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若為天上神 > 第 3 章

第 3 章

容的血霧,隱約中帶著絲絲綠色。“力氣不小啊。”少女輕笑,有些嘶啞的聲音從口中漏出。隨後掌心銀刃以一個詭異的角度彎了過去並且伸長了數倍,對著那團血霧毫不猶豫地刺了下去。“啊!!!”厲鬼的尖嘯引起人類極大的生理性不適。教室內的人類大都捂著耳朵表情痛苦。少女口中名為“昭昭”的銀刃這時也收回乖巧盤踞在她手腕上。“嘖,麻煩了。”她煩躁地扯了扯嘴角。她偏頭抬手抹去脖子了上被厲鬼抓傷流出的鮮血。傷口已經癒合,卻...-

下課鈴響,同學們拖著被烈日蒸乾的身體邁著沉重的步子往教室走。

向毅藉口江願低血糖嚴重無法自主行走將她帶回教室並幫她婉拒了老師讓去醫務室的建議。

江願一隻胳膊虛虛環在她肩上盯著她的冷臉看。

用目光描摹他的輪廓,濃密的劍眉,淡漠時堪稱淩厲的瑞鳳眼,漆黑的眼珠似乎是吸收掉了外界的所有光線,眼眶看起來總是紅紅的,雙眸間是高挺的鼻梁,再往下,薄唇,微紅,潤潤的。

少年懷中堪稱熾熱,不似那人總是溫溫涼涼的身體。

江願走神想著。

向毅不經意間低頭,陽光灑下來,如此近的距離,能看清少女白皙細膩臉頰上的淺金色絨毛和羽扇般翕動的雙睫,懷中之人體溫有些低,像塊溫潤的玉石。

江願的神思被她徒然升高的心率喚回,有些莫名,又很快反應過來,不禁笑出了聲。

老孃魅力不減當年啊,她這麼想到。江願甚至懷疑這是那個人幻化來逗她玩的。

向毅轉回視線,耳尖染上一層淺淡的緋紅色。

江願對著他嘖嘖稱奇:“你這麼好看,怎麼好像存在感很低,在這樣的地方,不應該是眾星捧月般的存在嗎,像對麵那樓裡的什麼校草校花那樣。”

向毅淡淡道:“隻有你覺得好看。”

江願瞭然:“是普通人看不出你的骨相。”

向毅低頭看了她一眼:“可能吧。”

…………

晚自習下課後向毅回到宿舍,照常洗漱與舍友閒聊幾句後按時入睡。

夢裡她見到一個人,是這幾天總是圍繞在他身邊嘰嘰喳喳的女孩子,隻是不似平常的樣子,她好像,不太開心。

向毅不自覺皺起了眉。

江願倚在一顆海棠樹的樹枝上,粉色嬌嫩的花墜滿了枝椏,女子狹長的眸子中無悲無喜,隻盯著遠方某個地方發呆。

項毅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是一墨玉質地的墓碑,上書血色的規整篆體文字。

應該是它主人的名姓。

向毅不知為何能看懂古文字體,“亡妻言清……”

她看到墓主後突然連接到了江願此時的心境,也明白了她目光的含義。

算不上多悲傷,隻覺得蒼涼而孤獨。天地茫茫,宇宙萬千,再無人可入主我心。

淩晨三點,向毅猛然從夢中驚醒,睜開眼睛盯著天花板發呆,她以前,應該和江願不熟,吧。

自己也不是容易共情彆人的那類人,勉強稱得上一句善良,絕大多數卻是冷漠的,為什麼夢裡她會覺得很悲傷,很害怕,害怕那人一個人孤獨的樣子。

她輕手輕腳下床,披上校服外套向外麵走去。

出了宿舍樓,向毅本打算抬頭看看月色,映入眼簾的是容貌氣質宛如謫仙的姑娘靠在樓頂喝酒。

向毅在下麵望著她,很遠,但能看清她眼中的情緒,和夢裡很像,又多了些彆的東西。

向毅認為,那應該是喜悅。

失而複得的喜悅。

但她不太明白,既然已經失而複得,為什麼還有悲傷。

向毅直覺自己應該和江願有什麼牽連,可是她想不出,印象中也從冇江願這號人。

隻是感覺,她們的關係,應該是很親近的。

江願餘光看到有人影出現,朝下望去,輕聲問下麵站著的人:“要上來嗎。”

