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東市山神祝福殺人事件 > 安妮的兔子 3

安妮的兔子 3

茄味以後,吃了起來。“比泡麪好吃多了。”她想著,又吃了一片。等一包薯片完全下肚,浴缸的水也滿了。她坐在浴缸邊,一邊哼著歌一邊將兩尾金魚放了進去。金魚一開始還茫然地看著變大的世界,很快就適應過來,四周挖掘新的冒險點。東羅又把花胡亂地塞進花盆裡,隨意地放在家裡的每個角落。她喜歡花,也喜歡魚。哦,也喜歡錢。就是錢快冇了,她摸了摸口袋裡的十塊錢,這纔想起蓬江還提醒她記得拿手機。她躺在床上,翻開了手機的蓋子...-

氣氛瞬間進入冰點。

曼莎小姐扯出燦爛又詭異的笑容看著眾人,脖子在轉動時發出了“嘎吱嘎吱”的聲響。

餐桌的兔子不斷地散發著迷人的香味,然而它的分切方式過於離奇,讓人無法感到安心。它是從肚子中央被剖開,頭部、腰部、腿部分成三份。其中肚子部分的肉,被切得十分糜爛。像是被刀刃搜颳了一層又一層。

風園看著兔子,搖了搖頭。

曼莎小姐的笑容小了一點,但她仍舊維持著禮貌:“這是我很辛苦抓回來的,你們不嘗一點嗎?”

她拖著腳步,貼近了金曠問。金曠鐵青著臉冇有回答。

她的笑容冷了一分。

接著她又拖著腳步去問方天星,對方仍舊是不回答。

她有些不耐煩了。

接著是方天河、風園。幾乎冇有一個人敢吃下一口兔子肉,也冇有人敢正麵迴應她。

她的怒氣越來越重。

最後,她問到了東羅。

她貼著臉,露出一個頑劣的笑,正要開口問東羅,就被一長串打嗝聲打斷了。

“嗝——”

“對不起,我吃太飽了,”東羅捂住嘴巴,看著曼莎小姐滲著幽怨的眼神,又補了一句:“太飽了,我不吃了。”

“你不吃?!”曼莎小姐聽到這句話,原本渾濁發白的眼珠忽然被黑瞳全麵覆蓋。她近乎咬牙切齒地問她:“你真的不吃?!”

地麵隨著曼莎小姐爆發的怨氣搖搖欲墜。

金曠眼疾手快地從座位上跳了起來,離餐桌遠遠的。方天河則拉著妹妹站起來,並把她護到身後。

夏兒伸手去拉東羅,卻看見她穩如泰山地坐在座位上,似乎冇有被曼莎小姐的怒氣震懾住。

他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將餐桌上的燭台拿在手裡。

“嗯,對。我不吃。”東羅不假思索地回答。

對她來說,剛剛的飯菜已經夠她吃的了,她冇有必要再勉強自己。而且自己的同伴都已經離席了,那證明他們都不吃。

所以她補充了一句:“他們也不吃。”

金曠:……

方天河:……

方天星:……

風園:……

夏兒:0.0

曼莎小姐的頭部忽然發出極其清晰的哢哢聲,如同齒輪開始扭動一般。她回頭看著警惕的眾人,驀地笑起來。

“你們根本就不懂得欣賞這隻兔子。”

“好,你們不吃。那我自己吃。”

她慢悠悠地走到兔子麵前,嘴裡唱著不成調的歌。

“小兔子乖乖,把門兒開開,快點兒開開——”

就在她的手要拿起兔子肉時,她猛地一回頭,眼睛直直地看著東羅。

“我要吃咯。”

說著,她一口咬下兔子的肚子。

眾人聽著她咀嚼的聲音,背後升起一層冷汗。

她吃東西的聲音太像動物在啃食人的骨頭了,讓他們一時分不清究竟是她在吃兔子,還是兔子在吃她。

曼莎小姐還在吃。

她眼神直勾勾地盯著他們,嘴裡癡迷地品嚐著兔子肉。每吃一口,她的嘴角就會流出一絲猩紅的血,直到吃到兔子腿。她的嘴邊已經滿是鮮血,他們不知道這究竟是她吐出來的還是兔子流出來的。

她還在吃。

巨大的兔子骨頭從她的口腔劃到她的喉嚨,清晰可見的骨頭形狀遊走在她的皮膚裡麵,凸起一個個節點。

然後這一個個節點從她的皮膚裡生長,撕扯開來,血霧從她的肌膚中炸開,染紅了她的白色洋裙。

“這……”方天河驚愕地看著她,手裡緊緊地攥著方天星的手。

方天星同樣被驚愕得說不出話。

可她還冇有停下,骨頭很快就遊走到她的肚子,在上麵劃開一道又一道的血口。

“這、這是……剛纔那隻兔子的切口。”風園說。

金曠同樣嚇得臉色鐵青,他直直地看著曼莎小姐,生怕有什麼變故。

然而她隻是一直吃著一直吃著。

“她快撐死了。”東羅平靜地說。

一灘灘血從曼莎小姐身上斑駁開來,她吃下最後一塊兔子肉後,心滿意足地爬到餐桌上,她的血腥甜的味道瀰漫整個餐廳。

她緩緩地躺在剛剛的圓盤上,竭力地蜷縮著自己,然後笑著說。

“你再也找不到你的兔子了,安妮。”

“你再也找不到你的兔子了,再也找不到。”

夏兒看著她的眼珠子逐漸渙散下去,他狠狠地呼了口氣,靠在自己的椅子上。

“什、什麼意思?她剛剛在說什麼?!她是域主嗎?我們究竟要做什麼?!”金曠怒吼著。

方天河搖搖頭,他剛纔太害怕了,根本冇有聽清楚。方天星站在他的身後,神情十分凝重。

方天星說:“她說安妮……”

“她說,安妮再也找不到她的兔子了。”東羅回答金曠。

“什、什麼?安妮是、是誰?”

“不知道。”東羅的臉上冇有任何表情,她既不驚慌也不害怕。她平靜地看著還睜著眼的曼莎,伸手去閉上她的眼。

與此同時,餐廳裡忽然響起了女孩子焦急的聲音。

“曼莎,我是安妮!你有看我的小兔子嗎?她不見了!”

“曼莎!曼莎!”

聲音不停地在遊走在各個角落,給這場荒誕的悲劇添上了更加詭異的色彩。他們竭力地往各個方向看去,都看不到說話的身影。

東羅半跪在地上,用掌心感受著聲音的方位。

忽然,她抬頭看向正廳的窗戶。

“在外麵。”

“什麼?”眾人隨著她的話往門外看去。

一隻巨大的瞳仁在外麵正拚了命地往窗戶裡窺探,她的眼珠很大,像是隨時可以擠破兩米高的落地窗。

感受到大家的注視,她寬寬的眼皮彎了起來。

“我看到你們了哦。”

-開去。“待會兒一共會有五個人和你一起進入邪域清除邪念,他們都是東市或者周邊城市赫赫有名的家族派出的人。不過可以的話,最好是你先主動進行自我介紹。”“進入邪域,你要找到域主也就是邪念最重的人的心願,以各種手段達成它就可以清除邪念。”“你放心,這是你第一次進入邪域,這次邪域不算太強——”蓬江自顧自地說著,見東羅冇有任何反應,便用眼角餘光瞄了瞄她。隻見她低著頭,右手在車門不知道摸索著什麼。“東羅,你在找...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