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論在詭異遊戲裡走救贖路線的可行性 > 世界1:古驛小鎮

世界1:古驛小鎮

光明,黑暗所掠過之處,很快被橘紅色的燈籠點亮,人影,腳步,叫賣和哭笑聲紛至遝來,顯得詭異而又荒誕至極。老者慢慢走近之後,薑秋燁才發現這個老人戴著一副眉毛豎起,眼睛眯成一條縫,嘴角笑嗬嗬的“麵具”,麵具奇大無比,把他襯得活像大頭娃娃。老人語氣親熱地說:“客人辛苦了,坐了這麼久的車也累了,快隨老夫前去休息吧。”說罷,他顫巍巍地拉住最前麵的一名小夥,就要倚著他往前走。男子低頭一看,就像受到什麼刺激怪叫一...-

一朵紅豔豔的小花輕飄飄地從裡麵飄至門前,在半空中旋動著,老者一副乖順的樣子,施施然行了個禮,恭敬地說道:“那就交給兩位大人。”

在眾人一頭霧水中,老者小步後退直到隱匿在黑暗裡。冷風拔地而起,兩個一紅一綠的童子突兀地出現在大門口,麵色紅潤,漆黑的瞳孔飛快地轉動著,清脆的童音齊聲響起:“大人久等了,客人快進吧。”

小童在前麵帶起了路,眾人跟在兩人的後麵,順著長廊一路安然無恙地走到一片硃紅的小院裡。兩個小童語氣輕快地說:“客人,這是居所,可自行分配,休整一夜可去拜望大人。長夜漫漫,客人好生休息。”

向眾人微微垂首,兩人的身影隱在燈光下,燈火閃動的功夫便冇了蹤跡。眾人麵麵相覷,緊繃的神經驟然一鬆,但誰也不敢輕舉亂動,遲疑片刻,便陸陸續續地向四周散去。薑秋燁向著角落走去,乾脆利落地踏過門檻,關門落上橫閂,他急需好好理一下現狀,順便他是真的冇有熬夜的習慣,奔波了半夜是真的累了。

布朵,布朵,薑秋燁喚了半天,小蘿莉才小心翼翼地探出來,小姑娘撫著胸口,長舒口氣道:“嚇死我了,你都不知道,剛剛我差點以為自己要被髮現吃掉了。”

“怎麼回事,一陣風吹過,轉眼你就不見了。”薑秋燁不知道小姑娘為什麼突然間反應這麼大。布朵往周身感知了一圈,才皺著眉輕聲說:“你要小心,這府裡住了一隻了不得的詭異。”小姑娘雙臂抱在胸前,深沉地說:“想我布朵也是能威懾一方的詭異,好久冇能感覺到這麼強大的詭異氣息,對方甚至有可能是一方域主。”

見薑秋燁麵帶疑惑,布朵清了清嗓子補充道:“所謂域主,就是詭異強大到一定程度後,能夠擁有以一己之力構建出小世界,並在世界意識的約束下,隨心所欲地規劃小世界運行的能力。但也不要過於擔心,你們是外來的玩家,隻要不觸犯規則,像這種級彆的詭一般也不屑於搭理你們。”薑秋燁聞言心微微沉了下來,略帶惆悵:“至少目前看不出他對我們的態度是什麼。這麼說,如果我遇到危險……”布朵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地吸了口氣:“冇錯,你得自己剛,聽天由命了。真是狗屎運,我陪秋嫿過了這麼多關卡,遇到的域主還不超過一隻手,你剛開局就是加強版。”

看著布朵同情的表情,薑秋燁五味陳雜地開口道:“這麼說,域主相當於每個關卡的隱藏boss,隨機觸發的那種?”

布朵搖頭又點頭:“也可以這樣說,但域主受到遊戲的約束更少,可惜我不過是個三百歲的年輕詭異,知道的也不多。”

薑秋燁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隨即不確定的眼神掃向布朵。後知後覺的布朵像炸毛的貓怒道:“怎麼,冇見過三百歲的年輕詭異呀。”

薑秋燁輕咳了一下,移開目光,握著手掩住笑意,輕輕點了點頭:“確實冇見過,看來你們詭異的壽命都挺長。”小姑娘睜著眼睛瞪了他一眼,氣鼓鼓地消失了。

玩笑一會,薑秋燁神經稍放鬆了下來,直接躺在硬板床上閉上了雙眼。

一輪紅月遙遙掛在天邊,幾隻半米高的長毛鳥單腳立在搖搖顫顫的枝頭,探頭探腦。幾朵殷紅的花朵打著旋悠然而下。幾隻大鳥突然大聲鳴叫起來,撲騰著展翅欲飛,下一刻就被烈火焚燒殆儘。古樹搖曳著朵朵熱烈的紅棉,卻無一絲燒痕。

一襲黑色身影,拄著柺杖,立在廊前,靜靜地看著院中的紅樹。

“大人,客人到了。”不知什麼時候,紅衣小童出現在身側。

“照舊,以後不要在這種時候來打擾我。”男人的語氣顯得有慍怒。

“是,大人。”童子不複多言,轉身便不見了。

一陣疾風襲來,屋簷下的燈籠沙沙作響,燈火蹁躚,風移影動。

黑衣男子終於轉過身來,看向來人一襲灰色長袍,麵色不虞,目光冰冷,自己當真好些年不曾見過對方了,不由神色有些懷念。

周冀平歪了歪腦袋,目光不明所以,掠過故人:“離陌,什麼事能讓你大晚上來我的府邸找我”

來人臉色愈發難看:“丟了東西,來找。”

看著離陌周圍淩亂,不安分來回躍動的劍氣。周冀平像是發現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勾唇調笑了起來:“看來你丟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需要我幫你嗎?”

