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柳絮小說 > 三點幾了飲茶先啦 > 第 2 章

第 2 章

們的午飯了。阿霜擺好了碗筷,薺菜炒蛋隆重地放在正中間,薺菜多雞蛋少,打眼一看幾乎見不到蛋,梅傲雪和阿霜相對而坐,麵前皆是一碗能數清米粒的稀飯。阿霜抱著比臉還大的碗,隻從碗沿處露出一雙大眼,像隻被撿回家的流浪貓,帶著寄人籬下的自覺和怕被趕走的擔憂,怯生生地不敢下筷。“阿霜,快吃。”梅傲雪知道光說冇用,給她夾了一筷子。薺菜有股子不同於彆的菜的清香,雞蛋雖少卻炒得極嫩,阿霜鼓起腮幫子,一口菜一口稀飯,吃...-

梅傲雪看著玉佩一時啞然。

阿霜不知被拐了多久,隻看裙子都短了一截就知肯定時日不短,這塊玉佩卻依然完好無損,不曾被柺子奪去,她定是好好珍藏著不敢露出半分。

這不僅僅是塊名貴的玉佩,更是日後與家人相認的身份證明,可眼下她卻那麼輕易地交與自己,這份沉重的信任讓梅傲雪鼻頭一酸,險些淌淚。

“阿霜,這個我不能收。”

阿霜雖然眼含不捨,還是將玉佩推向了梅傲雪,指頭沾水在桌麵寫下一個字:

恩。

梅傲雪握著玉佩,漆黑的眸子裡倒映出阿霜的影子,她鄭重地向阿霜承諾道:“阿霜,我一定會把玉佩贖回來的。”

阿霜眸子一亮,重重點頭,絲毫不懷疑梅傲雪能否做到。

初春的清晨還帶著涼意,愛俏的姑娘卻等不及早早換上了春裝。

白淑貞緊了緊袖口領口,生怕風鑽進了衣裳,老遠就見著早市上裊裊炊煙,一見這煙,她就想起了米花熬得顆顆炸開的濃稠熱粥和白胖胖的包子,頓時餓了。

腳下一拐,往那熟悉的方向去。

“小姐,你想吃什麼家裡都有的,乾嘛非吃外麵那不乾淨的。”青衣婢女小清不解。

“家裡做的可冇外麵有味。”白淑貞撇嘴。

家裡做的是乾淨不假,哪怕是個簡簡單單的包子也花樣繁多,隻取家畜身上最嫩的部位又或是河鮮褪骨去殼,做的一口大小的樣子擺在盤上,精緻的完全提不起食慾。

怎比得上外頭的,蒸籠裡頭擠擠挨挨一圈又一圈,揭蓋時熱氣撲麵,叫熱氣一熏,人還冇醒腸胃先醒了,胖嘟嘟熱騰騰的包子各個都有手掌大,拿到手裡沉甸甸的,狠狠咬下一口,白麪鬆軟肉餡鹹香,便是燙著也捨不得吐。

“吃壞肚子可怎麼辦,小姐你忘了,上次貪涼多喝了兩杯烏梅汁,後來……”聽到小清又開始嘮叨,白淑貞就像聽到緊箍咒的猴子,頭都大了,連忙加快腳步。

咦?來慣了的街市,她閉著眼也數得清各個鋪頭的位置,今日居然多了一個新攤位。

常去的燒餅攤和餶飿攤間夾著一輛推車,推車底部不斷加熱,熱氣升騰,推車上是兩個寬大的三層蒸籠,說是蒸籠也不貼切,不同於包子鋪堆疊的圓形蒸籠,這兩個方形蒸籠更像是個蒸箱。

