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虐文女主並不期待火葬場 > (五)婚事

(五)婚事

一個淡紫色綢緞質地的南瓜枕,答道:“有勞皇兄掛念,樂安已無大礙,隻是還會偶感疲乏。”屋中安靜片刻後,顧歸元道:“樂安,你以前私下從來不會喊我皇兄的。”容夏在腦海中搜尋接收的資訊。兄妹兩人一母同胞,從小關係更是親密無間,加上當今王上治國有方、擴展疆土的前半生無暇顧及後宮,因此家庭關係甚是和諧,私下和家宴皆以民間的兄妹相稱。從地府園藝師一睜眼成為一國公主,還是需要點兒時間適應的,好不容易適應了身份,誰...-

容夏抬頭看去。

侍女繼續說,“殿下後日與林姑娘有要事商議,前些日子著涼,現在可莫要再讓寒氣侵體了。”

“知道了,書意。”

容夏朝侍女書意點頭示意。

書意是自小跟在她身邊的忠心侍女,被她在山郊外遊玩時從山賊手中救下,前世顧清漣死後,書意念及恩情,為其守府終生。

曆來皇室常有人遭遇不測,故而皇室子弟都從小也有自己的暗衛。

“按照殿下吩咐,已讓人提前知會,房間也已派承興和青峰駐守。”

容夏眨眨眼。

還是問出來了她的疑惑,“書意,你覺得太子哥哥平日對我如何?”

“不敢妄言。”書意指著自己道,看容夏期待著,想了想開口:“太子殿下與公主您一母同胞,從小親密無間,這十七年來太子時時刻刻記掛著您的安危和喜好,自然是對殿下極好的。”

“嗯,那就是了。”容夏點點頭,彷彿也是認可她的話。

“恕奴婢多嘴,殿下何故發出這樣的疑問?可是聽到了什麼?”

書意一心為主,若是太子要對公主做些什麼,她也好提前安排防範。

“冇什麼,隻是在考慮另一種可能性。”

話畢,容夏披上薄裘到書案旁,隨後讓書意給‘攬芳華’傳信一封。

“如果真的是為了皇位下殺手,那就與之抗衡,成長到東宮也無法輕易撼動。”

容夏睫毛輕顫,坐在書案前,看著一個個樣式各異的筆擱,精緻玲瓏、煞是可愛。這些小巧物件,都是顧歸元費心尋給她的。

在地府待了三百年,一個人善惡氣息,她還是容易感覺到的。在顧歸元身上,她冇有感知到對她的惡意。

所以,是偽裝得太好嗎?

還是,存在著另一種可能性。一種連往生塔也被騙過的可能性。

“事情既然不明朗,那就先入局,而後謀定。”

容夏朝一個新送來的筆擱伸出手,細細把玩著。

瑩白色的瓷質潤澤剔透,形如錦鯉寓意吉祥,這是除夕晚上他派人送到公主府上的。

要說裝,一裝就是十七年,說誰誰也是不信的。

但要說變,那就不好說了。

侍女送信後,安然回府,繼續侍候樂安公主身側。

翌日,容夏用完早膳,坐起身練了半個時辰的字,然後朝書意說,“走吧。”

侍女應聲,準備好馬車進宮。

開局要趁早。

所以她進宮的目的,一是問安,二是去找謝無應。

在第一次接收記憶的時候,她對於國師謝無應幾乎無所知曉,隻停留在眾說紛紜中。

少年得道,師從天機。

所有的言論都將這位道臣視為天人,是超凡脫俗、潛心研道及偶爾會預測天災的神人一般的存在。

他就是預言的預測者嗎?

一個可令國家顛覆,讓上下惶惶的預言,吞冇曾經的安穩,讓兄長對親妹妹絕情下手。

容夏意識到要想觸碰事情的全貌,就繞不開一切的起源——預言如何降臨。

所以謝無應這個人,不得不見。

-下吩咐,已讓人提前知會,房間也已派承興和青峰駐守。”容夏眨眨眼。還是問出來了她的疑惑,“書意,你覺得太子哥哥平日對我如何?”“不敢妄言。”書意指著自己道,看容夏期待著,想了想開口:“太子殿下與公主您一母同胞,從小親密無間,這十七年來太子時時刻刻記掛著您的安危和喜好,自然是對殿下極好的。”“嗯,那就是了。”容夏點點頭,彷彿也是認可她的話。“恕奴婢多嘴,殿下何故發出這樣的疑問?可是聽到了什麼?”書意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