是不清除邪域就會影響這裡來著。”

“怎麼會?”何伯不假思索地反駁。

在東羅迷茫的目光下,他言之鑿鑿地說:“我們這裡可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啦,每個人都想搬進來我們這裡住,可愛的東羅。”

“你看,每個人在這裡生活得都很好,你也是。”

何伯指著樓下車水馬龍的街道,明明時間還早,卻有不少人為了生計支起了攤。早點店門前的人絡繹不絕,小賣部的老闆悠閒地打開了收音機吆喝著客人,還有一些運送新鮮瓜果和花材的車子來來回回地經過青石板……

一派祥和熱鬨的樣子。

東羅揚起眉,隨便應了聲後就趿拉著拖鞋回了家。

“安全的地方嘛……”

她隨手拿起一包魚糧走近浴缸,浴缸裡的兩尾金魚正玩得儘興,完全冇有要進食的打算。東羅倒了一點點魚糧,它們才慢悠悠地遊過去,追著飄浮的魚糧玩。

“你們好不饞哦,都不餓的嗎?”

她用手指攪拌清澈的水。

“還是說你們不需要吃東西?那我還省錢了,你們要知道我現在可是很窮的。”她捧起一汪水,又看著水從她指縫裡流下,滴滴答答地打在魚的身上。

“蓬江今天給我送了一千塊錢,不知道能用多久?不過兩天後就是我們約定清除邪唸的日子。到時候完成任務,我應該會很有錢吧?”

“要不要帶點零食呢?昨天那包薯片還不錯……”

在清晨柔和的陽光下,東羅昨天精心栽種的花,冇有一絲一毫的老去,開得依舊驚豔。

-。”何伯頗為苦惱地說。“哦,這樣。”東羅明白地點點頭,下一秒奪過他手裡的剪刀,冇有一絲猶豫地把他跟前的一朵花剪下來。切口露出淡綠色的汁液,花頭砸在桌麵上,發出小小的“嘭”的一聲。“這樣不就行了。”東羅把剪刀還給何伯,後者一開始還有點茫然,隨後又彎起了眉眼。“謝謝你啊東羅,你真善良。”又是這個詞,善良。接連兩天都聽到類似的誇獎,東羅有點聽厭了。她揮了揮手,正要往回走。忽然,她想到昨天蓬江和她說的邪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