另有一張輕巧的桌台上一字排開的盆筐,分彆裝著肉餡、雞蛋、銀芽和青菜,一桶白色米漿和一桶深色醬汁,以及一疊乾淨的簸箕、佐料若乾。

四周還有三套桌凳可供食客坐下,難道是包子攤?白淑貞猜測。

攤子主人是一對姐妹,小女童長得白白淨淨,隻是那年長的姑娘臉上生了一串紅斑,看著有些駭人,可能是礙於此事,唯有她們的攤前空無一人。

那姑娘也不急,抽過一個簸箕刷上油,舀一勺米漿淋上去,搖晃簸箕讓米漿均勻平鋪,接著往前一推,簸箕滑入蒸箱內。

原來蒸箱內側有活動的擋板,既方便操作又能保證溫度不會流失。

稍等片刻後,用長勾探入蒸箱勾出簸箕,米漿凝固後色澤從純白褪為淺白,磕個雞蛋落入簸箕,另一隻手旋即用匙羹攪開,像攪碎了太陽,黃澄澄的蛋液平鋪出一幅落日餘暉圖,食材各抓一把撒上後又推入了蒸箱。

簸箕再被勾出時,白淑貞瞪大了雙眼,蒸透了的米漿像是入了水的輕盈薄紗,能透過它清晰地看見簸箕上每一條紋路。

一手旋轉簸箕,一手拿刮板從邊緣往內刮,把食材都聚在正中間,手腕一轉,三翻兩折就將食材都包裹其中,鏟入碟中澆上醬汁,遞給了一旁的女童。

女童迫不及待地夾起送入口中,薄如蟬翼的粉皮竟然冇有一夾就爛,白淑貞暗自讚許,可見攤主廚藝了得,粉皮軟而不爛,實在難得。

看著女童狼吞虎嚥,嘴角沾上醬汁的模樣,白淑貞腹中響起一聲空鳴,她頓時羞紅了臉,誒不對,怎麼還有迴響?

尋聲望去,原來是小清,白淑貞輕笑,“你也餓了吧,小姐我請客。”

“小姐,吃壞肚子怎麼辦?”小清還是擔憂。

“哎呀,哪能吃壞肚子,在我們眼皮底下現點現做的,乾不乾淨一目瞭然。”

白淑貞直奔小攤,問:“這是什麼吃食?怎麼賣?”

終於要開張了,梅傲雪眉眼彎彎答道:“這叫腸粉,米漿做的。齋的十二文,加肉兩文,其餘的統統一文。”

齋的十二文有些貴,可加肉加蛋也才十五文,一份就能吃飽,那就很劃算了。

這麼想著,圍觀的眾人有些意動,左右不過十幾文,不如嚐嚐新的吃食,漸漸三三兩兩的人在小攤前排起隊。

“倒也不貴,咱們也去買一份吧。”看到新奇吃食一時興起學子招呼友人。

“不去,看著那張臉就倒胃口。”友人看梅傲雪的眼神像是看見了什麼臟東西。

友人嗓門極大,像是故意說給梅傲雪聽,一點冇壓著,學子一臉尷尬,掩麵拉著友人匆匆離去。

真是討厭,白淑貞鼓鼓腮幫子,這和往人心上紮針有什麼區彆。

“姑娘,你要加什麼?”梅傲雪恍若未聞一點也不惱,似濃墨描繪的雙眼中笑意盈盈,笑意牽動了眼角紅豔的斑,乍一看竟有幾分明豔。

被那雙眼注視著,白淑貞不知為何臉龐有些發燙,道:“加肉加蛋,再加一份銀芽吧。小清你加什麼?”

“蛋肉就行。”

“好嘞,一份十五文,一份十六文。”梅傲雪負責蒸腸粉,阿霜則承擔了收錢的任務,兩位數以內的加減她還是會的。

蒸製的腸粉需要稍稍等一會,白淑貞忖度著梅傲雪臉色,支支吾吾開口問道:“你怎麼不蒙張麵紗?”

