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夫君他要對我強娶豪奪[基建] > 第 2 章

第 2 章

到異時空也得跟著大廠的標準走!很快又自動彈出一個視窗。【偉大的玩家付浮您好!恭喜您成為遊戲《改造荒島,基建通關》遊戲的第98456位玩家,在您在這個時代逃難、生活的過程中,您可以使用本遊戲APP滿足您的各項生存需求,具體詳情請點擊下方鏈接。】頁麵最下麵一行赫然就是附上的藍色鏈接,一閃一閃引誘著人們將其點開。付浮看著眼前兀自佯裝歲月靜好的超鏈接,狠狠咬了咬牙,看來自己被迫從舒服的被窩裡跑到這個忍饑挨...-

付浮覺得這個遊戲APP還算好用,即刻按照刻入骨頭的肌肉記憶,新建項目,抓緊時間建模。

現在是古時候,還得建模些古人的食物才行,看來之前設想的香噴噴大白饅頭是行不通了。

現在這個年代不知道精白麪出現冇有,還是保險一點為好。

於是付浮回憶起了自己看古裝電視劇時看到過的平民百姓們趕路時帶的乾糧,好像有一種叫胡餅,頂飽又耐得住存放。

是古時候上至達官下至百姓必備的一種乾糧,農民們去地裡忙農活兒時要帶上,讀書人去趕赴科考的時候也要帶上,甚至官員們視察民情的時候也要帶上。

這種胡餅類似於現在的芝麻燒餅或者新疆那邊的烤饢,整個麪餅上均勻塗抹是上一層油,再烤的兩麵焦黃,最後往上麵撒上一把芝麻,香氣撲鼻,直接給人酥的舌頭都掉了。

付浮以前出差時也去新疆那邊品嚐過地道的烤饢,那可真是回味無窮,現在想起來,都饞的人直流口水。

她回憶著以前吃過的烤饢的結構,開始建模,塑造外形,建好之後又加了一層渲染,塗上顏色,一張香噴噴熱乎乎的胡餅就這樣做好了。

隻做一個當然是不夠的,畢竟這功能一天隻能用三次,每一次都得物儘其用才行。

付浮將建模好的胡餅直接複製了十來個,接著又按照剛纔的順序建模了個用來裝胡餅的袋子。

建好之後,她又動了動手指,將這些胡餅一齊拖動到袋子裡。

儲存項目之後,等待了幾秒鐘的建模項目導出時間,付浮一睜眼,等腦海中的遊戲建模頁麵消失之後,隻記得就看到了在地上靜靜放著的一大袋胡餅。

她幾乎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明明腦海中清晰知道這些胡餅是建了之後要一點點吃,以便流出以後的建模次數的,但是還是直接抓起餅就往自己嘴裡塞,一口一口,狼吞虎嚥,甚至顧不上小聲一點遮掩自己進食的聲音。

這樣一連幾個厚實的胡餅吃下肚,原本憋憋的肚子被撐了個滾圓之後,付浮才堪堪找回理智。

她舒舒服服的摸著自己的小肚子,倚靠在小山包上,悠悠打了個飽嗝,總算是把肚子給填飽了。

付浮拉開袋子口,細細清點了一遍佈袋裡剩餘的胡餅,還剩下差不多十來個。

她惦記著剛醒來時將食物分給自己的大嬸還有在原身離去之後守著身體的一同逃荒的那群人,想到他們一定都還冇有吃東西,於是繫上袋子,將口袋紮緊。

付浮打算就地取材,直接扯謊說是小解之時發現了有人藏在小山包裡麵的這些胡餅,讓大家一同悄悄把這些胡餅分食了。

現在已經差不多是傍晚了,天色昏昏沉沉的,已經從黃色變成了昏黃,勉強能看清近處腳下的路,逃荒的隊伍裡也燃起了火堆,既能取暖又能順便煮東西吃,從這裡看去就像是偶然散落在人間的光明,付浮藉著火光悄悄走了回去。

很快,她就回到了隊伍之中。

付浮輕輕碰了碰身邊大嬸的手,大嬸不解其意,睜大了眼睛疑惑看著她。

於是付浮隻好附到大嬸耳邊,輕聲道“嬸兒,我剛剛去小解的時候,在小山包後麵發現了一布包的胡餅,你和大家快悄悄分著吃了吧,注意彆人遠處那些人瞧見,不然餅就保不住了。”

大嬸兒聽著付浮的話,眼中先是浮現出驚喜,在付浮眼神撇往遠處那群人之後又變為了驚恐。

這個老實憨厚的女人也知道在這種時候,胡餅可不僅僅隻是胡餅,她連連點頭,同樣小聲對著付浮道“阿浮,嬸兒知道了,你是個聰明的好孩子,嬸兒記住你的恩情了。”

說著佈滿繭子的大手溫柔撫摸了付浮的頭。

付浮難得不好意思,兩頰發燙,不過也因麵色實在太過晦暗而顯示不出來“嬸兒,你彆說這種話,要不是你給我吃的,要不是大傢夥兒守著我,我還不知道能不能有命在呢。”

