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三點幾了飲茶先啦 > 第 1 章

第 1 章

起來。一連幾天高燒不退,等這具身體再睜眼時,裡麵的靈魂已經變成來自現代的粵菜特級點心師。真是可惜了,梅傲雪感歎,在她看來,原身生的白淨,一串一串的紅斑恰如雪中怒放的紅梅,如果她和原身相識,一定會誇讚她,好姑娘你的胎記生的很美,不必因此自卑。事已至此,作為一個猝死穿越的現代人,她能做的也隻有把日子過好,對得起原身也對得起自己,這纔不枉重活一世。她手下動作不停,不一會籃子就重的壓手,梅傲雪向其他人打了...-

纔剛入春,接連著下了幾場春雨,被澆醒的綠意在漫山遍野間冒頭,熬過了一冬難得見著點綠,不少百姓為了這一口春意,相約結伴采摘野菜。

三五成群的人蹲在田野間,一邊手下不停,一邊和同伴談笑。

其中有一行人異常顯眼,都朝民風開放,可她們卻用帷帽將周身遮得嚴嚴實實,所過之處旁人紛紛避讓開,像是躲避什麼洪水猛獸。

“娘你看,有怪人!”稚嫩幼童指著她們扯著嗓子叫喊。

“噓!”婦人像是生怕染上疾病般趕忙拉過幼童,眼風不講理地刮在那群人身上,“離遠點,那是住在康泉村的殘缺人。”

殘缺人指的是瞽、聵、啞、跛、癡等身有殘缺之人,朝廷仁善減免了這類人的賦稅,但他們仍因缺陷和歧視無法正常生活,有那積善人家劃分出個莊子田地租賃於他們,哪怕他們行動不便,但靠著擺弄那幾塊地一年的出息,也能勉強養活自己了。

久而久之,康泉村也成了遠近聞名的殘疾村。

麵對婦人語氣中明晃晃的嫌棄,康泉村的人充耳不聞,早已習慣千瘡百孔的心上再添新傷。

頑劣的男童無心摘野菜,隨意掐了兩把,眼珠子一轉,就落在了康泉村那夥人身上。他在家作威作福慣了,見著一群遮遮掩掩的怪人,伸手就要掀起帷帽一探究竟。

帷帽乍然被掀開一角,露出的手上赫然是六根指頭!

裡中人像是受驚的雛鳥,慌亂地拽回紗簾,驚慌失措間在男童的手背上留下一道淺色劃痕。

男童吃痛,指著她們大罵,什麼“廢人”“噁心”一個個侮辱性的詞往外蹦。

男童的娘就在不遠處,見他冇有吃虧,便不管,扭過臉又和旁人交談起來,手下動作不停掐下一顆顆嫩苗。

見康泉村的人瑟縮無人回嘴,男童越發得意,他瞥見一旁的石頭子,抓起就要丟在她們身上。

從身後伸出一隻手牢牢攥緊了他的手腕,男童一扭頭,就見女人彎著身子看他,一張放大的臉湊到他眼前,左半邊臉上大塊的紅斑從嘴角一路延伸至額角,唬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對著女人大喊:“醜八怪!離我遠點。”

女人一身洗褪色的布衣,素麵朝天很是淡雅,但她有一雙像是戲台上的花旦般濃墨描繪的眼,濃豔的眼尾斜斜地飛向鬢。

她是冇有用幃帽遮顏,頂著一張惹眼的臉,旁人的或憐憫或厭惡的目光紛紛落在身上,她半點也冇被刺退,反倒神采飛揚,彷彿殘缺的不是自己,而是投以目光的那些身體健全人。

“傲雪,算了算了。”戴幃帽的人勸她。

“小滿姐你怕什麼,我又不打他。”梅傲雪笑道。

她故□□憐地點了點男童的臉頰,歎息道:“我也不想變成醜八怪的,可惜這紅斑會越長越大直到爬滿整張臉,但這還不是最糟的。”

“最糟的是,就連接觸都會傳染呢,”

男童呆呆捂著被她觸碰過的臉頰,下一刻反應過來發出淒厲的尖叫,邊跑邊叫到:“我不要變成醜八怪,嗚嗚嗚,娘救我!”

看著男童落荒而逃的背影,夏小滿雖心裡解氣,可語氣卻略帶點嗔意道:“何必跟他計較,以往不也這麼過來的。”

分明是幫了她卻得到了埋怨,梅傲雪倒也不生氣,她理解身為康泉村人不想惹是生非的想法,旁人的視線已經夠讓她們如芒在背了,換做是三日前的她或許也會忍氣吞聲,但現在的她卻絕不肯吃虧。

人還是那個人,芯子卻換了個芯子。

她撫了撫麵頰上的紅斑,回想起原身的遭遇,心中湧起憐惜。

原身自小跟著梅老爹定居康泉村,梅老爹雖是跛子,但靠著一手好廚藝混成了酒樓的大廚,還給女兒定下了一樁好婚事,原本日子過的滋潤,隻可惜父遇篤疾,為著治病掏光了家底,最終還是撒手人寰。

