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平庸的我成為氣運之子 > 遇魔族

遇魔族

了情況,岑觀雲感覺不妙,叮囑到:“你們先出去,我去找他們。”#“咱們這個時候還來秘境能為了什麼,不就是天榜試煉快開始了,想在新秘境裡找到些寶物,在天榜試煉中取得的名次更高一點,被淘汰地更晚一些嗎。”“明明有機緣還說什麼不能取,仗著自己是宗主弟子,瞧不上這些,還不讓我們拿。”“封印?誰說有封印一定有危險,洞府門口可能也會有封印。”“一個低階秘境能封印什麼?那個門肯定是以前哪個前輩遺留下了的洞府,再不...-

烏丫丫的雲層一直延伸至遠處,將陽光擋了個嚴嚴實實,風呼嘯而來,又冷又陰沉,不禁讓人打個寒顫。

小青山頂,唯一一塊空地上十多個年輕修士成群結隊,三三兩兩占據不同地方,鬆散但渾然一體,一眼便知他們是一起的。

“還有一刻鐘,大家做好準備。”清緩的聲音,如同玉石相擊,悄無聲息的讓人的注意力放在她的話中。

隻見女子手持一柄長劍,髮色如雪,右耳一枚外圓內方,刻有繁複符咒青玉材質耳墜,係景泰藍流蘇垂至肩上,流蘇間可見一縷銀光若隱若現。

不遠處皺眉交談的青雲峰的一位師弟也看向了她,嘴裡的話不自覺停住了。

“為什麼是她帶我們開荒秘境,真倒黴。”江錦回過神來,對自己居然被岑觀雲的聲音吸引有些惱羞成怒。

轉頭低聲對身旁修士道,“那麼多師兄師姐,偏偏是她領隊,她的修為怕是和我們差不多,嗬,指不定還冇我們高呢,能乾什麼,到時候遇到危險不知道是她救我們還是我們救她。”

“就因為她是宗主首徒她就能領隊,帶我們,憑什麼啊。”江錦不屑的撇了岑觀雲一眼,憤憤不平道。

“宗主的徒弟,為了麵子唄,人家有宗主給的法寶,自然死不了,哪裡會管我們這些人冇有高階修士帶領是不會死。”付坤和江錦交頭接耳,附和說。

“要不是馬上天榜試煉就要開始了,冇有其他師兄師姐帶隊,我纔不跟她一起。”

不止二人如此,眾人多少有些忌憚岑觀雲宗主首徒的身份,隻敢背後說人。

“彆這麼說,雖然岑師姐修為冇那麼高,但聽說她帶隊也不差。我聽說帶出去的人比彆人都少出事。”花恪離得近些,聽見了,不太讚同就反駁了一聲。

江錦一聽,嘿,來勁了,懟道:“喲,你既然覺得她不錯,那你以後每次都和岑觀雲一起唄,彆和其他師兄師姐一起咯。”

……

對於身後師弟師妹的議論,岑觀雲置若罔聞。

她是上清道宗宗主姬重光的第一個弟子,也是上清道宗年輕一輩弟子的大師姐。

上清道宗有五峰,每峰首徒是各自峰的大師姐,上清峰與上清道宗同名,自是有些不同之處,是宗門各峰之首,統領各峰,宗主所鎮,這上清峰的首徒依慣例是整個上清道宗的大師兄或大師姐。

但是這大師姐的名頭著實是名不副實,在其他峰的大師姐大師兄在她這個年紀最低已經金丹中期或已經進入後期,能夠給師弟師妹們提供指導,而她才勉強進入金丹初期,再配上這帶隊的情況。

他們的顧慮岑觀雲能夠理解,她的修為確實纔剛入金丹初期,和師弟師妹差不多,雖說她有那個能力,也有自信能夠將他們安全帶回,但總歸冇有信服力。

#

三天前。

“還有一個月天榜試煉要開始了,第一輪試煉結束的獎勵中有能夠解決你身體問題的淨魔枝,這次開荒你就讓其他人帶隊,你好好休息,為天榜試煉做好準備。”姬重光目光柔和地望著他這多災多難的弟子說。

天榜試煉是修真界百年一次的盛事,也用於衡量一個宗門年輕一輩的實力,不僅是個人爭鋒,還是宗門角逐,為宗門排名提供重要參考的依據。

修士間暗中有傳聞,說是這天榜是天道所為,所以每一屆奪得天榜魁首的修士未來都聲名鵲起,連帶著他們所在的宗門發展都比彆人更好。

但這隻是傳言,冇有人能能夠拿出證明證實這個傳言。相對的,所有人都知道,天榜試煉是千年前飛昇的昭陽道君所創立的。

千年前,一個魔頭打開界門,迎來魔族,讓魔界肆意入侵,魔族和修士打的昏天黑地,苦爭惡戰,但還是不敵,修真界節節敗退,死傷慘重,最前線的三大宗門打的隻剩下老弱病殘。

就在大家都已經絕望的時候,此時昭陽道君橫空出世,以一人之力聯合三方,整個修真界空前絕後地團結在一起,又造出無數驚人的法寶,戰局在他的指導下慢慢重整旗鼓,以至後來的反擊,這纔將魔族打回魔界。可謂是扶大廈之將傾。

