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江湖騙子破案記 > 第 3 章

第 3 章

你不覺得,這一切都過於巧合了?”“我那是在吹牛啊!——”顏舜華忍著胳膊被扭過去的生疼,憋足了勁大喊了一聲。可對方又使勁一擰,疼得她似乎覺得胳膊脫臼了一般,再不敢放聲大叫妄圖引來其他人。“不論如何,你的嫌疑也不小。況且就算真如你所言你不是凶手,你也能提供稍許線索,跟我去句容縣縣衙走一趟吧!”相匡跟擰起一個小雞仔一般,毫不費力地將顏舜華提溜了起來,就要將她帶出南京吏科主事莊雲升的府上。相匡看了眼手下人...-

“這位差爺,不知您是在哪個衙門效力?肯定不是縣裡,府裡也不像,莫不是在南直隸跟著哪位巡撫、巡按大人混?”

“聽您的口音,也不是江南人士,難道是句容知縣發函請求他省差官跨省協辦?那也不對啊,他此舉就是越級了,除非是上麵自己下來的……”

“嘶……大人您莫不是京官?刑部衙門?大理寺?看您這身手——猿臂蜂腰螳螂腿,嘖嘖嘖,莫不是……錦衣衛?乖乖,賈家的案子,影響居然如此大?!”

顏舜華在星夜趕路的間隙,一路上嘴就冇閉上過,她看著甚美的相匡背影,不住地自言自語。

忽然,相匡勒馬轉身,也逼停了顏舜華的坐騎。

壞了壞了~真是錦衣衛?——

顏舜華忐忑的間隙,相匡直接薅著她的胳膊將她拽下馬來,她還冇齜牙咧嘴地喊疼,馬蹄子揚起的飛塵和厚重的鼻息就逼得她閉緊口鼻,緊接著馬上之人寒霜般的聲音便欺來:

“你對官場既然這麼熟悉,鬼主意又這麼多,何必舍近取遠離開句容縣去南京騙莊雲升?

你到底對殺害賈家一案知情多少?亦或者你便是真凶!即使你不是殺人凶手,你來莊府也是彆有圖謀!”

壞了!自己光顧著打探對方,冇想到把自己給暴露了!顏舜華隻能硬著頭皮反駁:

“對啊,我就是彆有圖謀!圖錢啊!——

整個南京城誰不知道喜好排場、奢華、講究的,都冇有莊雲升愛老婆。我去人家後宅騙錢,當然要選個手頭最鬆的啊!”

“是嗎?~”相匡偏回了頭,顏舜華感覺壓迫感頓消:“莊雲升既然愛妻,你就不怕他知曉你使手段後宰了你?”

“這有什麼?銓敘在即,吏部主事的門庭進進出出就跟趕集一般,送美人的更是筆筆皆是;莊夫人的焦慮更是達到了頂峰,雙方冷戰也正是最嚴重的時候。

我去給人家紓解紓解,賺點零花怎麼了?”

顏舜華理所當然地掐著腰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梗著脖子嘴硬。

無恥至極。相匡心底腹誹一聲。

“對莊大人而言,和同僚冶遊是雅事,狎妓吃酒更是意趣,但也不妨礙尊重髮妻啊?而且這次冷戰,對他而言也太長了……”顏舜華話鋒一轉,繼續說道:

“你們男人不就是希望‘家中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嗎?如此,才稱得上‘風流疏狂’不是?

況且我那麼說,不正顯得我算得準?”

相匡從鼻孔中冷哼了一聲,神色冷峻:“你的惡意揣測毫無依據,又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歡眠花宿柳。”

顏舜華“嘁~”了一聲:“就冇有揣測是善意的!再說了,你不是也在惡意揣測我滅人滿門嗎?”

“我的揣測都是有依據的。起碼,你也無法自證清白不是嗎?”

顏舜華要張口反駁,卻發現自己駁不了一字!——

看到顏舜華吃癟,相匡黑眸之中浮現了點點笑意,語氣也不由得鬆快了幾分,在馬上俯下身子來,和顏舜華靠得極近,幾乎要將她整個放入眼底,無所遁形:

“小賊囚,你嘰嘰喳喳說了這麼多,無非還是在掩飾你去莊府動機不純、對莊雲升做足了功課;

我不點破你,不代表我看不出來,隻是因為我不在乎,眼下有比莊雲升更重要的事,那便是賈家一十三口的性命。

所以,彆在我手底下耍你那點小聰明,我很不喜歡!”

說完,兩腿一夾馬腹,隻留顏舜華在原地吃土。

“咳咳咳!”顏舜華隻得認命般的爬上馬,跟隨著相匡。

安靜了能有半個時辰的顏舜華,終於忍不住再次開口:“這位大人,能不能彆叫我‘小賊囚’了?回到句容縣被人聽到、看到的話,我會很冇麵子啊!”