“不用,彆動我的東西。我要於你府上停留幾日,親自查。”離陌抱著劍渾身低氣壓,周圍的劍氣化為淩厲的殺意,想要將靠近者撕得粉碎,周冀平明白舊友是真的動怒了,便正經起來:“怎麼回事,你的狀態不對。”

離陌靠著木欄,悶聲冇說話。周冀平拄著柺杖靠近離陌隔著一段安全距離站立,側著身與火棉樹無聲對望,半晌他輕語,宛若對情人呢喃:“瑤妹,又來了批客人,彆怕,他們都會來陪你。”一樹紅棉歡快地搖曳著,花束間不斷震顫著少女空靈悅耳的笑聲,在空曠的長廊裡迴響。

離陌的目光從柺杖落向院中紅得灼眼的紅棉,顯然已不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場景,他麵色如常,隻是不鹹不淡的開口嘲諷:“周冀平,我有時候真的覺得你腦子有坑。無論是你堅持毫無用途的的柺杖,還是你供養小詭自欺欺人。你的弱點太過明顯,這是在自掘墳墓。”

周冀平舔了舔冇有血色的嘴唇,看向紅棉樹的眼神溫柔似水,隻是感到奇怪:“我之所以站在這裡,不是因為周冀平,而是瑤妹。而離陌,你是因為什麼?”

周冀平最後的語氣很輕,像是不自然地夢中囈語。

夜裡薑秋燁睡得很不安穩,他夢見自己躺在一片荒蕪的空地上,周圍佈滿遮擋視線的迷霧。他站起身,揮了揮手,迷霧一端傳來隱約交談聲,幾乎不做思考地邁步向前,幾步間緩過神來已到一處庭院,看著相似的佈局薑秋燁心下驚疑。

前方遠遠立著兩個人影,皆一身古裝。

像是聽到動靜,一人似有所感,突然轉身,灰色的眼睛直直看了過來。一瞬間薑秋燁覺得遍體生寒,渾身冰冷,杵在原地動彈不得,目光裡男子不斷靠近。

突然掌心傳來一陣刺痛,薑秋燁回神正對上男子冰冷的目光。下一刻天旋地轉猛地坐起,恍然發現自己正坐在床上。

布朵皺著小臉,正緊緊握著自己流血不止的手按在一把劍鞘嘴裡唸唸有詞。劍鞘閃著紅光,不斷顫動,但很快就安靜下來一動也不動。

布朵鬆了口氣,薑秋燁正想問什麼,又見小姑娘神色一變,驟然消失,徒留薑秋燁不知所措。

但很快一人便一劍破開房門,持著劍直衝他而來,薑秋燁來不及躲閃眼睜睜看著劍尖直指自己咽喉,然後乍然止住,寸步不行。薑秋燁沿著凜然的劍光看去,對上夢中人熟悉的雙眼,隻是對上現在的陰雨密佈,毫不掩飾的殺意,那時的目光也算得上可親。

“有什麼話好好說。”薑秋燁一步步向後移去,內心瘋狂diss布朵,卻始終得不到迴應。

離陌幾步拽著薑秋燁的衣領,目光沉沉的打量著眼前的男子,一身白襯衫,零亂的黑色短髮,相似的黑褐色眼睛,嚴重雖然有好奇,但能看出一種奇異的“興奮”?

離陌將劍在掌心劃了一下,下一刻薑秋燁輕嘶了口氣,眸光複雜的按住再次血流不止的傷口。

離陌熟練地將劍插入劍鞘,薑秋燁明顯感覺一直圍繞在他周圍淩亂的劍氣平靜下來,直至銷聲匿跡。

“你叫什麼名字,薑秋嫿是你什麼人?最好不要騙我”薑秋燁察覺到對方時不時打量著自己的眼睛,打著哈哈笑道:“熟人罷了。”

離陌靜了片刻,拔劍出鞘。薑秋燁連忙補充說:“彆彆,您先冷靜一下,我叫薑秋燁,你說的那個是我姐。”

-反應,麵前突兀的出現一個一人多高的漩渦。布朵咧嘴看了他一眼,“一會見。”然後飛身一腳將他踹進漩渦,薑秋燁講到一半的話在喉嚨裡戛然而止,大腦一片眩暈,餘光瞥見小姑娘縱身一躍跟了進來,便禁不住昏沉了意識。薑秋燁做了一個夢,還是他18歲的那個夜晚。“秋燁,你在這裡等一下。”……天氣燥熱,行人來來往往,薑秋燁靠在路旁喝水,觀察到人流突然躁動起來,伴隨著玻璃的破碎和尖叫聲,穿透人群的的槍響讓薑秋燁的瞳孔極度...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