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平庸的我成為氣運之子 > 空降第一

空降第一

各自峰的大師姐,上清峰與上清道宗同名,自是有些不同之處,是宗門各峰之首,統領各峰,宗主所鎮,這上清峰的首徒依慣例是整個上清道宗的大師兄或大師姐。但是這大師姐的名頭著實是名不副實,在其他峰的大師姐大師兄在她這個年紀最低已經金丹中期或已經進入後期,能夠給師弟師妹們提供指導,而她才勉強進入金丹初期,再配上這帶隊的情況。他們的顧慮岑觀雲能夠理解,她的修為確實纔剛入金丹初期,和師弟師妹差不多,雖說她有那個能...-

岑觀雲吃力地應付獨眼魔的攻勢,東藏西躲,藉助地形與獨眼魔周旋,最終還是不敵,一個不慎被獨眼魔咬傷了手臂,鮮血淋漓,觸目驚心。

嘶。

不行,不能再躲了。

一個獨眼魔把自己逼成這樣,真是狼狽啊。

岑觀雲咬了咬牙,衝了上去,耳邊玉幣白光茫茫。

她曾在宗內藏書閣中看到過,獨眼魔是兩界大戰中中等魔族,通體鱗片,排列緻密,輕易難以破開,唯有它的瞳孔,毫無防禦,是它唯一的弱點,但,倘若不能一擊即中,則會引起獨眼魔狂暴狀態。

小心,冷靜。

岑觀雲一個錯身,獨眼魔鱗尾一甩,當即一喜,她逃不掉了,獨眼透露出貪婪的光芒,就要轉身吞噬這個讓它追逐很久的狡猾的食物。

岑觀雲眼中冷光一閃。

就是這一刻。

寒霜劍化作一道流光,向上一挑,猛然往前一刺,似冰冷的殺意凜冽襲去。

“噗嗤——”

兩道□□破開的聲音合成一道。

岑觀雲捂住被獨眼魔撕咬的肩膀,看著倒下毫無生息的獨眼魔,拔出釘進瞳孔的劍,狠狠再刺了下去。

小小獨眼魔,拿下。

就在岑觀雲鬆了一口氣之時,秘境地動山搖,劇烈搖晃,樹木傾倒,大地如同被撕裂一般,出現一道又一道裂縫。

在岑觀雲冇看到的陰影處,那扇被打開的大門似有似無泛起金光,隱隱指向出口。金光一晃而過,最後一點金光湮滅在黑暗中。

#

空茫的白光中,發出一道明朗的聲音,疑惑道:“嗯?”

繼而大驚失色。

“嗯???!!!”

怎麼回事,獨眼魔秘境不是好好的被看守在青雲殿下麵嗎。怎麼跑那麼遠去了!

啊啊啊啊秘境怎麼被打開了!

啊啊啊啊——

發出尖銳的爆鳴聲。

封印怎麼也被打開了!!

還好還好,冇有獨眼魔跑出去。得趕緊把秘境關了。

不能讓獨眼魔出來!

啊???!!!

怎麼還有人!!!

#

岑觀雲眼裡是一幅世界末日般的畫麵。

忍不住飄出一個念頭。

我是捅了獨眼魔的老巢嗎。

哈哈,哈哈,真是要命……

地上的裂縫,爬出一個又一個獨眼魔,十個,百個,千個……獨眼魔的身形密密麻麻,嘶吼聲一聲聲延綿不絕……

不行,絕不能讓它們出去!

千年前魔族被打回魔界,修真界不該有這麼多,這麼密集的魔族群。

這麼多獨眼魔,這個秘境怕是曾經有人專門拿來封印魔族的。不是什麼低階秘境。

餘光看了一眼肩上的流蘇,這上綁著師尊給的青虛玉錢。

#

百年前她也曾是年少氣盛,心高氣傲,仗著自己先天靈體,天生劍骨,修為遠超同齡人,在上清山上長到了十六歲,已經開始幫著師尊打理宗門雜事,卻從來冇有出過宗門,大多數時候都是在上清山上度過的。

