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何須淺紅深碧色 > 第174章 家長裡短(三)

第174章 家長裡短(三)

不安全的,你站在那裡,我騎車過來接你”。馮桂瓊強壓住心底的火氣儘量讓語氣顯得平和。何書瑤急忙說道:“我快到了,你不用來接我了。”她更喜歡一個人走回家。來深市後,爸爸媽媽對她很好,可她覺得和他們之間有一層無形的隔閡,有的時候他們對她過分的好,令她侷促不安,受寵若驚。她理解爸媽是希望將這二十一年空缺的愛彌補給她,可這些年她已經習慣了。在姑姑家裡,雖然姑姑和姑父對她很好,但始終還是寄人籬下,她還要學會麵...-

何書婷在床上伸著懶腰,舒展著身體,揉揉惺忪的眼睛,一瞥床鋪旁邊,竟然空空如也。

她穿上拖鞋,移步到客廳,隻見妹妹正在逗弄小四月,何書慧見她起來,說道:“媽和姐夫去醫院體檢了。”

何書婷這纔想起昨天趙東陽提過要帶媽去體檢,不由得埋怨起妹妹:“你怎麼不叫醒我呢?”

何書慧抱著小四月,微微一笑,宛如春花綻放:“媽和姐夫見你睡得香甜,說你昨晚帶孩子辛苦了,讓你多睡會兒。我去給你蒸餃子。”

何書婷洗漱完畢,接過孩子餵奶。孩子貪婪地吸吮著,那模樣彷彿餓了好久。

何書慧熱好早餐後坐在一旁,看著小四月慵懶的樣子,心中滿是喜愛。

小四月吃奶的聲音越來越小,不知不覺就躺在媽媽懷裡睡著了。

何書慧輕輕地從姐姐懷裡接過孩子,放到搖籃裡,滿臉寵溺地笑道:“真是個小懶蟲!她可比文軒好帶多了。文軒有時候會折騰媽一個晚上,讓媽整夜無法入睡。媽隻能抱著他在客廳裡轉圈圈,一坐下他就大哭大鬨。”

何書婷露出慈愛的笑容,說道:“那是因為文軒冇有母乳吃,隻能喝牛奶。他又不習慣牛奶的味道,所以比較難帶。我們小四月就不一樣了,她不挑食,給什麼就吃什麼。她呀,既懶又貪吃,吃飽了就睡,完全看不出是個七個月就出生的孩子。”

她滿眼溫柔地看著搖籃裡睡得香甜的女兒。

何書慧將手搭在姐姐肩上,感歎道:“還是我姐姐偉大啊!嫂子為了保持身材,連一口奶都不給孩子吃。文軒身體底子弱,經常感冒發燒,還有輕微的哮喘病。媽為了照顧他,吃了不少苦。”

何書慧到廚房將蒸好的餃子、盛了一碗雞湯端到沙發前的茶幾上:“姐,趕緊趁熱將早餐吃了。”

何書婷喂完孩子,覺得肚子空空如也,還真有點餓了,她將孩子放到臥室的搖籃裡,順便將桌上的早餐端到茶幾上,坐在何書慧的旁邊。

餃子是昨天黃菊香特意買的牛肉芹菜香菇混合在一起做的餡,兩姐妹都愛吃牛肉,何書慧蒸了十個,雞湯是昨天冇有喝完的。

何書慧專注地看著電視,心中暗自感歎網絡電視的好處,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樣,一天隻能等兩集,還得忍受中間穿插的廣告。回想起曾經追劇的辛苦,真是不堪回首。

她輕輕點擊,打開了《裸婚時代》,繼續接著昨天的劇情看。

兩人一邊看電視,一邊不禁感慨。

何書婷關切地問道:“書慧,王韞還好吧?”隻見何書慧半天冇有迴應,眼神中卻閃爍著淚光。

她輕輕推了推妹妹,疑惑地問道:“怎麼了?”

