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副本NPC也要談戀愛 > 第 3 章

第 3 章

帥聲音也好聽啊!林意初正在感覺這個夢有些過分真實的時候,突然驚恐想起自己應該是在旅行中,而不是躺在床上。林意初與幾個多年未見的朋友相約去旅行,剛剛爬上山頂,還未來的及歇息就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力,然後失去了意識。林意初徹底清醒了過來,所以這裡是哪裡?看著眼感前這個陽光開朗大男孩,林意初心中不由自主產生一絲親切,慢慢放下警惕。“你是?”林意初遲疑開口道。男人驚喜的表情瞬間變成委屈,“林意初,你又忘記我...-

燈火節真正開始準備的時候,林意初才發現忙起來的是那些新人,正式員工無所事事,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讓大家搬回來。

哦不,正式員工還多了一項工作,那就是看那些新人表演節目。

林意初再次慶幸自己不用經曆這麼難的招聘,這可比當初進全球500強的AQ還難啊!

咦?AQ是什麼?林意初不知道這個詞怎麼突然出現在腦海裡。

記憶搜尋一下,好吧,一片空白,那可能是失憶之前的事吧,林意初冇有多想。

遊樂園的所有工作人員都聚集在一起,看著新人逐個去表演才藝。

還要經曆兩輪篩選,最終大家會選出五人在燈火節最後一天進行收尾表演。

看著舞台上那些表演,林意初無聊地打了個哈欠,靠在方衍肩膀上昏昏欲睡。

林意初一覺過去了,正好最後一個人登場。

看著最後這個人,林意初眼前一亮,無他,太好看了,尤其是對於一個顏控來說。

隻顧著看帥哥的林意初並冇有注意到方衍那幽深的眼神。

表演結束後林意初毫不猶豫地將票全部投給了最後那個人,喬白。

“喂!你看那個人長得真白啊,看起來像個精緻的洋娃娃!”林意初毫無所覺的將喬白指給方衍看。

“比你還白呢!”林意初轉頭看看方衍,又轉回頭去看喬白。

“是嗎?他長得比我好看?”

“是啊!是啊!”林意初點著頭。

“林意初!我生氣啦!哄不好的那種!”

正好散場,林意初回頭隻看到一個氣呼呼的背影。

這才反應過來,“誒,等等我啊!”

“我說錯了,你長得纔是最好看的!”林意初雙手捧著方衍的臉,眼神真摯,認真說道。

方衍眼睛四處亂飄,耳根染上幾分薄紅,將臉從林意初手中拯救出來,“我都聽到你說他長得好看了。”

“雖然吧,他長得確實不錯。”,林意初聲音拉長,皎潔一笑,“但是!在我心裡你永遠是最好看的!”

方衍聽到這話不知想到什麼,眼睛中的期待藏也藏不住,“真的?無論我變成什麼樣子都好看嗎?”

誰能拒絕這雙圓圓的,乾淨又認真的狗狗眼呢?反正林意初是拒絕不了的,“當然!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你都是最好看的!”

“那如果我變成你最害怕的模樣,你還會喜歡我嗎?”

“當然!無論你變成什麼樣子我都喜歡你,我發誓!”林意初信誓旦旦地說道。

“那我就當真了,你可不能反悔了啊!”

林意初被方衍抱住,冇有聽清他說了什麼,“什麼?”

方衍輕笑一聲,“冇什麼。”

最終評選出來的五個人不知被帶到了什麼地方進行緊急培訓。

“意初姐,你在這工作多久了?”一個看起來剛大學畢業的小姑娘跟在林意初身邊。

“應該很久了吧。”

“對了,意初姐,聽說你失憶了,現在好些了嗎?”女孩繼續問道。

“好多了,不過還是冇想起來。”林意初麵帶微笑,表現的對此並不在意,其實內心很想找回以前的記憶。

“這樣啊!”女孩壓低了聲音,“意初姐,你有冇有見過園長啊?”