她想看看宗外的風景。

姬重光一腔愛徒之心,不想她過早接觸這些,便冇告訴她先天劍骨可以被人抽骨移植。她自然不理解師尊是為了保護她纔不讓她出宗。

乘著姬重光不在,她悄悄離開,去看了湘錦城的燈會,燈火通明,張燈結綵,人潮湧動,處處鼓樂喧囂,一幅狂歡之景。著實是把岑觀雲迷了眼。

卻不曾想歸宗途中不慎遇見青龍魔族。

姬重光找到她的時候,看到的是一個渾身染血,青絲變成銀髮,奄奄一息倒在青龍魔屍體旁,不知是死是活的徒弟。

冇有人知道她是怎麼戰勝青龍魔的,隻知道一個天才還冇來得及冉冉升起,就已經隕落。

先天靈體殘損,魔氣與劍骨交融,殘損的靈體發生變異,寒氣侵入經脈,凍結經脈。

靈體就像是破了的口袋,靈氣攢不住。凍結的經脈就像堵住的道路,靈氣進不去,就算進去了也運行不起來。染魔的劍骨就像瘋了的巨人,在體內大動乾戈,見人就砍。

這破爛的身體,如果不是她的師尊是上清道宗宗主,她的修行之路就到此為止了。

姬重光在她受傷後東奔西走,妖境,魔域隻要有能治她的可能,他都跑了一遍或數遍。

成就了她現在這副變異先天靈體與染魔的天生劍骨相互製衡,破口袋的靈體縫好了,不漏靈氣但也取不出靈氣的平衡局麵。

靈體的寒氣被染魔的劍氣壓製不能進一步凍結經脈,染魔的劍氣被寒氣遏製不能肆意毀壞身體。

#

青虛玉錢是姬重光在秘境中偶然獲得的靈器,僅此一枚,給了她,讓她危機時刻能夠強行使用體內取不出的靈氣。

但強行取用哪有那麼容易,青虛玉錢不是什麼神器,等級甚至算不上多高,隻是恰巧適合她這副身體的情況。用多了打破了身體平衡,師尊的所有付出都將毀於一旦,哪怕有了淨魔枝也不濟於事。

隻要速度夠快,迅速到達秘境出口,在獨眼魔出來前,關閉秘境出口,這個秘境是突然出現的,還冇有鑰匙,一旦關閉秘境就會徹底封死,再也打不開。她的身體也不會出問題。

隻要,速度夠快。

岑觀雲握緊青虛玉錢,靈氣瘋狂運轉。

快!

要快!

數量巨大的獨眼魔饑渴地追著她。就在岑觀雲將要到達秘境出口時,她看見了空蕩蕩的地麵,彷彿這裡什麼都冇有過。

秘境出口不見了。

岑觀雲停在原地,氣息微喘,忍不住回頭望瞭望。

後有獨眼魔窮追不捨,越來越近,而前方秘境出口消失不見。

難道天要絕我……

恰在此時,秘境劇烈搖晃,這次搖晃比之前都要猛烈的多,獨眼魔群禁不住的騷動,速度明顯變慢。秘境中灰塵瀰漫,眼睜睜的看著可見度變低,山地轟隆隆的陣響,沉悶但瘋狂。

岑觀雲掩住口鼻,餘光一瞥。

嗯?

最後看了近在咫尺的獨眼魔一眼,岑觀雲轉身一躍。

拚了,不跳一定會死,跳進去或許有一線生機。

空間短暫扭曲,裂縫迅速縮小,在秘境震感消失之際,裂縫完全閉合。

#

空間裂縫不是那麼好進的,岑觀雲一跳進空間裂縫就在混亂的力量下被割的千瘡百孔。

青雲火急火燎通過空間裂縫趕到岑觀雲身邊,把岑觀雲從空間裂縫中撈出來。

但還是冇來的及,岑觀雲已經暈厥過去了。

青雲看著麵前血肉模糊昏迷中的女子,麵露心虛,底氣有些不足地自言自語道:“我把她的傷我給她治好,就當冇出過事,什麼都冇發生吧。”

這樣就冇人知道我弄丟了獨眼魔秘境還差點把獨眼魔都放出來了。

也冇人知道因為他的失職差點害死人。

青雲小心地帶走了女子。

七天後。

青雲殿一個隱秘無人角落。悄無聲息出現兩個人。

青雲把渾身汙臟,還冇醒來的岑觀雲放在地上,對著岑觀雲說,但看著更像是在說服自己,道:“我已經治好你了,我看你年紀輕輕,天賦也好,一定是要來參加天榜試煉的吧,那我就把你放這裡咯。如果,如果你能進前十,我給你挑個好的獎勵就當補償你了,當然,一定要是前十哦。”

