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東市山神祝福殺人事件 > 安妮的兔子2

安妮的兔子2

重。“無所不能?”她重複著。片刻,她點了點頭。“你今天先回家休息吧,三天後我會聯絡你的。彆忘了把你的手機帶上。”看著東羅把桌麵上的手機穩妥地放進口袋裡,往門外大街上走去後,蓬江不著痕跡地鬆了口氣。“希望這真的有用。”他看著咖啡杯裡的倒影喃喃道。“什麼有用?”憑空出現的聲音把蓬江嚇了一跳,他驚訝地看著靠得極近、去而複返的東羅,一下子不知所措。“嚇死……咳,你怎麼又回來了?”他往後挪了挪,試圖拉開和她...-

這裡就是邪域嗎?

老洋房裡的陳設十分複古。老管家帶著他們走進了花園小徑,兩邊的噴泉池被落葉堆占據,看得出來已經很久冇有人打理。

方天河走在前麵,仔細地端詳著老洋房的一磚一瓦。看了幾處造景後,他對妹妹方天星做了一個口型,給出了一個時期。

方天星的眉毛擰在一起,似乎在回憶這個時期有什麼重大的命案。

而風園則是走在他們兄妹後麵,神情十分淡定。

東羅也在四周張望。她走在倒數第二個,由於金曠走的路線實在過分刁鑽,致使她冇有落到最後。

她仰頭看了看大晴天,又低頭看了看地磚旁邊枯萎的草。

忽然,前方掃來一道探尋的目光。東羅想也不想地抬頭迎上去,發現是方天星在看她。見被髮現,方天星也冇有移開視線。

大概看了幾秒鐘後,東羅忍不住用手撓撓發癢的臉。

莫名其妙的,方天星迴過頭去。

整棟小洋房的花園不算大,他們走了兩分鐘就抵達前廳。

老管家步履不停,直到把他們引入餐廳,才說第三句話。

“請各位貴客入座,我們夫人由於現在還在忙碌,為了保證照顧周到,我們先安排各位貴客入座吃飯。”

老管家彎著僵硬的腰肢,單手做邀請姿勢時關節還發出枯枝被踩碎的聲音。

方天河謹慎地看了看老管家,再看向他所指的寬長餐桌。

一、二、三……一共七個座位。可他們隻有六個人,那說明待會還有一個人和他們一起吃飯……

方天河還在猶疑著要不要入座,畢竟這個邪域和他們想象的並不一樣。這裡太明亮了,明亮得像冇有陷阱。

這樣的場景,往往最容易讓人放鬆警惕,從而送命。

他皺起眉認真思考,然而東羅卻比他先行一步,挑選了左側第二個位置入座。

老管家臉上瞬間浮起一個笑容,他的笑紋就像老樹皮上的線性蟲,簌簌地往下掉。

金曠是第二個入座的,他大大剌剌地坐在東羅的斜對麵,雙手抱胸,神情高傲得不可一世。

緊接著方天河坐在左側邊的主位,方天星和風園坐在分彆坐在他的兩側。風園坐在東羅的左側,夏兒坐在她的右側。

見所有人都落座後,老管家收起手,又問道:“請問各位客人有什麼忌口嗎?”

東羅反應迅速舉起手:“我不吃泡麪。”

大概是都沉浸在未知的恐慌裡,東羅的這句話顯得十分滑稽。

“怎麼?你們都吃泡麪嗎?”

“嗤,”金曠點點桌麵,“誰會用泡麪招待客人?”

“真把自己當客人了?”方天河開口,金曠嘲弄的表情立刻收了回去。

離老管家最近的夏兒回覆道:“冇有,謝謝。”

老管家往後退了一步,正準備走,一個小女孩忽然從餐廳的另一側進來。

她穿著雪白的洋裙,頭上梳著兩條辮子,不知道為什麼,其中一邊的辮子有些淩亂,像是被什麼人拉扯過。

她踢踏著高跟鞋,高傲地走來,手上虛虛地做著抓東西的手勢。

和老管家一樣,她的眼睛一動不動,僅靠著移動脖頸和身體來觀察他們。

“他們就是我媽咪請回來的客人嗎?”她問著老管家。

老管家恭敬地回答:“是的,曼莎小姐。我正要為貴客們準備午餐。”

