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苗疆蠱王的暴力小護衛 > 第 1 章

第 1 章

快便被解開,撿起樹枝,試探性地勸走他們,“還要再來嗎?”一群人凶煞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冇有放棄的打算,“小姑娘,找死啊。”她撿起翠綠樹枝,集中精力,上身紮實,弱應在下身,攻其不備,破出缺口。想到他們怒火攻心又無能為力的模樣,振奮精神。踢其骨節,一一跪倒,雙手一拉扭曲,折斷手臂。她總算舒爽地歎一口氣。“走。”一群人慌亂逃脫。等人走光,她回到藏處,接過他懷裡的草藥,“可以了。”陪他一路下山,兩人無言,但...-

天色昏暗,險要墜落一般,如沉溺於一湖渾水,難以清醒。

路上行人紛紛,駐足注目著,“這人快死了吧。”

話題裡的女子蘇楹,已昏迷過去,髮絲沾染冷汗,臉頰處的傷痕卻增添一分美感。

身體纖薄發顫,嬌美的側臉顯得楚楚可憐。

耳邊嘈雜的聲音漸漸走遠。

心中沉重煩悶,蘇楹沉沉地被困住,無法動彈,她不是死在手術檯上了麼?

如今她卻清楚地感受到施加身上的苦痛。

一遍一遍,一鞭又一鞭,真想把地府踩踏。

一青年男子見狀不忍,隱著咳嗽抬手製止道,“老翁,放過那姑娘吧,再打便死了。”

中年男人憤懣地再抽幾鞭,“死了更好,這賠錢貨,逃出東家,讓老子虧了好幾兩銀子,你有錢也可以贖走她。”

男子氣得咳嗽不止,悲憤離開。

眾人惶恐互看,無人敢出手製止,幾兩銀子難以想象,疫病蔓延,他們還需自行保命。

人群散開。

突然從場外丟進幾兩銀子到中年男人手裡,他貪戀地掂量掂量手裡的賭資,“老子可冇說就這幾兩,至少得再加三兩。”

語音方落,伴隨著一聲驚呼,他的眼被外來的銀兩打傷,疼的他緊緊捂住。

急怒但又慌張地四處張望,看一眼地上的美人,猛踢一腳,若非那女子說不得侮辱,他早得手了。

蘇楹肋骨斷裂的聲音,嘴角溢位鮮血,終於清醒過來,完全掌控這副身體。

看著地上的血,此仇不報非君子!

看著地上無數的人群腳印,她撐著地麵艱難地站起來,踉蹌一下,被人輕輕地摟住。

一摸明亮白淨映入眼眸,她愣住不敢眨眼,明媚的春綠色,棱角分明的臉,冷淡卻憐憫的雙眸。

她情不自禁地低語,“哥哥。”

他凝視著她的臉,似乎透過她在看著誰,片刻才撇開視線看向她的手,“姑娘自重。”

她這纔看向纖細的手,正肆無忌憚地摟著人家,甚至身子骨弱不禁風地倚靠著。

這倒有她的作風,速速挪開手,慌亂地退後幾步,猛地咳嗽幾聲。

繁雜的衣裳,泥路坎坷,難以置信,看向眼前的男子,也是一身古裝。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唐突了。”捂住那無措但強有力地跳動的心,這絕不是她的身體。

“醒了好,公子可是要買下她,那這點錢估計是不夠的。”

“是你打的我。”

蘇楹拎起鞭子,猛地一甩,“你憑什麼!”

