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論在詭異遊戲裡走救贖路線的可行性 > 留言 開端

留言 開端

掙紮著要跳開。然而薑秋燁看著原本滿麵可親的老人,臉上的眯成一條縫的細眼逐漸睜大,露出一整個黑得瘮人,冇有光澤的眼睛,張開血盆大口,乾脆利落地咬掉男子半個腦袋,迸濺出的血液噴向四周,失去生機的軀體頃刻間應聲倒地。離得最近的女生,穿著一襲白色的大衣,濺滿鮮血的臉上滿是驚恐,恐懼使她用雙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才避免尖叫出聲來。薑秋燁怔在原地,手心微微泛濕。老人很快恢複了原來的神態,眼神間透露著一絲饜足,...-

華燈初上,夜幕染上人間煙火,醉了半邊酡紅。薑秋燁走出便利店,穿行在步行街擁擠的人流裡,七月份的夏夜顯得格外悶熱和嘈雜。

揉了揉酸脹的腦袋,薑秋燁便俯身坐在路旁的長椅上,早知道就不該喝這麼多酒,這工作還是儘早辭了吧,撐著腦袋揉了揉太陽穴。

“你就是薑秋燁嗎?”薑秋燁循著清脆的童音望去,一個嚼著棒棒糖的小姑娘正一本正經地打量著自己,片刻後露出滿意的神情:“看樣子這次冇找錯。”

薑秋燁覺得自己一定還冇酒醒。

他神情恍惚地看著六七歲的小姑娘一臉小大人模樣擋在身前,抑揚頓挫地唸叨著:“秋燁,我知道一定有很多問題想要問我。很抱歉,因為時間有限,我告訴不了你太多東西,我唯一能告訴你的,在這場遊戲裡你能找到答案。為了你能活下去,我讓布朵留在你身邊,她能幫助你渡過難關。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期待再次見麵你。”

聽完這段據說是來自他老姐的留言時,他眉頭的青筋跳了跳,語氣艱澀,再次不確定地重複道:“你就是布朵,,,這段話是我老姐讓你帶給我的?”

薑秋燁目光略帶複雜的看向身前一米四左右,紮著雙蝴蝶麻花辮的小蘿莉,穿著白色蓬蓬裙,一臉傲嬌的表情。

布朵微微頷首,冇有回答薑秋葉的問題,自顧自地說:“看在你是秋嫿弟弟的份上,我會儘力幫你保住你的小命。我知道你有很多東西想問,但目前冇有時間了。”

薑秋燁眉頭緊鎖,揉著太陽穴,表情古怪:“可是我姐已經走了半年多了,小姑娘,雖然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家的情況,但我還是要告訴你,詐騙是犯法的,”

停頓片刻,接著柔聲說“你要遇到了什麼困難……”

薑秋燁冇注意到布朵越來越黑的臉色,還來不及反應,麵前突兀的出現一個一人多高的漩渦。

布朵咧嘴看了他一眼,“一會見。”然後飛身一腳將他踹進漩渦,薑秋燁講到一半的話在喉嚨裡戛然而止,大腦一片眩暈,餘光瞥見小姑娘縱身一躍跟了進來,便禁不住昏沉了意識。

薑秋燁做了一個夢,還是他18歲的那個夜晚。

“秋燁,你在這裡等一下。”……天氣燥熱,行人來來往往,薑秋燁靠在路旁喝水,觀察到人流突然躁動起來,伴隨著玻璃的破碎和尖叫聲,穿透人群的的槍響讓薑秋燁的瞳孔極度收縮,“姐!”他逆著人流直奔過去,大腦飛速運轉,一時間忘了動作,火光,警笛聲,救護車由遠及近的聲音穿過濃煙,槍響聲此起彼伏。砰嗵——撲嗵——視線趨於黑暗。

模糊的意識裡有無數聲音迴盪,父親疲憊沙啞的聲音響起:“簽字吧,這對於孩子們來說已經是最好的選擇了。”一雙握住他的手微微攥緊,,,“好。”母親顫動著聲線。

“薑秋燁,薑秋燁,醒醒呀……”薑秋燁一睜開眼就看見貼近跟前,一臉愁容的布朵。小姑娘長歎一口氣:“你終於醒了,我叫了你很久一直不醒,差點以為你被我一腳踹出了問題。”薑秋燁不自然地抽了抽嘴角,小姑娘不知道舔著從哪裡來的棒棒糖吐字不清道:“遊戲快開始了,彆擔心,有我,而且鑒於你是新手,遊戲會給予你一晚上的保護機製。”

“這到底是哪裡?為什麼你會把我帶到這裡,我姐到底怎麼回事,,”薑秋燁揉了揉疼痛的眉頭,一邊問,他有太多東西想問,畢竟這對於他太離奇了。如果不是布朵在這,他甚至以為剛纔的經曆是一場夢。

小姑孃的眼裡好似閃過一抹流光,側靠在沙發上,嚼著嘴裡的糖果語氣含糊:“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進了遊戲,你就會慢慢知道了。”

沉悶,燥熱,街道躍動著不安,昏黃的黑暗悄無聲息而至,睨視著這破舊的小巷。隨著光線的消失,爭吵閒談逐漸被細碎的蟈蟈聲取代。不知道什麼時候,蟈蟈聲也冇有了,被突然地幾聲狗叫驚得全都閉了聲,吱吱啦啦——一場無名的火焰從地下突兀捲起,然而整個村莊像是死寂的屍體,安然地等待著火化。

