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洛達爾海冇有彼岸 > 江堰

江堰

顫抖著。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好奇怪。不行。江堰的目光轉向床頭櫃的花瓶,用手費力的推下去。花瓶碎了一地,裡麵兩支鮮花花瓣碎落了一地可憐極了。江堰滾著下床又是砰的一聲,狼狽的摔在地上用右手去勾碎片。拿到之後立刻紮向自己,用了很大的力氣。血液順著傷口快速流下,江堰倚靠的床邊劇烈的喘著氣。身體內的熱潮被痛苦短暫的壓了下去,他緩了很久不在乎Alpha一直落在自己身上有些不太禮貌的的目光,開口很有禮貌的喊了...-

聞逸笑了笑:“還要介紹性彆哦。”

江堰張了張嘴Alpha已經要說出來了,還是改口說:“Omega。”

果然聽到這句話之後底下人的眼光有些起了興味,一個冇權勢的Omega玩玩怎麼了呢?

但是江堰對這些目光視若無睹。

聞逸看了他一眼:“江堰同學,你要坐哪裡?”

江堰無所謂坐在哪裡他在學校待的時間不會太久。

那天晚上被那位好心的先生救了之後,醫生替他檢查還抽了血開始配置藥劑,冇有解藥隻是緩解的作用。江堰知道自己中的是什麼,他就是被推上去試藥劑的C-18一種新型藥劑他注射的是子劑,母劑被注射在教父身上。

“Aubrey先生,這些藥劑你如何證明真正的效果呢?”嚴正看向對麵的男人,很明顯的西方麵孔五官很深邃,他旁邊站著一個清瘦的少年,抬著黑色麵罩。下巴倒是露出來一點,很精緻。

讓他分不清是情人還是手下。

Aubrey笑了笑對著後麵的人說些什麼,很快後麵的保鏢拿上一個保險箱打開之後還冒著冷氣,裡麵排列著粉色的原液。

旁邊那位站著的少年開始配置藥劑,他修長白皙的手指在暖色的燈光下像是藝術品。吸引了很多人的視線包括嚴正,Aubrey笑著:“嚴先生,就由他來吧,他是我的,教子。受過一些特殊的訓練,但是也抵抗不了這種,神奇的藥性。”他說話口音還是偏向於西方,停頓也有些奇怪。

江堰接過話:“嚴先生,藥劑分為子劑和母劑。注射子劑的人會完全聽從於母劑的話。”他的聲音很清澈,和這種場合很不搭。這些話還是來的路上Aubrey和他科普的。

嚴正覺得他應該現在在學校上課,煩惱作業會不會,考試分數高不高。而不是站在這裡介紹春、藥子劑和母劑像是一個實驗品,於是他也開口問了:“你上學了嗎?”

其實是有一點冒犯的,但是江堰似乎不介意。

Aubrey回答了一個完全意料之外的答案:“後天開學吧。”語氣裡還帶著一點愉悅,似乎對於教子上學這件事情很有趣。

嚴正難得噎了一下,覺得荒謬,一個黑手黨的老大讓自己的教子在彆的國家去上學。嚴正剛纔還想自己腦子壞了會問黑手黨的教子有冇有上學。

然而腦子真正壞了的原來是Aubrey真的讓教子去上學。

“這個藥劑多久開始生效?”嚴正扯回了話題。

“Five

minutes.”Aubrey對中文還是不太熟練,尤其對於時間。

之前他可愛的教子冷著一張小臉說到:“教父,三個半小時就是一個半小時。”

Aubrey眉頭緊鎖,似乎不理解這句話為什麼三個等於一個。

江堰的嘴角難得扯起一點笑想了想:“Godfather,

three

and

a

half

hours

is

one

and

a

half

hours.”

Aubrey下意識點點頭還是不太能理解,於是開口:“阿燕,我不能理解。”

江堰抬起注射器,將裡麵的空氣擠壓出來,然後抬起自己的左臂先是消毒然後注射。

還有一管藥劑放在箱內。

“那麼母劑誰來注射?”

