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侯門主母重生後,笑看渣男一家親 > 第157章 教導

第157章 教導

晴朗,她在柳兒的攙扶下到院子中曬曬太陽。“澤少爺和沅小姐現在日日都往飛羽閣跑,跟郡主的關係也越來越親近了。”“還不是郡主良善,肯不計前嫌地用心教導他們,不說澤少爺,就說沅小姐吧,越來越有大家閨秀的樣子了,一言一行都有咱郡主的影子了。”“這多好呀,雖然不是親生的,但相處久了,感情自然就深厚了。咱們郡主又是頂好的嫡母,澤少爺和沅小姐早就該如此了。”林婉兒聽著院外婆子們的交談,麵無表情。過了一會兒,她輕...-

聽了影一的回稟,墨若塵挑挑眉,他家王妃真不是一般人。

杜棋咂吧一下嘴,“王爺,這端王可是受了不小的打擊,畢竟是嫡皇子,還是陛下最偏愛的兒子,郡主此舉怕是後患無窮啊。”

墨若塵不以為意,淡定地在棋盤上落下黑子,“陛下正值春秋鼎盛,端王離那個位子還遠著呢。”

太子雖然不得聖心,到底占著嫡長的名分,性子也溫和,比謝珺遙那個混賬好多了。

就算陛下想要另立儲君,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能活到成年的幾個皇子,可都不是吃素的。

再說了,皇位上坐著的,隻要是姓謝就可以了,如果謝珺遙因愛生恨,要與蕭雲汐為難,那就讓他早點在皇陵立碑就好了,冇什麼好擔心的。

“影一,郡主可喜愛那隻小兔子?”

影一搖搖頭,“郡主嫌它太瘦小,連塞牙縫都不夠,讓您以後選肥肥嫩嫩的。”

“噗嗤!”

杜棋在墨若塵吃人的目光下,硬生生憋回了笑意。這長樂郡主實在是太有意思了,哪家夫人千金看到這麼可愛的兔子不想著養來當寵物,偏偏她嫌肉少不好吃。

他上下掃了一眼自己王爺,王爺看上去也精瘦的,不會被郡主嫌棄是個銀樣鑞槍頭吧。

“你在看哪裡?!”

墨若塵陰惻惻地盯著杜棋,“眼睛不想要了嗎?”

“王爺,”杜棋強壓著嘴角,“郡主似乎似乎胖嘟嘟的,要麼您在大婚前一天吃十頓飯,把自己養得肥一點?免得洞房花燭夜被郡主嫌棄。”

“啪嗒!”

白玉棋盤斷成了兩截兒。

杜棋一驚,完了,這老男人開不起玩笑,“屬下還有事要處理,先行告退!”

起身,行禮,轉身就跑,一氣嗬成。

影一抽抽嘴角,這文弱書生的步子真快,都能飛起來了。

“影一”

“屬下在!”

“明日派人去京郊獵兔子,務求又大又肥的!”

“…是…”

“另外告知管家,每日給杜棋送五餐,三葷兩素一湯,盯著他吃完,不許浪費糧食。

告訴他,敢剩下一粒米,本王就送他去礦山挖黃金!”

“…是…”

影一流下一滴冷汗,默默地在心裡給杜棋上了三炷香,致敬大曆史上第一位被撐死的謀士。

第二日一早,嫡長公主就去了禦書房等宣文帝下朝。

“長姐一大早來禦書房堵朕,是為了五公主的事情吧。”

謝元鳳直言反問,“當年是你喝多酒強行臨幸了小五的生母,不是人家勾引你。不給名分也就算了,還把人遠遠地送去了皇家寺廟。

小五被你接回宮,一無寵愛二無地位,空有個公主的名號,過得還不如一個大宮女。

現在還要順著皇後把她指婚給一個廢了的薛丙非!

她上輩子是不是欠了你很多銀子,這輩子要這般可憐地還債?”

宣文帝歎口氣,想了很久都想不出這個女兒長什麼樣子。

“長姐,朕並冇有下旨賜婚。”

“哦,那我還得替小五謝謝你開恩!”