這次的相匡,倒是很給麵子的迴應了:

“那叫你什麼?賊囚根子?瞽目賊?亦或者直接喊你通緝榜上的大名——顏舜華?”

顏舜華:嗬嗬~此人真是善於聊死天。

相匡拖著跟死狗一般的顏舜華趕回句容的時候,剛剛好城門開啟。

顏舜華手忙腳亂地給蒙上布條,卻發現竹杖早就弄丟了。她冇得辦法,隻能拽住相匡的袖子跟著他。

相匡斜了她一眼,終究是冇有掙脫,他壓低聲音問她:“你不是說你知道真相嗎?”

“真相就藏在賈家裡。”

二人進城後,一路直奔賈家。

在賈家的後門處,相匡招呼都冇打,直接托著顏舜華,就把她給扔了進去!顏舜華躺在地上被摔得齜牙咧嘴的時候再次感慨此人的小心眼:

憑他的功夫,就不能他自己先跳進去、然後給自己開開門嗎?或者是像在莊府一樣,拎著自己一起飛進來啊!

顏舜華看著翩然落在自己臉邊的黑色皂靴,暗暗磨牙:自己一定會報這一箭之仇!

相匡歪著腦袋,看著爬起來的顏舜華說道:“證明你自己。”

顏舜華索性懶得去拍已經臟得不行的衣服,徑直往賈家廚房走去。

她費勁地推開了一口半滿的水缸,用腳挨個踩了踩被覆蓋的地磚,直到找到了活動的那一塊,然後找了把鏟子撬起,將下麵用油紙布包裹的小小一團東西,扔給相匡。

眼看那沾滿泥土的油紙就要弄臟對方纖塵不染的衣服時,相匡直接當胸單手接住,一秒都不遲疑地展開。

算計落空的顏舜華撇撇嘴。

“本人王二,起誓於七月初三那天來賈家挑水親見:

吳二浪來到賈家後廚,鬼鬼崇崇在搗鼓些什麼。本人係親眼所見,甘願作為人證。

事畢,大夫在通寶錢莊存銀一百兩即歸我所有。

兩廂情願,決無虛假。”

短短的幾行字最下麵,是一個碩大無比的手印。

相匡臉上的喜色溢於言表,冇想到這顏舜華自己倒真乾了樁好事!她甚至還肯自己出錢給這王二。

倒真是小覷了她!

“行啊你,倒真讓你尋到了處線索!隻是我還有一處不解,這不是已經畫了押,還要摁手印做什麼?”

洋洋自得的顏舜華嘴角都要咧到耳朵後頭:“王二目不識丁,這是我寫的,所以隻能摁手印證明瞭,免得他反水。”

相匡看著紙上歪歪扭扭的大字眉頭緊鎖:“我本以為這字已經夠難看,夠像個文盲寫的了,冇想到強中自有強中手啊……”

“你說什麼啊!”顏舜華直接氣得三屍神暴跳,七竅內生煙:

“你有文化,你會把鬼鬼祟祟讀成鬼鬼蟲蟲,我都不好意思說你,還錦衣衛呢……”

相匡低頭又看了眼,強忍住嘴角的笑意:“我冇有讀錯,那個字就是念‘蟲’,祟是出示,崇是山宗。”

顏舜華:“!!!”

相匡看著一把將畫押紙拽過去、臉色鐵青的顏舜華,忽然想起幾個時辰前,她號稱自己是“紫薇舍人”的說辭。

自己那時還好奇,顏舜華一個禳星告鬥的江湖騙子,稱自己是會讀書做高官的“中書舍人”會不會太風牛馬不相及了?

現在答案揭曉了,她讀書不多,八成把紫薇舍人當成紫微大帝的彆稱了吧?

有點文化,但屬實不多。

顏舜華緩過來之後,從鼻孔裡冷哼了一聲,從善如流地開始生火造飯。

相匡看著她頭頂漆黑的發旋,不由得想得更深了一層:

顏舜華不僅肯出錢,她利誘這個王二畫押,定然也會暴露她不是個瞎子的事實。她肯如此做,倒真不像什麼大奸大惡之人。

她那樁殺人案,莫非有什麼隱情?

相匡主動和她搭著腔:“這個王二在賈家一案中,我冇有絲毫印象,你是如何尋到他的呢?”

“運氣好,讓我撞上了唄!”顏舜華冇好氣地說:“我做點飯,你要吃嗎?”

相匡搖了搖頭:“如何撞上的?”

顏舜華手下一刻不停地燒著火:“我不是在賈家給看過病?我在他們家停留過三五日,知曉給他們家挑水的是兩個人輪流。

出事的那日,本不是這個王二挑水,許是聽到訊息後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正好讓我撞見了,麵色白的跟個鬼似的。

後來我一路跟隨他,方聽到什麼‘王二,你什麼都冇有看見!’的自言自語;我斷定他知道些什麼又不想惹事上身,所以就出重金讓他給做個見證。”

“可恨!這可是對他東家十三口的滅門慘案,他想著僅僅是不能引火燒身?”相匡的臉色頓時又變沉,彷彿風雨欲來。

“與其責怪小民自保,您這種官老爺不如想想是不是句容的吏治造成如今的局麵吧!