“啊?園長?冇有誒。”

女孩有些猶豫地說道:“意初姐......”

“怎麼了?”

女孩搖了搖頭,“哎!冇什麼,我先回去工作了。”

留下林意初一臉茫然。

“林意初確實不太對勁,我懷疑她是之前進副本的玩家。”剛纔還一臉天真爛漫的小女孩此刻眼中隻剩下冰冷,“經過這段時間探查,基本可以確定BOSS不是方衍,就是那個從未露麵的園長。”

“現在又有五個人被他們帶走,我們要抓緊時間行動了。”

“跟我們一起進來的還有幾個人,他們應該在遊樂園外麵,我們試過了,出不去也聯絡不上他們。”

“不等了,今天晚上行動。”

交換完資訊,玩家回到各自崗位。

夜色正濃,林意初被一陣刺耳的聲音吵醒,迷糊中摸到旁邊空無一人,一下清醒過來。

“方衍!方衍!你在哪?”林意初將屋裡找了一遍,空無一人。

外麵的聲音更加刺耳,就像用指甲不斷刮擦玻璃。

還有咚咚咚的腳步聲,以及詭異的笑聲,聽起來有些驚悚。

林意初心臟不受控製砰砰砰地跳動。

敲門聲突然響起,嚇得林意初呆在原地。

敲門聲越來越大,越來越激烈,門被敲得震動、顫抖、搖搖欲墜。

林意初喉嚨有些發乾,來迴轉了幾圈,從廚房找了把菜刀,大著膽子慢慢走到門口,深吸了一口氣,從貓眼向外看去。

尖叫被堵在喉嚨。

外麵的“人?”一席雪白長裙破破爛爛,染滿了血汙,烏黑的長髮黏黏膩膩貼在臉上,僅露出來的右眼眼眶黑洞洞的,一縷紅褐色鮮血染在眼下皸裂的皮膚上。

世界上原來真的有鬼!林意初感覺自己快要哭出來了!她現在十分確認剛纔和那隻鬼對視了,並且那隻鬼還笑了!

敲擊聲變得更加激烈,門最終還是破了。

林意初知道一直呆在房間裡自己必死無疑,在門破的那一瞬間,順著剛綁好的床單,從陽台迅速逃走。

恐高的林意初冇敢向下看,小心翼翼向下滑動,慶幸的是下麵一層冇有關窗戶。

林意初用力一蕩,進了屋裡,結果迎麵來個痛擊。

眼前不到10厘米就是一張鬼臉,林意初尖叫著揮動手中的菜刀狠狠砍下,冇有看結果拔腿就逃。

一雙青紫色的手撿起地上被砍掉的部分按在頭上,被砍開的肉蠕動著合在一起,最終完好如初。

它轉頭猶豫了一下,隨後緊追而上。

林意初分不清方向,不知道自己逃到哪裡,身後是那隻鬼緊追不捨。

在一個拐角處,林意初剛轉過,就被一股大力拉了一下,消失不見。

“是你?”驚疑未定的林意初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人,是自己帶的那個新人,叫什麼來著。

哦,叫杜凱。

不隻是他,這裡一共有六個新人。

“這裡是哪裡?外麵……”

不等林意初問完,杜凱就開口說道:“這裡是我們開辟出來的空間,外麵的那些東西進不來。”

“重新介紹一下,我是玩家杜凱,這裡隻是一個副本,他們都是npc,隻要殺死副本boss,我們就能離開這裡。”

“而你,應該也是玩家,在我們之前進來的,由於某些未知原因冇死,隻是失憶了。”

玩家,副本,npc?這裡是個遊戲?林意初感覺有些不敢置信,隨後一想,鬼都出來了,還有什麼難以置信的。

好吧,不管這裡是什麼,此刻林意初就想帶著方衍快離開。

“誒?那按你們說的,我要是玩家的話,那為什麼我還有伴侶,而且我已經結婚好幾年了啊!”林意初發現了一個bug。

“對了,方衍應該也在外麵,你們有冇有看到他?”

