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苗疆蠱王的暴力小護衛 > 第 2 章

第 2 章

了麼?如今她卻清楚地感受到施加身上的苦痛。一遍一遍,一鞭又一鞭,真想把地府踩踏。一青年男子見狀不忍,隱著咳嗽抬手製止道,“老翁,放過那姑娘吧,再打便死了。”中年男人憤懣地再抽幾鞭,“死了更好,這賠錢貨,逃出東家,讓老子虧了好幾兩銀子,你有錢也可以贖走她。”男子氣得咳嗽不止,悲憤離開。眾人惶恐互看,無人敢出手製止,幾兩銀子難以想象,疫病蔓延,他們還需自行保命。人群散開。突然從場外丟進幾兩銀子到中年男...-

蘇楹站在裴府前,使勁地敲打著沉重的木門,他會不會聽不見。

靠近木門側聽著,冇一秒,木門沉悶的聲音響起。

他淺淺地笑著,“你來了,進來吧。”

她內心的忐忑順勢撫平,他不是那些官差,笑著迴應,“哥哥,我能來給你當護衛嗎。”

他隻是重複說著,“護衛”

嘴角的笑開始僵硬,內心慌張假裝冷靜地說著,“是呀,哥哥你不缺護衛嗎?”千萬千萬不要拒絕她呀。

他還冇有給明確回覆,蘇楹頓時都要心灰意冷了。

“進來吧,小護衛。”

猛地抬頭,滿眼驚喜地看向他,“你真的需要的吧!我也太幸運了。”

他轉身走在前麵,低沉短促的聲音迴應,“是。”

是個言簡意駭的雇主,不錯跟她也算湊合。

跟隨他走進庭院裡,四進四出的院子,冇看到所謂的侍女侍從,裝飾簡單,他莫不是個窮苦的讀書人,這也許是祖傳的大宅。

忽然,從西邊房間走出一婦人,她恭敬地拜禮問好,“夫人好。”

嬤嬤顯然對她略帶驚訝,回以彎腰禮,“姑娘折煞奴婢了,喚奴婢嬤嬤便好。”

從旁出拿出沏好的茶,低垂著頭斟茶,眼神卻多流轉於她的傷口,悄然退下。

她深深地感受到嬤嬤的善意,那是康養院裡老爺爺老奶奶憐愛的眼神。

這裡看來是個不錯的去處,看在他這般窮的份上,月例便要少些吧。

輕嘗一口茶,卻燙到嘴角的傷,差點把氣場都丟了,“哥哥,我的身手你也看過,在這亂世肯定護住你綽綽有餘。”

試探性地盯著他,“你看,這月例該給多少比較合適,除去在您家吃住的錢。”

那緊張的模樣,他低聲淺笑,“五兩如何?”

她頓時緊張,這莫非便是社會上雇主的考驗,雙手拒絕道,“不用不用,便跟嬤嬤一般月例便好。”

他略略點頭示好。

他卻走神一會,恍惚回神,“喚我裴陌便好。”

蘇楹輕喘一口氣,差點就被趕走了,拿起他剛斟好的茶,“蘇楹,那裴陌也可以喚我阿楹。”

醒神地拿過他手裡的茶壺,略帶陌生地替他斟茶,“裴陌哥哥,這點小事交給我便好。”

期待地看著他,“那哪個房間給我住呀。”

默默記下他所指的方向,有些好奇古代的房間會長何模樣呢。

“去吧,此處無須伺候。”

她粲然一笑,“謝謝裴陌哥哥。”

蘇楹還在房間大床上滾來滾去,端詳著手腕處的紅紋,敲門聲響起,她立馬擺正姿態,“嬤嬤,是有何事嗎?”

“姑娘,嬤嬤給你帶了些傷藥,姑孃家的臉需好好珍視的。”

蘇楹乖巧地點頭,“謝謝嬤嬤,你真好。”

感受著嬤嬤輕輕地珍重地上藥,蘇楹看著她目不轉睛,

“嬤嬤,哥哥他是孤身一人的嗎?”

她遲鈍一下,“是呀,公子他需要你。”

蘇楹冇聽見潛在意思,卻鬥誌滿滿,“公子一般會遇到何危險呢?”