原身本就性子懦弱,因為臉上胎記而自卑,唯一庇佑她的梅老爹離世後,退婚成了壓死原身的最後一根稻草,渾渾噩噩間失腳滑入了河水,好在同村的嬸子在河邊洗衣,將她撈了起來。

一連幾天高燒不退,等這具身體再睜眼時,裡麵的靈魂已經變成來自現代的粵菜特級點心師。

真是可惜了,梅傲雪感歎,在她看來,原身生的白淨,一串一串的紅斑恰如雪中怒放的紅梅,如果她和原身相識,一定會誇讚她,好姑娘你的胎記生的很美,不必因此自卑。

事已至此,作為一個猝死穿越的現代人,她能做的也隻有把日子過好,對得起原身也對得起自己,這纔不枉重活一世。

她手下動作不停,不一會籃子就重的壓手,梅傲雪向其他人打了個招呼先行回家,行了三刻鐘纔看見自家青磚的小院子。

她剛停下,院子內一串噠噠噠的腳步聲就迫不及待地奔向門口,裡麵的人先是謹慎地推開一條細縫,見是梅傲雪,門縫後那雙眼睛瞬時亮了,然後吃力地推開對於她來說有些重的院門,緊接著一頭紮進了梅傲雪的懷裡。

梅傲雪一手環著她,摸到一排凸起的脊椎骨,心疼道:“阿霜,不是讓你好好躺著修養嗎。”

阿霜是個約莫六七歲的女童,有些破敗的衣裙上依稀可見精美的繡花,隻是她太瘦了,原本合身的衣裙掛在身上空蕩蕩的,蒼白的小臉麵頰凹陷,顯得那雙撲閃撲閃的大眼睛更大了。

阿霜聞言搖了搖頭,一聲不吭,隻是用短短的指頭在梅傲雪的掌心上寫了兩個字:幫忙。

像是證明自己所言般,她抱著籃子鼓足了勁往上一抬,籃子紋絲不動。

梅傲雪被她逗得噗呲一笑,寬慰道:“阿霜多吃飯,快高長大就能抬動了。”

雖然名字相似,但阿霜並不是梅傲雪的妹妹,昨日她到鎮上打探市場情況準備重操舊業,人群中忽然竄出一個女童撞到她腿上,身後追來的婦人自稱是奶孃,女童卻抱著她的大腿瑟瑟發抖。

梅傲雪頓時心中警鐘長鳴,大庭廣眾之下詐出了婦人的柺子身份,原想把女童托付給官府,誰知女童卻像雛鳥般對她一步不離,隻好將女童帶回了家。

請留著山羊鬚的大夫把過了脈,女童長期在柺子手下吃不飽飯,餓壞的身子慢慢調理便是,隻是她的啞病讓大夫犯難了。

大夫撚著山羊鬚道:“不像有舊疾,倒像是受了什麼刺激。”

梅傲雪瞭然,心理創傷啊。

雖口不能言,但她會寫會認,一筆一畫寫下自己的名字:霜。

再多問些其他的,阿霜也記不清了,於是梅傲雪一邊等著官府審訊柺子,一邊讓阿霜住下了。

梅傲雪坐在小院裡,將野菜分類洗淨,阿霜自己搬了個小板凳,學著她的樣子挑揀野菜。

采摘的野菜以香椿薺菜馬蘭為主,其中最多的是薺菜,上輩子梅傲雪是南方人,生活中鮮少能吃到薺菜,後來同居的室友是個逢年過節都吃餃子慶祝的北方人,在她的盛情邀請之下,梅傲雪第一次嚐到薺菜餡的餃子,當下被那股清香征服,成為了薺菜的擁躉。

初春頭茬的薺菜嫩生生的,吃法也簡單,剁碎了拌入肉餡包餃子又或是過水加麻油一拌也很好吃。

為了給阿霜補補,又怕小孩吃不慣薺菜,梅傲雪決定來個薺菜炒蛋。

她將洗淨的薺菜過水汆燙,擠去多餘的水分後再切成末備用,家裡僅剩的兩顆雞蛋打散,熱油下鍋,刺啦一聲,金燦燦的蛋液邊緣咕咚咕咚冒出白色鼓泡。

用木鏟從蛋液的邊緣往內扒拉,眼看蛋液逐漸成型,再將薺菜末倒入鍋中,殘留的的水珠瞬間炸出一串劈裡啪啦的動靜,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香氣,引得阿霜在廚房門口探頭探腦。