向毅點了點頭。

江願手上的銀鐲化作一隻吊睛白虎,脖子上繫著鈴鐺銅牌,上書“昭”。

白虎飛躍下樓站在了向毅麵前,比他她出一大截來,昭揚起高昂的頭顱,看著身下弱小的人類,冇讓她上自己的背,而是在人類腳下召出一個光圈,勉為其難讓那人類扶著自己帶著她飛上屋頂

她緩慢調整了自己的位置,和江願並肩坐在一起。腳上還穿著拖鞋,有些無語地看著仍在空中舞虎的昭昭。

江願無奈歎氣解釋道:“她開心。”

向毅:“看出來了。”接著又補上,“你也很開心。”

江願冇應他,自顧自喝著罈子裡的陳釀。

向毅問她:“如果那個人明晚出現了怎麼辦。”

江願瞟了他一眼,不在意道:“我是身體虛,不是死了,人間的東西,能有什麼威脅。”

向毅大概摸清了這位的路數,狂又狂的很,打就不知道能不能打得過了。

向毅:“我能幫你嗎?”

江願:“人類。”

言下之意就是區區人類怎麼可能幫得上忙。向毅垂下眸子。

江願突然開口:“早上五點,想辦法去女宿六樓,幫我處理那個東西的屍體。”

項毅笑道:“好。”

………………

一隻雕刻精緻的絞絲銀鐲安靜躺在地上,灰塵在穿過玻璃的陽光照耀下閃著細碎的光。

向毅應約第三天早晨五點鐘翻過了封鎖的柵欄,上到早已荒廢的女宿六層,入目的景象卻讓他有點緩不過來。

她聽到自己心臟巨大的轟鳴聲,卻冇聽到這空間本應該存在的其他人的氣息。

“喂。”一聲女音從一間封鎖的房間中傳出

項毅撿起銀鐲朝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他稍一用力,早已腐朽的門鎖應聲而落,他推開門讓清晨的柔光照了進去。

陽光照射下,她看到堆放的廢舊桌椅落了厚厚一層灰,唯有江願歇息的地方是潔淨不染纖塵的。

“跑了?”

江願答他:“嗯,不過我留下了上次那隻厲鬼。”

江願從兜裡掏出一個玻璃瓶,項毅認出那是小學時玩漂流瓶的那種小瓶子,裡麵承裝著黑霧。

江願問他:“你瞭解劉舫多少。”

向毅:“家裡有點權勢,人品不好,八字弱。”

江願接著道:“人品不好,有多不好,做得出姦殺女孩這種事嗎。”

項毅有些震驚,看向那瓶子:“你是說…”

江願:“我猜的,希望不是吧。她身上有劉舫的氣息,那人有個拘禁她的法器,她現在冇有神智,要拿到才能讓她恢複了。”

項毅沉默,他明白,大概率就是這樣了。

江願又問:“有些權勢,和你比呢。”

向毅莞爾:“我回去讓人查一查。”這話就是默認了她比劉舫要強。

江願:“好,那這件事就麻煩你了。”

向毅:“客氣。”

江願:“不問問我為什麼不直接自己去查嗎。”

向毅答她:“你想用人間的律法還那女孩個公道,劉舫冇死吧。”

江願笑道:“我就喜歡和聰明人打交道,障眼法,為了讓那女孩怨氣消弭一些,”她垂眸接著道,“要化了青鬼,怕是真的救不回來了。陰間怎麼懲治他,那是他死後的事了,可那個女孩不能不明不白的死,我總要還無辜的人一個清白。”

江願站起身,拿走了向毅手中的銀鐲戴上,“困住那孩子的東西要儘快找到,明天放假,跟我一起去?”

向毅:“我不會影響你嗎?”

江願笑道:“彆看不起我啊,一個人類而已,還是護得住的。”

向毅:“好。”

-珠似乎是吸收掉了外界的所有光線,眼眶看起來總是紅紅的,雙眸間是高挺的鼻梁,再往下,薄唇,微紅,潤潤的。少年懷中堪稱熾熱,不似那人總是溫溫涼涼的身體。江願走神想著。向毅不經意間低頭,陽光灑下來,如此近的距離,能看清少女白皙細膩臉頰上的淺金色絨毛和羽扇般翕動的雙睫,懷中之人體溫有些低,像塊溫潤的玉石。江願的神思被她徒然升高的心率喚回,有些莫名,又很快反應過來,不禁笑出了聲。老孃魅力不減當年啊,她這麼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