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夫君他要對我強娶豪奪[基建] > 第 1 章

第 1 章

新生,使勁將那一小團不知名物體咀嚼完畢,順著喉嚨嚥進肚裡。等這食物徹底被消滅,口中再也尋不到一絲殘渣之後,胃中的饑餓感終於褪去幾分,付浮這纔有精力仔細思考一下自己目前的處境。她低頭看了眼自己,隻見自己果然也是穿著這種破破爛爛的古代服裝,隻不過比剛纔見過的中年女人要好上那麼一些,稍微可以起到蔽體的作用。付浮伸出手看了看,隻見這隻手和自己本來的手完全不一樣,上麵佈滿了絲絲的裂紋和舊傷。一看就是一雙飽經...-

天和十四年,大周朝各地饑荒,民不聊生,各方天災**接踵而至。

逃荒路上人聲雜亂,虛弱已無氣息的付浮被其他難民瞧見,眼裡迸發出了猩紅的亮光。

可礙於一旁有人守著,隻能往下嚥口水,硬收住目光,和其他人一同挖樹皮煮樹皮粥喝,苦澀難嚥的哽咽感,讓他們直吐。

痛,好痛……感覺全身都好痛,尤其是腿,格外沉重。

付浮手指動了動,努力睜開眼睛,眼前的事物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隻見入目所及都是一片昏黃,天空是黃色的,大地是黃色的,就連身邊的人也各個都麵黃肌瘦,彷彿剛被黃沙侵襲過,浸透了個徹底。

付浮嘗試著動了動手指,這一動,付浮就感受到了極大的饑餓感,現在已經是二十一世紀的新中國了,得益於偉大的袁老,很多人已經冇有再體會過饑餓了。

怎麼現在會這麼餓呢付浮甚至覺得自己現在能生吞一頭牛。

這不對啊,付浮是一家遊戲公司的建模師,現在的大廠,九九六是基本日常,她十點才加完班,頂著月色邁著沉重的步子回到了自己租的小房間。

在路上的時候,付浮看著路邊那些香氣撲鼻,滋滋冒油的麻辣燙、烤串各種路邊攤,肚子餓的咕咕叫。

就狠狠點了一頓外賣,回家之後就吃的肚子滾圓,沾上枕頭就陷入了夢鄉。

想到這裡,付浮猛的直起身坐起來一看!

一眼望去,周圍都是黃色龜裂的土地,乾巴巴的,一看就不適合作物生長。

確實也隻能看見的零星乾枯的雜草,除此之外,冇有生長著的任務植物。

而在這貧瘠的土地上,橫七豎八的躺著一群人,這些人各個都穿的破破爛爛,有的甚至衣不蔽體,大腿都直接漏在外麵,直接迎接撲麵而來的沙礫。

不僅穿的差,臉色也格外差,每個人都麵黃肌瘦,甚至能看出他們一條條排骨似的胸骨。

小孩子們更是可憐,呆呆坐在母親身旁,不跑也不跳,眼神裡冇有一絲光亮,不帶一點活潑勁兒和生命力,彷彿都被這大地一同吸去。

這些人髮型和衣著都很古樸,不像是現代裝,倒更像是華國戰國時期的粗麻衣。

付浮心中狠狠一沉,眼前這景象,這群人,和她曾經追劇時在電視上看見的古時候的逃難景象一模一樣,甚至還要比電視上更加逼真!

怎麼睡了一覺而已醒來就來到了這種鬼地方

這時,一張瘦的麵色黃蠟的半老女人麵容出現在她的眼前。

這女人見她醒來,似乎高興極了,立馬揮舞著手伸到付浮麵前,測試她是不是真的睜開了眼。

確定付浮真的醒來之後,她立馬小心翼翼的從殘破衣服內襯裡縫著的破敗布包中拿出來一小塊黑乎乎的東西偷摸著往付浮手裡塞。

邊塞邊勸說“阿浮,你終於醒來了,快悄悄吃幾口,彆讓另一邊那些人給看見了,不然這點東西肯定也要被搶去的,幸好還隻是長途跋涉又長時間冇有進食餓暈了,要是撞上軍隊,那可就遭了!”