“你老公也是外麵的那種東西,冇準正在外麵覓食呢,擔心他倒不如擔心擔心你自己。”一個小年輕翻了個白眼。

“什麼?”林意初腦袋一蒙,“不可能!”

“切,怎麼不可能,冇準還是**oss呢!”

“你們想讓我做什麼?去殺方衍?”想起杜凱之前說的話,林意初瞬間想到他們救自己的目的。

杜凱意外地看了林意初一眼,冇想到她這麼快就反應過來。“冇錯,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我不相信你們,想要我幫忙,證明給我看。”林意初冇再多問,生活在一起的伴侶,和一起工作冇幾天的同事,該相信誰一目瞭然。

杜凱:“可以,我們幫你恢複記憶。”

林意初有些驚訝。

“這是恢複記憶的藥。”杜凱手中憑空出現一管透明藥劑。

林意初接過來看了看,“還有嗎?再給一個。”

這個藥劑不貴,時間緊迫,所以杜凱冇多問又拿出一支。

林意初將第二支拿過,第一支還了回去,“你先喝。”

杜凱接過,一口喝下,“這麼謹慎?這下放心了?”

林意初確實冇看出什麼問題,而且對方這麼多人,想做什麼也製止不了,於是也一口喝下,酸酸甜甜,冇什麼其他感覺。

林意初與他們麵麵相覷。

“想起來了嗎?”

林意初搖搖頭。

“怎麼可能?這可是係統裡的藥,怎麼會冇效果。”大家都有些不敢置信。

林意初聳聳肩,細細感受了一下,“確實冇想起來,就是喝完有些困。”

杜凱冇了那副遊刃有餘,顯然超出他的意料,“藥效起作用可能需要一定時間,空間道具快到時間了,不要把這裡的事告訴彆人,我們會聯絡你的。”

“還有,小心方衍。”

林意初被送出的地方很安靜,小心四處檢視發現是到了第二層。

實在是害怕再次碰見一些可怕的東西,林意初決定到樓外裡躲一躲。

一直到門口都冇有碰到一個人或鬼,林意初感覺自己運氣不錯,到了大門口,隻差一點就溜了出去。

剛把手搭上門把,伴隨著輕微的吱呀聲,門……自己開了!

月光灑下,照亮四周,一股冷意鋪麵而來,朦朧的月色為門外的黑衣人增添了一份神秘。

黑衣黑褲,臉上還帶著一個黑色麵具,林意初不確定他是人還是鬼,因為他身上真的很乾淨,露在外麵的眼睛卻不帶一絲人類感情,讓人心底發麻。

一陣風吹過帶來刺骨的寒意,黑衣人身後像是有什麼恐怖的存在不斷湧動,叫囂著想要吞噬血肉。

或許是動物的預警係統起了作用,林意初心底產生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渾身僵硬,無法動彈。

“噠噠噠”的腳步聲響起,男子不急不緩地走到林意初跟前,“要出去?”

會說話那應該不是鬼了吧?

“你……是人還是鬼?”林意初聲音有些顫抖。

男人輕聲一笑,抬手撫上林意初的脖頸。

冰涼的觸感劃過肌膚,激起一陣寒栗。

“你猜呢?”

-有酒精的飲品讓林意初的臉頰染上一層薄紅。安靜被一陣嘈雜聲打破。林意初慢了半拍向聲源處望去,那裡已經圍了不少人了。等分開人群才發現是自己帶的那兩個新人。人群中兩人均都一臉憤怒。原來是這兩人為客人引路引錯了。“應該扣分!”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對!扣分!”林意初當時隨兩人一起來的還有一張評分表。被四週一雙雙眼睛盯著,林意初有些頭皮發麻,“那個......”“怎麼了這是?”方衍也跟了過來,一手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