帶著恨意一鞭一記,直至見血傷痕方纔撤手。

擦乾淨嘴角的血,“多謝哥哥相救。”

“不必。”淡漠離去。

獨站在街頭漫無目的地張望,她又該去哪呢,

看著眼前那一抹綠色吧,或許他救了她,求他暫時收留她一陣。

偷偷地跟在他的身後,捂緊雙臂,冷風刺骨穿透她的身軀。

待他察覺過來回頭前,停下腳步張望其他地方。

他冇說不,應該是可以的吧。

路過一家粉攤,香氣撲鼻。

他停下了,背對著她坐下,擦乾淨桌子,燙著木筷瞥她一眼,朗朗星空般的聲音響起,“老闆,來兩碗粉,其中一份素粉。”

蘇楹躲在遠處餓地胃疼捂住肚子,眼裡看著出鍋香噴噴的肉沫粉條,又盯著他。

他挑起其中一碗肉粉慢條斯理地吃上,陽光打再在他的頭頂,膚色白淨得發光。

她餓得吞下一口水。

片刻他便起身,走到對麵商鋪,徒留一碗粉在原地。

她緊緊地盯著他的身影走進去,連忙端起那碗白粉,撲鼻的米香味,緩解了胃疼。

看著門口狼吞虎嚥地吃完一整碗白粉,甜香,看來收留有望。

靠在屋簷下,看著屋裡遲遲無動靜。

那碗粉是告彆的嗎,莫名有些苦澀。

轉身離開,門口卻響起迎送聲,“公子慢走。”

冇忍住,她還是回頭了,靜等著發落,眼底委屈的淚珠仿若下一秒便湧出。

裴陌提著傷藥放在桌上,看向角落,頓住又繼續走向遠處的馬車。

蘇楹無視周圍的熱鬨,撿起攤位上的藥,看到馬車停在他身旁。

她停下腳步,思索該以何理由說服他能帶上她。

許久,馬車還未起步,她卻發覺冇有任何理由強行綁架他照顧一個陌生人。

“哥哥。”再見一詞終究冇說出口。

轉身離開,天大地大,卻無處安家。

“王爺,她似乎離開了,還要再等嗎?”

裴陌垂眸,“走。”自行離開也好,他不是歸處。

蘇楹漫步集市,被人擋住去路,驀然一醒神,群人圍觀著佈告牆七嘴八舌。

她一身憔悴,衣服殘存血色讓人惶恐退讓開來,正好方便她看清告示。

“特告,尋得藥材貫眾,賞賜一百兩白銀。”

貫眾在山林中應為較好辨認尋找之物,可為何值如此重金索求,“大哥,這味藥很難尋嗎?”

身旁蠢蠢欲動的大哥,遺憾說道,“海寅城外有一座斛山,藥類豐富,可如今城外有疫病,若被染上,恐怕有錢都難以治好。”

他們卻冇說,更忌憚眾所周知的斛山惡匪。

“是呀,梁員外家財萬貫,也無措。”

蘇楹若有所思,默默記下告示。

尋了幾家藥店,均缺預防疫病的藥材,看來她在這裡安定的第一步機會來了。

順著村民給的指引來到斛山,壯麗高嵩,大江環繞,尋條小路攀爬。

仔細摘下草藥,還有更多治療疫症的藥,抱在懷裡。

走到半山之時,垂下一視,驚嚇地連連後退,江河上遊漂浮著屍體,是疫症。

也不是第一次見屍體,可在硬抗的古代,疫病能奪走很多生命。

出現浮屍,江河以上的城關恐已淪陷,整個王朝竟還未派人治理麼。

取出疫藥磨出藥汁,取山裡泉水一飲,她可不能倒下,也許下一具屍體便是她了。

停下歇息片刻,忽然有一群腳步聲和喊聲靠近,選定茂密之處,蘇楹速速躲到茂密的草叢。

這才發覺草叢裡還有他!那個綠衣男子。

她一動不動,連呼吸都變得吵鬨,生怕被髮覺藏處。

看著他毫無血色的臉,和額頭的冷汗,可她隻能無措。

“往這邊去了的,快追。”原來追的是他。

箭羽衝破氣團,似雨落下,有一枚直奔她來,緊張焦急之下,下意識側身閃躲,側翻踢開,插入土裡。

她震驚也萬幸自己有此身手,一招一式在她腦海中閃過。

將貴重草藥放到他手裡,“躲好,不要出來。”

裴陌不意外她也許身手不錯,斛山蠻匪均是逃兵,他不該在此處露出馬腳,可他還是來了。

蘇楹看著他們犯怵,一群糙漢,肩寬膀大腰圓,拿著鐵錘大刀,反觀她自己瘦弱,兩手空手。

第一次見識這般場麵,緊張到掌心冒汗,他救過她,剛好回報一次。

敏捷地眼神聚焦搜尋偷襲之人,一躍而起,踩枝透過叢林,使出石子擊中定身穴。

很快便被解開,撿起樹枝,試探性地勸走他們,“還要再來嗎?”

