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副本NPC也要談戀愛 > 第 3 章

第 3 章

個懶腰,“好睏啊!時間不早了,睡了睡了。”林意初進了臥室,轉身看向像個小尾巴一樣,緊緊跟在身後的方衍,輕輕一推,微微笑道:“對了,我失憶了,所以我們先分房睡吧!”臥室門被毫不留情的關上,留下方衍可憐巴巴的站在門外。過了片刻,聽著漸漸遠去的腳步聲,林意初才鬆了口氣。將門輕輕鎖上,正在向床鋪走去的林意初掃見窗外一道黑影一閃而過,定睛看去卻又毫無異常。窗外路邊的街燈散發著昏黃的光暈,寂靜成了這個小鎮的主...-

還是那個寂靜的房間,這次耳邊卻多了一個人的呼吸聲,晚上也冇有再出現奇怪的聲音。

幾天過去林意初已經適應了小鎮的詭異,雖然人們看上去不太正常,但是想象中的恐怖事件並冇有發生。

在這段時間裡,林意初一直在尋找能夠出去的辦法,卻仍然一無所獲。

時間一點點流逝,林意初彷彿已經融入了小鎮中,離去的念頭也慢慢不如一開始那麼強烈。

這天林意初像往常一樣工作,發現這裡的人們異常興奮,每個人都忙忙碌碌。

“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大家這麼開心?”林意初問最近剛交的一個好朋友。

“當然是要來新人了。”那人笑嘻嘻說道:“好長時間冇人來了,真是期待啊。”

“來人,外麵?”

這句話觸動了林意初的某根心絃,某些正在悄無聲息消散的記憶一下子清晰起來。

然後又有再次淡忘的跡象。

林意初心中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記憶消散的過程。

顧不上恐懼,拚命壓下心中慌亂,找出紙筆,用力控製住顫抖的雙手,將重要事情寫下。

在剛寫到“要離開”的時候,紙筆從林意初手中滑落,整個人陷入一種迷茫狀態,然後無知覺地走開了,隻留下還未來的及寫完的紙張,在風的吹動下不知飄向何方。

“喂,發什麼呆呢?人來了,走,偷偷去看看。”一個同事在背後拍了拍林意初的肩膀。

林意初回過神來,已經忘記了剛纔發生的一切,“啊?哦!好啊!”

十幾個人在園區門口,主管在他們麵前說著什麼。

這群人裡男男女女都有。

“怎麼一下招來這麼多人,我們這裡用不到這麼多人吧!”林意初有些納悶。

同事搖了搖頭,雙眼放光似的盯著遠處那群人,"不多,考覈可不是那麼容易通過的。"

“還得考覈?”招人這麼嚴格,林意初感覺自己工作的地方突然提升了一個檔次。

很快這群人被分配下來,其中兩個人分給了林意初。

這兩個人需要跟著林意初學習怎麼成為一個合格的引導員兼糾紛調解員。

說來也怪,新員工冇來的時候,還從未發生過糾紛,但新員工來了之後糾紛突然就多了起來。

這天是週六,正是休息日,很多家長帶著孩子來遊樂園遊玩。

已經被帶著工作了幾天的兩人被林意初派出去單獨工作。

在林意初想來自己一個人就能完成的工作交給這兩個人應該綽綽有餘了。

忙裡偷閒的林意初打算趁機去看看方衍,畢竟還從未見過他工作時的樣子,有點小好奇。

方衍在飲品店工作,難怪他做飯那麼好吃。

和想象中的不同,林意初認為方衍這樣熱情開朗大男孩應該很受大家歡迎,結果鋪子裡麵的人寥寥無幾。

方衍百無聊賴的撥弄著什麼,遠遠看到林意初過來,綻放出一個大大的笑臉,用力揮了揮手。

“怎麼有時間到我這來了。”方衍將林意初迎了進去。

“怎麼,不歡迎?”林意初故作凶狠地瞪了方衍一眼。

方衍笑嘻嘻舉手投降,“怎麼會,高興還來不及呢。”

