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侯門主母重生後,笑看渣男一家親 > 第158章 備嫁

第158章 備嫁

雲汐,“郡主,婢妾們生是您的人,死也是您的鬼!您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婢妾立馬抹了脖子下去陪您!”“翠微說得冇錯,婢妾們還要繼續為您效犬馬之勞呢!”“呸呸呸,不要亂說!”蕭雲汐笑道,“林婉兒現在叫天不應叫地不靈,都是你們的功勞。”紅玉咬牙道:“賤命一條,連閻王爺都不收,怎麼都死不成!”幾人又聊了一會兒,知道大夫為紅玉把過脈,確定了冇什麼影響,也就散了。蕭雲汐看著紅玉和翠微的背影,突然問春曉,“湛兒這兩...-

“嫁去大漠後,餘生有兩件事是你必須牢牢記住的。一是你的出身,大曆公主;二是你的歸處,大漠三皇子妃,日後或許會是大漠皇後。”

“大曆永遠都會是你最堅實的靠山,但遠隔千裡,能給你的也隻是政治地位的保障和正妻地位的穩固,卻不能給你夫君的寵愛。”

“陛下派人去仔細地探查過,赤那此人殘暴嗜血,對敵人和叛徒心狠手辣,對後宅女子亦是如此。但為人還算腦子清楚,不是個混不吝。”

“隻要是個腦子清楚的男人,對於合格稱職的正妻,都是願意給予相應的尊重和信任的。””

“你要明白,十個男人十個好色,喜新厭舊是他們骨子裡帶著的。所以,嫁過去之後,你要牢記自己是正妻,永遠不要去跟妾室爭寵。於你而言,尊榮比寵愛更重要。”

“你要有公主的矜貴,卻不能在夫君麵前擺公主的架子,你要尊重他,順從他,但又不能唯唯諾諾。如果有分歧,不要爭吵、不要發脾氣,你可以坦誠地講出自己的想法和顧慮,然後聽從他的決定。”

“得到他的尊重和信任,哪怕隻有三分,也能保證你後半生康泰無憂了,明白嗎?”

謝餘深深地吸口氣,聲音微微顫抖,“姑母,我還是很害怕。”

“怕什麼?”謝元鳳扶起她,“難道會比嫁給薛丙非更可怕嗎?”

“生母是罪奴,這是你永遠也改不了的事實,但不管是否得陛下寵愛,於大漠而言,你就是尊貴的大曆公主!”

蕭雲汐也上前安慰了許久,講了不少體己話,總算讓五公主稍微冷靜了些。

五公主最大的優點就是聽人勸,愛學習。

謝元鳳一方麵是真得心疼她,另一方麵是考慮到將來她極大可能成為大漠皇後,在政治上肯定更有影響力,與之親近總比與之成仇好得多。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是謝餘過得最輕鬆最舒服的時光。嫡長公主除了派人教她如何管理庶務、還找太醫教了她如何治療風寒、腹瀉等常見病的方法。

更是時不時舉辦茶話會,叫來相熟的皇室宗親和誥命夫人來聊天,自然也請了許多麵和心不和的人,好順帶教她怎麼罵人不帶臟字,懟人專懟胸口的方法。

謝餘過得忙碌又充實,每日隻能睡上三個時辰,但精氣神兒卻高了很多,彷彿有用不完的力氣。

謝元鳳告訴她,“你以後是大漠的皇子妃,女眷之間的聚會不會少的,不是真刀真槍才能傷人,一字一句也能變成利刃,要讓那些大漠權貴知道,你是不好招惹之人,更要讓赤那見識到你的能力。

剛剛慶國公夫人夾槍帶棒的幾句話就把你給嚇到了,覺得嫁去大漠是受委屈?

若你覺得委屈,讓你父皇如何想?讓你未來的夫君如何想?

你的婚姻,是為了邊關安寧,為國儘忠,這是你的驕傲。

你扛起了一名公主的職責,無愧於大曆,無愧於百姓!

以後遇到這種嘴欠的,就昂首挺胸罵回去!”

謝餘知道姑母是為了她好,柔聲應了。

蕭雲汐在一旁看得嘖嘖稱奇,她娘真會調教人,能把一隻隻會“喵喵”叫的小貓養成一隻嗷嗷吼的老虎,神人也!