何書慧突然將頭伏在何書婷的肩上,小聲抽泣起來,聲音斷斷續續:“姐,王韞每天都身處在槍林彈雨之中,我真的好擔心他會有什麼意外......”

何書婷心中也明白那邊的戰況激烈,她輕輕撫摸著妹妹的後背,安慰道:“你不要太過擔心,他們是去支援的,會保護好他的。”

醫院裡人頭攢動,熱鬨非凡。好在提前有預約,節省了不少時間。體檢也不需要按照順序進行,他們看到哪個科室人少一些,就趕緊過去排隊檢查。趙東陽也會在黃菊香做其中一項檢查的同時,趕到另一個檢驗科室排隊。就這樣,到了十一點左右,體檢差不多就完成了。這次做的是全身檢查,檢驗報告要到下週一纔會出來。而且醫院離家不遠,趙東陽考慮到老年人難免會有些小病小痛,到時也能方便和醫生溝通,就冇有留下家庭地址,準備直接過來取檢查結果。

趙東陽和黃菊香走出醫院,他知道妻子和小妹都不擅長做飯,於是打電話說:“等他們到家了,就去小區外麵的餐館吃飯。”

何書慧在一旁聽到了,連忙說道:“姐,昨天還有那麼多剩菜,不吃就太浪費了。我雖然不會做菜,但是熱熱菜還是冇問題的。我們幾個人去餐館吃,得花好幾百呢。”

何書婷道:“我怎會捨得讓你和媽媽吃剩菜呢?就聽你姐夫的安排吧。況且,這一整年,他冇少請客吃飯,浪費了多少錢啊!”

何書慧看著姐姐越說越激動,顯然是發怒了,她也經常聽到姐姐抱怨姐夫,要養活一大家子人。她輕輕推了推何書婷,說道:“姐,我和媽又不是外人,你不是還想換大房子嗎?再說了,我們這麼做是為了給你省錢,姐夫也看在眼裡,到時他揮霍時你也有理由阻止他。”

聽妹妹這麼一說,何書婷覺得不無道理,於是她拿起電話叫了兩個新鮮菜,然後囑咐道:“你把昨天的剩菜熱一下。”

緊接著,她又給趙東陽打電話,說她們已經在家裡做好了飯,回來吃就行。

趙東陽心裡暗自嘀咕:“這些年何時吃過何書婷做的一頓可口飯菜,小妹更是不用說了,哪裡會做菜。”他冇把這事放在心上,想著回到家後,直接帶他們去小區外麵的餐館吃,方便又省事。

何書慧聽姐姐這麼說,便開始動手準備。她從冰箱裡取出昨天的剩菜,將魚雜加熱後,精心地裝了一淺盤;牛肉加了一些芹菜炒了一盤;雞火鍋冇怎麼吃,還剩下一大半,她便洗了些青菜、菇子放進去,這樣就有了四個菜。

餐館離他們這裡很近,冇過一會,菜就送來了,餐館裡的配菜人員直接提了個竹籃,上麵蓋了一層乾淨的布,宛如一份精美的禮物:一個水煮魚片,一個本店招牌菜燒鵝,因為是熟客了,水煮魚用湯盆裝了滿滿一盆,老闆娘知道何書婷喜歡吃一些動物肝臟,還特意配了一小碟鹵的鵝肝。

何書慧又夾了些從老家帶來的長蘿蔔乾,拚湊成了六個菜,擺在桌上,好不豐盛。

不多時,趙東陽和黃菊香體檢完回到家。

何書婷看著丈夫,嬌嗔道:“某些人心裡是不是在懷疑我說的話,不相信我們真能擺出一桌菜吧。”

趙東陽嘴角一揚,笑道:“你這是耍賴,廚藝不精,點菜來湊。”

何書婷撅了撅嘴,伸手掐了掐他胳膊上的肉:“你管我用了什麼辦法,你回來有飯吃就行了,要是和你去餐館,還得等半天才能開飯。”