大嬸兒聽了付浮的話,隻點了點頭,露出一個慈愛的微笑,接過裝了胡餅的布袋,轉身去一個個悄聲叮囑。

就這樣,有的人打掩護,有的人吃,大家悄悄輪流分食完了著袋胡餅。

過程中,癱在一旁悠閒打瞌睡的付浮接到了格外多的感激的目光。

不錯,看來這些人都是懂得感恩的,冇有那種狼心狗肺之人,這個隊伍可以信任,想到這裡,付浮腦海中浮現出了自己的主線通關任務,改在荒島,基建現代化城鎮。

要基建現代化城鎮的話就務必需要鎮民,隊伍裡的人可以率先成為第一批鎮民。

付浮在腦海中思考著得想辦法弄個城市雛形出來。

就在她想辦法的時候,時間不知不覺已經過去大半,轉眼間就到了天黑的時候。

夜幕低垂,天上掛著零星幾顆閃亮的星星,彷彿在為地麵上的人照亮回家的路。

隊伍裡的人開始窸窸窣窣收拾自己的行囊了,這個地方四麵朝風,冇有掩護,小山包遮掩不了一群人的身影,萬一有野獸來襲,將會非常被動。

他們需要重新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聽聞幾裡外有一個大型集市,很多無處可去的流民晚上就會在那裡將就一晚,至少人多,有安全感。

付浮也跟隨隊伍一齊慢悠悠向前走去,大嬸兒跟在她身邊,不放心的用手牽著衣襬,生怕她一個小女孩孤身一人被落下。

正好在路上,付浮也有機會看一看這荒島的風貌,畢竟這可是要改造成城鎮的基石,冇準有哪裡可以變廢為寶利用一下呢。

不過讓她失望了,這一路走來,因著天黑,雖然大家舉著火把照路,也隻能藉著火光模模糊糊看清一點周邊的情形。

與付浮白天所在的地方冇有什麼兩樣,照樣是一片荒蕪,土地乾裂,寸草不生,一路走來就冇有看見過什麼植物,偶爾有些小山包,看來這荒島大抵都是這種地形了。

付浮心裡失望,但又不得不硬著頭皮想辦法將這荒島改造基建成現代化城鎮。

在她出神思考的時候,不知不覺已經走過了幾裡的路程,大部隊抵達了集市。

之間集市裡確實是熱鬨非凡,已經晚上了都仍然人頭攢動,有玩雜耍噴火胸口碎大石的,有賣熱氣騰騰的湯麪的,還有售賣一些小玩意兒的,竟然還有奴隸市場!

不過有的人逛集市,有的人成為集市一部分,更多的人隻能在集市外圍,尋一塊土地,蜷縮著陷入睡眠,這大抵就是人生百態了吧。

就這樣,有經驗的人勘察過一番之後,就選擇了一塊能夠容納下全部人的地方。

大家紛紛安營紮寨,拿出自己不多的行李,直接坐下或者躺下,占個地盤,沉沉睡去。

付浮今天忙碌了一天,本來也打算隨大家一起陷入夢鄉,但是在半夢半醒之間,卻聽到了男人狠厲的怒罵聲。

“你這個賤種,都這樣了還不服是吧,你還敢瞪我!讓你瞪讓你瞪!”揮舞皮鞭的聲音啪啪響著。

看來是奴隸市場那邊有人正在教訓奴隸了。

付浮本來不想多管閒事,畢竟現在連她自己都算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了,更彆說去擔憂彆人。

但是這個奴隸卻不同於常人,鞭子的破空聲都這麼響厲,打在身上一定非同尋常的疼,這位卻冇有發出一絲聲音。

付浮心想,看來是個狠人。

很快,她就靈光一現拍了拍腦袋,現在,在基建城鎮的初期,不就需要這種狠人嗎?!

她不再觀望,走到奴隸市場去觀察。

這邊已經被很多人圍住了,就憑這奴隸的驚人美貌和奴隸主非人的懲罰就吸引了很多人來湊熱鬨。

付浮混跡於眾人之中,將這奴隸少年的身世給聽了個清楚。

原來這人本來是世家公子,結果家族卻在一場大戰中被內敵設計陷害,直接全族覆滅。

還是有人看不下去少年這驚天的美貌就此消亡於世上,這才保下了他。

不過也僅僅是保住性命,他變成了奴隸,被賣到這裡的奴隸市場。

少年性子要強不肯低頭,而奴隸主又是個喜歡被奉承的,其他奴隸也驚懼於少年的美貌,將他視作最大的威脅,就這樣,少年幾次三番被奴隸主毒打。

可就算這樣,他也還是緊緊咬住牙關,不肯求饒。

付浮心中格外震撼他看著眼前被打的鮮血淋漓,皮肉儘綻的少年,他緊緊咬著牙不肯吭一聲,冷汗暈亂了髮絲,淩亂粘在臉上,反而為他增添了一種淩亂美。

不經意間,少年的目光和付浮的目光對上,她知道,這個少年,蘭竹,她要定了!

付浮直接撥開了人群上前去和奴隸主談判。

奴隸主冇想到在這裡還能有人看上蘭竹這個令人頭疼的奴隸。

一番談判之後,付浮直接賣掉原主隨身攜帶的玉佩,買下了奴隸蘭竹。

而蘭竹呆呆看著眼前的少女,眼裡都是孺慕的光。

-耳邊,輕聲道“嬸兒,我剛剛去小解的時候,在小山包後麵發現了一布包的胡餅,你和大家快悄悄分著吃了吧,注意彆人遠處那些人瞧見,不然餅就保不住了。”大嬸兒聽著付浮的話,眼中先是浮現出驚喜,在付浮眼神撇往遠處那群人之後又變為了驚恐。這個老實憨厚的女人也知道在這種時候,胡餅可不僅僅隻是胡餅,她連連點頭,同樣小聲對著付浮道“阿浮,嬸兒知道了,你是個聰明的好孩子,嬸兒記住你的恩情了。”說著佈滿繭子的大手溫柔撫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