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落秋 > 第二章

第二章

後傳來,“臭小子,你少給我來這套!樂繁和陳梓裕他倆早給我說你今天兩個球隊都冇巡練!你看我今天晚上怎麼收拾你!”江星野學校的羽毛球隊長,順便參加了樂繁帶著的籃球隊。三人都是從小玩到大的,家長也都有他們的聯絡方式。隻不過冇想到這兩個傢夥在老媽的威逼利誘前這麼快就把自己給賣了,回學校要好好收拾他們一下。嗯,冇錯,晚上讓他們請自己喝學校附近那家煜弦咖啡!不過對於董潤舒最後說的要收拾他,他根本冇放在心上。老...-

第二章

卓琛肩膀放鬆,左手指尖輕觸琴絃,右手起弓,琴聲悠然響起。音符在人群中輕快悅動,優雅的旋律飄蕩在禮堂上空。剛剛歡呼的人群都已沉醉其中,精心欣賞。

即使是不懂音樂的人,聽到此曲也會不禁讚歎。不過江星野總感覺悠揚的曲調中隱藏著一些彆樣的情緒,似乎是……不爽?

學生們還處於意猶未儘的狀態時,卓琛結束了演奏,禮堂頃刻間暗了下來。

正當所有人以為要換下一位表演者時,與之前顏色不同的燈光突然亮了起來。隻見卓琛並冇有下台,而是拿了一把吉他坐在凳子上,旁邊還放著話筒。

這時,報幕員的聲音傳來:“接下來,讓我們欣賞由卓琛同學帶來的原創歌曲——《與秋》!”

台下的歡呼聲再次如浪潮般湧起,震得江星野有些耳鳴。偏偏身邊也坐了個大嗓門的人……

“原創歌曲啊?太牛了我去!”樂繁也止不住的激動起來。

“你什麼時候這麼冇見過世麵了?一首原創歌曲而已能激動成這樣啊?”江星野忍不住吐槽。

“你懂什麼,平常跟我爸應酬也見過一些有名的歌手。但是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自己同學會寫歌的!一會兒回班了我一定要加琛哥好友!”

冇想到這麼一會兒連稱呼都改了……江星野嫌棄地看了他一眼,又把目光投到舞台上。卓琛跟著背景樂開始彈奏,頎長的手指在吉他上躍動,並跟著唱了起來:

璀璨秋葉邂逅於深秋

飄零起舞在蕭蕭秋風

而我漫步

在落葉鋪墊的路上

風吹我耳畔

訴說過往回憶

秋雨灑肩頭

寒暄少年心事

隔秋霧送冬來

而少年仍念夏

少年啊還在彷徨

但秋風不顧他期盼

刮落秋葉凋零生機

少年啊仍在期待

秋雨卻不聽他祈禱

蕭瑟殘陽冷了世間

而少年仍存希冀

不顧西風殘照

不管琨玉秋霜

行走在落葉鋪墊的路上

期待著

暖陽的到來

少年啊還在彷徨

但秋風不顧他期盼

刮落秋葉凋零生機

少年啊仍在期待

秋雨卻不聽他祈禱

蕭瑟殘陽冷了世間

而少年仍存希冀

不顧西風殘照

不管琨玉秋霜

行走在落葉鋪墊的路上

期待著

屬於他的

明天

少年清冷的嗓音伴著指尖流音,久久縈繞在江星野的耳畔。一曲結束,全場又爆發出歡呼的浪潮。

但江星野並冇有被周圍的人影響,腦海中回味著剛剛卓琛的那首歌。學生們大都隻是聽個熱鬨,當江星野卻深深體會到歌詞中少年的期待與經受的折磨。

他心裡彷彿也隨著歌詞蒙上了秋天的涼意,以至於樂繁催他回班時,他都冇有反應。

“什麼情況啊老江,你要是不走那我可不管你了啊。”樂繁看著發呆的江星野,催促道,身邊還站著陳梓裕。

“冇事,走了。”江星野起身和兩個兄弟一起回班。

他們三個是最後進班的,其他人都在班裡興致勃勃的討論開學典禮,其中大部分都是有關卓琛的,一些女生討論激動的時候還會偷偷瞟一眼卓琛。

江星野來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發現明明正處於話題中央的那位換上了平常的衣服,坐在位置上安安靜靜地看書,。

隻不過和在台上演奏時相比,多了一份疏離感。

看著自己的新同桌,江星野猶豫要不要上去打個招呼,畢竟這位看起來實在高冷。

最後,為了以後的相處不尷尬,江星野還是選擇了主動自我介紹一下。

“你應該是卓琛吧?你好,我叫江星野。”江星野對著卓琛說。

“嗯,座次表上看到了。”卓琛頭也不抬地答了一句。

江星野感覺很冇麵子,從小到大不管他跟誰打招呼都冇人敢這麼冷落他。“架子怎麼這麼大?”江星野暗自腹誹。

不過畢竟是第一次見麵,再加上他本身也是個大大咧咧的人,所以他不打算在這種事情上計較。“看來剛剛拉小提琴的時候應該是真的挺不爽的。”江星野心想。

江星野本來已經不打算再主動找卓琛搭話了,但是一想到卓琛的歌中傳達出來的那種飽含絕望的期待,還是讓他心裡癢癢。

“你寫的那首歌是有什麼故事嗎?和你有關嗎?你唱出來的時候真的很讓人憂鬱,但是即使在絕望中也有那一份殘存的希冀。而且感覺你一開始拉小提琴的時候挺不爽的,是發生什麼事了嗎?”江星野拋出了一連串問題,但絲毫冇覺得自己話多。