付浮看著眼圈黑乎乎的不明物體,心裡十分抗拒,但是這具身體似乎有著肌肉記憶。

看見這東西就不由自主的分泌出了口水,一把拿過來塞進嘴裡。

塞進嘴中後,明明這糰子格外粗糙乾礫,但是付浮嚐到的卻是無上的美味,濃鬱的小麥香一下子在口腔裡炸開,整個人彷彿都置身於小麥叢中。

付浮本來還冇什麼力氣,這一下直接如獲新生,使勁將那一小團不知名物體咀嚼完畢,順著喉嚨嚥進肚裡。

等這食物徹底被消滅,口中再也尋不到一絲殘渣之後,胃中的饑餓感終於褪去幾分,付浮這纔有精力仔細思考一下自己目前的處境。

她低頭看了眼自己,隻見自己果然也是穿著這種破破爛爛的古代服裝,隻不過比剛纔見過的中年女人要好上那麼一些,稍微可以起到蔽體的作用。

付浮伸出手看了看,隻見這隻手和自己本來的手完全不一樣,上麵佈滿了絲絲的裂紋和舊傷。

一看就是一雙飽經滄桑的手。

付浮閉了閉眼,心中瞭然,看來是遇到傳說中的穿越了,並且還是穿到彆人身體裡的那種魂穿。

根據剛剛那位大嬸所說,這個身體本來的主人應該是跟隨著這一大波人一起逃難,重點在於躲避軍隊,結果在途中太過辛苦,再加上食物短缺,不知不覺一命嗚呼,就這樣魂歸西天。

不知在什麼機緣下,付浮從二十一世紀穿越而來,接替了這具身體。

身邊躺著的這些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遍經風霜的臉上都滿是麻木,眼神裡全是空洞,付浮醒來之前就已經躺在這兒不短時間了,身邊的人都一直守著這具身體,看來這裡至少短時間內還算安全。

至少身邊這些人還能堅守人性,不至於到違揹人倫食忍肉的地步。

付浮直接擺爛,徹底癱倒在地上,試圖通過自己強大的意念直接破開時空讓自己重回二十一世紀。

還冇有暢想回到家之後的美好生活,她就被重新席捲而來的饑餓給打敗了。

無時無刻不在的饑餓感提醒著她仍然還在這個時空,或許是為了逃避這個可怕的現實,她很快就蜷縮著身體沉沉陷入夢鄉。

迷迷糊糊之間,付浮做起了夢。

夢中,她還在自己的家中,躺在自己溫暖的被窩裡,被這個穿越的噩夢驚醒之後,為了安撫受驚的自己,付浮拉開冰箱,拿出一瓶飲料就開始往嘴裡灌。

就在飲料要到嘴裡的時候,眼前的場景突然快速轉換,又變成了饑荒年間一片黃土遍地,黃沙漫天,付浮邁著步子拚命奔跑著,想要甩開身後的軍隊,她深知,一定不能被軍隊抓到,不然那可直接連命都冇有了。

付浮拚命跑啊跑啊,但是人的一雙腿怎麼抵得過軍中訓練有素的戰馬呢?

很快,她就被追兵一擊打倒在地,就在身後的長矛即將穿胸而過的時候,付浮喘著氣從夢中驚醒,額頭上冒出來了一頭的冷汗。

還好,還好,隻是夢。

付浮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彷彿還停留在夢裡的生死時刻,砰砰砰的直跳。

就在她心中暗罵,無緣無故就來到了這個可怕人命如草芥的時代,想要一個小說裡那種主角都必備的金手指的時候,腦袋裡突然想起了一道冷酷的電子音。

“滴滴滴,滴——基建通關APP已經綁定成功。”

付浮心中疑惑極了,整個人直接懵了,她呆呆的坐在原地,驚訝的瞪圓了眼睛,張開了嘴。

還冇等付浮來得及反應,本來黑乎乎的眼前卻突然出現了一道亮光。

緊接著,就是一連串五光十色的出場動畫,還伴著歡快的背景樂,在這樣的氛圍下,緩緩浮現出一個像農場圖標的軟件。

正當付浮發愁不知道如何打開軟件介麵的時候,這個軟件自動打開了,緩緩展開了它的初始介麵。

冇想到這個不知名軟件的內部介麵和付浮平時上班使用的建模軟件基本上大差不差。

付浮這時候格外感激自己的公司,不愧是大廠,辦公軟件都是最頂尖的,就連連來到異時空也得跟著大廠的標準走!

很快又自動彈出一個視窗。

【偉大的玩家付浮您好!恭喜您成為遊戲《改造荒島,基建通關》遊戲的第98456位玩家,在您在這個時代逃難、生活的過程中,您可以使用本遊戲APP滿足您的各項生存需求,具體詳情請點擊下方鏈接。】

頁麵最下麵一行赫然就是附上的藍色鏈接,一閃一閃引誘著人們將其點開。

付浮看著眼前兀自佯裝歲月靜好的超鏈接,狠狠咬了咬牙,看來自己被迫從舒服的被窩裡跑到這個忍饑捱餓,隨時有可能直接見閻王的身體裡,是這個什麼基建遊戲APP搞的鬼!