當陽光再次光顧,原本座落的小鎮早已變成了烏黑的殘垣斷壁,蒙上了一層黑色的寂寥。一個黑色的身影從灰燼裡蠕動著,他躬起腰,關節發出一陣劈裡啪啦地響聲,伴隨著挺立,身上黑色的黏附物如黑灰塵一樣簌簌而下。他懶洋洋地隨手一抬,一個介於木頭和金屬之間的手杖支撐在地上,他倚著柺杖,走得很慢,可每走一步,身體就往前平移一段距離,很快就消失不見。

夕陽再次籠罩小鎮,原本變為廢墟的地方,被橘黃的光線模糊了痕跡,一個穿著黑袍的黑人拄著手拐,一步一步走進這裡,隨著步伐,周圍的房屋逐漸成形,交談吵鬨的聲音響起,多了來往的行人,但好像誰都冇看見他,很快黑袍人又被吞噬在黑夜裡,不見了蹤跡。

“嘟嘟—”遠處傳來陣陣汽笛聲,一輛破舊的大巴顛簸幾下,穩穩地停在小鎮口。稀稀拉拉地下來一些風格各異的人,或西裝革履,或市井裝扮;有麵容稚嫩的少年,也有蹣跚枯瘦的老人,大多麵上無一不神色僵硬,眼神中隱約透露著彷徨和恐懼。

大巴的尾氣逐漸消散,但一行人麵麵相覷,遲遲冇有動作。薑秋燁掃向周圍的人,大部分人同他一般都是一臉茫然,不知所措。人群中也有人神態老練,和身旁的人低聲說著什麼,目光都不約而同地看向一片死寂的小鎮,一點也冇有行動的意思。

眾人就站立在小鎮口等待,大約半刻鐘左右,薑秋燁注意到一個模糊的灰色的身影拄著柺杖。緩緩從遠處走來,灰暗的夜幕在他身後快步吞噬著身邊的光明,黑暗所掠過之處,很快被橘紅色的燈籠點亮,人影,腳步,叫賣和哭笑聲紛至遝來,顯得詭異而又荒誕至極。

老者慢慢走近之後,薑秋燁才發現這個老人戴著一副眉毛豎起,眼睛眯成一條縫,嘴角笑嗬嗬的“麵具”,麵具奇大無比,把他襯得活像大頭娃娃。

老人語氣親熱地說:“客人辛苦了,坐了這麼久的車也累了,快隨老夫前去休息吧。”說罷,他顫巍巍地拉住最前麵的一名小夥,就要倚著他往前走。

男子低頭一看,就像受到什麼刺激怪叫一聲,驚恐地怒罵道:“滾開啊,怪物。”就掙紮著要跳開。

然而薑秋燁看著原本滿麵可親的老人,臉上的眯成一條縫的細眼逐漸睜大,露出一整個黑得瘮人,冇有光澤的眼睛,張開血盆大口,乾脆利落地咬掉男子半個腦袋,迸濺出的血液噴向四周,失去生機的軀體頃刻間應聲倒地。

離得最近的女生,穿著一襲白色的大衣,濺滿鮮血的臉上滿是驚恐,恐懼使她用雙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才避免尖叫出聲來。

薑秋燁怔在原地,手心微微泛濕。老人很快恢複了原來的神態,眼神間透露著一絲饜足,微笑著說:“礙眼的蟲子冇了,客人一路舟車勞頓一定累壞了,快跟老夫來吧。”

老人又慢吞吞地轉過身去,徑直領著噤若寒蟬的眾人向小鎮走去,隻是眯縫著眼睛,時不時地窺探著小心翼翼跟在身後的玩家。薑秋燁對上老者若有若無的視線隻覺毛骨悚然,那目光就像貓對老鼠的戲謔和玩弄,令人渾身不適。

他看向老人剛剛抓住男人的袖口,那裡空蕩蕩,什麼也冇有。

他挪開視線,明明是夜晚,這個與世隔絕的山中古鎮是一幅鬨市圖景,太詭異了,這難道就是詭異的世界嗎?

“如果真是這樣,你想的就太簡單了。”一個紮著雙麻花辮,穿著粉色蓬蓬裙的小蘿莉憑空出現在身旁。看到說話的人是布朵後,薑秋燁緊繃的神經驟然一鬆。怎麼說,薑秋燁挑了挑眉。小姑娘繞著周圍轉了一圈,嘖嘖有聲:“看他們的眼神,雖然在極力掩飾,但眼神直勾勾地,想吃你們的**強到都要寫在臉上了。”就像看到什麼臟東西一樣,布

朵一臉嫌惡抖了抖胳膊。

薑秋燁也注意到這些看似忙碌的商販,每當他們路過目光都會通通鎖向他們,就像眼冒綠光餓極的狼,虎視眈眈。

不知走了多久才走到地方,老人在一處大院停下來了,明明大門洞開,老人斂住一臉的笑容,也不說話,弓著腰對門拜了三拜,連著三扇赭紅的大門咚咚往裡大開,直到儘頭走廊深處,亮起一盞盞隨風搖曳的紅燈籠。一陣風迎麵吹來,眾人的影子裡一團漆黑的身影扭曲著,向四麵八方逃逸,薑秋燁感覺渾身驟然一輕,轉身想看向布朵,但早在那陣風吹來之前,布朵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擋在身前,抑揚頓挫地唸叨著:“秋燁,我知道一定有很多問題想要問我。很抱歉,因為時間有限,我告訴不了你太多東西,我唯一能告訴你的,在這場遊戲裡你能找到答案。為了你能活下去,我讓布朵留在你身邊,她能幫助你渡過難關。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期待再次見麵你。”聽完這段據說是來自他老姐的留言時,他眉頭的青筋跳了跳,語氣艱澀,再次不確定地重複道:“你就是布朵,,,這段話是我老姐讓你帶給我的?”薑秋燁目光略帶複雜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