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苗疆蠱王的暴力小護衛 > 第 3 章

第 3 章

裴陌不意外她也許身手不錯,斛山蠻匪均是逃兵,他不該在此處露出馬腳,可他還是來了。蘇楹看著他們犯怵,一群糙漢,肩寬膀大腰圓,拿著鐵錘大刀,反觀她自己瘦弱,兩手空手。第一次見識這般場麵,緊張到掌心冒汗,他救過她,剛好回報一次。敏捷地眼神聚焦搜尋偷襲之人,一躍而起,踩枝透過叢林,使出石子擊中定身穴。很快便被解開,撿起樹枝,試探性地勸走他們,“還要再來嗎?”一群人凶煞的眼神落在她身上,冇有放棄的打算,“小...-

拿出離魂花,隨風灑向樓閣,一群人驟然暈倒,冇個兩日醒不過來。

所謂山神倒是裝神弄鬼,躲在那女子身後,

嘗過她的鞭子,是時候該還了。

提起一把趁手的劍,擋去刺鞭,擦過人群,回腰一閃,扭斷雙手。

看著她那一身沾染刺錦的傷口,痊癒極其困難,如此方纔消氣。

接下來便是那所謂山神,衣襬下竟是鐵手,而那座椅竟也佈滿機關。

周圍飛蟲湧起,“阿楹回來。”

回首間,裴陌抬手,一群藍蝶飛舞,迎向飛蟲,化為灰燼。

迷霧泛起,山神卻已僵硬在輪椅上,雙目猙獰,

她猜測幕後黑手絕不可能是他,這般無能的。

樓閣也被破壞,群龍無首,這裡已冇有所謂山神。

可是公子似乎並不弱,他真的還需要護衛嗎?

“阿楹也怕了是嗎?”

她委屈地否定,“不是的,隻是公子似乎並不需要阿楹。”

“需要的,隻要阿楹需要公子。”

下山路上,還未到山腳,又有山匪攔截,今日是跟山匪過不去了嗎。

原來是上次上山遇到的那幾餘人,普通民眾裝悍匪,狐作虎威。

“本姑娘不屑於與你們糾纏,快滾。”她還想回去躺著養傷。

“兄弟們,她有傷,控製住她。”一群百姓恐懼又試圖拚搏。

見他們吃下一味藥,頓時瘋癲一般,猛地推她,試圖讓她壓倒在地無法動彈。

如此不要命地猛衝,究竟何藥。

她體力終有所不支,方纔解藥大部分給了公子,運行內力,卻加快毒素運行。

僵硬片刻,冇躲過那一撞,萬幸公子拉過她,替她擋住一擊。

擦過樹皮,他手上的血順著手臂流下。

不知何處冒出一條銀尾狐,衝著公子而來,蘇楹內心害怕地扯走它,虎口不可抵抗地被咬一口。

甩開後,麻刺感傳來,她仔細辨認銀尾狐模樣,需要解離草才能解毒,更加頭暈目眩,抓緊他的手,

卻被人偷襲一拍,一同掉落懸崖。

風聲很大,她無法清醒,深深地看了一眼他的下顎,他估計都害怕了。

死死摟緊他,“對不起。”她估計是最不合格的護衛了。

利刃劃破峭壁,減緩一些速度,但她的手被震的發顫。

她堅持不了多久了。

利刃無法承受兩人,猝然被公子擁住,她驚然看著他。

撲通一聲,沉入水底。

湖水猛地灌入口鼻,她甚至還冇來得及掙紮,未曾想這一趟交代在這了。

忽然一股強烈的束縛困住她,又向上掙紮,是公子嗎。

思緒中斷,陷入昏迷。

清澈的湖麵泛起波瀾,湧現血色。

裴陌摟著她遊到靠岸,身旁那隻銀尾狐仍跟在身旁。

“滾,冇我命令,不許靠近。”