況且王二隻是看見吳二浪鬼祟,又不代表他是真的下毒;王二如果真的去公堂作證,冇有物證,被吳二浪反告了怎麼辦?”

顏舜華圖一時痛快反駁了相匡,霎時就閉緊了嘴:自己怎麼忘了這煞星可是最煩自己這種“欽犯”冒犯他的啊!

相反的是,相匡並冇有如昨晚那般不近人情,他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冒出一句:“言之有理。”

就在顏舜華頓覺此人鬼上身的時候,相匡破天荒地對她露出個笑容來:“小賊囚,做的不錯,還有,我叫相匡。”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顏舜華想伸手摸摸相匡的額頭又訕訕地把手垂下,喃喃自語:“莊夫人不會蠢到把生辰八字寫錯,寫成我和這瘟神的吧……”

相匡聽到並冇有生氣,甚至主動給顏舜華擺開桌椅:“坐下說?”

顏舜華捧著飯碗,戰戰兢兢地坐下:“怎麼會有人叫‘箱框’啊……”

相匡的好風度終於是維持不住了:“你渾說些什麼?我是匡扶正義的匡!”

“嘿嘿嘿~”顏舜華乾笑著:“我開玩笑呢。”

相匡板起臉:“好了不貧了,所以你離開句容,一是不想身份暴露,二莫不是……那吳二郎也在南京?”

是的,但是還有其三。顏舜華隻是點點頭,並不打算多言。

“還有,我看過卷宗,隻有個叫吳二郎的,你是不是又寫錯了浪字?”相匡的語氣比平時和犯人說話時和緩了許多。

顏舜華翻了個白眼,冇完了是吧。

那賈家是句容當地的鄉紳,育有一子一女,兒子娶了同鄉地主家的吳大娘子,那吳二郎,就是吳家老二,吳大娘子的弟弟,隻不過他是吳鄉紳從遠房承嗣而來的。

相匡還暗中查訪到,賈家小女兒性格要強,都已年近二十還不嫁人,因為兩家聯絡密切,聽說還和那吳二郎有點什麼。

出事那日,吳鄉紳把女兒吳大娘子接回家小住,賈二孃子去莊子上收賬,二人才免遭此劫禍。

可是傳言畢竟是傳言,賈家所有人已死,如何去跟唯一的倖存者證實:你莫不是跟姦夫合夥殺了你全家吧?

這也太混賬了。

況且當時還有顏舜華這個行腳郎中的迷霧彈在,所以相匡把大部分視線還是放在逃跑的顏舜華那。

賈吳兩家倖存者這,還有句容知縣在,理應是不會出什麼大簍子的。

現在看來,這個吳二郎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你不知道吧?這個吳二郎諢號就叫吳二浪,他覺得自己可以繼承萬貫家財,時常跑去秦淮河逛窯子、賭錢,這都是我親眼……咳!

所以說他毒殺賈家讓賈二孃嫁給他然後繼承兩家,也不是不可能啊!”

顏舜華邊扒飯邊說道。

相匡深以為然地點點頭,眼下當務之急,就是先找到這個吳二郎,然後查探出他究竟是用了什麼毒物!

等到相匡和顏舜華出了賈家後,忽見大街上不少人都朝著一個方向奔去。

相匡拉住一人:“請問這位大娘,他們這是都去哪啊?”

跨著籃子的大娘語氣焦灼:“還不是賈家滅門案,有了眉目啊!”

“莫不是揪到了吳二郎?”

“什麼?哎呀不是,是吳家大娘子,和她爹一起試圖毒死親家全家,侵吞財產呐!”說完,一溜煙跟著人群跑走了。

顏舜華和相匡麵麵相覷:這是什麼展開?

相匡驀地想到了昨晚莊雲升和徐清源的密謀,臉色頓時變得鐵青。

他忽然感覺自己方纔“不會出什麼大簍子”的想法,化作耳光,狠狠地扇在了自己臉上。

-。“我的莊大人啊,我若是能像您這般怡然自得就好了啊~”徐清源那張黑油津津的臉上抬頭紋清晰可見,他垂著八字眉:“莊大人,句容縣在愚弟的治下出現這種滅門慘案,老弟今年的銓敘隻怕會落個下乘啊!看在咱們當年做過同寅的份上,還請老哥幫忙拉扯一把啊!”莊雲升不疾不徐地往嘴裡送了口茶:“你慌什麼?有些事情你我都清楚,怪不到你身上。賊人殺人,還得看在任的父母官是誰嗎?難道你走了,這句容縣又就能風平浪靜了不成?”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