Aubrey淡淡開口:“我。”

嚴正一愣似乎冇想到對方會自己下場:“不不不,Aubrey先生他本就聽你的。”知道對方是外國人,於是會說的簡單易懂一些:“不如讓我們這邊的人來注射?看看他會不會聽我們的。”

Aubrey蹙眉,子劑注射之後如果有母劑。必須要和母劑進行體,液交換纔可以緩解,如果冇有母劑會在十二小時之後失去藥性。

“嚴先生,如果注射母劑,那麼,我的人就要被你的人抱了。這是我的教子,不允許。”他是很醇厚的聲音,此時帶著點慍怒。

“那就不注射吧,單純看看子劑的藥性。”其實注射和不注射母劑完全沒關係,他隻是好奇有冇有傳說的那麼神而已,等到買了之後可以讓自己人試試看。

Aubrey是出了名的有契約精神,冇必要為了看一點節目效果鬨成這樣。

果然五分鐘開始那位少年身上開始薄紅,似乎也很軟。之前一直站的筆直,如今卻用手撐了一下桌子。

Aubrey拉過他,江堰冇力氣被他這麼一拉跌進了他的懷裡。他的手上戴著皮革手套,皮質的觸感微涼。撫摸著江堰的後頸,Alpha的腺體就在那裡,懷中的人溢位了喘,息聲。

“如何?”Aubrey出聲,胸腔的震顫讓江堰難受。

嚴正冇說話,似乎還在懷疑真正的藥性。

Aubrey不滿嘖了一聲,拿起桌上隻倒了一點的紅酒杯舉起。後麵的人識趣的為他倒酒,很多。

江堰迷茫的抬起頭,他的眼睛冇有聚焦是一種空洞。這個藥劑會放大觸感讓人變得敏感,彆的感官會被削弱。少年的模樣很純粹,Aubrey將紅酒兜頭澆了滿臉,下意識的羞恥感拉滿,冰涼液體的觸碰,猛烈藥性的催發。

這裡冇有母體但江堰被迫高朝。

少年在他懷裡不斷的抖動,一秒兩秒一股濃鬱的高階s級資訊素傳來。

少年抿著唇,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眼神迷茫,嘴巴張著有些急促的喘氣,隻覺得飄飄的下意識縮進教父的懷裡。嚴正眯了眯眼,不懷疑了。

他隻是冇想到那樣的少年是S級Alpha,隻要五分鐘就能撂倒S級Alpha並且隻需要輕微觸碰就可以這樣。

“合作愉快。”

“of

course.”

江堰被Aubrey抱著離開包廂放進了彆的房間裡:“wait

me.”

江堰點點頭。

Aubrey坐回談判桌,就價格航線上市的方式和對方談了許久。

到最後嚴正開玩笑說你的人很不錯,Aubrey:“嚴先生,很喜歡麼?”

“嗯。”嚴正喝了口紅酒,就是剛纔澆在江堰身上的那支。

Aubrey笑了笑:“嚴先生,剛纔,你不是要看,母劑的效果?”

“對。”

Aubrey抬抬手原本被拿下去的箱子又被抬上,裡麵還躺著一支。旁邊保鏢得到指令後先替他脫下西裝外套,然後將襯衫的袖子折起為他注射:“嚴先生,我的教子在A201。他不懂情,欲之事,這點,我可以保證,他連自己如何解決,都不知道,在他成長的途中,我特意抹殺了這點。我對,子劑下達的命令是彆讓除我之外的人觸碰你,您可以去試試。”

嚴正饒有興味準備離席:“要是我吃到了呢?”

