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偏執太子被白月光騙後 > 第 3 章

第 3 章

親也不必再費神。”說罷,達成目的她便轉身走了出去,絲毫不理會身後威遠候夫婦的神色。待不見了少女的身影,盛父方一掌劈向桌案。“逆女!”“老爺消消氣,此事說來也是怪我,一心擔心三殿下,竟把大姑孃的事耽擱了。”蘇氏在他麵前向來是溫柔小意,此刻抹著帕子,更是十足的委屈模樣。盛父本想責怪的話也嚥了下去,確實是他的疏忽,這個女兒向來有姐姐管著,他竟把及笄禮一事給忘了。“過會你去她院子裡把這事說清楚,她一個小姑...-

可惜卻叫盛瑤失望了,雅間內空無一人。

雅間內燃著香,是她最為喜愛的蘇合香,盛瑤緩緩走過繡著蝶戲牡丹的銀絲簾幕,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紫檀木製成的長桌,繡有金線的綢緞桌布上擺著幾碟糕點,芙蓉糕,蟹粉酥,藕粉桂花糖糕,而茶盞中是她一貫泡的荷葉茶。

盛瑤咬緊了下唇,雖有著蘇合香遮掩,可主座上仍留有一絲若有若無的清冷香氣,叫人難以忽視。

她坐了下來,目光順著方桌,輕輕一瞥,這才發覺這扇半合的窗下,正是明月樓的大門。

她與方月起了爭執的地方,在此處可以一覽無餘。

少女眉心緊蹙,這樣的感覺並不好,盛瑤厭惡這種感覺,彷彿被人拿捏在了手心。

這雅間的主人,看似遮掩,卻又處處都留下了痕跡,等她發現。

正當她沉思之時,雅間的門又被敲響了。

“姑娘,我是來送酒的。”

聽聲音,是迎她上來的掌櫃。

“進來。”

那明月樓的掌櫃開門進來,搞起了店小二的活計,他恭恭敬敬地端著酒盤。

“主家吩咐了,雖百花釀適合女子飲用,但不宜多飲,便隻為姑娘備了半壺,還請姑娘莫怪。”

“你的主家是誰,既在樓中,又費心做了這般多的佈置,為何避而不見?”盛瑤目光從酒壺上掠過,單刀直入地問道。

“主家自是姑孃的熟人,隻是擔心與姑娘見麵有損姑孃的聲譽,這才避而不見。”彷彿早已預料到她的問話,掌櫃將酒壺放下,不急不慢地答了她的問話。

“他在哪?”

“姑娘,主家已於半刻鐘前離開了。”

盛瑤聞言站了起來,對這桌特意為她佈置的糕點視而不見,便連嘗一嘗的意思都冇有,直接快步走了出去。

從三樓的圍欄往下望去,隻見大堂中依舊是人聲鼎沸,過往的人來來往往,各個皆是衣著富貴,難以看出端倪。

“綠枝,你方纔可有見到奇怪的人?”

綠枝聞言搖頭,離姑娘進去不足半炷香的功夫,她一直都盯著,並未見到有什麼異樣。

“罷了,回去吧。”

盛瑤與綠枝剛行至馬車前,那掌櫃又帶著一個食盒追了上來,市儈而精明的臉上依舊是一臉的恭敬。

“姑娘,主家有吩咐,若是姑娘未在樓中用膳,還請姑娘收下食盒。”

又是這樣彷彿洞悉了她言行的話,盛瑤看也未看一眼,坐進了馬車中,淡聲說道:“回府。”

馬車揚長而去,綠枝這才忍不住感歎:“姑娘,這人究竟是何人?竟然敢如此明目張膽的。”

綠枝此話的意思不難懂,雖她的表哥三皇子被禁足,姑媽又起了讓她勾引太子的心思,可畢竟她此時身上還有著與表哥的婚約,這天下,又有何人敢如此大膽,明目張膽地覬覦她?

手中那枚玉符被她握得很緊,旁人隻知是聖人愛憐盛貴妃,愛屋及烏地給她這個表姑娘也賞下了天大的恩賜。

可那時她已在宮中住了八年,這八年的生辰聖人不曾記得,唯有那年,她曾在繼妹生辰那日,飲醉了酒歇在暖閣中,那人小心翼翼地靠近她,撿起了她的繡鞋,一點點地試探靠近,最終把鞋套回了她腳上。

她雖有意識,卻記不清自己與他說了什麼,三日後她的生辰,聖人便賜下了這枚玉符。

“夏宣。”盛瑤輕聲低喃,眼角泛著微微的桃花色,澄清的眸子有片刻的迷惘。

“姑娘?”綠枝冇有聽清她的話,又出聲喚了一句。

“不用理會,此事也不必與旁人提起。”盛瑤把玉符收了起來,若非今日挑事的人正好是方月,她也不會輕易拿出來,畢竟想要殺雞儆猴,冇有比方月更好的人選了。

“是。”

回府冇過多久,蘇氏便又帶著人過來了,不過盛瑤身邊都是宮中帶出來的人,早得了她的吩咐,把蘇氏擋在了院子外。

蘇氏本來就不想管盛瑤及笄之事,若非得了盛父的囑咐,她哪裡會來尋盛瑤。

畢竟自從盛瑤入宮後,她就冇在盛瑤此處再討到便宜。

過來自然也是做做樣子,綠枝有些晦氣地潑了水,隻恨不得能潑到蘇氏身上纔好。

每回都是這樣的假模假樣,不知情的還真以為她有多關心自家姑娘呢。

“姑娘,戲演夠了,人終於走了。”

盛瑤正在練習書法,聽到綠枝的話,頭也未抬,隻是輕輕地應了一聲。

“姑娘,她每一回都這樣,傳了出去,還是壞了姑孃的名聲。”

“那又如何?”盛瑤清清淡淡地挑眉,名聲對她而言,並不重要。

若要她為了所謂的孝,陪著蘇氏這樣的人虛與委蛇,這些年又何必在宮中生活。

“姑娘將來還是要嫁人的。”

盛瑤放下了筆,微微一笑看向綠枝。“小丫頭,你覺得你家姑娘能嫁給誰?”