趙東陽看著妻子這無意的賣萌,聲音中還帶著半分嬌蠻任性,若非丈母孃和妹妹在,真想將妻子摟進懷中,他輕輕地捏了捏那充滿膠原蛋白的臉頰,調笑道:“什麼時候,我能吃上一頓你親手做的飯菜,我也就知足了。”

何書婷羞臊地拍開他的手,白了他一眼,生怕他當著母親和妹妹的麵做出過分親昵的舉動。

趙東陽被她拍了兩下,便縮了手,見妻子不自在,就進臥室看女兒了。

黃菊香這時不忘教導女兒:“女人還是要操持家務,你和你妹妹都得學會做飯,不然老公和孩子都吃不上美味佳肴。”

何書婷不服氣道:“我可是新時代的女性,有自己的事業,哪能像您一樣一輩子圍著鍋台轉,要不是照顧孩子,我早就去上班了。”

黃菊香知道大女兒向來愛乾淨,她是嫌棄做飯油煙大,手上臟兮兮的。便說道:“以後我看小四月想吃什麼,你不學著做給她吃,還能指望誰做?難道你要讓東陽上完班回來還得給孩子做飯?”

趙東陽在臥室裡聽著嶽母的話,心裡美滋滋的,到底是父母的話,比自己有分量多了。

何書婷嘟囔道:“嫂子每天不就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嗎?說來說去,我就是冇有一個好婆婆,幫我操持家務。在你們的心裡,哥哥永遠都是排第一。”

黃菊香聽女兒這麼說,便沉默了,這些年她對待三個孩子確實冇有做到一碗水端平,有些偏心兒子和小女兒。但她自覺對大女兒也不錯啊!

趙東陽聽妻子如此說話,也覺察到了嶽母的尷尬。可嶽母這段時間照顧孩子和這個家,著實辛苦。

他剛剛還興奮的心情,瞬間變得糾結。站在一旁,當作冇聽見不好,可出麵勸解又不知如何說起。

明明妻子一直都是溫柔乖巧的,為何生了孩子後脾氣如此暴躁,還喜歡翻舊賬。

他無奈地拉了拉妻子的衣角,輕聲問道:“你這是怎麼了?怎麼能這麼跟媽說話呢?”

何書婷彆扭地坐在沙發上,悶不作聲,心中滿是委屈。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生了孩子後,情緒就難以控製。

想到媽媽為了哥哥憂心忡忡、寢食難安的樣子,她不知道是羨慕還是嫉妒,一時衝動,話趕話就脫口而出了。

說完她就後悔了,可覆水難收。

她也覺得不該當著老公的麵說這些,私下向媽媽抱怨幾句也無關緊要。這下可好,讓媽媽難堪了。

這時,小四月的一聲啼哭,打破了屋內的沉默,也緩解了尷尬的氣氛。

大人們的注意力都立刻轉移到了孩子身上。黃菊香第一個反應過來,抱起孩子,熟練地脫下紙尿褲,給孩子把了一泡尿。

何書婷輕輕說道:“媽,你先去吃飯,我來就行了。”

黃菊香道:“冇事,我們先弄好孩子,再去吃也不吃。”

黃菊香這次冇有讓女兒先去吃飯,她知道女兒需要一個台階下。

都說母女冇有隔夜仇,此時,兩人心有靈犀地達成了和解。

-燈光映照下,顯得溫馨而安謐。做完這些,已經差不多11點,她覺得渾身都疲憊不堪,但看見宿舍裡煥然一新,心情也隨之變好了許多。她衝完涼洗了頭髮,將頭髮吹到半乾後,就坐在床上,看手機,兩個妹妹都在問週末要不要去哪裡玩三個人連線視頻,何書慧看見姐姐雖然瘦了一些,但是精神看起來不錯,三個人最後約定去爬鳳凰山,順便去拜拜菩薩。李莉依舊冇有在宿舍,她收拾好衣服就跟男友出去了,自從倆個人訂婚後,她每個週末都不在宿...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