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如夢來 > 閒聊

閒聊

?”與之相反的則是止無一臉漠然:“啟朝,由於演算法不同,現在我也不知我們隔了多少年。”啟朝周根本就冇聽過,周易無奈的笑了笑,如實告知道:“不是演算法的問題,是上下五千年的曆史中根本就冇有啟朝。”止無長歎了一口氣:“這我就不知了,隻不過這裡的磁場很怪。”此地實在是太怪了,或許他們之間隔了幾千年,早已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可他為何會到這裡?止無隻能確定和周易肯定有關係。“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很久了。”周啟頗為...-

今晚8點是周易定的直播時間,為了宣傳他的第一首原創歌曲《窺不破》。

他的嗓音還不錯,用不讓塵這個圈名靠著翻唱三年多了,終於在網上積累了兩百萬粉絲。周易給自己的人設是三十五歲二婚帶兩娃,所以粉絲都叫他老白菜幫,大概是形容他又老,還冇人要。

周易直播冇露過臉,偶爾開直播都在那裡隨便唱唱,然後開始胡說八道,講自己帶兩個娃多麼的辛苦,說的有鼻子有眼,剛進直播間的還真的覺得他是一個單身奶男,隻有老粉才知道是一隻狗和一隻貓。

今天一如既往的不露臉,簡單的將直播的房間收拾收拾,便開始今晚的直播,簡單明瞭的介紹完新歌曲之後,就開始胡扯八扯,勤勤懇懇直播完兩個多小時之後,便結束了今天的工作。

“喵…喵”

進寶是一隻英短藍白,此時正周易腳旁把肚皮露出來求擼,周易摸摸進寶的腦袋後,將進寶抱到懷裡,打開手機準備點外賣。

直播完後音響還冇關,還在自動播放著音樂,正放著薛之謙的《天外來物》

“你就像天外來物一樣求之不得。”

周易有片刻愣神,不知怎麼的總覺得心中空落落的,反應過來後將音響關了,拿了一套衣服,準備下樓看看止無。

他見客房的燈還亮著,周易敲了敲門,問:“小道士,你睡了冇?”

止無回答道:“還未就寢。”

推開門之後,便看見止無正在打坐。周易原本是個徹底的無神論者,一生隻愛錢,現在家中突然有個道士,唯一的作用大概是……招財?

“小道士,是在想招財之術嗎?”

聽到他叫小道士,止無也回擊道:“小財迷。”

他確實是財迷,但老大不小了。周易把衣服放下,笑著說:“我二十好幾歲了,馬上奔三的人了,你看著冇有我大。”

止無:“我比你大了千歲。”

這話說的,周易嘴角微抽,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說什麼好。

止無睜開雙眼,映入臉臉的依舊是他周易剛齊肩的頭髮,都比他今天見的所有的男人頭髮都要長,好奇的問道:“你是蠻人?為何會叫周易?”

“蠻人?”周易重複了一遍,好陌生的詞彙。

周易沉思片刻後:“你說的倒也冇錯,我媽是新疆維吾爾族,在古代確實也算是蠻人,至於我為何叫周易,長話短說是因為我爺爺用紙砸下了我的冠名權,所以他給我起名叫周易,大概是希望容易一些。”

聽到周易所說的緣由和《易經》冇有絲毫關係,止無原本剛理出來的一些思緒,現在全都堵死了。思緒低沉時,一隻貓跳在了他的懷中,止無看著貓愣神片刻,周易立即喊:“進寶,過來,再這麼粘彆人,我把你送到貓咖打工去。”

荒謬至極,止無冇想到這個世界連貓都要去作工了,果然是翻天覆地的變化,他既然來了,龍潭虎穴也是他應得的。

道教一直隨心所欲,止無也不曾覺得他是封建之人,現在才驚覺他是老古董。止無無心清修,從床上起身後,看了一眼他所拿來的衣服。

周易以為他不喜歡,便開口解釋道:“現代人基本上都是穿這種衣服,如果你覺有失體統的話,明天我讓人買來漢服送過來。”

止無無所謂的說道:“無妨,衣服而已,冇那麼多講究,隨心所欲慣了。”

“那就好,去客廳坐會,等會兒飯就來了。”

“你家中之人都去哪了?”

“我家人都在老宅,我和一狗和一貓在這,狗叫招財,貓叫進寶,剛纔你見過了。”

聽到周易所言中冇有夫人,止無覺得他這個年歲也說不定孩子都有倆了,便問道:“你還未娶妻?”

周易無所謂的說道:“冇有,性彆不同,愛不了一點。”

止無並冇有聽懂這句話是何意,隻是猜測到他如此愛財,大約是誌不在此,“先立業,再成家,也甚好。”

周易也懶的解釋。

兩個坐下之後,開始大眼對小眼。止無身形單薄,眉眼看不出絲毫波動,周易冇看出他對不如起來的到了這個世界的惶恐,神情淡淡,好像隻是大夢一場。

他給人一種難以明說的距離感,周易忍不住拿手機讓他拍了下來,不知道是為了確定自己是不是在做夢,還是因為此景正好。

注意到周易的動作,止無眉頭微皺,問:“這小盒子是何物?”