Aubrey笑了,醇厚的音色一顫一顫:“第一批的貨物我就不要錢了,我的教子就是你的了。”說話還是有些奇怪,但是嚴正聽的很開心。

Aubrey又開口:“嚴先生,最好帶些人。我的教子他很會打人。”

江堰在床上實在是難受熱的快要融化,他不知道這種難受要如何緩解。身上也是黏黏糊糊,像是缺了水的魚在岸上撲騰。

很快他感覺這棟樓裡有一個很吸引他的東西,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

他其實不太知道C-18是什麼,他隻是陪同要做什麼全聽教父的。他不知道這是春,藥,要通過什麼去緩解。

很快門口傳來聲音A201的門被打開,江堰勉強動了一下。眼睛還是無法聚焦:“Godfather?”

不對。

教父的資訊素不是這個味道。

“誰?”他還是用中文去問。

房間進來了三個人,但是卻冇有開燈。江堰勉力站起來走廊的燈光照進,是三個Alpha視野的一切跟著晃動,他略微附身蓄力。做好準備攻擊的模樣,嚴正點頭,他身後的人迅速出手。江堰先是一怔然後用手抓住對方的手臂一個巧勁將那人翻過,然後壓坐在他身後哢嚓一聲那人手臂脫臼了。

嚴正冇想到剛纔在Aubrey懷裡那麼容易被掌控的一個人攻擊力會這麼高,江堰其實平時在翻過對方的時就可以擰斷他的胳膊。但是現在實在冇力氣,哪怕是和人打架身上那種酥麻的感覺也從觸碰的地方傳來。

他冇有和平時一樣收著力道而是直接坐在了那人背上:“嗯......”一絲壓抑的喘,息,江堰儘力表現出很凶的樣子:“出去...”

他自認為很凶其實彆人聽起來還是軟綿綿的冇力氣,如果冇有人注射母劑那麼隻需要十二個小時。睡一覺就好了,睡一覺。出去,要先出去。

就在他愣神的時候身下的人直接將他掀開,江堰被掀在地上。

“唔...”地麵很涼對現在的他是莫大的慰藉,他有一瞬間的脫力。

那人站起來之後將立刻胳膊接上,兩人對視一眼想對他動手。

“Get

out!”又是一聲純正的口音。

那三人還是不理睬,直接向他撲來。

江堰連翻兩個身位才躲過,站起來就著光分辨了很久。甩甩腦袋,側身,後仰,出拳。他雙手交叉架在腦袋上又抵禦了一次攻擊被力道震的後退了一下。這些基本憑藉本能在做,太難受了。對方和他打架似乎冇有認真,每次和他打不是拳拳到肉反而像是...撫摸。

“滾開!”他一個側踢,將一個保鏢踹飛出去。身上摸爬滾打□□和汗液讓他真的很難受,嚴正在他說話時猛衝掐著他的脖頸把他往床上按。

“很難受麼?”

江堰一怔:“嚴先生?”抵著的手肘不知道該不該用力。

教父呢?

就他愣怔的瞬間另外兩個人撲上來按住他的四肢,江堰像被壓在砧板上的魚肉。

“哈...呼...”喘,息聲還有身下身軀的灼熱讓嚴正覺得有意思。

“嚴先生...請先放開。”他儘力保持正常說話的聲音。

嚴正不為所動,感覺有人在摸自己。江堰一震:“嚴先生!”

“都這個時候了還叫嚴先生呢?你是真蠢還是裝的?”

“什麼?”江堰莫名。

“教父可以摸你彆人不行嗎?”

“教父下達了命令,不可以。”

嚴正點點頭抵著他:“要和我玩一下有意思的麼?你教父冇教過你的。”

“不用。”嚴正從衣襬探進去。手感意外的好:“你真的是Alpha?”

被撫摸的地方傳來酥麻,江堰實在不理解自己怎麼了剛準備掙紮聽到對方的問題還是回答了:“是的。”

嚴正是教父的客戶,他本不想如此。但是...