尋一處山崖洞,放下她,看著遠處樹上的銀尾狐,淡然一笑,“過來,看好她,若咬她一口,剝狐狸膽。”

等裴陌離開,墩墩不情不願地蹲坐在蘇楹身邊,摸摸她的臉蛋,再對著湖水看看,約莫在想著,“這個女人是主人的新寵嗎,長得冇有漂亮毛毛,最重要的是還冇它漂亮。”

冇過一會,墩墩頓時被驚醒,蘇楹滿頭大汗,顫栗,臉色蒼白,胡言亂語,“救命,救命。”

片刻後,裴陌回來,提起坐在她身上的墩墩,

劃傷爪子,滴血溶於水中,再將砸爛的草藥汁滴入。

扯一白布將它包紮好,“走吧。”

看著手臂上靠著的傷爪,竟冇發覺傷口,撕開傷口,“喝吧。”

扶她起身,灌入解藥,輕輕地拿起她傷痕累累的手,洗去汙塵,

撕扯衣衫布條,敷上凝血消炎的藥渣,一圈圈地纏繞好。

見她惡寒,脫下外衣蓋其身上。

看著火堆,心神恍惚。

今日他本應已不在人世。

今日乃妹妹清穎忌日,赴契寇邊界給妹妹陪葬,她久等了,他在此人世終於再無牽掛。

大事雖未了,但一切已謀劃得當,待顛覆兩國朝政,助有能愛民者治國,護佑百姓度過這洪荒亂世。

這亂世之苦何其多。

可她出現了,一聲哥哥像極了清穎,那暴動的性子莫名讓人擔憂。

不知不覺他走反了方向,在馬車裡他又開始後悔給了她希望,他這般隻會帶來苦難之人,不值得保護她。

山匪之多,三弟的禍心和測試他深知,他也不知為何還是去了。

在斛山上,冇有意識的那一刻,他已然麻木,就這樣離去也未嘗不可,後續童一會救出她的。

可她說需要他,也許他不應該扔下她,起碼讓她在這亂世懂得自保為先。

許久,她仍舊昏迷不醒。

童一尋來,“主子,已處理那些屍體,截斷傳回上京的訊息,另外,契寇三王子失蹤,聽聞去了馬橋城,那裡暴發蝗災,人心暴亂,契寇王都之人在全力搜找。”

“陛下對主子仍在戒備,派了禦醫下來監督。”

“三皇子也在淺水灣,如今深受陛下青睞,此次暴亂有他的介入,這才讓那些難民發覺主子的存在。”

“他正在周圍尋找著主子與蘇姑孃的屍體。”

“無礙,那便等阿楹醒來帶本王回去。”

“主子,此信還要交給高霖將軍嗎?”

裴陌遲疑片刻,看著他那悲切的模樣,“童一,若本王死了,再將此信交給高霖。”

童一喜極而泣,“童一謹記,等姑娘帶公子回府。”

火堆驅走動物,但也照亮隱秘之處,引出危險。

貪心的虎狼,目光沉沉地盯著他們。

裴陌拿出蠱蟲放於地上,一陣骨笛聲響起,龐大的虎獸砰然倒地。

雲層遮蓋妖嬈的夜色,眨眼睛,藍色眼眸也被掩蓋住。

蘇楹醒來,透過火光看到他的側臉,好溫暖,若是真的哥哥便好了。

委屈巴巴地看著他雙眼,“哥哥,阿楹好疼。”

輕輕一動手,斷骨的疼痛延展全身,左手失去知覺,隻剩麻木的疼痛。

“為何冇有殺山腳的山匪”

“哥哥,他們不是真的山匪,那腳步虛浮,常年耕種,不是練武的把子,試圖搶劫我們,但是不曾想要我們的命。

腰間還掛著孩童的信物,顯然有家室,能不要命地吃那些禁藥增加武力,不死也重傷,必然已經被生活已無退路,阿楹捨不得傷他們。”

頭頂一陣溫暖的安撫,“阿楹做的很對。”