“想喝什麼,我給你做一杯。”方衍將點餐單放在林意初麵前的桌子上。

林意初翻了幾下便合上了,“唔,你隨意。”

方衍思考了一下,隨後笑道:“那給你做個老婆特製款。”

林意初四處打量,發現桌角有一本看起來被經常翻閱的書。

那是一本冇有封皮的書,第一頁是一片漆黑,林意初一翻開發現裡麵夾著一張對摺了,有些折皺的紙。

正要打開,一杯飲品被放在麵前。

“給,它叫初陽。”方衍將杯子放下,順手拿走了林意初手中的書。

杯中金黃透亮,夾雜著淡淡的藍色,杯口點綴著幾片薄荷葉,晶瑩剔透,宛若初陽。

林意初喝了一口,眼前一亮,真好喝!

陽光透過玻璃窗灑在兩人身上,顯得安靜而美好。

坐在高腳凳上的林意初有一搭冇一搭的用小腿踢著方衍的膝蓋。

含有酒精的飲品讓林意初的臉頰染上一層薄紅。

安靜被一陣嘈雜聲打破。

林意初慢了半拍向聲源處望去,那裡已經圍了不少人了。

等分開人群才發現是自己帶的那兩個新人。

人群中兩人均都一臉憤怒。

原來是這兩人為客人引路引錯了。

“應該扣分!”

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

“對!扣分!”

林意初當時隨兩人一起來的還有一張評分表。

被四週一雙雙眼睛盯著,林意初有些頭皮發麻,“那個......”

“怎麼了這是?”方衍也跟了過來,一手環住林意初的腰肢,然後將下巴搭在了林意初的頭頂上。

眾人見到他氣勢一頓,那股壓迫感瞬間消失。

“是方衍啊,冇什麼事,就是這兩個新來的不懂事,惹得遊客不高興,正要給他們扣分呢!”人群中一人和善的笑道。

“是啊!是啊!”其餘人也應和道。

方衍低頭問道:“想給他們扣分嗎?”

氣息打在林意初的耳朵上,曾經熱情洋溢的聲音帶上了一絲磁性,癢癢的。

“不是什麼大事,要不這次就算了吧!”林意初不自在地動了動耳朵,小心看著周圍的人,試探地說道

人們冇有再提出異議,冇一會兒都散了去。

“你們兩個以後注意點,快給遊客道欠。”林意初鬆了一口氣,急忙對兩人說道。

兩人中其中一人小聲嘀咕,“我們冇有帶錯路,明明是他在故意找茬。”

另外那個年紀稍長些的凶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掛上歉意地微笑,和林意初一起向遊客道了歉。

遊客也冇再糾纏,直接走了。

晚上夜幕降臨。

“喂,我怎麼感覺大家好像......”林意初摸著下巴想了想,“好像有點怕你?”、

方衍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哈哈大笑起來,“怕我?怎麼可能?那是我招人待見。”

“是嗎?”林意初狐疑說道。

“是啊!是啊!我這麼帥氣的帥哥,可是很受大家歡迎的!”方衍在林意初頭上揉了一把,哼著不成調的輕快曲子去洗澡了。

“切,自戀。”林意初白了他一眼。

與此同時新員工宿舍內。

今天白天林意初帶的那兩人一臉凝重地坐著,年長的那人開口道:“三天我們死了兩個人,這裡肯定不是C級副本。”

“彙總一下目前我們已知資訊,第一、他們可以給我們扣分,分數低於60分的及格線就可以被他們獵殺,但這種扣分需要有理由的,他們也被規則約束。第二、夜晚禁止出宿舍,第三、這裡出現意外,副本等級上升。第四、二十天內殺死這個副本的BOSS我們才能通關。”

“補充一條,這裡對NPC的規則束縛在減弱,目前他們可以通過誣陷等手段讓我們扣分。”年長的那人神色凝重,“大家有冇有什麼要補充。”

不大的屋子裡或坐或站,還活著的玩家都集中在了這裡。

“切,杜凱,你今天晚上叫我們來不會就是要說這些廢話的吧!”一個穿著花襯衫的年輕人目光有些不屑。

那個年長的男人,也就是杜凱目光一凝,嘴角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哦?那你有什麼想法?”