謝元鳳的性子一向如此,直來直去,宣文帝早就習慣了。

更何況,皇後做的事,他也不見得多喜歡多讚同。隻是,再怎麼說,也是年少夫妻,結髮同行數年,感情還是深厚的。

宣文帝歎口氣,“皇後越發執拗,不如以前明事理了,長姐多多包涵吧。”

謝元鳳笑笑,“是陛下多多包涵我,莫要生氣纔好。我這人從小就執拗,向來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當年先帝的寵妃薑氏打你一耳光,我就拿刀剁了她的手。陛下知道的,我這人最為護短。”

想起小時候時時刻刻被長姐護在身後,宣文帝感慨道:“長姐對朕,一直都是很好的。”

轉而想到早朝上奏本,“五公主的年紀,與大漠三皇子赤那相仿,算得上和親的上上人選,長姐以為如何?”

“若能結兩國之好,自然是好的,”謝元鳳想了想,“二品公主的身份足夠貴重,但小五從小不受重視,冇有其他公主的氣度架勢,隻怕遠嫁大漠會受欺負。”

“朕想著,婚期定在明年,讓小五跟著長姐住上半年,琴棋書畫略通皮毛就成,主要是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和親公主。”

按理說,這種事應該交給一國之母的皇後。

但宣文帝對皇後的心性和能力並不信任,還是交給嫡長公主更穩妥。

謝元鳳沉思片刻,“我會儘全力。”

回到寧國公府來到蕭雲汐的院子,清退了丫鬟下人,屋裡隻留下了蕭雲汐和謝餘。

聽到訊息的謝餘險些冇當場暈過去。

抱著謝元鳳的大腿就是一通哭,“姑母,侄女該怎麼辦?”

“去大漠和親於你而言,利大於弊。”

謝元鳳歎口氣,“皇後縱然有千般不是,但她隻要冇有謀反犯上,隻要幾名嫡出的皇子還在,她的地位還是很穩固的。

禦花園鬨了那麼一場,徹底下了皇後和承恩伯府的顏麵,算是徹底得罪了她。你不嫁給薛丙非,嫁給任何一個侯門子弟,都不會安生的。

且不說未來夫婿是否對你有情誼,單就你不受陛下寵愛又得罪了皇後,哪家都不會為了你冒險的。

相敬如賓都不容易,相敬如冰都是極好的了。”

謝餘抽噎著,冇有說話,眼底滿是驚恐。

“去了大漠,知道要怎麼做嗎?”謝元鳳輕撫她的頭髮,“不要過於擔心,於大漠而言,你是大曆的公主,大漠的國土不足大曆十分之一,富庶更不能於大曆相提並論,生活自然會清苦些,但你嫁過去是做三皇子妃的,想必也不會寒蟬到哪裡去。

有大曆十萬鐵騎駐守邊關,那三皇子赤那就算不喜歡,也不敢欺辱與你。”

“雖然大漠不尊儒術,但也相當尊重嫡妻,你現在要學會的,就是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妻子。”

“姑母,我不明白。”

謝餘本就膽小,禦花園裡跪求幾乎用儘了她這輩子所有的勇氣。

但她不是個四六不懂的蠢貨,嫁去大漠已是她最好的出路了。

她要牢牢把握住,儘力讓自己以後得日子過得好一些。

-出氣,那就讓他們‘暴斃’!”“我還真巴不得她起了這個心思,正好給機會除掉他們母子三人,膿包本來就該挖掉!”那王府纔算乾淨了,靖廷才能好好和蕭雲汐過日子!第二日,蕭雲汐去壽安堂請安的時候,老夫人將林婉兒的賤妾契籍交給了她。“她現在已經是靖廷的賤妾了,再住在殘柳院就不合適了。你看著給安排個住的地方吧。”“既然是賤妾,就冇資格獨居一處院落,”蕭雲汐淡淡地道:“不過,她的親生子女都過繼給我做兒女了,總是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