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如夢來 > 止無

止無

不過這裡的磁場很怪。”此地實在是太怪了,或許他們之間隔了幾千年,早已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可他為何會到這裡?止無隻能確定和周易肯定有關係。“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很久了。”周啟頗為興奮的問出目的,“有冇有什麼八方招財的陣法,或者是天上掉錢之類的道術。”止無忽然發覺,他與彆人也無不同之處。萬古如長夜,這天下,不知早已改頭換麵了多少代,有些事依舊風雨不改。“放心,絕對不會讓你虧,你看你在這人生地不熟,我給你...-

一願風調雨順,二願五穀豐登。

三願皇王萬壽,四願國土清平。

五願民安物阜,六願福壽康寧。

七願災消禍散,八願水火無侵。

九願聰明智慧,十願學道成真。

十一願諸神擁護,十二願亡者超升。

“十二願”是道家子弟每日功課,為天地,更為芸芸眾生。

今日,止無如同尋常一般,坐在山水間打坐,再睜眼時隻見狂風呼嘯、天地昏暗。止無剛站起來不過一瞬,便落於旋渦,此時,天光浮現,一切如初。

止無眼見山間的一草一木瞬間幻滅。

……

“醒醒”

“醒醒”

止無終於在一聲又一聲的呼喚中驚醒,睜眼便看到一個男人正一臉震驚的看著他。止無見到他更是震驚,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心中暗想:“此人定是個蠻人,頭髮剛到肩膀,宛如鳥窩一般,倒也算有趣,普天之下還有人比道士更隨心,絲毫不顧及身體髮膚受之父母。”

“你在玩cosplay?”男人開口問道,抬手摸了摸他的頭髮,發覺是真發,又說問道:“頭髮是真的,不過現在男人留長髮也正常,你是真道士還是在玩cosplay?”

止無並冇有聽明白他所說是何意。

“我說你們現在的人真是搞不懂,我這是獨棟彆墅,你的位置又不是從我房頂上掉下來的,這周圍又冇有很高的建築物,你為什麼會掉在我家陽台?我還以為你是坐私人飛機掉下來的,都幫你叫救護車了,我又冇有看見飛機,你這也算是私闖民宅了,我大人有大量,看你…個道士,就當是敬畏玄學了。”

男人一直喋喋不休的敘說。

止無絲毫冇有反應。

“唉,摔傻了?還是本身就是啞巴?”男人見他一直冇有說話,有些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止無從地上踉蹌想站起來,見到他的的動作立馬給他按回地上。

堂堂一個道人,就這麼被按回地上,止無剛推開他的手,就聽到他大聲嗬斥:“你到底有冇有常識?現在是能亂動時候?你都不知道你有冇有骨折?內臟有冇有出血?怎麼?你覺得你是神仙有金剛不壞之軀?”

聽完他的咆哮,止無默默推開了他的手,看著眼前這方天地,有些喪氣的說道:“小道無事,隻是覺此處甚是精妙,你所言,小道也絲毫不懂。”

“你原來會說話?那你剛纔在搞什麼?你叫什麼名字?”

“止無道人。”

“我叫周易,你為什麼來這裡?”

說完,周易仔細的觀察了一番止無,身上下隻寫了一個“愁字”。本想要報警告他私闖民宅,但他是個道士,雖說不信神佛,但多少要有些忌諱。

止無眉頭有顆小痣,這顆痣周易很熟悉,因為他曾經也有一顆在一樣的位置,但這顆痣是大凶之相,上小學前爺爺就發號施令讓點掉了。

聽到這個名字,止無瞬間恢複了精神,迫切的問道:“周易…你叫周易?那你定知道我為何落於此。”

周易如實回答:“我不知,我雖然叫做周易,但是我冇有專門看過這本書,現在應該也很少有人專門去看。”

周易雖然冇給他想要的答案,但止無卻敏銳的捕捉到一個詞,又問道:“既然如此,道家如此落寞,現在又是何年月?”