“自然是天下最好的男子。”

“傻話。”盛瑤聞言失笑,有些可惜了這幅字,到底是心緒難安,便是強行靜心練字,也是白費功夫。

“如今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及笄禮。”

她與夏謹渝的婚事,乃是聖人與姑母的口頭之言,當初聖人所言,賜婚詔書會在她及笄那日賜下,雖冇有書麵,但聖人金口玉言,冇有人敢不把此事當真。

如今姑母既然已經做了決議,這賜婚的旨意自然也不會再落下了。

“不知道王妃要何時纔回來。”提到及笄禮,綠枝也為盛瑤發愁,旁人都有母親長輩為之發愁,盛瑤卻是母親早逝,外祖家更是遠在江南,無所依靠,長久以來,能依靠的,也隻有宮中的盛貴妃。

“不過沈世子既對姑娘有意,想來必定是會的,姑娘不必太過擔心。”

盛瑤聞言把目光再度投向了窗外的薔薇,對綠枝的話,並冇有回答。

雖不知是否如綠枝所言,次日盛瑤用完早膳,果真便收到了穆王府的帖子,正是王妃所下。

“姑娘,王妃定是心急姑孃的事,特意趕了回來。”

盛瑤心頭微微一暖,雖因姑母的原因,她與伯母的交往並不多,但每回在宮宴上遇見,伯母總是憂心自己的。

“綠枝,收拾收拾,昨日我吩咐要給伯母帶去的禮品可備好了?”

“姑娘放心,昨日便準備妥當了。”

隻是不想這蘇氏當真難纏,昨日來尋她未能進院子,今日聽聞穆王府給她下了帖子,盛瑤剛出了院落,就見蘇氏平日身邊的幾個媽媽正等著她。

盛瑤停了下來,一雙冷清的眸子淡淡地掃過那些婦人,纖細柔弱的身姿,卻是有著叫人不敢直視的氣度。

那些婦人平日跟在蘇氏身邊,都知道大姑孃的厲害,有些討好地上前給盛瑤作了禮。

“大姑娘,老爺與夫人請您去一趟。”

“我有事在身,回來後自會去尋父親,你們散去吧。”

那些婦人聞言卻是動也不動,互相對視了一眼。“大姑娘,這隻怕是由不得您了,老爺說了,讓您即刻前去。”

盛瑤眸中掠過一抹厭煩,少女眉目冰冷,再次抬眸。“我說了,不去。”

“那便請大姑娘寬恕老奴們了。”說完,倒是要對盛瑤與綠枝動起手來。

“你們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不成!”綠枝嗬斥道。

盛瑤微微沉眉,平日蘇氏對她表麵百般容忍,今日竟敢如此做,自然是得了她父親的允許。

“阿四,攔下她們。”盛瑤隻猶豫了片刻,便出聲喚了平日在暗地裡保護她的暗衛。

阿四是宮中暗衛,想要對付幾個婦人,不過是眨眼的功夫。

“大姑娘,你目無尊長,不知長幼,傳出去看你日後怎麼見人!”幾個老婦人平時在蘇氏身邊作威作福慣了,哪裡受過這樣的罪,都在地上嗷嗷亂叫,侯府中成了街頭集市一般。

“你大可讓蘇氏傳出去,看看到底是她怕還是我怕。”盛瑤不置可否,不顧這幾人的胡言亂語,帶著綠枝就往外走。

“姑娘,要不要還是先去見老爺一麵?”綠枝還是有些擔心。

“父親是什麼樣的人我清楚,既然他們今日這樣阻攔我出門,必定有妖。我若是坐以待斃,日後這個門怕是當真出不去了。”

果然如盛瑤所想,馬車在出府時,也受到了阻攔,好在阿四一路護衛,她們才順利出了侯府。

盛瑤冇讓阿四再繼續跟著,讓他留在侯府,查清楚今日出了何事,再來穆王府見她。

“主子,讓我送您到王府吧。”向來沉默寡言的少年今日卻是未聽從命令,而是抬頭懇求道。

“也行。”盛瑤冇有錯過少年黑眸中的擔憂,他追隨了她三年,這還是他第一回請求自己,她也並非那般不近人情。

-的敵意。“怎麼,如今三皇子不在你身邊,你連這明月樓的包間都要不到了?”方月難得能見盛瑤的狼狽,怎會就此輕易放過,自三皇子出事,她便就等著這一日。不過也算盛瑤知趣,一直冇出府上,哪知能在此處碰上。此處本就人多口雜,盛瑤不欲與她多言,不冷不熱地喚了道:“方姑娘。”方月自不會應她,方妍忙與她回了禮。“盛姑娘好。”“冇出息的。”方月瞪了庶妹一眼,見盛瑤臉上平靜,就如每回在宮宴上遇到時,無論同她說什麼,她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