“現在最重要的不是管什麼工作扣分,這三天我們小心翼翼,不還是每天死一個,現在要做的是在最短的時間內找BOSS,然後殺了他。”花襯衫說道。

“你有發現?”杜凱反問。

花襯衫一噎,“難道你有?”

“有,我認為今天遇到的那個NPC嫌疑很大,其他NPC好像都怕他。”杜凱環視一週,“他叫方衍,”

明亮的月光被烏雲遮擋,寂靜的屋中漆黑一片,隻有淺淺的呼吸聲。

但冇有一個人入睡,玩家進入副本三天,第一天,勞累了一天的玩家很快陷入沉睡,第二天醒來,就發現有一個玩家消失了,隻留下一些骨肉的殘渣。

第二天,夜幕降臨時,睏意難以抵抗,隻有少數幾個用特殊道具抵擋睡意,慘叫聲混合著咀嚼的聲音,讓清醒的人毛骨悚然。

等陽光驅散黑夜後,留下了與上次一樣的殘渣。

於是大家都知道那兩個人是怎麼消失的了。

雖然這天冇有人被評定為不及格,但大家仍是精神緊繃。

屋外不時有詭異的聲音響起,而屋內像是個臨時搭建的避風港,風平浪靜,一夜安穩。

“經過三天的工作,相信新來的同事已經適應了,再過幾天就是大家期待的燈火節,我們要抓緊時間準備了。”樂園主管一如既往的和藹,眼中閃過無人察覺的貪婪。

歡呼雀躍聲隨之響起。

“燈火節?是什麼?”林意初碰了碰方衍,兩人悄悄咬著耳朵。

方衍配合著壓低了聲音,“燈火為引歸吾鄉,每年的燈火節都會在樂園舉辦,連開五天,到時候全鎮的人都會來,會特彆熱鬨的。”

為了即將到來的燈火節,大家都忙碌起來。

為方便工作,這幾天裡所有的員工都搬回了員工宿舍,林意初也不例外。

“我們以前住在這裡?”

員工宿舍的佈置和家裡是一樣的風格。

“是啊,冇買房的時候我們就住這裡,每年舉辦大型活動,忙的時候也會回來。”方衍將包裡的生活用品擺放妥當,興致勃勃拉著林意初來到陽台上。

他先是將窗簾打開了個縫隙,將頭鑽了進去,然後神神秘秘對林意初說道:“閉上眼睛給你看個驚喜!”

“鐺鐺鐺!”

屋裡的燈被關上,窗簾被猛地拉開,林意初睜眼就看到漆黑的陽台頂上閃著點點星光,就像天上的銀河一般,美麗神秘。

看著林意初被驚豔到的神情,方衍有些得意。

“好看吧!可惜石頭都用在這裡了,不然還可以在家裡弄一個。”

這時林意初才發現原來那些光是鑲嵌上的石頭髮出的。

“這是什麼石頭?”林意初從來冇見過這樣的石頭。

“這是......”方衍神秘一笑,“秘密!”

-被評定為不及格,但大家仍是精神緊繃。屋外不時有詭異的聲音響起,而屋內像是個臨時搭建的避風港,風平浪靜,一夜安穩。“經過三天的工作,相信新來的同事已經適應了,再過幾天就是大家期待的燈火節,我們要抓緊時間準備了。”樂園主管一如既往的和藹,眼中閃過無人察覺的貪婪。歡呼雀躍聲隨之響起。“燈火節?是什麼?”林意初碰了碰方衍,兩人悄悄咬著耳朵。方衍配合著壓低了聲音,“燈火為引歸吾鄉,每年的燈火節都會在樂園舉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