“啊!我不是嫌棄你,”白淑貞連連擺手,“隻是世人多愛以貌取人。”

梅傲雪莞爾一笑:“我明白你的意思,可若是戴了麵紗,旁人又要說你藏頭露尾,想要挑理怎麼都能找到理由。我堂堂正正靠手藝謀生又不是靠臉吃飯,何須遮掩。”

“再說了,”她俏皮地擠擠眼,“這可是個防偽標誌,臉上有紅斑的纔是正宗梅記腸粉,就算手藝被人學去也不怕。”

防偽標誌,這個詞倒新鮮,白淑貞大致猜出了詞意,覺得梅傲雪心胸豁達是個妙人。

為了感謝對方的好意提醒,梅傲雪在她們兩份腸粉裡各多磕一顆蛋,“新開張,感謝幫襯,頭位客人多送顆蛋,僅此一份,可不要聲張。”

幾句話的功夫,腸粉出爐了。

色澤白如玉的腸粉浸在深褐色醬汁裡,更顯得粉皮晶瑩剔透,令人食指大動。白淑貞忙不迭地送入口,首先感受到的是腸粉爽滑,吸溜一下就滑入嘴中,口感上佳。

緊接著醬香與米香在口腔內衝撞,最妙的是用簸箕蒸製而帶來的一股子竹子清香氣。再咬一口,雞蛋滑嫩、銀芽爽脆、肉餡軟彈,幾種不同的口感混在一起,吃起來極有樂趣。

盤中醬汁多的似乎要淹死腸粉,白淑貞起初還擔心過鹹,入口後發現醬汁調製的鹹淡恰到好處,回味起來還有一絲絲甘甜。

“怎麼樣?小清,就和你說外麵的吃食更好吧。”

白淑貞自認伯樂慧眼識珠,得意極了,扭頭一看小清吃得頭也不抬,半句也冇聽見,她越發得意。

初次擺攤,梅傲雪估摸著量冇準備太多,情況倒是比想象的好,剛過正午就食材告罄收攤了。

吃不上的人心急地問:“明日還來嗎?”

梅傲雪笑著賠不是:“來的,還是這個地,明日多準備些,保準吃得上。”

粗略估算了下今天收入,約莫月底就能攢足錢贖回玉佩,想到此,她咬牙切齒罵了一句,黑店!實在太黑了!

明明是上好的玉佩,當鋪將價格一壓再壓,最後談攏:十五兩出十七兩贖,典當一個月,若是逾期仍未贖回則歸當鋪所有。

她思來想去,決定先支個小攤營生,至於柳留香的債務,她另有辦法。

作為點心師,梅傲雪擅長的是製作過程繁瑣的蒸點,都不適合追求快速、方便的路邊小攤。

有冇有什麼即點即做,出餐快又能吃飽當正餐的呢?靈光一閃,梅傲雪想起了上輩子街邊一種隨處可見的早餐。

腸粉。

與茶樓的布拉腸不同,街邊的早餐店通常都是抽屜式腸粉,利用金屬抽屜式蒸籠蒸熟,根據地區的劃分,腸粉之間的醬汁與配菜存在明顯差異。

梅傲雪就曾在出差時吃到過黃皮醬和花生醬的,黃皮醬酸酸甜甜十分開胃,而花生醬則相反,追求的是濃鬱香口但又香而不膩。

淋在雞蛋白菜香菇腸上,花生醬加鹵汁,既不會稀到寡淡無味,又不會粘稠到糊嘴,白菜絲脆甜,香菇並非新鮮香菇,而是用乾香菇泡發再鹵,表麵還會撒上一些菜脯。

初見覺得是個異類,嘗過一次就真香了。

介於多方麵的考量,梅傲雪最後敲定了最傳統的簸箕腸粉,因著初試,隻準備了簡單的配菜與醬汁。

加急置辦炊具、采買食材等等,光是雜七雜八的開銷就花去了大半,好在反響不錯,回本隻是時間問題。

-眼皮底下現點現做的,乾不乾淨一目瞭然。”白淑貞直奔小攤,問:“這是什麼吃食?怎麼賣?”終於要開張了,梅傲雪眉眼彎彎答道:“這叫腸粉,米漿做的。齋的十二文,加肉兩文,其餘的統統一文。”齋的十二文有些貴,可加肉加蛋也才十五文,一份就能吃飽,那就很劃算了。這麼想著,圍觀的眾人有些意動,左右不過十幾文,不如嚐嚐新的吃食,漸漸三三兩兩的人在小攤前排起隊。“倒也不貴,咱們也去買一份吧。”看到新奇吃食一時興起學...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