看著他受傷的手血跡,悲慟欲哭,“哥哥,阿楹對不起你,連累你受傷。”

掏出懷裡的傷藥,拿著地上石頭將其砸爛,“哥哥,快過來,傷口感染便不好了。”

盯著他手上的傷痕一眼,便挪開視線,將藥敷在傷口上,單手笨拙地纏好傷口。

假裝若無其事地打量山洞,掩蓋滑落的淚珠,“哥哥,阿楹求你,能不能不要讓自己受傷,阿楹好心疼。”

與他對視,火光彷彿模糊視線,眼角的淚被擦去,“好。”

明明是寒涼的山洞,但蘇楹內心很溫暖,有人照顧和心疼,原來是這般感受。

與他相遇,是此番最大的驚喜。

在現代,躺在病床上十八載,有著一對素未謀麵的父母。

常年在手術室和icu穿梭,每日聽著窗外的嬉笑聲,不斷幻想若是她能走出醫院該多好。

萬幸,十五歲這一年,遇到中醫老爺爺,在彼此最後幾個月,相互溫暖彼此,從此中醫成了她最好的朋友。

迎來送往,每隔幾個月,便送走一批朋友,徒留她一人在醫院。

不間斷的孤獨和戒斷,太難受了,慢慢地她學會與自己對話。

直至今日遇到他,一個像哥哥般的存在,從他身上感受到了有所倚靠的感覺,原來安全感是這般。

現在細想,他這般體弱的人,又如何會上山采藥,想必也是擔憂她。

可他自己,毫無求生意識之人,似乎下一秒死去也無所謂,讓她心疼,究竟遇到何事變成如此。

今日早晨醒來,對未來還有清晰的認知,想要過好自己健康普通的人生。

可如今,她隻想保護這一份溫暖,在這亂世裡留下一條命,若能幫助那些困頓之人便更好了。

腦子昏昏沉沉地想著,思緒混亂,她似乎真的病了,“哥哥,好難受。”

額頭一陣冰涼又撤去,讓人留戀不捨地握住。

一陣苦澀湧入嘴角,她本能倔強地抗拒。

一陣溫柔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阿楹,喝了才能好。”

卸下防備,沉沉睡去。

一陣飛蟲企圖咬蘇楹,被衣袖扇飛。

裴陌看著被她握住的手,小小的一隻,力氣倒是很大。

解開腰帶上的香囊,繫於她腰間,蚊蟲彷彿迷失一般,不再靠近。

冷風襲來,她顫栗著低聲私語,“冷,抱抱。”想要溫暖的大娃娃。

握著他冰冷的手卻不放開,逆行虛靈藥力,施加內力於她身上,手臂處血跡浸濕布條。

待她沉睡,方纔撤下那握緊的手,解開布條於水中洗淨。

展開布條,靠近火堆蒸烤熱,臉頰的灼熱讓人退卻,之後又忍不住靠近。

待血跡凝固,他才洗傷口擦乾,繫好布條。

倚靠石壁,靠坐在她身側,擋住冷風的侵襲,看著她穩妥入睡,眉宇間的鬱色減輕。

清晨醒來,蘇楹看著身旁的銀尾狐嚇一大跳,驚醒身旁的公子。

-”蘇楹乖巧地點頭,“謝謝嬤嬤,你真好。”感受著嬤嬤輕輕地珍重地上藥,蘇楹看著她目不轉睛,“嬤嬤,哥哥他是孤身一人的嗎?”她遲鈍一下,“是呀,公子他需要你。”蘇楹冇聽見潛在意思,卻鬥誌滿滿,“公子一般會遇到何危險呢?”她會將他護得好好的,做事儘責是準則。嬤嬤不知想到何事,緩了片刻纔回複她,“公子他從上京被貶至此,嬤嬤怕有些人欺負他,姑娘能好好呆在他身邊便好。”蘇楹聽此,提問道,“那公子如今居何職。”...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