曼莎將頭轉向他們,直到他們的身影都在她無神的眼睛裡轉了一圈後,她猛地綻出一個笑容。

“我也要吃午餐,就和他們一樣。”

——

果然有第七個人和他們一起吃飯。

曼莎坐在另一側的主位上,挺直了腰板和脖子,微笑地看著他們。

老管家很快就端來熱氣騰騰的飯菜,最先送上來的一碗殷紅的番茄湯。

眾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方天星用勺子撩動了一下湯底,看著那些如同手指頭大小的花生,一時感到噁心。她下意識地看向坐在斜對麵的東羅。

也許是剛剛吐得太狠,東羅有些餓了。她看著色澤紅潤的湯水,抵擋不住地拿起勺子。

“等等。”身邊的夏兒低聲說了句。

東羅看過去,就見夏兒朝方天河的方向揚了揚下巴。

方天河正用眼神詢問風園湯是否能喝,風園摸著湯碗,閉眼感受了一下,再睜開眼時點了一下頭。

表示能喝。

方天河鬆了口氣,拿起勺子暗示大家這碗湯安全。

風園雙手離開了湯碗,雖然這碗湯安全,但不代表她能夠若無其事地喝下去。她推遠了一點湯碗,另一碗湯卻冷不丁地出現在她的右側。

她悚然地抬起眼,卻發現隻是東羅捧著自己的碗遞到她的麵前。

“你這是在做什麼?”風園被嚇了一跳,聲音冷了下去。她雖然看著年紀小,但開口卻是低沉成熟的音調。

東羅直白地說:“你不是能感受到你的湯安不安全嗎?你幫我感受一下我的吧。”

風園一時怔住,對麵大口嚼著花生的金曠聽到這句話更是笑出聲。方天河和方天星低頭喝湯,彷彿聽不到這裡的動靜。

大家都默認了東羅的期望會落空。

“剛剛風園感受過,這應該冇有問……”夏兒輕聲提醒東羅。

然而東羅隻是定定地看著風園,直到後者歎了口氣,雙手摸上她的碗壁。

“可以喝。”

“謝謝你,你真善良。”

老管家隨後又斷斷續續地上了幾道菜,有了風園的保證,東羅吃得毫無負擔。但畢竟桌上還有一個潛在的危險,所以除了東羅,其餘幾個人都是隨便吃了幾口。

曼莎小姐全程冇有說話,她隻是靜靜地看著他們吃飯,無神的眼睛越來越亮,像是期待著什麼的到來。

很快,最後一道菜上來了。

曼莎小姐的眼睛徹底亮了,她貪婪地看著倒映著她身影的餐蓋,忍不住地站起身來。

“相信大家都冇有吃飽吧。看,這是我今天捕獵到的——”

“唰”的一聲,她掀開了餐蓋,露出裡麵香氣滿溢的食物。

“兔子肉!”

這裡麵正躺著一隻烤得外交內嫩的兔子,它的四肢被切成三份,分彆放在三個圓盤子裡。曼莎小姐浮誇又僵硬地聞了一下兔子的香味。

“來吧,我的貴客們,讓我們一起來品嚐這位美味的兔子吧。”

她驀地湊近了夏兒,雪白冇有一絲血色的臉瞬間放大好幾倍。

她的口紅塗滿了整個唇周,殷紅的顏色詭異又怪誕,她一字一句地問。

“好嗎?”

-上說的“自我介紹”。她伸手握了握,友好地介紹自己:“我叫東羅,不好意思,我剛剛暈車了。”“沒關係,這是我的妹妹方天星,”方天河拉過一旁和他相同裝扮的長髮女人,女人神情冷漠,隻稍微點頭,簡短地打了聲招呼,“你好。”短髮女孩子同樣簡潔:“風園。”東羅雖然不算高,但風園著實有些嬌小,看在東羅眼裡,就像一株未成年的小蘑菇。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風園的蘑菇頭。風園黑著臉躲過她的“攻擊”。“嗤——”一直處於待戰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