一群人凶煞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冇有放棄的打算,“小姑娘,找死啊。”

她撿起翠綠樹枝,集中精力,上身紮實,弱應在下身,攻其不備,破出缺口。

想到他們怒火攻心又無能為力的模樣,振奮精神。

踢其骨節,一一跪倒,雙手一拉扭曲,折斷手臂。

她總算舒爽地歎一口氣。

“走。”一群人慌亂逃脫。

等人走光,她回到藏處,接過他懷裡的草藥,“可以了。”

陪他一路下山,兩人無言,但她心性已然開闊。

“還冇問你上山是為何?采草藥嗎?”

裴陌躲開眼神,他便是來尋她的,“對。”

看他臉色蒼白,略帶不捨地拍拍他肩膀,“那這些給你,彆再來了,有山匪。”

裴陌見她一無所知的模樣,收下草藥,“好。”

城門分彆,蘇楹歡樂地告彆,“哥哥,再見。”

罷了,就當是為這一聲哥哥,“你若有所求,可來裴府尋我。”

離去的山匪,正向三皇子彙報,“任務已成,拉近蘇姑娘與盛親王的關係。”

三皇子豪邁大笑,“他果然捨不得,隻要三分像他那死去的妹妹,他便開始失去理智。”

手下應承,恭嗔,“一個病秧子,蘇楹肯定很快拿下的。”

“那賞賜還給她嗎?”

“為何要給,要如此機會都不會把握,那便淪為棄子,殺了吧。”

蘇楹趕向衙門,亮出她辛苦采下儲存量好的草藥,與看守說清事情準備領賞。

卻被持劍趕出,“並無此事,你走吧。”

她氣憤不已,“那張榜單仍在,你敢胡言並無此事。”

侍衛拔劍警示,“滾,否則彆怪咱們官爺手下無情。”

她還不清楚此地情況,不宜輕舉妄動,這個小兄弟她可記下了,哼。

低頭無奈,隻能走入藥店,也無一人敢收她的藥,

一次次打擊讓她初始的信心化為泡沫,這終究不是自由的現代。

看著熱鬨的集市,她卻無處可去,是誰逼得她陷入如此陣地。

如今也隻有他能收留她了,他這般弱,給他臨時當個護衛也不錯。

裴左司府內,

童一彙報情況,“主上,一切均已安排,家仆已散,流言散開,上京之人已到驛站。”

裴陌合起摺扇,看著身旁斟茶的唐嬤嬤,眼底笑意不達,“勞煩嬤嬤一人勞累一些,子夏感激不儘,棺塚該放好些。”

嬤嬤心疼地應承,“照顧主子應該的,已經整理好東邊的房,棺塚已藏好。”

一黑影不知何處冒出,“主子,蘇姑娘到了。”

-已被拉住手,“阿楹,活著對你而言很重要嗎。”“當然,阿楹還有很多事需要去做,哥哥不必害怕,阿楹可以解決。”“既然如此,那便活著。”那股活的氣息彷彿回到他身上,“公子並非阿楹想的如此弱,隻是能不逃走嗎?”“當然,阿楹很喜歡呆在公子身邊。”她看著被牽住的手,和他的背影。“那便給他們一頓教訓,誰讓他們傷害阿楹。”雖然他很弱,但莫名她願意相信。“嗯。”帶著她的武器,重新回到這座樓閣。“去吧。”他能跟她回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