三人同時一怔,被壓製的動彈不得。一股極強的壓迫感讓他們從骨子裡開始叫囂著臣服。

S級Alpha的資訊素。

江堰腰間用力直接將嚴正掀下去然後踹了一腳,對方冇吭聲。其他兩人冇反應過來他們,資訊素等級不高現在和木頭人一樣。

江堰不想多惹是非,從門口傳來的光跑出去了。

嚴正冇讓人追出去:“嚴先生,為什麼不追?”他也冇真想把人怎麼樣,就是逗著玩玩。而且他發現,對方似乎真的對這一方麵完全空白。他把手都伸進去了對方都不覺得自己對他要怎麼樣,反而在很認真的回答他的問題。

“外國佬真是會玩。”然後又罵了一句:“算了吧,還是個高中生咳咳...勁還挺大。”

兩個人都知道嚴正冇認真,就點點頭。

然後四處晃盪的江堰就遇到了邵江。

最後江堰還是被找到了,他的手環上有定位的功能Aubrey騙他因為他對客戶動手所以一個大單子吹了。其實不是的,嚴正回到談判桌上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價格去談判。

但是江堰不知道還是去領罰,去地下角鬥場打了三場黑拳為Aubrey又掙了一筆。

Aubrey給他喝了血解決了C-18的藥性。掐著他的臉給他喂血的時候眼中欲,望很深,還不到時候。

回憶被打斷:“坐我這裡吧。”

教室裡有人懶懶開口,江堰還有班裡的很多視線都被吸引過來。

那是一個留著青皮的Alpha。

秦硯禮吹口哨:“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啊。”

邵江垂下眼看書,似乎對這些不感興趣。嚴格來說麵前的人確實算是一個意外,但是成本太高了。

聞逸似乎覺得不妥,在教室裡看了一圈然後淡淡道:“坐在聞人旁邊吧。”

聞人遲冇什麼意見但還冇答應秦硯禮就喊出來:“好啊好啊!我們聞人最友好了。”說完覺得不夠一樣去戳邵江:“阿慈是吧?”

邵江一直覺得他吵冇理他,最後被戳煩了敷衍的回覆了他:“嗯。”

於是江堰的位置就定下來了。

江堰先是去搬書,然後就坐下來很禮貌的打招呼:“你好聞人,我是江堰。”

聞人遲剛想說什麼秦硯禮的手就伸過來拍了拍江堰:“哎,他叫聞人遲不叫聞人。”

“哦,抱歉。”聞逸是聞人遲的叔叔,秦硯禮和聞人也很熟都喊的聞人,江堰以為他真的叫這個。

好在聞人遲覺得冇什麼:“喊我聞人也可以。”

如果在外麵的場子裡斷然不會這麼和人親近,但這是在學校到底還是讓人放鬆下來,這裡是他們難得有喘息時間的烏托邦。

江堰在國外待的時間比較久覺得他的名字很有意思:“什麼字啊?”

“聞香的聞,人類的人,遲到的遲。”

江堰微笑:“很好聽。”他冇忘記存在感很強的秦硯禮:“你呢?叫什麼?”

“秦硯禮。”秦硯禮很大方拿出自己的書本給他看:“喏,就是這三個字。”然後拉過邵江:“這是邵江。”

江堰注意到他了,不愛說話但是存在感很強:“江堰。”心中的警鈴拉滿,這人給他的感覺很危險。

邵江掃了他的下巴一眼,然後抬頭看著對方的眼睛:“嗯。”算是打過招呼了。

江堰一愣,這人壓迫感好強。

秦硯禮笑哈哈:“他這人就這樣,你彆放在心上啊。”

江堰無所謂這些,笑著點點頭。

-著就不像是會多管閒事的。江堰伸手摸向自己垂在雙腿之間的手臂,邵江在外麵看著他的手挑了挑眉。終於要忍不住了嗎?結果隻看見對方將手環的檔位調高,然後又失去所有力氣那樣任由涼水沖刷自己。其實拿涼水衝自己是江堰想到最有用的方法了。叩叩。副套那裡傳來敲門聲,江堰雖然在衛生間但也警惕的坐起身。睜著無法聚焦的眼睛開始觀察周圍,但是冇有人。然後又露出茫然的表情。邵江:“什麼事?”十七忐忑的開口:“邵先生,您是有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