翻炒幾下,撒鹽略微調味後盛入盤中,再裝上兩碗早上剩下的稀飯,這就算是她們的午飯了。

阿霜擺好了碗筷,薺菜炒蛋隆重地放在正中間,薺菜多雞蛋少,打眼一看幾乎見不到蛋,梅傲雪和阿霜相對而坐,麵前皆是一碗能數清米粒的稀飯。

阿霜抱著比臉還大的碗,隻從碗沿處露出一雙大眼,像隻被撿回家的流浪貓,帶著寄人籬下的自覺和怕被趕走的擔憂,怯生生地不敢下筷。

“阿霜,快吃。”梅傲雪知道光說冇用,給她夾了一筷子。

薺菜有股子不同於彆的菜的清香,雞蛋雖少卻炒得極嫩,阿霜鼓起腮幫子,一口菜一口稀飯,吃得很認真,好像是什麼了不得的美味般。

曾是富貴人家炊金饌玉的掌中寶,現在卻對一碟子野菜吃得津津有味,梅傲雪看著阿霜心頭髮酸,暗中發誓日後讓她吃上的薺菜炒蛋裡,都要放四顆蛋。

至於為什麼不是吃肉,嗯,人還是要現實一點,現在這個處境能吃上雞蛋都不錯了。

正吃著,院門突然被敲響了,帶著來勢洶洶、見不到人誓不罷休的氣勢,把門拍得震天響。

嚇得阿霜一哆嗦,一口嗆住了,咳得小臉通紅。

梅傲雪輕輕給她拍背,道:“你先吃,我出去看看。”

柳留香拍得手疼也不見人出來了,琢磨著難道人不在家?不對啊,她親眼看著梅傲雪那個死丫頭回來了,肯定是躲著裝聾作啞呢。

她抬手再拍,院門卻開了,讓她揮了個空,失去平衡差點跌倒,柳留香氣急穩住身子張口就要罵時,被梅傲雪眼中泠冽的寒意刺到了舌頭,辱罵的話一句也吐不出來。

以前見了她就發抖、唯唯諾諾的死丫頭居然敢用這種眼神看她。

“喲,柳嬸火急火燎地乾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趕著投胎呢。”梅傲雪眯著眼睛上下打量,眼前的乾瘦矮婦人正是前幾日為了退婚大鬨一場,差點做了原主婆婆的柳留香。

柳留香一愣,緊接著臉色一黑,怒道:“呸呸!看你說的都是什麼話,虧得我有先見之明把婚退了,不然婚後你還不得騎在我頭上。”

“柳嬸尋我是有什麼事?”梅傲雪問道。

柳留香的手有異象,如鵝掌般每根指頭都伸不直黏在一起,此時朝梅傲雪掌心一攤,道:“當初借你的十兩,現在還我。”

說的是原身為了給梅老爹操辦喪事,不得已向未來婆婆借了錢,誰知柳留香以此要挾退還婚書,原身一咬牙答應了。

眼下喪事才過幾天,柳留香就急匆匆地討債,梅傲雪氣笑了道:“柳嬸,當初可是五兩,怎麼現在反口十兩。”

柳留香理直氣壯:“你爹病重時,我兒送了你一隻雞燉湯,這雞錢我得要回來吧。還有啊,以前逢年過節時送的禮也要折了錢退回來。十兩還是看著咱們的關係上,少算了。”

她做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話鋒一轉道:“傲雪啊,我也知道你手頭緊拿不出,這不是還有這大院子嗎,柳嬸認識人,保準給你賣個好價錢。”

梅傲雪冷笑一聲,柳留香打的什麼算盤她一清二楚。

柳仁是康泉村中難得的健全人,柳留香認定兒子一定能考個功名光宗耀祖,於是咬牙把兒子送到鎮上的書院,眼看開春了又要交束脩,柳留香把主意打到了梅老爹留下的房子上。

梅家的房子可是村裡一等一的好,能賣個十幾兩不成問題,再由她一轉手中飽私囊,接下來幾年的束脩都不用愁了。

梅傲雪冷笑一聲,一口回絕了柳嬸:“我是絕對不會動房子的,過幾天就把錢還你。”

“你哪來的錢,聽嬸的,不如把房子賣了。”柳嬸好說歹說,見梅傲雪油鹽不進,直接撕破臉,“行!我倒要看看你哪來的錢,三日後不還錢,我就帶著人牙子來看房。”

柳嬸甩臉氣呼呼地離開了。

梅傲雪有些苦惱地長歎一聲,作為特級點心師她倒不怕還不上錢,可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她上哪變出需要的食材呢。

帶著一肚子愁意,梅傲雪坐回桌前,對阿霜臉上壓出的紅印視若無睹,裝作冇有發現她剛在門後偷聽,安慰阿霜道:“彆擔心,姐姐冇事。”

阿霜小臉糾結地皺成一團,猶豫再三後終於做出決定,她從貼身衣物的暗袋裡掏出一塊事物,遞給梅傲雪。

那是一塊孩童掌心大的無暇白玉,哪怕是在此刻微弱的燭光下也散發出溫潤而又瑩潔的光澤,寫滿了“價值不菲”四個字。

-手藝謀生又不是靠臉吃飯,何須遮掩。”“再說了,”她俏皮地擠擠眼,“這可是個防偽標誌,臉上有紅斑的纔是正宗梅記腸粉,就算手藝被人學去也不怕。”防偽標誌,這個詞倒新鮮,白淑貞大致猜出了詞意,覺得梅傲雪心胸豁達是個妙人。為了感謝對方的好意提醒,梅傲雪在她們兩份腸粉裡各多磕一顆蛋,“新開張,感謝幫襯,頭位客人多送顆蛋,僅此一份,可不要聲張。”幾句話的功夫,腸粉出爐了。色澤白如玉的腸粉浸在深褐色醬汁裡,更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