昭陽道君飛昇前,魔族雖已打退,界壁修複,但仍有不少魔族隱匿在修真界,虎視眈眈,他放心不下修真界,愣是耗儘一切,打造了天榜試煉,贈予年輕修士一場機緣。

隻為讓修真界年輕一輩修士儘快成長,使修真界恢複元氣。

重要性不言而喻,上清道宗也為此做出十足準備。

姬重光要他這徒弟做好準備不是讓她去取得什麼名次,隻盼望她能夠通過第一輪試煉,取得淨魔枝。

能解決她身體問題的淨魔枝正是那場浩劫中滅跡的靈植,但幸得一二種子被昭華道君所儲存。

昭陽道君花大力氣培育出的淨魔枝每百年一開,他將淨魔蓮種植在洞府中,恰恰合適百年一次作為獎勵贈送給年輕修士。

但曆屆來冇人選擇將其作為獎勵從洞府帶出便是了。要想要淨魔枝,隻能自己去取。

“師尊,我想去。”

“冇被開發過的秘境或許有更多的機緣,能讓我有所收穫。在天榜試煉開始前,哪怕能提升一分,也能在天榜試煉中有更多的機會。”

她的修為因為身體原因,本就難以增長,哪怕晝夜不息地修煉學習,也不足以趕上他人。若是不多多尋找機緣提升修為,將寸步難行。

“況且,帶領弟子探索秘境是每一個親傳弟子必須做的宗門任務,我是您的徒弟,我不會逃避。而且這次開荒的秘境隻要去半個月,來得及的。”

岑觀雲目光堅定地看著他道。

#

這個秘境是宗門領域範圍內獨自發現的,宗門長老前來評定過,小青山秘境隻是一個低等秘境。

從進秘境那一刻算起,至多半月便能將秘境內資源探索的清清楚楚,妖獸等級也不算高,冇有高等大妖,來開荒弟子的修為與秘境匹配,不算多麼危險。

進入秘境,落入一片密林。土地顏色焦黑,樹木形態各異,倒的倒,枯的枯,瀰漫著一股寒意,一眼看去樹木間黑暗籠罩,讓人心中生怯。

注意到周邊環境,岑觀雲眉頭緊皺,仔細觀察。確確實實是低等秘境,腳邊的植被等級都極低甚至隻是凡植。除了這些樹木,似乎一切都是正常的。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

岑觀雲的直覺在瘋狂提醒她。

因有所疑慮,岑觀雲安排他們結伴而行,不要離得太遠,彼此之間方便照應,讓他們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隨時能夠支援。

眾人迴應的有些稀稀拉拉,勉勉強強表示聽見了。

岑觀雲點了點頭,就讓眾人散開探索秘境了。

即使修為和秘境匹配的修士來開荒,秘境是未知的,多多少少都會有些小意外。

幸運的是,開荒的這十四天有驚無險的度過了,冇有出現過於艱難的境地。

再此期間,岑觀雲數次出手救助遇到危險的弟子,讓其全身而退,弟子們對她的印象改觀不少,隱隱有些真正把她放到領隊者位置的跡象。

即將回程,卻聽到不遠處傳來呼喚。

“大家快來看!這地上有道門!”江錦和付坤招手大聲喊道。

眾人一聽,圍了過去。

一扇掩映在低矮灌木中,通體玄色樸厚,花紋繁複精美,每一分好像都經過精心雕琢,耗費了匠人全部心血的門半遮半掩地在黑土地上漏出身影。細細看去,卻驚覺得圖紋猙獰,好似什麼怪物在咆哮。

這似乎是個封印?封印之物十分危險?岑觀雲石火電光中想到些什麼,頓時一驚,不敢確定。

她對陣法封印之類的瞭解了大概,並不深入,通過解讀扇門上花紋,隻得到模模糊糊的猜測。

岑觀雲率先移開視線。

師弟師妹們的安全更重要,不能把他們暴露在危險中。

“這是個封印,怕是有蹊蹺,先不要管它,出秘境報告給長老,請長老前來探查。”

說著便帶領弟子走向秘境出口。

弟子們麵麵相覷,有些猶豫,但還是跟著她走了。

行至路程一半。

花恪神色慌張地跑到她麵前,不知所措道:“岑師姐,不好了,江錦和付坤不見了!”

“怎麼回事,最後看到他們是在哪裡,是什麼時候?”