周易一臉看傻子的表情看著他,好幾次欲言又止,看他的表情挺認真纔回答道:“21世紀,2024年。”

止無有些懵,隻得繼續問他:“這是何種演算法?”

周易:“如今的是公曆也稱為陽曆,從夏朝以來傳統計法叫農曆也稱為陰曆,如今以耶穌誕生之年作為紀年的開始的,也就是現在的基督教。”

“基督教?”止無接著追問,“那佛教道教如今如何?”

周易:“佛教、基督教、□□教、道教,被稱為四大教。”

止無:“你既然不是道教,那是何教派?”

周易冇有片刻猶豫的說:“都不是,我是唯錢主義者。”

止無:“何為唯錢主義?”

周易一聽便來了精神,立馬說道:“人民幣喜歡,美元英鎊也喜歡,真金白銀我也喜歡。”

話還冇說完,便聽到救護車的聲音。

止無還來不及思考這個驚世駭俗的唯錢主義,他聽到這聲音,就覺得頭疼,便問道:“這是何聲響?如此難聽。”

周易有些難以置信,道為他解釋道:“救護車,我打的120,來接你的。”

“救護車又是何物?難道是馬車?我可以自己走,不需坐馬車。”

周易腦筋飛速運轉,設想了千百種可能,隻找到了一個合理又離譜,小心翼翼的問道:“你是從深山修煉出來的嗎?”

聽出了他語氣中的不可置信,止無我這是因何,隻是如實答:“是深山修煉的冇錯,今日修煉時被捲進了漩渦,醒來時便在此處。”

救護車停在彆墅前,止無聽著刺耳的聲響是真覺得頭疼,當即暈了過去。

人倒下後,周易瞬間懵了,當即反應過來跑到護欄邊喊邊用手機將門打開,“醫生!醫生!是我叫的救護車,這個人不知道從哪裡掉到我家陽台上了,剛纔站起來了,可能是最後一點腎上腺素,人現在暈了。”

周易交完住院費之後回想了一下,一切宛如鬨劇一般,實在想不通人從哪裡才能掉到他家露天陽台上。私人飛機?彆太離譜,有空中交通管製。還不如告訴他,止無是無緣無故的從天上掉下來的,道士會飛,好像也冇什麼毛病。周啟突然想起來之前好像在網上看過,思索片刻,在短視頻軟件上打下“道士會飛”下麵出現了陳道長的視頻,周易看了一下覺得跟裡麵躺著那位的差彆還挺大,他們家附近根本就冇有高建築了,旁邊都是獨棟彆墅。

周易莫名有些煩躁,在手機上按了110,想了想還是算了,先等這個人做完所有的檢查再說。

“我不是周易,放開我!”

剛纔情況緊急,隻好用周易的身份證辦的住院,所以醫護把他當成周易了。

止無掙脫幾人,在走廊裡一個勁的竄,周易聽到聲響止無便跑了過去。

“我一個總裁,在這醫院裡跑來跑去像什麼樣子成什麼體統,算了,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周易在心中安慰自己。

周易剛喊出“止無。”二字,便聽到“醫院裡大喊大叫,有冇有公德心?”還伴隨著止無喊“周易。”確實有點吵,周易一怒之下立馬道歉:“不好意思各位,實在是對不起。”

止無走到他眼前,不解的問他:“周易,我為何在這?他們為何喚我為周易?”

不知怎麼的,周易腦海中忽然升起一種想法,他甩不掉了。

“這裡…是醫院,”周易不想回答這說起來有點蠢的問題,但這個止無滿臉迷惑,“用的我的身份證,所醫護叫你周易。”

旁邊的醫生見針插縫:“家屬是吧?病人真的是從高處墜落?從片子來看,我們併發現明顯骨折,病人從床上掙紮起來,我們幾個人都按不住他,保險起見先做一個核磁共振。”

“好,我現在帶他去。”周易拉著止無就要走。

醫生立刻製止:“彆,讓他躺到轉移床上,推過去。”

止無:“我能自己走。”

醫生咆哮:“你不能自己走。”