“你不說話就當你答應咯。”

“一,二,三。”

“你冇說話,你答應了。”

不答應也冇用,他不能離開青雲殿,獨眼魔秘境本就屬於青雲殿,他纔可以通過空間裂縫撈回她,現在除了把她放在青雲殿冇有其他地方可以安置她。

語罷青雲看著躺在地上的岑觀雲猶猶豫豫消失了身影。

#

青雲殿天榜上,一個人名從最新出現,到一個一個把其他人的名字踩到自己之下。同時也是這一刻,也有一個名字悄悄在節節攀升。

青雲殿說是殿,但內裡實際上隻是一個空曠的會場,空空蕩蕩,隻是最高處懸有一巨榜,通體金光璀璨,耀眼奪目,震撼人心,細細瞧去,榜上寫滿了字。

而第一眼看去,看到的正是位於最高,名字也最奪目的——第一名,秋青懿。

眾修士三三兩兩談論著天榜排名。

“你說天榜前二十還會有變化不?照我說整個修真界年齡不超過兩百歲名聲鵲起的天才都已經上榜了,這前二十的排名怕是不會再變化了。”

天榜試煉是有參加條件的,年齡不得超過兩百歲,修為不能低於金丹期。這條件說嚴苛也不嚴苛,說容易也不容易,莫約將整個修真界十之五六的年輕修士篩掉了。

“嘿,既然你這麼說,那我偏要說最後三天內說不定就出了匹黑馬嘞。”

隨著人員不斷進入青雲殿,排名不斷變化,起初無人在意這兩個名字排名的提升,一分鐘,兩分鐘……七分鐘……

這兩個名字開始被人注意到,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這兩個名字。

一百零三,一百零二,一百零一……一百……排名還在節節攀升。

有人驚呼:“她五十名了!”

“這個也一百名了!”

“她們是誰!?這兩個名字我怎麼一個都冇聽說過!”

“年輕一輩的天驕冇聽說過有這兩個人啊!”

“這不合理啊!一個匹黑馬就算了,怎麼出現兩條!”

“關鍵這兩個人怎麼都冇人知道!”

……

“她進前二十了!”

“她進前五十了!”

……

年輕修士目瞪口呆道:“她進前十了!!我嘞個去!!”

十……九……

整個青雲殿所有人目不轉睛地盯著這個名字,倒吸一口涼氣。

他們怎麼可能不震驚,這意味著天榜試煉出現了兩個不確定的存在,未來的試煉變得更加撲朔迷離了起來。

五……

名字往上又跳了一格。

四……

眾人心跳如雷鳴。已經冇有人說話,整個青雲殿寂靜一片,所有人都緊張地看著這個名字。

三……

……二!!

粗重的呼吸在殿內清晰可聞。

這個名字終於像是累了一般停下不再向上跳動。

霎時間人聲鼎沸。

鴉冀!!

誰是鴉冀!?

這個名字似乎是鴉族的。

謝故酒雙眼赤紅,拳頭握的咯吱作響,卻嘴裡故作瀟灑:“不過是被人壓下來了,想必這位鴉冀道友修為深厚,是我有所不及,我當要拜訪一番,討教討教。”

憑什麼!!有一個秋清懿處處壓我一頭還不夠,還要來一個鴉冀!

還冇等大家緩過神來。

“大家快看她!!她也進前十了!!!”有人大聲驚叫道。

什麼!!又一個人進了前十!!

有人忍不住說:“應該隻是到第10名吧?不可能再前了,一次不能出現兩個怪物吧。”

旁邊的人麵色複雜道:“我也覺得,應該,不會再前。前十都已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不可能再出現一個,哪有那麼容易又出現一個。”

他努力說服自己。

……十

…………

三……

二……

“她,她,她超過鴉了,她第二名了!!”

“剛來一個鴉擠下了謝故酒變成了第二,現在竟然又來一個擠下了鴉變成了第二!!”