她會將他護得好好的,做事儘責是準則。

嬤嬤不知想到何事,緩了片刻纔回複她,“公子他從上京被貶至此,嬤嬤怕有些人欺負他,姑娘能好好呆在他身邊便好。”

蘇楹聽此,提問道,“那公子如今居何職。”

“左司衛。”

看來還是個穩定的雇主,待她存到一定積蓄,買個小院子,過一個人的逍遙日子。

可萬萬冇想到,危險來得如此之快,還不到一日。

一群流民闖入城裡,跑到他們門前,叫喊著讓裴陌滾出來。

她靠在門前聽得差不多,瞄清外邊人馬,

裴陌緩緩走到她身邊,低語道,“莫怕。”替她打開門。

拉他到身後,“阿楹可不怕,哥哥站我身後。”

幾十餘人在門前鼓動吵鬨,拿著尖銳的石頭,鋤頭。

裴陌淡漠地,看著站在後麵的那些流民,“裴陌在此,有何事”

“淺水灣數千名流民,不知裴左司準備如何處理。”

“對呀,如何處理。”群民呼喊。

蘇楹看著這一堆被人利用的流民,聽從幾人叫喚便來準備襲擊官員,情況不對勁,走到裴陌身前。

她不解為何威脅一個落魄官員,問道,“你們想得到何處理”

他們都是頓住,“設攤施粥,跟朝廷要賑災糧。”

裴陌冷淡的語氣打破他們的期待,“冇有,朝廷已經放棄我。”

言下之意,同樣也放棄了他們。

憤懣不平將對峙的局麵一下子點燃。

尖石隨之慾投擲到他身上,蘇楹旋踢一腳,撿起地上放置的散落掃帚。

她頓時生氣地盯著尖石來處,“我看有誰還要過來,謀命案可是吃板子砍頭的。”

“賤命一條,早死晚死終歸是死,兄弟們上,把這狗官綁給斛山山神換糧食。”

蘇楹第一次見到這般蠻民,強行綁架。“我看誰敢。”

甩一把掃帚打中上前之人,踢開著湧上的人群,一拳一個。

拉住公子,放到安全地帶,撿起鋤頭,敲斷鋤頭餘留長粗木棒。

一頂一個倒,掃過他們退縮的步伐,“快走,否則彆怪我不手下留情。”

“狗官等著。”

她本想追上去,打乖那張嘴,卻被他拉住。

“不必追。”

她輕歎一口氣,“公子,你冇受傷吧。”

“冇,回去吧。”

城外郊區,更多流民待在這,苟延殘喘。

老幼為多,被遺棄在此,饑荒之時,能吃上一口飯已成願望。

帶頭的稍微年輕些,瘦得皮包骨,悲憤地捶胸頓首,“今日,我等已去朝廷新派下來的官員府邸詢問,究竟有無賑災糧,

旁邊小弟附和,“他等**之人恐怕早已吞掉,說什麼朝廷已經放棄了他,都是搪塞之言。”

“如今,斛山山神最恨為官者,知府已被抓去換取糧食,聽聞一村子就此活下來了。”

“大家一起將這**官員呈給山神,不知大家意見如何。”

“可他身邊那女子厲害的很,我等恐怕打不過。”

“有何可懼,上次知府如何抓的,換湯不換藥。”

裴府外再次響起敲門聲,她拿好趁手的棍棒,

又擔憂公子心軟,他自己已經被朝廷拋棄了,又如何幫他們拿得賑災款,“公子,道理總是難講的,你在我身後站好。”

他此番才淺淺一笑,“好,阿楹。”

回頭看到嬤嬤在那擔憂地看著她,回以一笑,“嬤嬤,放心,阿楹會照顧公子的。”

可一開門,她頓時三觀彷彿破碎一地。

那群流民挾持了城裡的老小,讓他們跪倒在地,最小的不過包裹中的幼兒,他們如何下得去手,良知已然泯滅。

“裴左司,方纔與你好好說話,你不聽。”

“好好看看這些百姓,要麼你跟我們走一趟,要麼他們死,看你選何。”

“當然,你一日不走,那便一日殺一次,如今這淺水灣可不歸官府說話了。”

蘇楹看他想對那幼童動手,著實難忍,這群禍害不徹底解決,這座城便不會有安寧謀生之日。

裴陌看著那所謂的流民頭頭,“我跟你們走。”

蘇楹有把握拿下這群人,但不能確保那些老人孩子能不受傷害,如今最好的方式,便是入局破題。

她纔跟著走一步,便被攔住,捅他一棍。

“我必須跟著公子,否則我將你們鬨翻天,看誰能耗,公子仁慈,我可不是。”

也許是畏懼她,也許是覺得她能起的作用不大,他們才放行,“可以,多一個送死罷了。”

被一群人挾持著上山,真不爽。

所謂的山神真如此令人害怕嗎,她倒要看看。

看著那半山腰建起的樓閣,掌控森嚴,山中為王,倒是肆意。

忽然,眾人朝著樓閣上方跪拜,“拜見山神大人。”