不過眼前的情況雖然出乎意料,但是源於之前廣泛閱讀的各種穿越、係統、APP小說,付浮還算接受良好,她以前冇有想過這種小說裡的情節還能真的發生在現實生活中。

這個APP倒也還挺友好,介麵特意是付浮熟悉的操作介麵。

想通之後,付浮也不在糾結,反正現在她也冇有什麼能夠與這個APP抗衡的,不如直接如它所願,大不了就是一個死。

她直接點擊了這個一閃一閃的藍色鏈接,點擊之後,直接跳出來了一大段資訊,全部是對這個遊戲APP的各種補充資訊。

付浮快速看完全部資訊之後,心中大喜!

這什麼《改造荒島,基建通關》遊戲APP可真是個好東西!

條款項目除了各種遊戲都通用的有的冇的一大堆用戶知情用戶同意協議之後,所表露出來的有用資訊,簡單粗暴來說可以歸納為以下三條:

可以利用這個基建APP進行係統建模,建模出來的東西會到現實中來,初活物外其他一切皆可建;二.這個建模係統有使用限製,每日隻可以建三次,並且有等級限製。就像遊戲通常升級到多少多少級解鎖什麼獎勵一樣,目前付浮還算新玩家,是遊戲中的最低等級,像她現在這種等級隻能建一些小物品。三.確實是這個遊戲APP將付浮弄到這裡來的,不過還有機會回去,這個遊戲的主線任務是改造荒島,基建現代城鎮,隻有完成主線任務之後才能通關返回現代。

怪不得這個遊戲APP直接就叫《改造荒島,基建通關》,原來玩家的主線通關任務就是在遊戲裡通過基建,改造這個荒島啊。

資訊拉到結尾之後,出現了兩個按鈕,一個紅色,一個綠色,付浮本來還想在兩個選項裡橫跳一會兒,結果定睛一看,兩個不同顏色的按鈕上都是同意!

這下付浮直接狠了心閉著眼選擇了綠色的同意。

好一個強買強賣的歹毒遊戲!竟然把兩個選項都設置成同意,連一個拒絕的機會都不留,真不愧是能直接乾出把付浮隔時空給綁架到這兒來的惡霸遊戲!

不過要是不同意的話,冇準哪一天就一個不小心直接和這群流民一起一同葬身於這片荒島了。

這把強買強賣也還算是有些人文化關懷的溫情存在。

既然都上了這條賊船了,也冇有再下去的道理,付浮放平了心態,既來之,則安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想通了之後,付浮這才又感受到自己的饑腸轆轆。

既然都這樣了,那就先填飽自己的五臟廟吧,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付浮熟練的打開遊戲,進入初始介麵,選擇新建項目,她打算建模幾個熱氣疼疼的白麪饅頭來吃吃。

就在點下確認鍵的前一秒,付浮鬼使神差的停了下來。

她突然想起那位好心給她食物的大嬸似乎是叫她“阿浮”,看來這具身體是一個叫阿浮的女孩。

但是付浮並冇有繼承這個女孩的任何記憶,隻能憑藉著自己的印象來推測。

原主應該是與身邊這群人一起逃荒,順便東躲西藏躲避軍隊,冇想到卻小小年紀體力不支,再加冇有供給,直接死在了路上。

付浮關掉腦海中的遊戲初始介麵,緩緩睜開了眼。

她掠過身邊這群老弱婦孺,直接向遠處望去。

果然更遠處的那些人,都是兩眼泛著紅光,嘴裡流出涎液,虎視眈眈看著這邊的人。

幸好這群人一直守著,這才避免了隊伍中的小孩被對麵那些餓狼似的人吃掉。

多虧付浮驚醒,冇有直接在這裡憑空變出饅頭來,不然對麵那些人恐怕要拚死來爭搶。

付浮又仔細觀察了周圍,發現幾步以外就有一個小山包,剛好可以遮掩住自己的身形。

於是她和大嬸藉口自己要去如廁之後,悄悄踱著步子去了小山包後麵。

付浮直接在腦海中呼喚遊戲,遊戲APP果然應聲出現

-險一點為好。於是付浮回憶起了自己看古裝電視劇時看到過的平民百姓們趕路時帶的乾糧,好像有一種叫胡餅,頂飽又耐得住存放。是古時候上至達官下至百姓必備的一種乾糧,農民們去地裡忙農活兒時要帶上,讀書人去趕赴科考的時候也要帶上,甚至官員們視察民情的時候也要帶上。這種胡餅類似於現在的芝麻燒餅或者新疆那邊的烤饢,整個麪餅上均勻塗抹是上一層油,再烤的兩麵焦黃,最後往上麵撒上一把芝麻,香氣撲鼻,直接給人酥的舌頭都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