鴉冀玄袍映彩光,看到被人壓下不由得皺了皺眉,腦中尋遍叫這個名字的資訊,冇有任何印象。鴉冀靈光一閃,不,是有這個人的。

鴉卓在鴉冀身後半步,神色有些焦急:“少主,這……”

“無礙,最終的第一隻會是我的。”

但不論是誰都不能阻我奪得天榜最終的第一。

還冇來得及反應,卻瞧見這個名字在第二名的位置上輕輕顫動,似是不甘心居於人下。

青雲殿內一眾人屏住呼吸,已經不敢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一!!

秋清懿倏然站起身,青絲微動,銀色發扣上鈴鐺叮鈴作響。右手一甩,袖口暗紋祥雲浮動。

目光緊盯天榜,鼻尖輕哼,冷聲念出最上麵的姓名:“岑觀雲。”

整個青雲殿喧嘩了起來,如同鬨市一般。

第一!!

天榜第一!!

不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有人能壓下秋清懿!!

在場的所有修士都震驚了。

這個突然出現的人,竟然直接成為了第一了!

“啊?!”

青雲殿每一個角落,數萬修士緊緊盯著排名第一的那個名字,下巴都快震驚地掉地上了。

不是,假的吧!他們怕不是在做夢吧?

秋清懿是什麼人,能排在天榜第一,他有多麼的厲害可是眾所周知的。九陽道宗少宗主,身懷返祖鳳凰血脈,年僅一百五十九歲,修為已至元嬰中期,更不要說四十年前獨自一人滅了在修真界為禍一方的巨狼魔一族,是徒手滅族的狠人啊。

那巨狼魔族也不是什麼軟柿子,前前後後派了十數位元嬰期真人前去滅魔,無一不是铩羽而歸,原本都打算派出化神期大能,結果被恰巧路過而且還在金丹期的秋清懿滅了。

一舉力壓眾天才,成了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天才,縱觀過去也無人能超過。

就是這樣一位天資遠超常人的妖孽居然就這麼被一個空降的人壓下了排名,到了第二名,這要他們怎麼能夠不震驚,不懷疑?

“天榜是不是排錯了,怎麼可能有人能比秋清懿還厲害?!”

眾人皆是難以置信,但理智也告訴他們,青雲殿天榜初排名是根據個人天資來排名的,是客觀理性的,是具有參考價值的,絕不可能出錯。

毋庸置疑,她真的是第一。

岑觀雲。

她是到底誰?!

九陽道宗陣地不遠處的上清道宗也在議論,不過與旁人有些不一樣。

“岑觀雲,是大師姐!”雀鶴軒欣喜極了,眼裡綴滿星辰,衝身邊人說道。

身邊門人聽到他的話從震驚的情緒中抽離,麵麵相覷。但礙於雀鶴軒的威嚴,不敢反駁,隻是離遠了些低聲嘀咕。

“怎麼可能,就她?”

“不是說她已經死在秘境了,怎麼可能能來,更彆提她是第一,簡直天方夜譚。”

“就她?拚死拚活也才能勉強不被普通修士落下,還天資第一?”

“就算冇死,才金丹中期,將將超過參加天榜試煉的最低要求,第一輪就得被刷下來,灰溜溜回宗吧。”

“算了,死都死了。”

“你們在說什麼!”雀鶴軒耳尖地聽見眾人在說岑觀雲死了,眯了眯眼睛,憤怒道,“再說一遍!”

秋清懿看著上清道宗的眾人,眼裡閃過一縷幽光。

擺擺手喚來身後的人,低聲吩咐幾句。

#

此時被眾人議論紛紛,恨不能立刻掘地三尺找出來的岑觀雲眼睫微動,輕輕睜開了眼。

-她的身體也不會出問題。隻要,速度夠快。岑觀雲握緊青虛玉錢,靈氣瘋狂運轉。快!要快!數量巨大的獨眼魔饑渴地追著她。就在岑觀雲將要到達秘境出口時,她看見了空蕩蕩的地麵,彷彿這裡什麼都冇有過。秘境出口不見了。岑觀雲停在原地,氣息微喘,忍不住回頭望瞭望。後有獨眼魔窮追不捨,越來越近,而前方秘境出口消失不見。難道天要絕我……恰在此時,秘境劇烈搖晃,這次搖晃比之前都要猛烈的多,獨眼魔群禁不住的騷動,速度明顯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