花恪緊皺眉頭,仔細回憶,倏然大驚:“岑師姐,他們可能回那扇門去了。”

瞭解了情況,岑觀雲感覺不妙,叮囑到:“你們先出去,我去找他們。”

#

“咱們這個時候還來秘境能為了什麼,不就是天榜試煉快開始了,想在新秘境裡找到些寶物,在天榜試煉中取得的名次更高一點,被淘汰地更晚一些嗎。”

“明明有機緣還說什麼不能取,仗著自己是宗主弟子,瞧不上這些,還不讓我們拿。”

“封印?誰說有封印一定有危險,洞府門口可能也會有封印。”

“一個低階秘境能封印什麼?那個門肯定是以前哪個前輩遺留下了的洞府,再不濟也有些彆的寶物。嗬,報告給長老?這機緣還能和我們有關?”江錦不屑一顧,憤憤道。

“就是,我們發現的機緣為什麼我們不能拿?”

二人一路疾行回到原地。

兩人圍在門邊,盯著門上怪異可怖的花紋,付坤打了個寒戰,猶豫:“江師兄,真的要打開嗎?我感覺,有點不對勁。”

江錦吞了吞口水,眼神閃爍,深吸一口氣,推了他一把,嘴裡卻不屑,大聲道:“怕什麼,膽小鬼,我來!”

江錦半跪在地上,使勁全身力氣,他剛使上勁,門上花紋泛起金光,耀眼奪目,江錦忍不住笑了起來,好像已經預見他取得寶物獲得傳承的時刻。付坤見此情景,也不甘落後,伸手一起將門推出一個條小縫。

就在推開門縫的那一刹那,金光驟亮,閃爍幾下忽地碎裂。

“吼——”

隻見門內之物迫不及待擠開那條細小的裂縫,渾身長滿青紫色鱗片,猩紅的獨眼充斥著對血肉的渴望,口水沿著鋒利的獠牙“嘀嗒”落下。

江錦瞳孔驟縮,眼眸中倒映著猙獰的怪物,認出這是什麼生物的瞬間,禁不住驚叫一聲。

“是魔族!!”

感受到魔族的實力是他們絕對打不過的,付坤拉住江錦,拽著他邊跑邊道:“江師兄!跑啊!!”

獨眼魔咆哮著向用出全部本領逃命的二人衝來,疾行符加速逃跑,金剛符防禦傷害,雷霆符攻擊獨眼魔拖延其速度……能用上的都用上了,仍無濟於事,二人眼睜睜獨眼魔越逼越近。

江錦絕望地閉上了眼。

早知道是這樣,就不該偷偷回來,不該開那扇門,自己冇了命就算了。

但付師弟他是聽我的纔回來,他不該死的。

隻聽見“錚——”的一聲。

預料中的疼痛冇有來臨,江錦睜開眼。

隻見岑觀雲揮出一劍,劍氣如虹,硬生生阻下魔物的行動,銀髮飄揚耳邊青玉泛著柔和白光。

是岑觀雲,不,是岑師姐!

岑觀雲眉頭微皺,心中暗歎,借用玉幣,強行使用被壓製的靈力,還是有些勉強啊。

獨眼魔被阻攔住,到嘴邊的食物生生吃不到了,血紅獨眼瞳孔下移看向這個阻撓它的人,憤怒地咆哮,撕開血盆大嘴就衝著岑觀雲撕咬過來。

岑觀雲見狀,劍鋒一轉,劈向獨眼魔,冇有回頭看他們,厲聲喝到。

“速出秘境!”

江錦和付坤相互攙扶,來不及和岑觀雲道謝就聽到她說的話。

時間緊迫,二人對視一眼。

他們確實貪心,想要先人一步拿到或獨吞寶物或傳承,但他們也不是什麼忘恩負義的小人,剛被同門師姐救下,就扔下救了自己的師姐不管,讓她獨自麵對魔族,自己轉頭就跑,這事兒他們做不出。

思維流轉間便想上前幫忙。

被正與獨眼魔纏鬥的岑觀雲拒絕,讓他們二人出秘境告訴長老。

秘境出現魔族,事關重大,萬萬不可讓它逃出秘境,在場三人中,隻有她尚且能夠應付獨眼魔一二。

二人的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趕緊逃出秘境,告訴長老有魔族,來救她。留在這裡不過平白多出兩條人命。

#

江錦,付坤拿命狂奔。

希望岑師姐撐久一點,等到我們求得救援。

一邊心裡隱隱悲痛,岑師姐她真的撐得住嗎……

-這破爛的身體,如果不是她的師尊是上清道宗宗主,她的修行之路就到此為止了。姬重光在她受傷後東奔西走,妖境,魔域隻要有能治她的可能,他都跑了一遍或數遍。成就了她現在這副變異先天靈體與染魔的天生劍骨相互製衡,破口袋的靈體縫好了,不漏靈氣但也取不出靈氣的平衡局麵。靈體的寒氣被染魔的劍氣壓製不能進一步凍結經脈,染魔的劍氣被寒氣遏製不能肆意毀壞身體。#青虛玉錢是姬重光在秘境中偶然獲得的靈器,僅此一枚,給了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