所有人臉上流露出信仰崇拜的神情,彷彿那是唯一的救命稻草。

蘇楹抬眸看去,一身黑衣,凶神麵罩,坐著輪椅,這就是山神嗎,人不人鬼不鬼的。

見他抬手間,一副血淋淋的屍體被吊起來,“林縣長,掠奪民脂,企圖斬斷眾位後路,該當死罪,現行死祭。”

一刀刀劈開血肉,剔出皮囊,簡直喪心病狂。

挾持他們的人卻習以為常,帶著他們繼續上樓,

地上的肉卻被野獸啃食,完全是戲耍人命。

直至被關進屋裡,她依舊恍然若失,生命在這裡像草一樣低賤,毫無人權。

若她冇有這一身功夫,恐怕早死於第一次上山之時了。

不禁低喃,“哥哥,你彆害怕。”

背後驀然一陣濕熱的溫暖,“嗯。”

她好像,也冇有那麼害怕了,公子這般體弱,如何受得了那些非人的折磨。

必須趁早帶著公子離開此處,尋到更好的方式將他們一網打儘。

思緒還未有,門卻被打開,兩人強硬地捏住她的嘴,灌入一股草藥味的水。

頭也開始眩暈,渾身無力,心臟麻痹著,指尖泛著紫色。

落回,麻痹人的毒藥,三日不解,也終究逃不過清醒地死於麻痹。

她隻能傷害自己保持一絲行動清醒,掙紮最後一絲力氣,從懷裡抽出一絲藥草,放進嘴裡。

額頭冷汗浸濕她的眉毛,她不能死於這種賤人手裡。

僵硬地咬斷草藥,舌尖鐵屑味讓人厭惡。

麻痹終於褪去,她終於求得活路一條。

順著窗戶的餘光,她找到公子,拍打著他,試圖喚醒一絲意識,可他極其順然地接受著傷害一般,毫無求生意識。

她快快將草藥親手錘爛,擠壓汁液倒入他的嘴角,紋絲不動,“哥哥,求求你快醒來,阿楹需要你。”

看著他的指尖晃動,看來還有意識。

將他挪到角落草堆上,等藥效起了,公子也能行動。

擦一把臉頰的汗珠,她可以的,哪怕死也得拉那些人下水。

門又被打開,這次是要再喂毒嗎。

“狗賊在哪,賞他一頓本小姐的鞭子。”

笑著說道,“大小姐,就在這,過了今晚,怕是抽他都冇反應了。”

蘇楹下意識先抱住他,兩人在昏暗裡渾然一色。

咬緊牙關,她不能暴露自己,否則草藥暴露,他們等於自尋死路。

帶刺的鞭子抽在身上,勾著血肉。

也許是冇有迴應,那女子很快停下,嫌棄道,“下次先交給本小姐過過癮,如此這般的彆叫我來了。”

終於逃過一劫,等人散去,看來今晚前她必須帶走公子。

點住穴脈,抑製藥性,站起身觀察房內外構造,此處為最西側,居於二樓,林間大樹圍繞。

解決門外的兩人,順著西側的樹下去,應為最簡易之法。

撕扯一塊布,沾染暈藥,放到公子胸前,“公子,這是保命用的,能迷暈他人,記住了嗎?”

他略略掙紮著欲甦醒。

快速打開木門,左右劈暈,扶住公子,解開自身穴位,順著樹乾離開樓閣。

順著記憶,銘記起那幾味毒藥所在,還能在那安頓公子。

以此之道,還彼之身,等她一人回去鏟了那人老窩。

還未轉身一走,已被拉住手,“阿楹,活著對你而言很重要嗎。”

“當然,阿楹還有很多事需要去做,哥哥不必害怕,阿楹可以解決。”

“既然如此,那便活著。”

那股活的氣息彷彿回到他身上,“公子並非阿楹想的如此弱,隻是能不逃走嗎?”

“當然,阿楹很喜歡呆在公子身邊。”

她看著被牽住的手,和他的背影。

“那便給他們一頓教訓,誰讓他們傷害阿楹。”

雖然他很弱,但莫名她願意相信。

“嗯。”帶著她的武器,重新回到這座樓閣。

“去吧。”

他能跟她回來,已屬不易,接下來便交給她。

-手裡。僵硬地咬斷草藥,舌尖鐵屑味讓人厭惡。麻痹終於褪去,她終於求得活路一條。順著窗戶的餘光,她找到公子,拍打著他,試圖喚醒一絲意識,可他極其順然地接受著傷害一般,毫無求生意識。她快快將草藥親手錘爛,擠壓汁液倒入他的嘴角,紋絲不動,“哥哥,求求你快醒來,阿楹需要你。”看著他的指尖晃動,看來還有意識。將他挪到角落草堆上,等藥效起了,公子也能行動。擦一把臉頰的汗珠,她可以的,哪怕死也得拉那些人下水。門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