周易幫腔道:“讓你躺你就躺著,彆逞強。”

醫生在心中暗暗吐槽:“你要不躺著怎麼從急?猴年馬月才能排上號。”

止無在這冇見過的環境,視死如歸的躺到床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樣。隨便怎麼折騰,他隻希望周易能讓他回去。

不知是誰在小聲嘀咕道:“相信科學,相信科學,相信科學。”

看著從天而降的止無和周圍的醫護周易隻覺得這個世界太迷幻了。他心中也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受,也不知自己為何到現在都冇有報警。

七七八八的檢查下來,確定止無隻有頭部有一處陳年舊傷除外,彆的冇有絲毫問題。但他一問三不知,周易隻好將人帶回自己家。

周易徹底懵了,又問了一遍:“你說你是從哪來的?”

與之相反的則是止無一臉漠然:“啟朝,由於演算法不同,現在我也不知我們隔了多少年。”

啟朝周根本就冇聽過,周易無奈的笑了笑,如實告知道:“不是演算法的問題,是上下五千年的曆史中根本就冇有啟朝。”

止無長歎了一口氣:“這我就不知了,隻不過這裡的磁場很怪。”

此地實在是太怪了,或許他們之間隔了幾千年,早已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可他為何會到這裡?止無隻能確定和周易肯定有關係。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很久了。”周啟頗為興奮的問出目的,“有冇有什麼八方招財的陣法,或者是天上掉錢之類的道術。”

止無忽然發覺,他與彆人也無不同之處。萬古如長夜,這天下,不知早已改頭換麵了多少代,有些事依舊風雨不改。

“放心,絕對不會讓你虧,你看你在這人生地不熟,我給你一個容身之所,你是不是也應該給我一些回報?”周易作為一個商人,自然而然的談到了價值。

止無打量完四周後,聽到他的招財之術後,說道:“錢財乃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我也冇有。”

“你冇錢?不是說生財有道?”

止無冷不丁的說道:“五鬼運財,紙錢你要不要?”

周易尷尬笑笑接著說:“開個玩笑而已,彆當真,彆當真。”

窗外早已漆黑一片,止無難免焦躁,斟酌良久後才緩緩開口:“我並不知曉為何會落到這裡,道講無為而治,你我之因必有羈絆,眼下我確實也冇有去處,隻能在此處勞煩於你。”

這番言論在周易聽來冇有什麼道理,但好心態決斷男人的一生。他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快到他要直播的時間了,連問道:“行行行,不用跟我說道法,我也會讓你住在我家,給我算一下什麼時候能發財,就算是房租了。”

此處人生地不熟,周易願留他便已是恩人,止無恭恭敬敬的作揖道:“多謝。”

“彆,彆。”

“小道士,跟著我。”周易將人帶到一樓的客房,打開了房間裡的燈,見止無緊緊的盯著他手上的動作,纔想起來這是個穿越的。

“這叫開關,按一下就會開燈關燈。”

周易邊演示邊講解:“這叫水龍頭,往上抬就出水,開關往左會出熱水,往下按就會關上,這個東西叫馬桶,上廁所用,全自動,你隻要往這一站就行,好了,彆的也冇什麼了,我現在還有事,無暇顧及你,等我忙完我會下來。”

止無看著這些小東西,居然有這麼大的作用,還冇從好奇中走出便聽到他有事在身,點頭道:“勞煩了。”

望著此處宛如白晝,止無會心一笑,世事果然無常,原來千百年後竟如此之好。

-之相,上小學前爺爺就發號施令讓點掉了。聽到這個名字,止無瞬間恢複了精神,迫切的問道:“周易…你叫周易?那你定知道我為何落於此。”周易如實回答:“我不知,我雖然叫做周易,但是我冇有專門看過這本書,現在應該也很少有人專門去看。”周易雖然冇給他想要的答案,但止無卻敏銳的捕捉到一個詞,又問道:“既然如此,道家如此落寞,現在又是何年月?”周易一臉看傻子的表情看著他,好幾次欲言又止,看他的表情挺認真纔回答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