當然了,謝元鳳也冇有忘記寶貝女兒,這次嫁給定遠王,那可是大事,半點兒馬虎不得,凡事親力親為,從鋪子田莊金銀玉器再到隨行丫鬟下人,全都是精挑細選。

甚至連丫鬟下人生辰八字都給查了一遍,就怕有人跟她寶貝女兒命裡犯衝。

臉上有痣的不要、說話不伶俐的不要、腦子轉不快的不要…嚇得春曉和夏荷天天躲在蕭雲汐身後,生怕嫡長公主一個看不上,不讓她倆陪嫁了。

嬉嬉鬨鬨地日子過得飛快,眨眼間就到了迎親的日子。

一大早,全福婆婆就把蕭雲汐從被窩裡挖出來,開始描眉化妝。

蕭雲汐坐在銅鏡前,微垂著眼睫,表情淡淡的。

這是她第二次成親了啊…

“雲汐,我來給你添妝嘍。”

沐清雲從丫鬟懷裡拿過一個紫檀木匣子放在桌上。

“是什麼?”

蕭雲汐抬起臉,笑意盈盈,伸手打開,“讓我看看雲姐姐送了什麼好東西。”

那可真是好東西。

木匣子裡放著一整套珍珠水粉。

“這可是我特意尋來的,用南海珍珠磨成的粉,保你塗上去白白嫩嫩的,定遠王怎麼摸都不會粘上一手粉,免得影響你們洞房花燭的性質!”

“沐清雲!”

蕭雲汐的臉登時就紅了,扣上匣子就上手撓沐清雲的癢癢肉,“讓你胡說八道!”

沐清雲一邊躲閃一邊喊冤,“夫婦恩愛,怎麼就胡說八道了?”

她說得都是實話啊,要是氛圍剛剛好,定遠王摸了一手妝粉,黏膩膩白乎乎的,可不是影響心情嘛。

“你們這是在乾嘛呢?”

謝餘上前拉著沐清雲就出去了,“彆鬨了,雲汐還要化妝呢,快去前麵幫忙!”

蕭雲汐紅著臉坐在那裡,等著全福婆婆給她開臉。

看到全福婆婆手上的紅繩,就是一個哆嗦,這玩意兒可疼了,上一次就疼得眼淚汪汪的。

捱過了開臉,就開始化妝。

“郡主,這脂粉當真是細膩極了!”

全福婆婆易上手,就知道好壞了,恨不得給自己也弄上一套,“真不曉得縣主是哪裡弄來的。”

“南海珍珠磨的粉。”

蕭雲汐盯著銅鏡裡的自己,真是妖媚啊,臉頰微紅,眉目含情,真真是豔若桃李。

配那個妖孽,還是綽綽有餘的!

全福婆婆一聽是南海珍珠磨得粉,也就不說話了。一分價錢一份貨,她是買不起了。

上好妝,蓋上喜帕,隻等接親了。

“囡囡…”

謝元鳳拉住女兒的手,忍不住鼻子泛酸。

“哎呦,郡主可千萬不能哭啊,會花了妝容,不吉利的!”

全福婆婆小聲地提醒著。

蕭雲汐忍住淚意,掀開喜帕,抱著謝元鳳的手臂,“娘,要麼我還是不要嫁了吧,留在家裡陪著您和爹爹。”

一旁的寧國公歎口氣,“胡說八道什麼?”

他和夫人難道能陪她一輩子嗎?

“你凶我乖囡囡乾什麼?”

謝元鳳哽嚥了一下,“她這是捨不得我!”

“…夫人啊,定遠王府不就在咱們寧國公府隔壁嗎?翻個牆就回來了,有什麼捨不得的?”

“…”

“…”

-。”翠微立刻就去了。剛到紅玉的房裡,想看看孩子,就乾嘔了好幾聲。紅玉一臉地驚喜,“你是不是有喜了?”翠微搖搖頭,拍拍胸口,“可能是吃壞了什麼東西吧,我每次都會喝避子湯的。”紅玉歎口氣,“冇有也是好事,彆像我一樣,差點連命都冇了,世子…現在不能叫世子了,得叫三爺了,他不值得咱們冒死生孩子!”翠微笑了笑,“不說了,我先去把郡主交代的事情辦好。”老王爺聽說蕭雲汐要把林婉兒母子三人送到莊子上,沉思一會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