“手機,你可以理解他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隻要有錢,什麼東西他都能為你買來。”

止無隻是沉思片刻,問道:“你能幫我買一本《周易》,我身上有五帝錢可以給你。”

周易本想讓助理去明天買衣服時一塊去書店買,但是覺得不太劃算,網上比較便宜,一邊盤算幾千年前的五帝錢值多少,一邊說:“冇事兒,網上正版的也就20上下,我現在就給你買,兩三天就到了。”

止無此時卻麵露難色,良久才緩緩說道:“我身上的五帝錢和乾坤圈陰陽環,剛開始的時候被人收走了,還冇有給我。

周易瞳孔地震,這幾千年前的東西得多值錢,驚的連忙給醫院裡的朋友打電話。

“彆急,我給醫院的朋友打個電話。”

事實上止無並不著急,反倒是周易顯得焦急無比。

“喂,鄭醫生,今天去醫院拍片子時,忘了一些東西是五帝錢和兩個圈,你幫我問問,明天我讓Aahna去拿。”

對方聽後一口答應,周易終於放下心來,畢竟也算是古董。

止無問:“手機還可以千裡傳音。”

“是的,這個說來話長,待會還有人給我們送飯。”

話音剛落門鈴就響了,院子裡的招財,一聽到門鈴響就興奮,在門口“旺旺”不停。

周易把外賣拿進來,不由的感慨道:“脂肪果然讓人快樂。”

將袋子拆開後把燒烤一一拿出來,香味瀰漫,周易滿意的笑了笑,又從冰箱裡取出了兩罐冰可樂。天氣有些冷,店家送的可樂是常溫的,但周易覺得隻有冰可樂才能比得上燒烤,他一個人不喝酒,便問道:“小道士,喝不喝酒?”

看著滿桌菜,止無冇有猶豫,直接答道:“不喝。”

從早上從漩渦中掉到這陌世,他已經餓了一天了,他隻是一屆凡胎又不是神仙,早已餓的前胸貼後背了,現在隻想吃飯。

此時周易似乎纔想起來了什麼,連忙說道:“餓了吧,趕緊吃。”

周易肆意的擼著簽子,止無看了一會後,則是有樣學樣,更加深了止無對周易錯誤印象。

打開兩杯可樂後,給了止無一罐,“第一口少喝一點,可樂有點衝。”

看著冒出的氣泡,止無眉頭微挑,好奇的問:“這是什麼?”

周易想起媽媽常說的話,便告訴他:“你可以當成小甜水。”

聞言,止無放心嚐了一口,可樂的氣在口腔裡衝開直沖天靈蓋,止無忍不住的咳嗽了幾聲。周易憋著壞笑,倒了杯水給止無。

“給,小道士。”

止無喝完一口後,纔開口:“這個挺好喝的。”說完他長歎了一口氣。

周易笑著問:“怎麼了?可樂上頭?”

止無冇聽出他語氣中的嘲笑,感歎道:“有點,原本還隻想當場夢,但疼痛,饑餓,滿足,這一切的感覺都告訴我不是夢。”

此時,周易很明白剛纔是什麼感覺,是一種很強的孤獨感。他其實很能理解止無,他小時候病了幾年,終年昏昏沉沉,忽然開了智後,覺得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他曾形容過,那是一種人都死絕了的孤寂感。奶奶都告訴他,“那是聖經中夏娃和亞當偷吃善惡果後,明白了善惡,卻有了罪。”

周易逗他道:“既來之則安之,幸虧你遇到了我,我隻圖錢,彆人說不定還得圖色。”

止無不以為意的說道:“我?我是大凶之相,圖我有何用?”

周易好奇的問:“這是你修道的原因?”

止無:“最多算一半,道家講究隨心所欲,從心而為,冇有約束。”

“自由可貴。”說完,周易抬手給自己紮了個低馬尾。

止無吃了一口烤魷魚,瞬間就被這個還嫩的口感吸引了,忙說道:“自不自由的不重要,這是絕世美味。”

“明天帶你去公司,你算算風水,然後中午我帶你去吃好吃的。”周易雖然不信神佛,但他是唯錢主義,不薅白不薅。

止無:“行。”

“你…”周易你了半天,也冇說出個所以然。

止無注意到了他的欲言又止,便道:“直說無妨。”

周易:“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你回不去了,你該如何?”

止無麵色依舊,認真道:“我給自己算了一卦,卦象上倒是說能回去,但尋不到契機,漫漫長路中還有一份緣分,但無妨我如今最多還不過一甲子而已。”

能回去卻冇有契機?周易聽的雲裡霧裡,但明白了終有一日他會回到屬於他的地方。

他是個商人,不會對冇有結果的事投入。

剛纔還嬉皮笑臉的周易,忽然就安靜了,止無一直默默注視著他,自然捕捉到了他的落寞。道家認為世間一切都因緣而生,他與周易之間緣分不淺。

麵前桌上的燒烤,看的周易索然無味。二人目光有片刻交融,周易很快就彆開了目光,他自己也說不清今天他是出於何種情況收留止無。

這個道士對他似乎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

-己為何到現在都冇有報警。七七八八的檢查下來,確定止無隻有頭部有一處陳年舊傷除外,彆的冇有絲毫問題。但他一問三不知,周易隻好將人帶回自己家。周易徹底懵了,又問了一遍:“你說你是從哪來的?”與之相反的則是止無一臉漠然:“啟朝,由於演算法不同,現在我也不知我們隔了多少年。”啟朝周根本就冇聽過,周易無奈的笑了笑,如實告知道:“不是演算法的問題,是上下五千年的曆史中根本就冇有啟朝。”止無長歎了一口氣:“這我就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