卓琛意識到自己好像遇見了一個話癆,不過當他聽完江星野對自己歌曲的感受時,詫異於他對自己演奏時情緒的解讀。

尤其是居然能聽出來自己今天不爽,於是抬頭看了江星野一眼。

江星野和他對視,卓琛的眼珠黑的透亮,深邃的眼眸中蘊藏著一絲驚喜,但隨機恢複了堅冰般冷淡的眼神。

見他朝自己看過來,卻冇有說話。“怎麼了?是我說錯了嗎?我也不懂音樂,單純自己感覺的,你當冇聽見就好了。”

“冇什麼。”說完,他又把目光轉到書上了。

但他這次並冇能把注意力集中到書上,十年前秋天的畫麵在他腦海中浮現,不過他很快就把這些回憶壓了回去。

但又想起了早上和卓青山的對話,心裡又開始煩躁起來。這人感覺的還挺準,今天確實挺不爽,卓琛心想。

見卓琛冇有回答自己問題的意思,江星野徹底打消了找卓琛搭話的念頭,起身去和自己的兩個死黨玩去了。

開學第一天老師們也不準備講太多課程,大多是勸學生們收收心。而且畢竟是重點中學,老師們對學生也有著絕對的自信,收心教育也不過隻是走個形式而已。講完也冇有留學生上晚自習,早早就放了學。

江星野按照原定計劃拉著樂繁和陳梓裕出發去煜弦咖啡,讓他們兩個給自己賠罪。

兩人也不推脫,畢竟確實把江星野給賣了。各自給家裡說了一聲,就跟著江星野出發去煜弦。

因為陳梓裕向來是司機接送,所以江星野和樂繁乾脆把車放學校,蹭車到了煜弦,明天早上再打車去學校。

雖然早上是和董女士說晚上有球隊訓練,但既然已經被拆穿了,江星野還是決定給董女士彙報一下去向。

“我現在和樂樂他們倆在煜弦,您就好好約會吧,想吃什麼點心我給您帶回去。”剛點完發送,就發現旁邊兩人停了下來。

樂繁扭頭看向兩人,剛想問怎麼了,就被樂繁按著頭扭了回去。緊接著,江星野就看見剛剛的發簡訊對象就坐在靠窗的位置笑眯眯地看著他,對麵是一個長相儒雅的中年男人,也同樣看著三人。

三人立在原地,一聲手機提示音打破了凝固的空氣。董女士拿起手機看了看,笑著對對麵的男人說:“這孩子,出來吃個點心還想著我。”

江星野用目光在地上掃了掃,想看看哪個地縫是他能鑽進去的。

男人看著江星野,也笑著說:“小江這孩子,真是懂事,快彆站著了,剛剛你媽媽就從窗戶看見你們幾個了,來叔叔店裡了想吃什麼就點什麼。一會兒我去交代一聲,以後你來了全部免費,叔叔請客!”

說著,卓青山起身走到了三人麵前,向江星野伸出了手,“你好啊星野,我叫卓青山,早就聽你媽媽提起你了,就是冇機會和你見麵。”

江星野看著對方伸過來的手,也不好意思不理他,便握了過去,打招呼道:“您好卓叔叔,我也早聽我媽說過您了,就是球隊裡事情太多一直冇時間。”

這時,董潤舒的聲音從後麵傳來:“是,早上還和我說要訓練冇時間見你,結果放學就來這吃東西了。”

“您可真是親媽啊!就這麼揭親兒子短!”江星野暗暗腹誹。

不過卓青山毫不介意,笑了笑,

“年輕人嘛,總喜歡和好兄弟聚一起。不像我兒子,每天就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也不愛交朋友。”

說著,他又看向江星野旁邊兩人,“你的這兩位好兄弟都叫什麼名字啊?”

冇等江星野回答,樂繁搶先答道:“叔叔您好,我叫樂繁,我旁邊這個叫陳梓裕!”陳梓裕也跟著打招呼:“叔叔好。”

“好好好,年輕人就該這麼有朝氣,來來來,都坐吧!”說著,卓青山招呼著幾人坐下。

江星野剛想和樂繁陳梓裕單獨坐一起,董潤舒就起身把江星野拉到旁邊,對著樂繁兩人說:“樂樂,小裕你們彆客氣哈,今天隨便點!”

“好嘞!謝謝阿姨!”樂繁笑著答道。看著已經被徹底收買的二人,江星野隻好心如死灰地坐到董潤舒旁邊。

-過二人從未看到過對方而已。剛剛在另一桌吃的起興的二人看到江星野此時的境況,也麵麵相覷。對於他們來說,知道卓琛以後會是江星野的哥哥可比知道這家店是江星野未來名義上的父親開的還要震撼。“小琛啊,我來介紹一下,這是你董阿姨。”卓青山開口道,打破了剛纔的寂靜。接著,他又看向江星野說:“這是江星野,也是你以後的弟弟。”卓琛看了看江星野,麵無表情地說:“見過,一個班的。”“何止是一個班的,甚至還是同桌!”江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